>文化>>正文

那个背LV的穷姑娘

原标题:那个背LV的穷姑娘

文 | zzzoro

来源 | 周冲的影像声色(ID:zhouchong2017)

那个穷姑娘肩上背着LV,手腕上套着卡地亚,她跟我说:

“我得找个有钱人,我真的穷怕了。”

第一次见到穷姑娘是在朋友的生日聚会上,一群认识不认识的人在ktv里玩得很疯,穷姑娘来找我:“你带粉饼了吗,我想补个妆,我的刚刚摔碎了。”

我掏出自己100来块的粉饼递给她,穷姑娘皱了皱眉,“这种以后还是不要用啦,会烂脸的。”

我尴尬地笑笑,没有说话,瞄了一眼穷姑娘手里的粉饼残骸,迪奥的。

从那时起我就不喜欢穷姑娘,很不喜欢。

那时候我刚刚毕业,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城市,做公司实习生,一个月的工资2500,交完房租水电冲完交通卡,我连吃份开封菜都手抖。

或许是习惯了这种没钱带来的底气不足,从商场带着势利眼的导购小姐,到那天ktv里的穷姑娘,我都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谁知我和穷姑娘的缘分还很长,那天穷姑娘加了所有人的微信,也包括我。

我当时还怀疑穷姑娘是不是传说中月入10万的微商,结果不是,穷姑娘跟我一样月薪只有2500。

我脑子里反复回响着范伟老师的经典佳句,“做人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我以为穷姑娘是家里有钱,出来工作纯属体验生活,穷姑娘笑了,“我家有钱我还会戴这种破表?”

穷姑娘伸手晃了晃,mk的手表,确实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牌子,可对于我来说mk和劳力士没有区别,反正我都买不起。

后来我以为是穷姑娘的男朋友有钱,同样被她否定了。穷姑娘跟我细数了她的十几任男友,每一任都没钱。

令我诧异的不是十几任,也不是他们没钱,而是穷姑娘从初恋到现在从没有单身过,每两任间都是无缝接轨。

忘记说了,穷姑娘很漂亮,世界对漂亮的人总是有很高的容忍度。

即使穷姑娘一直无缝接轨,前男友们还是接二连三的回来求复合,备胎们还是以闺蜜的形式潜伏在穷姑娘身边伺机而动。

穷姑娘某天来找我抱怨,说她和一群朋友出去玩,吃饭的时候,她一个要好哥们的女朋友想吃火锅,而她想吃三文鱼,但是太晚了,常去的寿司店关了门,哥们的女朋友说还是吃火锅吧。

穷姑娘坚持要吃三文鱼,哥们居然伸手打车,表示我们今天非要找个吃三文鱼的店不可。

穷姑娘说哥们的女朋友不高兴了,后面总是甩脸给她看,我一路听下来,完全不明白穷姑娘到底要和我抱怨什么。

穷姑娘瞪着水汪汪的大眼:“她甩脸给我看啊,凭什么给我甩脸啊!”

这出乎意料的回答惊得我一口柠檬茶差点喷她脸上:“不抽你和那个贱男人一人两个嘴巴我看那姑娘的涵养已经很好了。”

“为什么?”穷姑娘歪头问我。

这问题让我无语凝噎,我完全不能理解穷姑娘的脑回路是怎样构成的。

“是不是你周围的每个人都听你的话?”

穷姑娘摇摇头,又点点头,“也没有啦,但每个人都对我挺好的。”

我觉得古龙的话应该改一改,爱笑的姑娘运气还是会差的,漂亮的姑娘运气才不会很差。

有那么一段时间朋友圈里盛行潘多拉,穷姑娘说她也想要。再见穷姑娘的时候,她手腕上多了一串熠熠生辉的珠链。

当时我的月薪涨到了五千左右,但一个月的工资也还是买不起穷姑娘的手链。

“我妈不让我多串了。”穷姑娘撇撇嘴,我也撇撇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喜欢找虐。

穷姑娘和我一样都是单亲,不一样的是穷姑娘的妈妈觉得对不起她,拼命倾尽所有满足穷姑娘的愿望;我爸无时无刻不提醒我咱家只有一个人赚钱,跟别人不能比。

我想象了一下我也买条潘多拉回家,告诉我爸这上一颗珠子就要六七百时我爸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潘多拉的风熄了,杨树林的花式营销铺天盖地而来。我的微信上一共不到二百个人,但朋友圈里“没有十支杨树林你和咸鱼有什么区别”的软广一天能看不下十回。

就在我和另外一条咸鱼吐槽“就算一百只野鸡也不能变凤凰”的时候。

穷姑娘准时滴滴我:我要买杨树林,你去吗?

我当然不去,我到现在都还是一条咸鱼,我给自己买了两支山茶花,我觉得完全够用了。

最开始我以为穷姑娘是个有品味的富二代小姐姐,中间我以为穷姑娘是个只追求奢侈品的绯闻女孩,后我发现了,穷姑娘只是爱跟风。

朋友A买了宝格丽,她要;朋友B去听了演唱会,她要去;朋友C去香港玩了,她也要去,朋友D……

穷姑娘的座右铭也许是:别人有的我都要。

看完《太阳的后裔》穷姑娘爱上了宋欧巴,香港之旅也改为韩国之旅,穷姑娘抱回来了一大堆面膜和化妆品。

我见过穷姑娘的梳妆台,跟展览似的只要你在网上听过的牌子,都能在她的梳妆台上找到实物。

某块不便宜的粉饼搁置到过期,都跟新的一样。

我问穷姑娘:“你这些化妆品已经多到用不完了,还买这么多干嘛?”

