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女儿被残忍奸杀,母亲选择这样复仇

原标题:女儿被残忍奸杀,母亲选择这样复仇

在前些日子的“全黑”金球奖上,大家为了抗议好莱坞行业内的男女不平等而纷纷衣着黑色。

初衷没毛病,但聚众之后就或多或少变了味,搞出的噱头让名利场更像是附庸风雅的秀场。

不管男女影星的黑色礼服再多么个性有型上档次,奖项花落谁家才是重点。

领跑本届金球奖的赢家无疑是《三块广告牌》,揽获了剧情类最佳影片、最佳女主、最佳男配、最佳剧本四项大奖。

看完电影之后,叔觉得它所得的每一个奖都实至名归。

它是爱尔兰导演马丁·麦克唐纳自编自导的作品。

他不是一个高产的电影人,麦克唐纳出品,必属精品。

他的上一部作品还停留在2012年的《七个神经病》。

都说爱尔兰人骨子里就带着疯狂,麦克唐纳就恰好印证了这一点。

《七个神经病》将男主角设定为编剧引入其中,用一个个变态与犯罪事件串联起了整台戏。

电影刚开场,两个杀手正在讨论专业技能,装起逼来谁也不让谁。

然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后面来了个红色蒙面的1号变态,没有废话,直接双枪爆头。

黑手党老大的狗落到拐狗团伙手里,其中深藏不露的比利几次要跟偷来的狗子握手都没成功。

他在临死的时候还不忘尝试,狗子终于发了善心赏了光。

而且老大的女人也恰好是比利的小蜜,自然诱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一切就是这么巧,难怪会有人因此联想到了《低俗小说》。

血腥、荒诞与黑色幽默都是麦克唐纳的显著标识,更有人一度把他跟昆汀•塔伦蒂诺相提并论。

08年的《杀手没有假期》是他执导的第一部长片,也是他优质的代表作。

两个杀手在充满了欧洲风情的比利时古城布鲁日度假,等待的不只是上司的新指示,还是一场审判。

杀手不杀小孩,违反了就得偿命。

影片通过这一信条,不断敲打着人性的善与恶。

后来,惩戒下级时的上司射中了一名侏儒却以为自己误杀了孩子,随即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自我了结。

“你得恪守你自己的原则。”

就是这样耐人寻味又稳准狠,你几乎没法用类型片程式化的套路来定义麦克唐纳的剧本。

新作《三块广告牌》保留麦克唐纳长年以来的创作精髓。

在美国密西西比州的艾宾镇,米尔德里德的女儿在7个月前被人奸杀。

手段残忍不堪,尸体最后都被烧得面目全非。

女儿遭受了这等劫难,当妈的得是何等的心痛。

但是全片呈现出来的母亲不是伤心欲绝的可怜人,而是坚强又倔强的斗士。

她不惜重金买下了高速公路旁的三块废弃广告牌,尽管这一带少有车辆经过,她也要以此示众。

三块牌子,三句话,红底黑字,极具拷问灵魂的冲击力。

强奸致死

仍无一人被抓

怎么会这样,威洛比警长

看到这儿,依照人们的惯性思维,肯定会认定威洛比警长是个不作为的小人。

实则不然。

他恰恰是当地最受人爱戴的警察,除了有真才实干,在警察堆里他的为人也是有目共睹的善良和仗义。

所以正因如此,米尔德里德的广告牌才更激起民愤。

连她的亲儿子都觉得母亲做得太过了,这样闹只会给自己和他人徒增痛苦。

可是不这样做,无权无势的她最终就会被世人渐渐遗忘,也再没机会为女儿讨回公道。

大家在我国也见识过这样的母亲,一定能理解这个人物的动机。

舆论呼声都不站在米尔德里德这边,她也甘愿踏上与之决裂的路途。

饰演母亲的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不愧是影后,在片中她强悍到令人难以靠近,脆弱时又显得那么值得同情。

威洛比表示所有他们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把镇上所有嫌犯的DNA都比对过了一遍,就是找不到罪魁祸首。

她的态度则是:你们做的还不够多。

至于为什么非要挂上威洛比的名字,她觉得这件事总得要怪在一个人头上才会引起相应的重视。

威洛比又向她坦白自己身患癌症已经时日不多,她却说自己早就知道,可是等他死了再贴广告,还有什么用。

把矛头指向将死之人还理直气壮,确实是有些不近人情。

她的回答,让威洛比沉默良久。

难道米尔德里德真的就这么冷血?

