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了不起的女权主义者 | 75届金球奖如是说

原标题:了不起的女权主义者 | 75届金球奖如是说

2017年尾,美剧《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横空出世,炸响了朋友圈,各大公众号迫不及待地发出了夹有“精致”、“渣男”标题的文章来引导女性远离渣男,过上一个人也很好的精致生活。但是《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想要传达给观众的,远不止于《我的前半生》这样“不靠老公靠闺蜜”的都市女性小传。

它讲述了作为富足的中产家庭主妇的女主角失婚后通过自己的天赋和努力想要成为一位脱口秀演员的故事。

不得不说,片中女性穿着上世纪50年代经典的New Look——迪奥的华丽裙子,香奈儿经典的套装,佩戴名贵的首饰,言谈举止优雅不失风情。她们在爵士乐的轻快节奏中在厨房忙碌;照顾哭闹的儿女;为保持身材常常进行复古有趣的健身;甚至在丈夫睡熟后才悄悄去卸妆,并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中起床化妆并重新躺回丈夫身旁。

但是很明显,《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不仅仅是一部复古时尚宣传片,而是通过一位女性的成长史,再现了上世纪50年代美国女性地位,并在对消费主义浪漫而斑斓的描绘中对这种风潮以及当时女性封建的自我认知进行反讽。

与《我的前半生》相似的是,《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的女主人公Miriam(昵称Midge)与上海女人罗子君有着差不多的婚姻生活和失婚经历:上世纪50年代,生活在纽约上西区的犹太女主角Midge精致美丽,与丈夫Joel育有一儿一女;Joel算是一个富二代,在自家亲戚的公司里当一个小领导,生性浪漫,热爱当时美国流行的表演形式“单口相声”,总会在妻子的陪伴下去一家叫“煤气灯”的小酒馆演出。Midge每次都帮他记下新鲜的段子以及观众的反应,并在回家的出租车上和他讨论进步空间,却偶然在电视上发现丈夫的表演是抄袭著名演员的段子。

尽管失望,Midge依然支持丈夫的爱好。可是Joel在一次演出中铩羽而归,竟把失败归结于妻子带了一件有破洞的毛衣,并且一怒之下要离家出走,还“通知”Midge他出轨了自己的女秘书。

Midge的父母得知此事后,大概也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竟然将错误归咎于女儿,并命令她“穿上他最喜欢的裙子,出去把他找回来”。这个发生在上世纪50年代美国的可笑情节让无数追求性别平等的年轻观众翻起了白眼,但也一定是因为这样的故事我们并不陌生,而且仍旧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上演。

华丽却严肃的家庭氛围

Midge生性乐观、自信、独立、坚强,在丈夫离开后开始了自己的脱口秀之路,也和“罗子君”一样,在商场的美妆柜台找到了一份工作。还在煤气灯酒吧的经纪人Susie的游说下开始逐渐成为一个专业的脱口秀演员。《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第一季结束在Joel和Midge似乎即将重归于好的时候,Joel发现了Midge隐藏的事业……

这部电视剧中随处可见的是上世纪50年代美国社会充斥的男权以及对女性的物化,最可怕的是当时生活优渥的女性对这种歧视也习以为常,甚至视而不见。

Midge的母亲一直教导她要用得体、优雅、甜美来拴住丈夫的心,似乎只要穿上漂亮的裙子,一个女人就拥有了令人神魂颠倒、寸步难移的魔力。Midge的大学教授父亲尽管宠爱女儿,但对她的理解也仅仅停留在“丈夫离开时递给她零花钱”上。在他们的认知里,女人当然可以用金钱买断,她们的悲伤在丰盛的物质面前也只是浅尝辄止。

而就算是Midge这样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女性,也一直将对丈夫和家庭的忠诚转化成对自己的高要求:结婚十年,生育两个孩子,身材却和结婚时一模一样,每天测量并记录自己的6个围度(加上大腿、小腿和脚踝),好像只要自己保持美丽,就能拥有不变心的爱人。可是婚姻的誓言对生性风流又“有梦”的男人太沉重了,不是吗?对Joel来说,逃避自己的失败的不二法,就是逃离自己难以承担责任,却许下了浩大诺言的家庭,吹着口哨在年轻愚蠢的女孩儿面前卖弄所谓成熟的魅力。

正是有这一切荒谬的铺垫,我们看到Midge的觉醒和行动时才会为她喝一声“Bravo!”。Midge的成长就和女性主义的发展道路一样,令人不平、感动、欣慰。越来越多的女性为她们遭受的不平等待遇发声,也有更多男性加入了争取性别平等的队伍。

2017年是女权主义爆发的一年,我们在更多电影、电视剧中看到女性的坚强、成长和改变,但不可否认的是,女性依然受到和六十年前一样的歧视与压迫。2017下半年曝出的韦恩斯坦性侵丑闻让好莱坞一众男星走下神坛,受害女性不断发声,让人又惊又惧又心痛。

哈维·韦恩斯坦

刚刚结束的75届金球奖颁奖典礼也成为了女性主义的战场,女星纷纷着黑衣支持这场名为反对性侵和性骚扰的“Me too”运动。

本届金球奖上,《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获得最佳喜剧剧集,主演Rachael Brosnahan也获得音乐喜剧类剧集最佳女主角;另一部讲述几位女性共同抵抗其中一位妻子的家暴丈夫的美剧《大小谎言》也收获了最佳电视剧等奖项;著名的脱口秀演员Oprah Winfrey(没错就是英文课本上的奥普拉·温弗瑞)获得终身成就奖,也成为了第一位获此殊荣的黑人女性。

奥普拉·温弗瑞

奥普拉·温弗瑞在她的获奖演说中提到,2017年,女性不仅仅在娱乐产业中成为新闻,她们的故事超越了文化、地理、种族、宗教、政治和工作场所的界线。女性不断在为自身的地位奋斗,努力越过世俗、传统和男权社会为她们定义的能力的边界,也许她们仍在农场和厨房忙碌,但是越来越多女性的身影出现在学术界、医学界、科技界、商界、政界……就像《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中Midge努力想要成为男性当道的脱口秀演员,而不是旁人以为的歌手。在突破禁忌的路上,女性遇到了难以想象的异议和阻碍,实际上,任何权利和自由的获得都注定艰难,尤其当我们试图打破世界范围内的根深蒂固的男权社会规则时。

然而,2017年也是女权主义饱受诟病的一年。在国内,“女权癌”等词甚嚣尘上,一些只高呼女性权利而不履行义务的所谓“女权”言论使人闻风色变。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件绝对的坏事,当一种风潮、一种主义开始盛行之时,懵懂、尝试和遭到反对都是必经之路,只有不间断的发声和愈演愈烈的讨论才能将它的释义昭告天下,“男女同权”的女权主义思想才能广为人知,而只要你相信男女平等,男性也可以是女权主义者。

女性自由、男女平等、社会公正,这一切听起来再熟悉不过的追求实际上都道阻且长。从《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的时代,女性就已觉醒,难以想象到了2018年,我们仍奋斗在男女平等的半路上。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