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战争时期,我军用汽油桶做的大炮原来是他发明的

原标题:战争时期,我军用汽油桶做的大炮原来是他发明的

飞雷是一种解放军创造的自制武器。他还有一个更加闻名遐迩的名字——没良心炮。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军的火炮很少,在武器装备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官兵们创造了一种令人丧胆的武器——用汽油桶做炮管的炸药包发射器。这种又称炸药抛射筒的武器的主体就是一个空汽油桶,在其内填充发射药后,把捆扎成圆盘形的炸药包放进去,然后点燃发射药,就能把十公斤的炸药包抛射到150-200米的距离上。

那么是谁发明的呢

在频繁的战斗中,工兵常在敌人鼻子底下实施爆破,伤亡很大。仗是打赢了,可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聂佩璋心里不停地盘算:“有什么办法能代替人把炸药送到敌人的碉堡呢?”聂佩璋开始了“飞雷”的设想。但他反复琢磨了很久,仍没有结果。何不让大家动动脑筋?“连长,能不能像迫击炮那样,把炸药送出去?”“连长,在围困沁源时不是就用‘掷石机’抛射石头打过日伪军吗?”对呀,聂佩璋的心里一下子亮堂了。

不知经过多少次实验,终于使炸药包飞出300多米后落地爆炸了。大家情不自禁地欢呼着。可聂佩璋心里并不轻松。他想,炸药包是飞送成功了,但两个小时挖一个土坑,却只能抛送一次,这不符合实战要求,必须要搞一个替代土筒的“洋抛射筒”。

聂佩璋经过深思熟虑,从老乡家里买来汽油筒和枣树板,丁丁当当地敲起来了。两天后,一个口径300毫米、长900毫米的“抛射筒”制造出来,并试射成功。因为抛射炸药包是由抛射地雷引发的,故称“飞雷”,因为又是依照迫击炮原理制成的“抛射筒”,所以便正式命名为“飞雷炮”。

1947年,聂佩璋随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转战河南,部队一度因缺乏重武器,难以打下坚固工事。聂佩璋注意到国民党军丢弃在战场上的美国造废弃汽油桶。理论上,给油桶底部装上足够的推进火药,在上面放上炸药包,利用火药瞬间燃烧产生的冲击力,既可以点燃炸药包的导火索,又能同时将炸药包抛出去。

此后,他们又不断改进技术,以求发挥飞雷的最大威力。为了对付国民党军的坦克、装甲车、野战工事和密集的队形等,他们用抛射筒改装土造的火焰喷射器、用抛射筒抛射几十公斤重的石头、飞送集束手榴弹(美称“天女散花”)等,花样越来越多,威力越来越大。“飞雷炮”参加过多次攻城任务,但其大显神威还是在淮海战役围歼黄维兵团的一场大战中。黄维兵团进攻失利,改为防御,认为我军炮火不强,无奈他何。但他不曾料到,其苦心经营的野战防御地堡挨我一个重型炸药包就成一片废墟;其密集的兵力防御更不堪“天女散花”一击。被俘的国民党军官兵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土东西可比大炮厉害多了。”

与正规火炮相比,这种炮因结构强度实在有限,完全是一次性用品,但因投掷弹药威力巨大,若在战场上集中使用,足以令当面之敌闻风丧胆。

当年9月,4纵首次在攻打一处要塞时试用这种炮,结果只打了一发就将城门主碉堡炸塌,死里逃生的国民党军俘虏抱怨说:“你们打就打,为什么用那么厉害的炮弹呀,巨大的爆炸声把我们的五脏六腑都震碎了。”

后来,由于许多遭到这种炮轰炸的敌人被活活震得七孔流血而死,身上连伤口也找不到,所以国民党军把这种东西干脆称作“没良心炮”。

在朝战中吓住英军

朝鲜战争爆发后,聂佩璋随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而当年擅用“没良心炮”的老部队也不例外。

1951年,中朝军队和“联合国军”围绕“三八线”展开惨烈的拉锯战。当志愿军因补给问题暂停“礼拜攻势”后,李奇微指挥的“联合国军”发起反扑,再次跨过“三八线”,经过中朝军队殊死抵抗,双方在“三八线”附近形成战略对峙。在5月21日志愿军各部全线后撤之际,第189师566团是整个志愿军最靠近敌方的一个团,当时他们已被美军第9师、英军第28旅和部分韩军缠住。关键时刻,参加过淮海战役的第566团团长朱彪想起老办法——“没良心炮”。据说仅仅两轮“没良心炮”发射后,第566团对面的英军28旅居然沉寂了半个多小时,估计是给吓着了。

英军第28旅上尉参谋诺斯·汉克斯在《1951年朝鲜夏季作战》报告中曾提到,当天遭到中国军队从纵深打来的大口径炮弹的攻击。看来,采取抛射方式的“没良心炮”的确能迷惑当面之敌,居然被当作纵深打来的大口径炮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