“便宜啊,我又买不起辣妹儿。”

“你不买这些不就买得起了?”

“那太可怜了吧,哪个女孩不是一大堆。”穷姑娘振振有词。

我一直觉得穷姑娘很任性,可我不任性,从来也没得过什么好,我觉得有点难过。

我一直认为人起码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对任何事物有自己的判断力,逐步建立自己的三观,有自己的行为准则。

可穷姑娘和我一样大,虽然早入社会好几年,却还是傻得令人心碎,但人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我不知道是因为颜即正义,还是说作逼自有人疼,抑或是说我的想法本来就是错的,我才傻得令人心碎。

这花花世界曲折离奇,总有各种各样跟道理完全不相符的事情在打碎你的三观。

穷姑娘就是我的劫,差点摧毁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价值体系。

很快另外一股风又起,男人该像圣诞老人一样,撒钱、撒礼物,顺便把女朋友宠得像个弱智,成了爱情的真谛。

穷姑娘开始认真思考如何遇到这种好男人,穷姑娘问我,为什么她运气这么不好,遇不到这样的男人。

因为不存在吧,我回她。穷姑娘不理我了,接着研究各种可行性操作。

这股风吹惨了穷姑娘当时的男朋友,那个男孩小她三岁,还没毕业,绞尽脑汁想讨好穷姑娘,可惜口袋里没钱。

情人节发520已经完全不够看了,小男朋友咬碎了牙分期了一双鞋给穷姑娘。

说起来有点好笑又心酸,直到他俩分手,那双鞋的分期还没还完。

让我有点意外的是,任性的穷姑娘结婚了,虽然有点奉子成婚的意思,但穷姑娘脸上笑得很甜。

穷姑娘告诉我男方是一只潜力股,男方的爸爸挺有钱的,虽然爸爸已经另立家庭了,但男方毕竟是长子,而且爸爸大人已经发话了:你先开个店去赚赚经验,爸给你出钱。

我问穷姑娘,爱他吗?穷姑娘点点头,脸上的笑真的很幸福。

对于这点我是相信的。我曾经听穷姑娘的罗曼史时听到过,他俩分分合合纠缠了三年多,如今不知道能不能算是修成正果。

但我从不赞成太早结婚的,那年穷姑娘才23。

年轻总会冲动做很多事情,认为婚姻很简单,但其实双方都担不起婚姻的责任。

这段婚姻维持了不到一年,穷姑娘先提出了离婚。

穷姑娘不断地抱怨老公没有上进心,钱都准备好了可人家没有心思开店,沉迷于游戏无法自拔。除了开店的钱,老公的爸爸又不肯给其他的资助。

“我连双椰子都买不起。”穷姑娘爱跟风的心依然没有变。

穷姑娘接着喋喋不休地跟我说,她的某个朋友傍上了中年大叔,现在过得怎么怎么好,再看自家的废物自己有多气。

“我等不了了,我还能年轻几年啊。”

穷姑娘给我看了她的信用卡账单,一万多而已,并非什么天文数字。

“我连这点钱都还不起,再不找个有钱人怎么办啊?你别说我物质,我这都是生活所迫,我倒是嫁给了爱情,爱情养不活人啊。”

“我得找个有钱人,我真的穷怕了!”穷姑娘发出了最后感叹。

我听过不少被现实打败爱情的故事,也见过最终选择面包没选择爱情的人,可这里面,穷姑娘是最没有资格说这句话的人。

穷姑娘要的不是面包,穷姑娘要的是别人有的我都有,我还要有他们没有的。

我告诉穷姑娘她根本就没有穷过,这社会的心酸她一丁点也没体会过,穷姑娘只说我不懂她。

穷姑娘的离婚之路一点都不顺利。

男方很执着,要穷姑娘把金器都还回来,穷姑娘也很坚持——一件也不还,想都别想。

穷姑娘说她要拿金器还掉自己的账单,还想给自己的妈妈买条项链尽尽孝心。这话说得理直气壮,脸一点都不红,穷姑娘在我没有察觉的时候越来越偏激了。

我不知道她跟了谁的风,或许就是傍了有钱大叔的那位吧。

剩下的呢?我在微信上问穷姑娘。

穷姑娘说她没想好,反正不会还的。

这样是不是有点不要脸了?这是我和穷姑娘说的最后一句话,她把我拉黑了。

就在穷姑娘跟各种风的时候,我的薪水已经达到了五位数。我也恋爱了,对方也是一个买不起LV的普通青年,但是我觉得很满足。

也许,我现在的生活在穷姑娘眼里,不过一堆垃圾而已,但我依然骄傲。

因为每一分钱、每一双鞋,都是我自己挣来的。

穷姑娘曾经在这个没任何人关心我的城市里,给我送了一盒胃药,给了我在这陌生城市感受到的第一丝温暖。

于是,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穷姑娘再任性,但她至少善良,单纯,是个值得一交的朋友。

如今这点认知,也随着越来越盛的欲望、不切实际的虚荣越飘越远。

穷姑娘说这是个金钱至上的社会,她没有办法。

可我觉得,社会从不金钱至上,金钱至上的只有人心,而我们每个人都有选择。

你可以选择站着挣LV,还是躺着讨要香奈儿。

如果你选后者,那就不要在被一个又一个男人抛弃时,哭着骂男人,骂社会。归根结底,这是你自己造的孽,你得为自己买单。

作者:zzzoro,本文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周冲的影像色”(zhouchong2017),这是一个文艺而理性的公众号,以文艺的笔调,以理性的思维,剖析人间事与人间情。

赚自己的钱,买自己的单,点赞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