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正文

一次占星式的自我解剖手术

原标题:一次占星式的自我解剖手术

作者/Vera杨浠 ISAR认证占星师

编辑/Tang 图片/网络 作者提供

我该如何爱你?这是每个相爱中的人都会遭遇的问题。近来一系列天象对作者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一系列土星组合拳、冥王星行进将她打得鼻青脸肿,也打破了她生命中关于爱的枷锁,让她有机会看清自己在情感关系中的模式,去循迹为什么自己爱一个就想要紧紧地绑住对方,或渴望被对方紧紧绑住。

土星进入摩羯座合相了我的下中天四分上升、呼应着第一次土星回归、以及次限太阳合相土星——一系列土星组合拳让我鼻青脸肿,但心底却有一种隐隐的期待、敞开、甚至欢迎,因为内在迫不及待想要成熟的呼喊已经大声到无法忽视。而与此同时,潜意识深处的恐惧和不安像是一个巨大的铅石一样让我每一次向前都举步维艰。

因为成熟必然需要蜕去原有的枷锁,在我的出生星图中,第十宫耀眼的月亮落在它自己的星座巨蟹座,并且与第一宫的火星和第七宫的木星形成四分相。月亮处于最具压力的T三角顶点,同时还与第三宫的土星射手座形成渐亏的梅花相位(渐亏的梅花相位是天蝎座的能量)。最巧的是,行运的冥王星正在对分我的月亮,并撼动着这个星图中最为挑战的T三角结构,这也许就是宇宙的魔法吧。

爱一个人,就想要紧紧“绑”住TA

小时候父母经常吵架,有一年除夕夜里,他们将吵架升级为大打出手,直到现在依稀记得那时窝在沙发深处绝望无助的自己。那之后每当过节总是很害怕会有糟糕的事发生。而不久前的新年,天王星式的男友就提出新年要去和朋友聚会,并拒绝我加入他的朋友圈。由此触发了积压已久的不安全感像是火山爆发一样几乎要毁掉一切。

在经历了连续几天的情绪过山车后,我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从小母亲对我百般溺爱,童年几乎恨不得“长”在她的身上,但身体的亲昵背后其实是过度依赖和无法断奶的真相。

而母亲的成长经历更是完美呼应了她为什么如此溺爱我的原因:外婆是一个控制欲极强的人,母亲从小就需要看外婆的脸色行事,外婆甚至还会对她家暴,这让她的内在充满不安:“如果我不合母亲的心意,母亲就不爱我了/母亲就会狠狠地惩罚我。”

在孩子心里,母亲就是生存和生命的源头,失去母爱无疑会激发孩子最深的不安和恐惧。所以母亲在有了我之后,为了弥补曾经缺失的爱的黑洞,用力地用“爱”将我紧紧绑住,而无意识中,我也会觉得,想要获得爱就要被紧紧绑住/紧紧绑住别人

|作者的出生星图

有些故事早已显现在星图中

在这个故事中,我试图运用占星学——理顺其中冲突和矛盾的脉络。

第十宫的巨蟹座月亮既象征着从小母亲就是我的全世界以及她在家庭中的统治性地位(外在),也象征着我丰沛的情绪和情感需求(内在),与第一宫的火星形成四分,既象征着家中的火药味(外在),也象征着我冲动不耐烦的个性(内在)。月亮与第七宫的木星形成四分相,同时木星又和第一宫的火星对分,木星的加入让这一切都变得更加膨胀夸大,当然木星还有和信念原则相关的部分。月亮与土星形成天蝎座的梅花相位,对应着情感的成熟离不开深入挖掘潜意识的运作机制。

然而同样的星图配置既提出问题,也给出解决问题的方向。第十宫的巨蟹座月亮呼应着强大的情绪包容力和感受力,虽然不是那么清晰,但隐隐地我知道自己可以承受和理解遇到的几乎每一种感受,甚至在他人看来无法理解的精神病人,我也能通过感受就知道TA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所以过度情绪化的阴影面伴随着的是与所有情绪共生的能力。

