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韩国青年:这里的生活是地狱!

原标题:韩国青年:这里的生活是地狱!

2012年7月26日,首尔社会活动家成在基身穿白色长袖衬衫和灰色西裤,在麻浦大桥上伫立了一会儿,翻过栏杆,在路人手机镜头的注视下,跳入20米之下的汉江,身体接触水面时,发出重重的一声闷响,仿佛摔在水泥地面上,三日后,他的尸首在下游1.4公里处被发现,衣物完整,五脏俱裂,他是这个月里死于桥下的第三个自杀者。

由于有太多人从桥上跳下求死,横跨汉江的麻浦大桥被称为「自杀大桥」,由于太多人死于轻生,韩国被称为「自杀共和国」。

2016年,韩国计有14250人自杀,平均每天39人,每10万名韩国人中就有28人自杀身亡,连续13年排名世界第二,亚洲第一。

今天,韩国拥有世界上最快的互联网和最长的预期寿命,还有最好的治安——这是一个几乎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放心于深夜单独外出散步、而不会受到犯罪威胁的国家。

韩国拥有覆盖全面、先进的公交系统,韩国文化信奉快捷、友善的消费者服务,这一切使其成为世界上生活最方便的国家之一。

韩国的国民医疗卫生体系廉价而高效,他们的高科技医院能吸引来自别国的病人,已经成为全球医疗旅游的新中心。

韩国还有全亚洲最顶尖的流行文化,连续剧、电影、流行音乐,都冲出亚洲、输出全球,影响力遍及世界。

韩国学生的分数、素质表现是世界一流水平。像现代、三星这样的韩国企业是所在行业的全球领导者。今年,韩国将再次举办奥运。

但是,在所有好消息和惊人的成就后面,还有一个被称为「地狱朝鲜」的韩国。

去问问那些二三十岁的首尔青年,你会听到一连串苦大仇深的抱怨,而且,越是受过高等教育,越是在国外有留学或工作经历,怨气越是浓重。

他们把韩国称为「地狱朝鲜」、「犬韩民国」、「亡韩民国」,这些贬抑自己国家的流行语,映射出韩国社会的另一面,导致极高自杀率的那一面。

  • 就业压力:为了得到工作,你要横穿撒哈拉沙漠,翻越三千米雪山

韩国青年自小就面临巨大的压力。从小学起,多数学生必须参加种种课外补习学校,以帮助他们超越同龄人,读书做题学习到深夜是家常便饭。

多年的努力只为了一个目标:高考。决定他们进入怎样的大学,定义他们的人生。

然而,拿到大学毕业证的那天,新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韩国缓慢的经济增长,让毕业生饱受「毕业即失业」的苦痛。

根据韩国企划财政部的数据,2017年,韩国整体失业率打破 17 年纪录升至 4.2%,而年轻人失业率(15 至 29 岁)大幅超过整体失业率,高达 12%。

更可怕的是,在已就业的年轻人中,只有一半人能找到全职职位,其他人找到的只是非正式的临时工职位——工资低、无福利、合同期短、随时可被解雇,「工资只有正式工的二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那不是正经工作。」李镇柱说。

年轻的电视台编导李镇柱每周一早上带着行李箱上班,在办公室吃饭、洗澡、睡觉直到周四晚上才会离开,「晚上9点收工都算早的,如果节目被砍掉的话,因为我属于临时工,第二天工作就没了。」

像李镇柱这样的年轻人并非输人一等,他名校毕业,成绩优秀,之所以沦为廉价的临时工,完全是因为韩国经济没有产出足够的工作机会。

24岁女生穆叶沅双修经济学与西班牙文,2016年毕业于韩国一流大学——首尔大学,从入学率来看,这所大学比美国长春藤联盟大学还难进,可即使毕业自首尔大学,穆叶沅还是找不到工作。现在穆叶沅一边在星巴克打工,一边准备申请八家大公司的工作,其中包含三星、现代、LG还有浦项钢铁,这些公司都要求多轮面试、长达五六小时的笔试,还有性向测验。

由于三星、LG 等巨头企业长期支撑国内过半经济(前五大集团三星、现代、大宇、LG、鲜京的营收就占到韩国GDP的57%,前十大集团占到GDP的80%),导致韩国社会向来有倚重财阀、轻视创业的风气。很多人穷一生努力读书就是为了进入财阀企业工作,这是父辈的期望,也是年轻人对前途的规划。

但大企业创造的职位数量十分有限。韩国雇主联合会的资料显示,每100个申请大企业职位的人,最终不到3个人被录用。

求职的年轻人

残酷的竞争逼迫求职者奇招迭出,整容、考证、找关系,无孔不入,据求职网站Saramin调查,求职者在报培训班、考取证书方面平均花费达356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1406元);在仪容上平均花费约278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6672元),包括服装、健身、发型、微整容、化妆、皮肤护理、牙齿护理和咨询等费用。

而韩国就业市场最新的趋势是,漂亮的脸蛋、出色的成绩单和过硬的外语能力都不算什么,有过冒险或极限挑战的经历,才是新潮。

韩国某大企业人事部职员表示:我们看到一些求职者的简历,能让职业探险者感到脸红。

过去,在校大学生可能会徒步或骑自行车穿越朝鲜半岛,但现在的求职者动辄穿越撒哈拉沙漠、智利的阿塔卡马沙漠、中国的戈壁沙漠或巴西的亚马逊热带雨林,还有骑自行车横穿美国的!

