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王局热评 | 高校接连曝出性骚扰丑闻 认定原则应该改为场合认定制

原标题:王局热评 | 高校接连曝出性骚扰丑闻 认定原则应该改为场合认定制

昨天,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公布了陈小武性骚扰事件的调查结果,情况属实。调查公报中没有公布陈小武的性骚扰的受害人到底有多少,持续时间有多久。但从调查到结果公布雷厉风行的时间来看,陈小武的性骚扰,行为一定极其恶劣,持续的时间也相当漫长。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对教授陈小武

性侵事件的处理通报

其实,陈小武利用自己教师的身份对学生进行性骚扰的议论,早在几年前就有学生在网上披露,但一直都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此次陈小武的轰然倒塌,最关键的是罗茜茜在大洋彼岸发长文实名控诉,引发舆论发酵。碰巧的是,其他受害者正好有人录下了陈小武对其骚扰的12段录音。两个因素相加,陈小武这个作恶多端的老流氓,终于轰然倒地。

今天上午,知乎上有人实名举报对外经贸大学的薛原教授对其进行性骚扰,并附上了这位教授和她的对话记录,相当辣眼睛。

举报文中附上的

对外经贸大学教授薛原性侵相关证据

长期以来,在高校和科研机构,某些衣冠禽兽利用自己的身份便利对学生上下其手绝非个别现象。但可悲的是,类似这些问题,如果不是闹到网上,引发舆论关注,往往都得不到严肃的处理。

有人犀利地指出,许多大学面对这类丑闻,也常常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甚至用通过保研的方式息事宁人的。现实中是不是有这种倾向,在高校和科研机构工作的人自可评论,我不妄下结论。

我想说的是,我们的高校和科研院所,从来没有建立一套严格的性骚扰的防范和惩罚机制,这一点确凿无疑。

很多管理者有个误区,认为性骚扰举证困难,而没有证据就无法确定和处理。疑罪从无嘛。这导致在现实当中,除非性骚扰上升到刑事犯罪的程度,否则根本得不到有效的遏制。

性骚扰之所以特殊,就在于其难以取证,但在高校和科研机构,它又实实在在频繁发生。囿于自己的地位,许多受害者又不敢声张,无力反抗。可以说,如果在性骚扰的问题上坚持证据原则,就很难真正有效地防范利用职务便利的性骚扰行为。因为多数性骚扰都是只有两个人在场,即便有身体上的猥亵,DNA也没痕迹。

此前在网上指控郭敬明性骚扰的

作家李枫曾在采访中说

自己咨询过这方面的相关律师

事实上,对于大学和科研机构这种性骚扰高发的单位,性骚扰的认定原则应该改为场合认定制,同时规定优势一方疑罪从有,这才是根治高校性骚扰的根本。为什么性骚扰的认定要改为场合认定制?因为许多性骚扰是言语和身体接触,对方不承认就难以取证,但场合认定取证要容易的多,而且正常的教学活动并不需要一定在私密空间和异性学生单独相处。

因此,中国的大学(也包括科研机构)如果真想根治性骚扰,就应该制定如下的原则:

1.严格禁止教师和学生发生情感关系,两情相悦也不可以,否则立即辞职;

2.只要教师和异性学生单独相处的场合无法获得双方共同的合理性解释,一旦对方举报,即视为性骚扰成立

我承认,北航这次针对陈小武的处理,算是及时和公正的。但同时要看到的是,为什么陈小武作恶那么长时间,只有到了舆论发酵才得以处理?还有,陈小武这次是证据确凿,无法抵赖,那些无法举证的受害者又该怎么办呢?那些没有嚣张到陈小武这种地步,但同样对自己的学生上下其手的禽兽教师,是不是就该逍遥法外呢?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陈小武

所以,处理陈小武理所应当,他今天的遭受的一切也都罪有应得,但这不应该是终点,而应该成为北航,也包括所有高校和科研院所防范性骚扰的起点。必须建立一套有效的机制,而不是哪件事不小心曝了光,就赶紧拿这家伙来枭首祭旗。果真如此,陈小武肯定内心也不服气啊,凭什么那么多教授可以安安静静地占学生便宜,就因为我是长江学者就倒霉吗?

有人会问,用场合认定取代证据原则是不是过于苛刻,是否会造成一些冤假错案?可能会。这世界上没有尽善尽美的制度,只能在孰优孰劣中做取舍。和大量学生受到教师性骚扰,但又举报无门相比,这是值得的。另外,身为教师,应该知道自己的行为应该更检点,也有更多的注意义务。校方的员工手册上,应该明令禁止教师和异性单独在私人场所和办公室独处,只要完全按照手册行事,别人想往你身上泼脏水,也没那么容易。好的规则,在限制一个人行为的同时,也是对其最好的保护。

一个陈小武倒下了,但整个科研界打击性骚扰的活动,可能才刚刚开始。能否让这个科研界长期以来人人皆知,但又视而不见的问题得到正视和解决,就看能否从个案上升到制度完善。

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的话,这或许将是陈小武这位长江学者,给中国学术界最大的贡献了。

END

|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