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M2增速再创历史新低 金融去杠杆效果显著

原标题:M2增速再创历史新低 金融去杠杆效果显著

  央行昨日公布的2017年金融数据统计和社会融资增量统计数据显示,随着去杠杆的深化和金融进一步回归为实体经济服务,广义货币(M2)增速结束过去双位数的高增长时代,银行资金运用更加规范,金融内部资金循环和嵌套减少,转而加大对实体经济融资需求的支持力度,金融与实体经济正朝着良性互动的方向发展。

截至2017年12月末,M2增速再创历史新低,达到8.2%。分析人士普遍认为,M2增速的下滑主要受去年12月银行新增贷款低于预期,导致派生存款走弱的影响。进一步分析其背后的原因,则主要是年末银行受监管指标考核的压力,在某种程度上压缩表内贷款的投放所致。不过,年末贷款的压降并不意味着融资需求的放缓,今年年初银行各类型的贷款需求依然旺盛,预计届时新增贷款、M2增速相关金融指标将有所回升。

年末贷款压降

不代表融资需求放缓

数据显示,2017年12月新增人民币贷款5844亿元,远低于此前市场普遍预估的水平,这也是去年全年新增贷款的最低值。新增贷款的走低也是当月社融增量下滑的主要原因。

中金公司分析师陈健恒认为,金融数据明显走低并不是实体融资需求下降引发的,主要是因为随着金融监管的趋严,银行受表内资源的约束,导致年末为了达到监管指标的要求(如MPA考核、资本充足率约束、流动性指标约束等),集中调整了资产和负债,特别是在一定程度上压缩了贷款投放、同业投资以及债券投资。

“但年末贷款的压降并不意味着融资需求的放缓。据银行反映,2018年年初的贷款需求依然十分旺盛,居民、房地产企业、城投平台、企业的融资需求都处于相对较高的水平。预计年初的贷款、社融和M2会有一定的恢复。”陈健恒说。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2月社融增量1.14万亿,但分结构看,银行表外资金投放有趁监管政策落地前“冲规模”的迹象。招商证券宏观研究主管谢亚轩称,当月表外贷款占比从11%提升至31%,信托贷款和委托贷款均为四季度以来最高,预计监管对委托贷款收紧后增量会显著下滑。

尽管去年12月新增贷款和社融数据较弱,但全年看银行资金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在加大。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称,2017年,社会融资规模保持较快增长,社会融资规模增量比上年多1.63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2%,基本符合预期,显示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较大。

从结构看,社会融资规模变动特点主要为“三多三少”:一是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发放的本外币贷款同比多增较多,去年全年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发放的本外币贷款为13.85万亿元,比上年多增1.97万亿元。二是信托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同比大幅多增,去年全年信托贷款增加2.26万亿元,比上年多增1.4万亿元;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增加5364亿元,比上年多增2.49万亿元。三是委托贷款同比明显少增,去年全年委托贷款增加7770亿元,比上年少增1.41万亿元。四是企业债券融资同比少增较多,全年企业债券净融资4495亿元,比上年少2.55万亿元。此外,股票融资少于上年,全年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8734亿元,比上年少3682亿元。

M2增速放缓成新常态

去年12月新增贷款的走低,以及银行压缩同业投资和债券投资,导致派生存款减少,直接拉低M2增速。谢亚轩表示,M2增速走低的超预期因素是金融部门持有的M2增速从上月的15%下滑至8.1%,而实体部门持有的M2增速降幅较少。去年12月末资金面紧张,年末银行对存款的需求上升,非银的产品赎回较多,导致非银同业存款下降较多。

实际上,不仅是去年12月金融部门持有的M2增速下滑较多,全年看,随着强监管下金融业去杠杆,金融部门持有的M2增速放缓是M2增速下滑的主要原因。阮健弘称,2017年M2增长8.2%,比上年有所下降,主要就是反映了去杠杆和金融监管逐步加强背景下,银行资金运用更加规范,金融部门内部资金循环和嵌套减少。初步测算,2017年金融机构同业业务、债券投资、股权及其他投资全年同比少增,下拉M2增速超过4个百分点。货币持有主体的变化对此也有所印证:2017年末,金融机构持有的M2增长7.2%,比整体的M2增速低1个百分点,而住户和企事业单位持有的M2增速则高于整体的M2增速。

“总的看,这些有利于金融机构保持稳健经营,降低系统性风险和缩短资金链条,不会对实体经济造成大的影响。”阮健弘称。

陈健恒指出,2017年M2增速明显低于GDP名义增速(后者略高于11%),历史上并不多见。2017年,M2增速低于GDP名义增速是去杠杆的体现,部分源于压缩了一些资金在金融体系的空转,尤其是同业资产和同业负债的压缩。但由于贷款投放较快,对实体经济资金需求的压缩还不太明显。2018年如果信贷投放得到保障,虽然表外和非标融资受到一定限制,但外汇占款在人民币汇率稳定的情况下可能比2017年相对要好,整体看M2未必还会大幅下行,可能在8%~9%的区间保持稳定。

此外,阮健弘也强调,随着去杠杆的深化和金融进一步回归为实体经济服务,比过去低一些的M2增速可能成为新的常态。同时,随着市场深化和金融创新,影响货币供给的因素更加复杂,例如货币市场基金快速发展对存款的分流作用可能持续存在等,M2的可测性、可控性以及与经济的相关性亦有下降,对其变化可不必过度关注和解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