据「韩国时报」报道,求职者许赫曾登顶玻利维亚的一座三千米雪山(玻利维亚,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国家),当他把登顶的照片拿给一家大企业的人事部门,并表示周末加班对他来说就像在公园散步一样后,他被录取了。

除了晋身财阀企业,韩国年轻人另一个理想的出路是做公务员——福利好、铁饭碗。不过竞争更为激烈,只有不到1%的考试通过率。

在首尔鹭粱津水产市场附近,有一片简陋的低层小楼,这里藏着无数的公务员考试补习班,是全国闻名的「补习地狱」,「那就是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连考四年、落榜17次后终于通过考试的公务员徐杨巨说,「每天就像扒在悬崖上一样。」

金南珠三年前就从首尔大学法律专业毕业了,但至今未找到工作。

整整两年,她一直在考警察。如果成功了,就意味着她成了那不到1%的幸运儿。

金南珠已经失败3次了,但她将屡败屡战,「如果不考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干点儿什么。」金南珠说,她曾经投过20个大企业的职位,都杳无音讯,又不甘心去做临时工,为了拿到终身的「铁饭碗」,只有这一条路。

毕业生太多、工作太少的年代,这样的故事随处可见。

  • 职场压力:以资历为准绳,以男性为主导,以加班为常态

即使你足够幸运,进入大企业,拿到一份收入不错的正式工作,不意味着打怪升级就此结束。

因为韩国的职场环境像军队一样等级森严,以资历为准绳,以男性为主导,以加班为常态。

韩国就业门户网站Job Korea2017年针对1013名职场人进行了问卷调查,结果显示这些人平均每周加班2.5天,但近60%的人拿不到加班费。46.3%的上班族几乎天天加班,39.2%偶尔加班,只有14.5%不加班。

据新华社记者对韩国名企SK集团的采访,在SK,员工加班是常态,不加班才稀罕;天天加班是常态,偶尔加班才稀罕;全体加班是常态,只有少数人加班才稀罕;加班超过两小时是常态,不足一个小时才稀罕。

SK能源公司公关经理尹盛昱称自己每天都工作到22点才下班回家,在他所在的部门「人人如此」;SK电讯公司职员金宙贤表示,公司规定9点上班,但他每天会提前半小时到办公室,下班时间为18点,但他至少要到20点才离开,同事也大多如此,「加班没有补贴,也不是强制性的,但每个人都渴望表现出对公司的忠诚和对工作的投入,以获得晋升。」

8小时工作制在韩国职场形同虚设,而长年累月地免费加班则成为一种被普遍接受的企业文化,成为员工融入公司集体所必须表现出的合群、从众行为,是员工表现自己对企业的忠诚和事业进取心的重要形式。

在这样的氛围里,即便不想也不需要加班的人,恐怕也不敢不继续在公司里耗着。

首尔人河闵阳在美国读大学,在法国修成生物物理学博士,曾在首尔某名企工作,如今她住在巴黎。

「欧洲人尊重工作与休闲、事业与家庭之间的平衡,韩国人不管这些的,下班时间到了,上司要是不走,同事也就不走,你工作完成了,也不敢走,就默默地在电脑前摸鱼,」她说,「你得融入集体,融入这种加班文化,不然,你在韩国就很难过下去。」

「加班是跑不了的,既然这样,不如在会付给你加班费的公司上班比较好。」最近从首尔大学毕业的洪顺明说,虽然他梦想在设计公司工作,但还是会参加三星和LG集团的考试,毕竟,大公司的福利比小企业健全,加班偶尔还有加班费拿。

