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半月内连爆两起高校性骚扰,沉默的大多数如何说“不”

原标题:半月内连爆两起高校性骚扰,沉默的大多数如何说“不”

撤销教师资格!北航:陈小武存在对学生性骚扰行为

南都记者最新获悉,对外经贸大学昨日已经就该校教师被举报“性骚扰”事件展开调查。校方第一时间成立了调查工作组,并把正在国外进行短期学术项目研究的薛姓教师召回。

这是继今年元旦北航毕业生罗茜茜实名举报该校教师陈小武之后,第二个公开举报并引发学校介入调查的校园性骚扰事件。

而据北航12日的公告,涉嫌性骚扰女学生的教师陈小武已被撤职。与此同时,更多北京高校毕业生呼吁母校关注此类事件,建立反骚扰机制。

然而,专家指出,与潜在的大量受害者相比,站出来指控骚扰者的仍是个案。要改变这一现状,需完善保护受害者机制,改变社会性耻感观。更重要的是,需要在高校建立起相对独立的举报调查机构。此外,教育行业和学校也应该编制防性骚扰条例。

对外经贸大学:

已展开调查并召回涉事教师

1月12日,一名自称是北京在校生的女学生通过网络举报对外经贸大学副教授薛某性骚扰。举报者称,薛某曾将她诱骗至其宿舍进行猥亵,事后还长期对其进行性骚扰。当天,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就此事给出回应称,学校高度重视,已开展调查工作。

“但因为她匿名,甚至不愿意提供可以联系的电话号码,所以调查工作比较难”。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宣传部门就此向南都记者介绍。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高校性骚扰案件曝光率愈发频繁,不少受过侵害的学生开始愿意站出来指控性骚扰者。

有关调查也显示,高校性骚扰远比想象的普遍。由于法律监管不完善、性骚扰者和受害人权利不对等等因素,大多数人选择沉默,或是事隔长时间后才敢发声。不少专家认为,要改变这一现状,需要完善和健全保护受害者的机制,同时也要改变社会性耻感的观念以及谴责被害人的错误思想。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对举报事件也表态,“对违反师德师风的行为零容忍,有关情况一经查实,将坚决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1月12日,南都记者联系了举报薛某的网友,但她表示不愿意泄露个人具体信息,不予回应媒体的采访要求。涉嫌性骚扰女学生的薛某,截至发稿前也未回复南都记者的邮件。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则表示,薛某正在国外进行短期学术项目研究,学校已对其召回,以便进一步的核查了解。

高校性骚扰报告:

6500多名受访者中近七成遭受过性骚扰

随着网络的发展,近年来高校性骚扰案件频繁出现在公众视野。自2014年,厦门大学教授吴某某性骚扰女学生案后,北京电影学院、南昌大学等学校也爆出教师性骚扰学生事件。

广州性别教育中心和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去年联合公布的《高校性骚扰报告》就显示,高校性骚扰远比一般人所想象的更加普遍。据报告作者韦婷婷介绍,该调查共收到主要来自于一线城市和发达省份或高校较多的省份的有效问卷6592份。

据了解,6500多名受访者中,近七成遭受过不同程度的性骚扰。其中,女性遭遇性骚扰的比例为7 5 %,男性为35.3%,少数人群在遭受性骚扰的比例和频次都高于异性。有近2%的受访男生表示曾被逼拍下裸照。

不过,在高校教师和学生这组关系里,权利明显不对等。作为弱势方的学生受害人,往往选择隐忍。南都记者注意到,在一系列被爆出的高校性骚扰案中,受害人大多都在事发后很长一段时间才站出来发声。上述的北航校园性骚扰案中,实名举报的罗某某也是时隔12年后才进行实名举报。

当事人为何不愿意在第一时间发声?

《高校性骚扰报告》也显示,4524位给出答案的受访者中,46.6%的人选择了沉默/忍耐。“蒙了没反应过来”、“不知道如何反抗”是最主要的原因,还有16%的人“觉得羞耻丢人”。仅有3.9%的受访者选择报告学校或者报警。许多学生认为报告没有用。

曾代理广西百色性侵女童案的律师吴晖也告诉南都记者,在他代理的一些案件中,被害者不敢或者不愿意站出来比例也比较大。

在高校性骚扰案中,当事人为何不愿意在第一时间发声?在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方刚看来,受害人不敢实名举报,是怕被打击报复,也是不想成为众人的关注点,甚至可能感觉无法经受质证的过程和压力,没有力量面对。湖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曹薇薇也认为,受害人不敢站出来,另外一个原因可能是获得的支持很少,需求帮助的渠道不通畅。在中国的女性文化语境下,曝光有可能会被奚落,“为什么是你,不是别人?”此外,在高校的权力不对等下,完全没有申述的渠道。

“现在心平气和的谈起这件事,我觉得大家对性骚扰的意识和认识都是远远不够的。更令人难过的是,现在的我面对这些情况跳出来说什么的时候,也会被扣上女权癌或者过分敏感的帽子。”在韦婷婷的调查中,一名23岁的大学生受调查者也说出了无奈。

在此次的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举报事件里,接到举报后,其调查工作组也曾多次尝试与该举报人邮件沟通,希望在保护其隐私和个人安全的情况下,提供真实准确的原始证据材料,但也未达到预期效果。

性骚扰证据难达“入罪”标准

校园性侵骚扰案中,法律应该如何介入?实施性骚扰者会收到什么惩罚?

