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各地纷纷自曝GDP渗水份背后有何隐情?

原标题:各地纷纷自曝GDP渗水份背后有何隐情?

【作者微信号】:bzzcaijing(也可输入:平说财经)

新年伊始,正是全国各省市通报2017年各自GDP之时,而内蒙古、天津滨海新区等地纷纷自曝家丑,大幅调减经济数据挤掉水分。其中内蒙核减2016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2900亿元,占全部工业增加值的40%。而天津滨海新区则将2017年预期的1万亿GDP直接挤掉1/3,调整为6654亿元。

自此,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天津2017GDP将下降到1.5万亿以下,全国排名被重庆和苏州超越,彻底退出第五座一线城市争夺战!天津可能被苏州超越,滑落至全国第七名。而内蒙古也随后被清除出全国“万亿俱乐部”省市之外。

其实,各省市对GDP造假事件并非今年首创。20147月,中央巡视组首次对辽宁进行巡视后便指出,辽宁经济数据存在弄虚作假的现象;20165月,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指出,一个时期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所不同的是,辽宁一直没有承认GDP增长有水份,而内蒙古、天津滨海新区却是主动自揭老底。

通常来说,地方政府给GDP渗水有二种途径:一是,注册地改为在地。也就是说,以往滨海新区GDP统计是以公司注册地为标准,但实际情况是许多在滨海注册的公司,其实际生产都在外地,GDP两地重复计算,导致GDP数字不准确。二是,由地方政府的财政出钱,大搞基础建设投资,把所有项目都运作起来,GDP数据自然也就上去了。

可能有人会问,部分省市存在GDP渗水问题,大家早已心知肚明,久而久之,早已习以为常。而内蒙古、天津滨海新区却自曝家丑究竟在想些什么呢?我们觉得,主要原因有三;

首先,希望当地经济增速是有质量的发展,正如某官媒撰文指出那样:注了水的、虚高的GDP,从面子上看,地区GDP涨了,位次排名靠前了;从里子上看,百姓的腰包没有真正鼓起来,人民福祉没有真正增加,反过来,还可能会影响对经济形势的判断决策。

再者,GDP注水太明显,明眼人一看就透,既然已经开始漏水了,与其被中央相关部门纠出,还不如自己早点挤掉水份,以便换取中央政府的谅解。这次调减后,滨海新区不仅2016年地区生产总值减少三分之一,而且20176%的增速大幅低于全国总体增速,与此前数年增速明显高于全国形成较大反差。

滨海新区一度被誉为“中国经济增长第三极,甚至流传着一句“80年代看深圳,90年代看浦东,21世纪看滨海新区的说法。修正数据后的滨海新区不再是中国国家级新区的老大,经济总量已落后于浦东新区。2016年上海浦东新区的GDP8731.84亿元,预计2017年将超越9000亿元。

多少年来,无论从繁华程度,还是人口规模来看,天津滨海新区都不如浦东新区。浦东新区全区面积1429.67平方公里,2012年常住人口518.72万人,是上海市人口最多的行政区。滨海新区总面积2270平方公里,2012年常住人口263.52万人。一个是地少人多,另外一个是地广人稀。无论怎么算,天津滨海新区的GDP都无法超越浦东新区。如今挤水分后,我们感觉正常多了。

最后,地方政绩GDP去掉水分,正好可以期待更多中央转移支付支持。你地方政府把GDP报得如此虚高,会造成中央政策的决策误判,地方政府就会减少对你这边的财政方面的转移支付,弄到后面还是地方政府自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而目前地方政府负债率大多都畸高不下,中央政府的转移支付一旦减少,很容易造成地方政府发生财政危机。

从目前来看,在东北、西北、华北等25个省市,财政缺口都在日益扩大。中央转移支付的资金来源地——“地主家,现在只剩下广东、江苏、上海、浙江、北京、福建等六省一市,财政收入增幅也在放缓。所以,从盲目追求“增速”到“优化结构”已是中国各省打造高质量GDP的关键之役。那么,渗了水份的GDP会给中国经济带来啥危害呢?

第一,GDP渗有水份,会导致地方政府的债务隐患被低估。如果地方政府的分母——“GDP”的水分被压缩,则地方债务率势必进一步攀升,多数地区债务偿还压力将出现明显上升。本来中央政府认为某些省份债务压力并不是很大的,现在去水份后,马上就暴露出来。

举个例子,内蒙古调减2016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30亿元,占总量的26.3%。然而,财政收入可以挤水分,但是债务是刚性的。如果将这部分虚增扣除,内蒙古2016年的债务率将升至137.3%,相比之前的债务率上升15.6个百分点。

第二,财务造假实际上对地方财力影响非常大。地方公共预算收入高估,中央转移支付就会减少,用于当地的财政支出也减少。

GDP造假虚增业绩,会导致中央政府转称支付重心会移向他处,导致地方政府陷入基建投资来拉动GDP的能力减少,同时,地方债务规模却在不断攀升的恶性循环之中。

第三,地方政府虚报GDP数据,不利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因为,这意味着地方上缴中央政府的税负也要相应增加,为了应对这样的局面,地方政府往往在正轨的税负之外,再向企业平摊各种费用,这使得企业本来已经很重的税负是雪上加霜。这与大家希望看到的“降低企业费用,涵养财富源泉,优化投资环境”背道而驰。

实际上,中国经济正从规模型转向高质量型,GDP的增长与民众的收入和幸福感要有直接关联,而绝不是个别地方政府的面子工程。如果中国各地报的GDP数据都渗水份,那这既会导致中央政府决策误判,也会增加地方政府的债务危机的可能性。所以,真实的GDP数据对中国经济发展才是最有帮助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