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真格基金徐小平:拥抱新事物是青春的证明

原标题:真格基金徐小平:拥抱新事物是青春的证明

对新事物、对未知的拥抱,是这个创业时代最伟大的精神。

在昨天举办的黑马成长营上,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做了以“终生学习,拥抱青春”为主题的分享,再三强调求新、求知、终生学习对创业者的重要性。

对于最近火热的区块链话题,徐老师也再次表达了自己的观点。“98%的 ICO 项目不会有回报,因为泡沫太多,政府在法律和监管方面一定会有所作为。”“区块链对世界的改变正在影响各行各业。当新的技术来临,这帮一无所有的年轻人兴奋地去拥抱它、勇敢地去追求它,是这个时代最宝贵的现象。”

愿所有的创业者可以在创业中拥抱未来,拥抱未知,终生学习,永不止步!

本文转载自 创业家 | ID : chuangyejia

区块链技术带来的影响

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我今天要讲的主题是终生学习,拥抱青春,大家看我青春的样子就知道我一直在学习。大家应该都知道我前几天关于区块链的发言,我在群里说不要分享出去,结果还是传出去了,搞得我措手不及。所以今天我讲的东西大家也不要分享——谁分享出去我罚他一个比特币。

我先讲讲我为什么要发那个帖子,我要借此机会和大家讲讲心里话。我是在 1 月 9 号凌晨 5 点钟左右发出去的。自元旦以来,前后十几天,我基本上没有在 4、5 点以前睡过觉。为什么?我日日夜夜和区块链各方面的朋友聊天,不是聊如何 ICO,而是请教区块链知识。

什么东西让我感到兴奋、痴迷呢?因为在对此旁观怀疑好几年之后,我开始意识到,区块链技术可能带来巨大改变。什么叫巨大改变?

六年前我和在座的黑马导师李祝捷(不惑创投创始人)一起投了找钢网。找钢网一举颠覆了整个钢铁中介行业;微信的出现颠覆了电话,京东的出现颠覆了电器卖场,滴滴的出现颠覆了出租车业务……AI 的出现人们担忧会颠覆人们的就业,而区块链又将改变什么?作为天使投资人,我对区块链技术不能不保持一个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所以我要拼命学习。

为什么我会将那段话发到真格 CEO 群里?因为这里面每一家公司真格基金都投了几百万、上千万人民币,如果我们的创业者面对这一次新技术革命错失良机的话,就有可能被淘汰。犹如找钢网淘汰整个钢铁业的中介系统。一个独角兽,一笔几千万、上亿美金的融资就有可能付诸东流。我们曾经的梦之项目,有可能成为梦中看花,醒来一无所有。所以我的短信,首先是从真格投资公司出发,号召他们不要忽视区块链技术。

在激烈竞争的市场上,大多数创业者的机会窗口只有短短几个月、甚至几周。往往转眼之间先发优势就没有了,再去追赶就十分艰难。区块链的到来,给很多行业带来的变数可能超过以往。因此,我觉得要必要用比较高调的语言唤醒大家,毕竟这是一个自己人的社区嘛。所以,我在凌晨 5 点钟给我们被投公司 CEO 发了那段话。

对于整个事件传播的结果确实不是我期待的,但我也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它起到了“提醒人们了解区块链技术革命”的作用。我是希望人们知道这一点的。而这个信息经过我们自己群里的一段缓冲和转发,比我直接在什么地方振臂高呼好。我对新生事物有激情,但我从来不是那种冒进、偏激的人。

区块链对世界的改变正在影响各行各业。有人说区块链不能颠覆所有的行业。当然是这样。互联网也没有颠覆钢铁业、采矿业、房地产。但互联网给三百六十行都带来了好处。区块链必然也是这样。

请大家记住,以上我讲的只是区块链,而不是 ICO。ICO 只是区块链技术的一个应用,而不是区块链技术本身。有人说 98%的 ICO 项目不会有回报,因为泡沫太多了,这一点我是同意的。但 ICO 最大的问题不仅是泡沫,而是缺乏监管。这个问题,我相信政府一定会有所作为。

如果有了完善的法律和严格的监管,ICO 会不会成为一个好的融资途径呢?传统的 IPO,如果结合了区块链技术,会不会更加高效?我觉得区块链技术孕育着无限的可能性。

拥抱未知

是伟大的时代精神

5 年前我在硅谷开会,一个叫 Tom Ding 的小伙子走过来,他说要做一个为初创企业融比特币作为启动资金的公司。我一听这个东西太烧钱了,也不知道比特币有什么用,但这个小伙子是复旦大学毕业的,14 岁就到复旦,18 岁就毕业了。他是一个天才。我就当场拍板给了他投资。这是一个很经典的天使投资,50 万美元 15%。经过千难万险、九死一生,Tom Ding 把他的公司与另外一家公司合并,造就了硅谷区块链领域最炙手可热的 Dfinity !

