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我国在设置大学博士点上陷入两个误区,严重制约高等教育强国目标实现

原标题:我国在设置大学博士点上陷入两个误区,严重制约高等教育强国目标实现

陆志奇桂子先导

内容提要:中国好大学存在两个问题,一个是数量太少,另一个是分布太集中。另外,我国在设置博士点上陷入两个误区。这种作茧自缚式的做法更是大大拖延了高校的学科发展,导致有些学校的专业已有上百年的历史,师资力量也很强,但至今仍无博士点的荒唐局面,使得那些至今还没有博士点的学校或专业几乎陷于绝望。

自改革开放几十年来,我国的教育事业有了长足的进步和发展。但我们也看到,当前的教育还不能满足国家快速发展的需要,也不能满足广大人民对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迫切愿望。

人们普遍认为孩子将来要有好工作,必须要上好大学,要上好大学,必须要上好中学,要上好中学必须要上好小学,于是整个社会处于恶性竞争之中,应试教育已绑架了整个社会。多年来教育部门一直在学校努力尝试素质教育,改革考学办法,希望能改变这种不正常的状况,但收效甚微。究其原因虽因素很多,但主要还是我国优质教育资源太少,尤其是优质高校资源太少,即好的大学太少。

何为好的大学?在我国一般认为进入“985工程”和“211工程”的大学和其它重点大学为好大学。我国985共39所,211共112所,由于985都是211,再加上有些重点大学,因此我国的好大学约130所左右。从全球来看,凡排名进入1000以内的都被认为是好大学。

例如根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2017年的排名,中国大陆最后一名是中国矿业大学排在第985名,它属于985和211。并不是所有211都能进入1000名。在2017年的排名中,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及中国能进入1000名的大学有:美国210所,英国68所,德国55所,法国49所,日本41所,加拿大31所,澳大利亚25所,中国大陆87所,中国台湾16所,中国香港7所,中国澳门1所。我们中国大陆好大学的数量表面看还不少,但与近14亿人口比就显得太少了。

长期来我国对建设好大学一直是很重视的,而且也在一步一步扎扎实实地开展工作。从以前的985、211到不久前提出的建设双一流大学都说明国家一直在努力。但是从效果来看还不令人满意,主要是行动过于迟缓,步子太慢。一个好大学是要具备许多条件的,其中一个必备条件是有博士点,也就是它必须是一个研究型大学。一个大学或专业有了博士点,就有了一个平台,就能引来高端人才,留住高端人才,培养高端人才,从而不断提高学校的学术研究水平。

可惜长期来我国在设置博士点上至少陷入两个误区:首先是认为建设一个好大学必须要经历一个很漫长的过程,特别强调要先建好本科,若干年后设置硕士点,再过很多年设置博士点。整个过程少则几十年,多则上百年。这一做法导致有些大学即使完全具备招收博士生的条件也不能授予博士点。深圳的南方科技大学原想一开始就建设一所高起点高水平的世界一流大学,从世界各地聘任专家学者,但由于这个原因,一路走来十分艰难。

反观香港科技大学,建校历史很短,不到二十年时间就跻身世界一流大学。加拿大约克大学、滑铁卢大学、卡尔加里大学等建校时间也不长就成为著名的好大学。在国外有不少的研究型大学里有些学院或专业是只招收硕士生和博士生的。

其次是对于申报博士点的条件过于苛刻。我国早期申报博士点还可以是二级学科,但后来变成必须是一级学科,并强调必须要有4到6个有特色的方向,每个方向还必须有多少教授、博士等。从2008年开始由原来的每两年评审一次改成每八年评审一次,更严格的是从2014年开始原则上不再增加博士点数量而只作个别调整。

这种作茧自缚式的做法更是大大拖延了高校的学科发展,导致有些学校的专业已有上百年的历史,师资力量也很强,但至今仍无博士点的荒唐局面,使得那些至今还没有博士点的学校或专业几乎陷于绝望。事实上在国外的大学里,只要需要,博士都有资格带博士生的。一个学院的博士点也不一定非要是一级学科,某个专业方向突出也可以招收博士生。