除了变态的加班文化,还有军队式的威权管理,上下有别,等级森严。

LG电子法国分公司前总裁Eric Surdej写了一本书「他们疯了,韩国人」,对韩国人的企业管理方式进行了猛烈批判。

Eric Surdej

他在书中回忆起有一次LG副会长访问巴黎,在某高级酒店中与当地高层一同进餐,事前副会长助理告诉高层,任何人都不能比副会长先坐下或起立,也不能先吃饭或者说话。

用餐后,一名高层拿出手机拍摄了一张副会长的照片。而第二天,便有指示要求马上解雇这名未经允许擅自拍照的高层。「无法想象的文化冲击」,Surdej写道。

Surdej曾目睹过一名韩国职员在工作中向下属扔椅子,「个人的尊严、情感、个性完全被无视」。

「开会时几乎没有平等的讨论,只有上司对下属的吩咐,下属对上司的承诺。」

「高层出现的时候,职员们离得远远的就开始鞠躬。十分压抑的感觉。」

Surdej还经历了独特的被训过程。海外销售下滑后,海外分公司的社长都被召至韩国,「某地区的社长比我先向会长报告,被狠狠地骂了一顿,我也十分紧张」。

令Surdej惊讶的是,「等候室里有3名职员已经在桌子上准备了水、咖啡和头痛药。这该有多恐怖,竟然需要提前准备头痛片」。

在LG集团做了十年高管,Surdej最大的感受是,「韩国人在商业上很开放,但是在职场内部,完全是军队式的,只有命令与服从」。

韩国社会向来尊崇長幼有序的儒家文化,长幼次序决定了你在社会中接受的尊重程度。在大众的观念里,如果一个人出生得比你早,那么就意味着,他比你更有智慧,比你更懂得如何做人。尊重比你年长的人也就被认为是理所应当了。

这种文化体现在职场就是论资排辈——权威建立在年龄、资历、级别上,而不是能力,晚辈、下级不太可能随心所欲地表达自己的想法——这令年轻人时刻受到压制,感到无奈和绝望。

除了高压的管理方式,还有夸张的性别歧视。

河承希小姐于2011年离开韩国,现在在悉尼做护士。移民前,她在首尔最负盛名的一家医院工作。

「韩国职场性别歧视很严重,」河承希说,「任何男性职员都可以要求我给他端咖啡。团队聚餐的时候,我得坐在他们旁边,为他们倒酒。我感到很不舒服,但在韩国企业,这是很常见的公司文化。」

瑞士洛桑管理学院发布的「2016年世界人才报告」中,在「吸引与留住人才」方面,韩国排名第46,一共是61个国家,韩国排在印度、菲律宾等欠发达国家之后。

「什么时候韩国男尊女卑的观念变了,倚老卖老的价值观变了,我才会回去生活。这种问题是靠政府解决不了的。」河承希说。

  • 经济压力:结婚、生子、买房统统放弃

韩国全国经济人联合会发布的「2014年工资分析报告」显示,2014年韩国工薪族平均年薪为324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7.8万元),韩国工薪族的年薪中位数为2465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3.5万)。(为了便于理解,以下韩元都换算成人民币)

假设一个韩国欧巴运气不错,能拿到不输于人的年薪,那么,来看一下房价。

韩国7成人口生活在两个大城市里,而首尔的房价平均在4~5万元/平米,釜山的房价平均3~4万元/平米,以13.5万的年薪中位数来看,需要一个人不吃不喝30年才能买到一套100平米的普通公寓。以17.8万的年薪平均数来看,要22年。

但试问谁可以不吃不喝,韩国的物价可不是盖的,猪肉一斤50元,牛肉100元一斤(还得是较便宜的美国牛肉),水果的话,平均一个苹果要将近10元。西瓜一个要100多元。

吃最便宜的快餐,少说也要30元起跳,一天即便只吃两餐,每月也得花上1800元。

在首尔,租一个15平米不到的房间,押金13000元人民币起跳,每月租金2600元人民币起跳。

外加通勤费用、水电瓦斯(韩国四季分明,夏天冷气、冬天暖气费用,所费不少)、交际应酬、四大保险费等等,一个月最少得支出2500元,这样每月算下来,基本开销就达到六七千元,即便完全不追求生活品质,一年也要花掉七八万元,十几万的年薪又能存下来多少。

要知道,十几万年薪只属于幸运的一半年轻人,另一半韩国年轻人,干着临时工的活儿,领着勉强生存的最低工资。

2015年,韩国出现了「五抛世代」流行语,形容年轻一代因为收入低压力大,不得不抛弃「恋爱、结婚、生小孩、交际、购房」等传统人生必备的选项,因为其中每一项都开销太大,花费不起。

韩国年轻人的自嘲漫画

到2016年,又出现了「七抛世代」的流行语。这次韩国年轻人除了抛弃「恋爱、结婚、生小孩、人际关系、购房」等可见的物质生活外,更是指向「无形的精神生活」,即抛弃了自身「梦想、希望」。

现在,韩国面临世界上最高的自杀率,最低的出生率,最长的平均寿命,以及其最聪明、最有能力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地选择移民海外。

「年轻人越来越少,老年人越来越多,退休年龄越来越延迟,各行各业都将看到苍发老者在工作,这就是韩国未来的局面。」韩国经济研究院研究员柳辰星说。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