据了解,由于取证难等问题,这类案件往往难以通过法律来惩戒。

曹薇薇介绍,如果进入到司法程序定罪,需要有完整的证据链,且证据要强有力。以陈小武事件为例,爆料者提供的视频、聊天截图。目前的法律规范里,或很难达到入罪的标准。

吴晖也向南都记者指出,我国法律对性骚扰没有具体明确的定义也是目前的困境之一。据了解,目前我国仅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和《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两部法律对性骚扰做出了规定,但并未对性骚扰的界定、法律责任的判定和定罪量刑做出规定。

从行业规定角度来看,2014年,教育部颁布了“红七条”(《关于建立健全高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明确禁止老师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

此外,南都记者注意到,2017年3月,最高检出台了《关于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指引》的文件,其中对于未成年人被性侵规定了很多新的措施,有比较大的进步,更关注被害人一方。值得注意的是,文件针对的是未成年人群体,高校学生大多在法律上“成年”,难被纳入文件保护的范围内。

负责起草《高校性骚扰报告》的韦婷婷告诉南都,近年来一个新的趋势是,随着社会意识的增强,越来越多的受害者选择站出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越多越多的受性骚扰者开始敢于站出来发声了,这是值得点赞的。

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举报事件中,举报人也表示一直关注北航陈小武教授的性骚扰事件,爆料姑娘的勇敢和北航官方的正面回应给她站出来的勇气。

建言

多管齐下“防狼”

如何有效预防和惩治校园性骚扰

针对校园性骚扰,如何建立起一套预防和惩治机制?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也向南都记者表达了不同的看法。

国外尝试通过行业细则进行规范

长期关注校园性骚扰问题的湖南大学法学院的年轻学者曹薇薇告诉南都记者,在国外发达国家,性侵扰的预防和惩治主要通过行业规范来实现。

据介绍,国外的高校,大多在新生入学时就发放防性骚扰的材料,“遇到性骚扰,第一步该怎么做,第二步该怎么做,册子上写得很明了”。此外,大到整个教育行业,小到学校个体,都制定了完整的性骚扰预防和惩治措施。有的学校甚至要求,老师在给学生做单独辅导时,须打开房门。曹薇薇在国外攻读博士时发现,学校老师也严格遵循这一规定,她认为“这是对双方的保护”。

多位有过留学或访学经历的学者亦告诉南都记者,在国外,如果高校教师发生性骚扰丑闻,后果很严重,甚至不能再从事与教育相关职业,“污点”可能伴随一生。

据了解,我国教育行业目前尚未建立类似的体制。教育部颁布《关于建立健全高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也仅明确禁止老师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

曹薇薇建议,针对校园性骚扰,法律可以“稍微作出一点改变”。如促进学校和行业出台反性骚扰条例,并给出一些指导。在行业反性骚扰条例的制定上,要足够具体,一旦触犯红线者,就有可能被行业内“拉黑”。

学校应建立独立的举报调查机制

北京师范大学刑科院教授赵军认为,一系列高校性骚扰事件折射出一个问题,即针对性骚扰议题,我们的高校缺少便利规范的投诉调查机制。“就目前来看,近年许多高校性骚扰事件,都是通过网络爆料倒逼学校相关部分介入查处的。这一模式在个案中虽发挥了一定积极作用,但毕竟不是解决此类事件的常规机制,同时也隐含着诸如舆论审判、道德审判、损害加被害双方隐私等一系列负面效应,有必要完善相关机制建设。”

韦婷婷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去年在进行《高校性骚扰报告》时,她向全国113所211高校申请了相关信息公开,仅有13所高校回复开展了防止性骚扰教育,没有一所高校有专门处理性骚扰的部门与流程。

赵军同时认为,通过网络渠道发声维权,其实际效果也会相当的局限性,“刚开始几起会引起大量社会关注,随着爆料的增多,公众关注度必然下降”。在他看来,建立科学合理的应对机制,一方面能方便受害人投诉,并借助机构力量帮助他(她)们搜集证据,纾解压力,处理各种问题。另一方面,这一机制也能为被指控人提供一个自我辩解的机会,防止构陷。“通过网上爆料,吸引关注的解决模式,很容易形成舆论审判、道德审判,从而对被指控人及其家属的合法权利构成重大威胁。似乎只要有指控,就一定存在性侵害或性骚扰的事实,即便没有必要的证据,也要对被指控的一方施加他们所期待的惩罚。”

他认为,如果没有一个能够平衡投诉方和被投诉方权利纠纷解决机制,没有程序正义做保障,实体正义就无从谈起。有这样一种机制,既能保护被害人,也能防止基于各种考量胡乱指控的现象。

建议普及“性别交往教育”

在赵军看来,预防校园性骚扰,还需要关注的一点是普及“性别交往教育”。他向南都记者介绍,性别交往的教育、性权利的教育。不是传统意义的性教育。他表示,现代人要学会在多元化的现代语境下相处,处理好人与人的交往。

“要知道如何互相尊重,你有拒绝的权利,我有请求邀约的权利”,因此如何传达拒绝信号也很重要。赵军认为,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性观点越来越开放。但是每个人的开放程度不一,“即使你是个很开放的人,你也要尊重别人的保守。”

“沉默不代表是弱者”

长期研究性与性别的方刚还谈到,性骚扰现象一直存在,只不过近年来在舆论的推动下,许多受性骚扰者受到激励,敢于站出来发声。他认为,即使受害人不愿意站出来举报,也是很正常的。

“很难说制度或文化到了什么地步,受骚扰者便都有勇气进行面对面的斗争。任何时候,都有人会选择"不斗争",因为个人成本和心理压力可能太大。我觉得应该尊重这些人的选择,不能因为"政治正确"便视他们为弱者。”

采写:

南都记者唐孜孜

作者:唐孜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