行进冥王星对分出生图的月亮,家族潜意识的脉络正在从尘封已久的冰山中解冻,而这也对应着出生星图月亮和土星的天蝎座梅花相位,通过诚实地潜入内在黑暗的旅程来完成情感成熟的蜕变。

但这里还有一点,虽然在故事中并不明显,但我自己却感受至深的木星射手座能量(月亮四分木星、土星在射手座),很多时候是这部分对于探索生命意义的热忱和对于宇宙的信任(相信发生的一切必然有它的意义),让我能够有勇气(火星)深入到那个黑暗的无底洞,因为知道无常,所以对于哪怕被那个黑洞吞噬,我都相信它不会永远持续。所以即便是最具挑战的T三角相位,行星之间也是能够给予彼此支持的,当然它们之间的冲突和挑战也不容小觑。

拥抱自己内在的小孩

然而,无论是外婆、母亲或是我,都未曾学会爱自己。就在我陷入痛苦的挣扎无法自拔时,《爱的艺术》这本书像是一道闪电,劈开了尘封已久的真相。书里描述很多爱情都是没有分离的母亲同婴儿之间的关系,被称作“共生有机体”,胎儿是母亲的一部分,并从她身上得到他所需要的一切,所以母亲就是他的世界。

母亲抚养和保护胎儿,同时自己的生命也因胎儿的存在得到升华。在“共生有机体”的爱情关系中,双方并非需要对方养育自己的身体,但在心理上却互相依赖。共生有机体中服从的一方,被称为受虐者,他通过将自己变成保护者的一部分使自己不用做任何决定和进行冒险,他从不孤独,但也绝不独立。

他还不是一个完整的人,或者说还没有完全诞生。与受虐者相对的,是施虐者,他通过将受虐者变成自己的一部分而吞并对方,从而使自己身价百倍。他们都不能失去对方,他们的共同点是在结合过程中双方都失去其独立性和完整性。

我诚实地视检自己:

如果没有他,我会在这个时候去派对狂欢吗?不会。

我是否觉得如果不被对方接纳自己就好像被遗弃了一样?是的。

那个完整独立我是否还没有诞生?很明显没有。

这一刻,关系对我来说变得不再重要,迫切想要成熟和独立的渴望压倒了一切。就在行进冥王星对分我的出生星图中的月亮、行进土星合相下中天的时刻,痛苦的觉醒拉开了家族潜意识的闸。

当我再回顾这一历程时,发现早在几个月之前,我就有了希望能和男友从一周见一次改为两周见一次,因为土星让我感受到时间紧迫,需要花更多时间在自己热爱的工作上,甚至在我们见面时,我也总是会有一种浪费时间的罪恶感。

在生活中我一次次亲身经验“发生的事就是你潜意识最深的渴望”,而痛苦几乎无一例外都是要剪掉或修正你自身已经不合时宜的部分。这个过程并不容易,即便是在“觉醒”之后,那些原有的模式并不会立刻消失,但我试着与那些不安和恐惧和解,不是扼杀它们,只是“看着/觉察”它们,因为扼杀和拒绝只会让不安疯长。就像大卫老师经常提到的“成长三部曲”:觉察、接纳和转化

在意识到内在的问题后,需要接纳它,就像故事中我内在充满不安和恐惧的小孩,我在学习拥抱她,而不是否认她的存在和将她推开。在每一个当下,让自己全神贯注于自身并不容易,然而我知道,种子已经埋下,只待在土星漫长的历练中,它会逐渐生根发芽,而我需要做的只是保持耐心,坚持下去。

版权声明: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布于若道平台,欢迎转发,反对抄袭。

杨浠Vera

ISAR认证占星师(2017年获得

全职心理占星师,若道COAC高阶学员(2012届)

咨询时长已达400小时

占星咨询微信号:haloace(请注明占星咨询)

微信公众号:verandu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