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廷阶的诗 ‖《今日诗选》

原标题:赖廷阶的诗 ‖《今日诗选》

赖廷阶,广东茂名人,作家、诗人、编剧、文艺批评家、音乐家、书法家、策展人、媒体人、制片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中国教育学会书法教育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楹联学会书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策划委员会委员。现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中华红文化传媒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岭南(中国)文化艺术研究院院长、人物传媒网执行总编辑兼行政总裁、诗歌网执行主编、白桦网总编辑、作家视线总编辑、《世界诗歌年鉴》(英文版)主编、《中国诗歌年鉴》(汉英对照版)主编、《金马车诗歌》(季刊)主编、中国诗歌学院院长兼学术委员会主任、诗歌新榜将门人、诗歌研究主编、普善斋书画院院长、中华红美术馆馆长。

赖廷阶的诗

雨水

一场雨,欲来还休

禁不住春风千呼万唤

终于犹抱琵琶半遮面,铺展

一帘写意山水

一场雨,迈着细碎的莲步

迈过二十四道坎儿,穿过经年的祈盼

款款而来,把大地轻轻揽入怀中

给乡村笼上轻纱

让流浪的尘埃和久渴的土地

得到温情的抚慰

蚯蚓在隆隆春雷中蓦然惊醒

在土层深处,弓起背

如一列特慢列车,缓缓

向春天的纵深挺进

面对一场迟来的雨水,母亲手足无措

忙出忙进,搬出所有的锅碗瓢盆

把雨水请进家门,把笑声洗亮

而父亲却始终保持一贯的沉默

磕熄还未吸完的旱烟

扛起铮亮的犁铧

牵上老牛,走进一场虚拟的雨中

幻象

天气阴晴不定,山雨欲来

春天越陷越深。游人

花瓣一样多

一阵微风拂过,那么多腐朽的蝴蝶

飞过天空。荒径之上,全是陌生的脸孔

张皇四顾,当年那个赏花人

不知是哪个背影

一只黄鹂的啼叫,雨点一样

冷冽地滴下来滴下来,溅湿了

一声隔夜的呢喃

和酷夏相比,春天更像

一个孤独的感叹号。每个人都是

不折不扣的守财奴,都想占有每一朵花

最隐秘的部分

他们常常忘了,春天只是一场

盛大的烟火晚会;烟消云散之后

满地爆裂后的落寞和忧伤

最终还得自己独自收拾

忘记一个人需要多久

我承认,要忘记一个人

有时候很简单。有的人前脚刚走

后脚就忘

有时就是花开,或者花谢

那么一段过程

而有时好比拔掉一棵大树

即使树拔掉了,伤口留在地上

那些被强行扯断的树根

仿佛无数根神经

依然深埋地下,春天一吹

它们就会纷纷醒来

时刻牵扯着你的心

将无尽疼痛的记忆传输进你的大脑

青枝绿叶悔青你的肠子

但有的人你不得不忘记

()就像一颗蒺藜,或一棵栽错地方

随处抛撒伤心种子的树

即便穷尽一生的光阴,也不得不

将其拔除,在春天来临之前

--------------------------------------------------------------------------

(第一辑)

037黄元元 038赖廷阶 039王子俊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