我国很多大学现已有不少的博士,他们大都是国内重点大学毕业的,甚至有些是国外名牌大学的博士或在国外大学做过博士后的,他们都有资格和能力带博士生,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他们呢?一个博士点的发展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如果一开始就要求条件特别充分,过分强调大而全,常常难达目的。

因为如果学校没有博士点,高端人才就引不来,而原有很多人才还要离开,学科就很难发展起来。如果学校设置博士点都要求大而全,也容易使大学千人一面而失去特色。前几年西北政法大学、西南政法大学、徐州师范大学等高校因申请博士点失败而造成的广泛影响至今仍记忆犹新。难道我国的博士点真是已多得非常饱和了吗?

再有我国在重点大学、博士点的布局上也存在问题。由于有些大学原有基础较好和话语权的原因,导致重点大学、博士点过于集中在一线城市,使得中西部地区过于薄弱。实际上一个好的大学对于当地的经济、文化发展有很大的帮助,合理布局对于整个国家经济、文化等很多方面的均衡发展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它远比在一线城市再增加一、二个点意义要大。特别是在一些高考大省,由于升学率过低,容易造成当地与外省市之间的矛盾。

这种巨大的地区差别会严重削弱当地人民对国家的亲和感,对社会的稳定是极其不利的。如果说这些高考大省和学校确实条件、实力不够,国家不在那布点还可以理解,但现在是很多省和学校完全有能力、条件却硬要人为的用指标去限制,这就使人匪夷所思了。

为此中西部地区的一些高校领导几乎年年在全国两会上呼吁,要求增加内陆地区重点大学的数量,增加地方院校博士点的数量。纵观海外,加拿大31所好大学均衡地分布在从东海岸到西海岸的许多大大小小的城市,德国55所好大学也均匀地座落在几十个城市中,这种决策者对各地协调发展的高度重视令我们中国人汗颜。很多发达国家的好大学也没有象中国这样过度集中在某几个大城市。

每年高考以后,全国都会兴起一场关于教育公平的大讨论。对于一些高考大省如河南、山东等省更是反应强烈。同样是中国人,同样付出了努力,可是录取率比许多省要低很多,与一线城市相比更是低得可怜。有资料显示,2016年本科录取率上海是91.8%,天津为59.7%,北京为61.2%,而河南只是26.5.%。重点大学的录取率:北京为26.81%,天津24%,上海19.22%,河南仅为7.72%。河南省985、211的录取率历年来只是在1-2%徘徊,北大清华的录取率只是北京的28分之一。

河南省有近一亿人口,每年高考生在80万左右,2017年高达86万,可是河南只有一所重点大学,进入全球1000名的为零,连非洲都不如。非洲共7亿多人有13所大学进入全球1000名,甚至象乌干达、埃塞俄比亚都各有一所好大学。河南省公认是全国高考最难的省份。按理说,许多重点大学主要是中央财政出资的,理应属于全国人民。但由于利益关系,多年来这些重点大学在当地招生的比例一直居高不下,因此其它各省每年重点大学的录取指标是少之又少。

近年来教育部已开始每年拿出一些指标给予中西部省份,希望缩小省际差距,但也由于指标有限难以满足要求。事实上我们退一步想,就算高考改革做得很好,把这些重点大学指标分配得很合理 ,但由于优质资源有限,整个国家重点大学的录取率仍然会是很低的。

一个国家的好大学要达到多少才算比较合理?从一些发达国家现在平均每亿人所占全球前1000名大学的数量来看:美国65所/亿,英国113所/亿,德国68所/亿,法国81所/亿,加拿大103所/亿,日本33所/亿,澳大利亚109所/亿。而中国大陆6所/亿,中国台湾69所/亿,中国香港96所/亿,中国澳门18所/亿。7个发达国家的平均值为82所/亿,这是一个多么惊人的数字。