她敢破口大骂新闻记者,敢直接在蔑视她的牙医的拇指上钻个孔,儿子的同学朝她的车窗扔饮料罐,她就直接上脚踢,绝不忍气吞声。

然而,当威洛比后来不小心把血咳在了她脸上时,她瞬间流露出的诧异与怜悯和之前的神情截然不同。

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个癌症病人的抱恙,而她现在才意识到他到底病得有多重。

虽然她忙于斗争,但无时无刻不在思念自己的女儿。

一次,她坐在广告牌下偶然发现一头孤零零的小鹿跑到了附近。

见到了这个美丽的生灵,她不禁跟它说起了话来,声称自己不信它是女儿的转世。

四下无人的那一刻,她卸下了防备,也真情实感地显露出了母爱。

《三块广告牌》是麦克唐纳为科恩嫂量身定制的,科恩嫂因年龄不符而拒绝,好在她对这个角色念念不忘,最后还是决定出演女主。

要论90届奥斯卡影后的角逐,隔壁“伯德小姐”最大的对手就是科恩嫂。

麦克唐纳的御用男配山姆·洛克威尔在片中的表现同样出彩。

《七个神经病》里的变态比利这回摇身变成警察迪克森。幼稚、暴力、头脑简单,可能还有点同性恋倾向。

他像个未成年的男孩,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各种流氓执法。

为了削弱他的混蛋气质,电影里在他身上加了许多幽默点。

比如女主气冲冲地找到警局大喊傻缺,他第一个就应了,智商也是捉急得好笑。

内心带有轻微种族歧视的他,还要执拗地纠正女主的用词,拿“政治正确”开了个讽刺的玩笑。

尽管他和女主一直冲突不断,但角色之间没有正反之分,只有矛盾的激化和解决。

每个人都十分立体,这是影片的精妙之处。

犹如恶棍的迪克森也不乏闪光点,他在逃离火海的时候还不忘把米尔德尔德女儿的文件抢救出来。

而米尔德尔德死去的女儿生前也不是省油的灯,而像是个小太妹,和妈妈吵架时出口成脏。

两人互相说了无心的气话。没想到竟然一语成谶。

你看,人性这东西就是有善也有恶。

麦克唐纳没有过度渲染任何一端,他在善恶之间找寻着平衡,还是在阴影之上留有了足够的光亮。

不仅如此,他还从各个方面呼应着影片的主题。

一开始,破败的广告牌耸立在茫茫雾霭之中,爱尔兰民谣《夏日最后的玫瑰》随之响起。

歌词与画面共同奠定了一种的情感基调。

When true hearts lie withered,

当忠诚的友人远去,   

And fond ones are flown,

所爱的人飞走,   

Oh! who would inhabit

啊!谁还愿留在   

This bleak world alone?

这荒冷的世上独自凄凉?

如果看过电影,你会发现此情此景和猜不到的结局构成了鲜明的对比。

广告商小哥接待女主角时手里拿的书,是美国女作家弗兰纳里·奥康纳短篇集的《好人难寻》。

这本书就是对恶的一种影射,用一个个悲剧展现着道德的沦丧以及人性的黑暗。

麦克唐纳在掌控复仇的时候,一向愿意加入一言以蔽之的名句。

《七个神经病》中,老头赞同甘地所说的“如果以眼还眼的话,这世上就只剩下盲人了。”

《三块广告牌》中,借女主前夫的19岁小女友之口,点明“愤怒会招致更大的愤怒。”

也许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释怀,不是所有的伤都能被治愈,可至少未来的人生还有改变的余地。

哪怕是美好的希望,也愿你可以选择重新拥抱温暖。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