4 年前我见到李林(火币网创始人),是朋友介绍的,他说要做一个比特币的交易平台,我说行,我们投。后来投资界的很多朋友劝告我不要投。他们说:小平,你不能投比特币,比特币是专门用来交易军火、毒品的。我一听,心里想:如果比特币能够用来在世界上最不值得信任的人之间做交易,那它如果用于合法交易该多棒!因为交易的灵魂是信任。比特币能够解决信任问题。所以我就投了。

Tom Ding 和李林,他们身上展现出来的对新事物、对未知的拥抱,是这个创业时代最伟大精神。所谓创业就是拥抱未来、拥抱未知。我本人对新事物是渴望的,对尖端的创业潮流是热爱的。我宁可相信,绝不怀疑。这是创新者、终生学习者的一个必须的素质。这也是我们能够投到这样区块链时代创新公司的原因。

过去 4、5 年,每年春节以后回到北京,我都会迅速感到一种生理的不适——怎么出现这么多新东西让我无法消化、理解?比如,2017 年初 AI 浪潮滚滚而来,到了年底 AI +就提出来了。互联网搞了 20 年,直到 3、4 年前才提出互联网+,可互联网还没“+”完,AI +就来了。而现在,区块链就又开始了。

今天早晨五点半起床飞回国的。一起床,发现朋友圈里有一个创业者还在工作。我问他怎么不睡觉,他说我在跟加州的人联系,大家准备用区块链技术来做一个志在颠覆微博的东西。他能不能颠覆微博我不知道。但起码当新的技术来临的时候,这帮一无所有的年轻人,兴奋地去拥抱它,勇敢地去追求它。这是这个时代最宝贵的现象。

“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创业的主人。而这样的人,最终会做世界的主人。

我的学习生涯

关于学习,我想再讲一点我年轻时候的学习经历。

我 22 岁来北京上大学。22 岁上大学,不是因为我弱智,而是因为文化大革命, 27 岁毕业。我上的是中央音乐学院,学的专业叫音乐学。我觉得自己没有专长,但是我知道我的基础学科实际上是文史哲,而文史哲最好的在北大。所以我大学期间最牛的经历之一就是到北大听课。冬天早晨 6 点钟起床,走 20、30 分钟,到民族宫坐 15 路车到动物园,再坐 332 公交到北大。路上得花我 1、2 个小时,到了那里喝一口自来水就去上课,一上就是一整天。

靠什么支持着我呢?是求知的渴望。

我在音乐学院的收获不用说。但在北大当旁听生的这两年,为我后来在北大、新东方、真格基金的工作增添了更加丰厚的知识基础。

毕业前后我感到迷茫。1985 年那个时候工作没有什么选择,要么政府机关,要么学术机关。所以后来我出国好几年,回来创业过一年,但失败了。1996 年,我回到新东方。那时的老俞,已经摸爬滚打练就了一身金刚不败的本领。我跟着俞敏洪学习创业,成了一名合格的创业者。我为自己自豪的是,当我从一个学者、知识分子转型为创业者的时候,尽管带着种种的不适应,我还是迅速完成了这个历史性转型。

我是罗辑思维的忠实粉丝,如饥似渴地听着罗振宇的专栏。在听他说、在学习,每天每日,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罗振宇倡导认知升级,他也在升级着我的认知。包括他转型五次,硬是创造了知识付费这个行当。从俞敏洪到罗振宇,我也很自豪成了他们的合伙人与合作者。这个过程就是我学习、成长、转型的过程。随着年龄的增长,人必然会对新生事物产生排斥和抗拒。但我想我会继续保持着这种学习的心态,随着时代成长。

什么叫先知?春江水暖鸭先知。先知就是鸭,它到水里去了,所以它知道水暖。而我总是被这个时代的先知们引导着、鼓励着不得不踩到水里去,最终自己也成为了一只鸭——我知道春江水暖、桃花盛开。我经历了技术的春天、创业的春天、各种各样创新的春天。我会一直呆在水中。

前几天我看到村上春树一段话,看完大为感触。立即转给了我太太,和她共勉。我读给大家听一下。村上春树说:“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其实不是,人是一瞬间变老的。”人变老不是从第一道皱纹、第一根白发开始的,而是从放弃自己的那一刻开始的。只有对自己不放弃的人,才能活得不会老,老去的只是年龄,不老的是气质。让人不老的特质是必须有一颗童心,注重仪表,经常旅行,学习到老……

对于我来说,什么是瞬间变老呢?就是当我对新的东西拒绝、反感的那一刻。作为创业者,大家很年轻,你要知道怎么能让你的企业持续捕捉到新的机会,一路向前,那就是去拥抱新的技术,做一个颠覆者,而不是被人颠覆。为了保持年轻,我愿意跟大家一起学习,一起前进。

谢谢大家!

常怀感恩之心

徐小平:生命因给予而繁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