这能否告诉我们,它是一个国家好大学占比的平衡点,是发达国家大学建设的一个指标,是发展中国家大学建设的一个目标。如果接近这个指标,那么竞争是否会比较良性,学校就容易搞素质教育,学校就容易实行自主招生,人们的心态会比较淡定,社会会比较和谐。

如果按照这个指标,中国大陆应该有1180所大学进入全球1000名(假设同一名次可并列多名)。如果每年按5所进入,我们需要二百年才能达到。但到2014年为止,我国有博士授予权的大学总共才256所,如果这些大学都进入全球1000名,也只达到19所/亿,只相当于现在俄罗斯的水平,离发达国家的指标值还差很多。虽然全球大学排名不是完全靠谱,它也不能真正客观的反映一所大学的实际水平,何况这些数据也只是理论上的推算,但我们还是可以从中得到许多有价值的结论。

基于以上分析,我国教育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的主要任务是加速建设更多的好大学。国家一定要合理布局,尤其要增加这些高考大省好大学、博士点的数量。使得东部和中西部协调、均衡发展。

要办好大学一是要有好政策,二是要有人才,三是需要资金。现在我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拿出一定数量的资金应是没有问题的。在人才上,我国近几十年在国内外已积累了不少高级人才,只要有了梧桐树,就会飞来金凤凰。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有好政策。只要我们改变以往在办学上保守、僵化、扭曲的思维,被动的局面是完全可以改变的。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发展,我国也已经步入创新型社会。这几年以马云为代表的一批企业家,用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创新,推动着社会的进步。他们令人难以置信地快速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一个个传统、保守、顽固的行业被他们打得人仰马翻。

人们为马云们鼓掌、喝彩,同时也在呼唤着教育界的马云们,你们在哪里?值得欣慰的是以著名学者施一公教授领衔的一批学者已开始行动。他们突破传统办学模式,要在西湖边上建设一所真正高起点、高标准的世界一流的私立大学。他们从一开始就直接招收硕士生、博士生,这在国外虽不足为奇,但在我们中国大陆却是破天荒的第一次,需要很大的勇气和魄力!相信他们的行动对于引领中国教育的发展意义是极其深远的。

我们必须看到,在建设中国好大学的过程中,一定会有许多不同的看法,这是非常正常的。但我们也要警惕在教育界始终有一些欧美的代理人,他们唯恐中国的大学发展快了、发展好了。他们总是千方百计地制造种种的理由和借口,极力抹黑中国的教育,美化西方的教育和文化,阻挠中国教育的快速发展。他们希望中国永远有大量的年轻人到国外留学,就象他们阻挠中国大飞机的制造一样,希望中国永远购买他们的飞机。

当中国的老百姓对教育表示不满的时候,当民众与政府部门有时对立的时候,这是他们最高兴的时候。当我们在媒体上看到铺天盖地的外国学校招生广告时,当我们看到国外有些大学仅仅为了让更多的中国学生去学习而改名时,每个中国人的内心会感到特别的刺痛和酸楚。其实我国的一些大学质量并不差,尤其在本科阶段不比外国大学差。我国主要是好大学数量太少。

我国近几年在很多领域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世界级的成果,特别是我国的航天事业在国外严密封锁下,能快速达到世界的领先水平。当我们在卫星发射大厅里看到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时,我们都会由衷地发出感叹,中国的大学照样能培养出最优秀的科学家,我们中国人的创新能力一点也不比外国人差。

相信我们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建成更多的好大学,让我们的教育跟经济一样快速向前。

注:作者系河南师范大学数学系教授

跟着新父母,学做好父母——新父母在线为阅读量9500万+的搜狐自媒体人孤烟直创办,全国最有影响力的亲子教育公众号!新父母在线每天都会带给你最有用的亲子教育干货!投稿、合作请加微信d15391559533。微信搜索新父母在线即可关注!

学风是世风的先导,大学是社会的灯塔——桂子先导微信公众号,一个追求思想深度和人性温度的高校微信公众号,投稿请发至449215551@qq.com。微信搜索桂子先导即可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