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新版《红楼梦》不再是“曹雪芹、高鹗著”,而是“曹雪芹著,无名氏续”?

原标题:为什么新版《红楼梦》不再是“曹雪芹、高鹗著”,而是“曹雪芹著,无名氏续”?

备受关注的人文社精装四大名著

终于揭开面纱

2018年北京图书订货会期间,我们为即将上市的“四大名著珍藏版”举办了读者见面会。我们有幸邀请到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张庆善先生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傅承洲先生,与我社党委书记、副社长张贤明一起畅谈“四大名著”的历史与意义,我社美编室主任、“四大名著珍藏版”设计师刘静也在现场分享了关于“四大名著珍藏版”在美术设计方面的构思。读者见面会由我社副总编辑周绚隆主持。

现场对谈干货多多。比如,“四大名著”的说法是怎么来的?为什么新版“四大名著”不再延续“曹雪芹、高鹗著”,而是改为了“曹雪芹著,无名氏续”?我们对现场发言稿进行整理,以飨读者。

周绚隆(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人民文学出版社是1951年成立的一家文学专业出版机构。出版社从成立以来,始终秉承出精品的理念。1951年,当时国内出版渠道还比较紧张,那个时候商务印书馆和中华书局还在接受公私合营改造,人民文学出版社挂牌成立以后,为了满足当时市场对图书的需求,赶着出了一大批文学经典。当时为了保证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图书品质,对于中国的文学作品,第一版出版的时候都是用副牌“作家出版社的名义试出,得到市场认可以后,再以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名义出版发行。1952年,我们快速出版了《水浒传》。中央对此非常重视,《人民日报》头版做了专题报道。《水浒传》的出版标志着新中国古籍出版的开始,我们从此拉开了新中国古籍整理与出版的序幕,也开启了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古典文学名著的历史,紧接着在1953年、1954年先后出版了《三国演义》、《红楼梦》和《西游记》。

1957年以“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名义出版的第二个校点注释本

人民文学出版社当年在组建的时候是承担了国家的使命来从事文学普及的。我们老社长冯雪峰提出“古今中外,提高为主”。“古今中外”是一个时空的结构布局,我们的文学出版在古典文学、中国现当代文学和外国文学范围内,我们以文学出版为主业。“提高”是我们对品质的追求。四大名著出版很多年,事实上它们的背后有很多故事。比如说我们的《红楼梦》。《红楼梦》经历三次版本的更新,这个更新绝对不是在前面版本基础上进行修订,好多次是推倒重来。第一版出版的时候,序是当时著名学者、诗人何其芳先生写的,第二版是李希凡先生写的,第三版是冯其庸先生写的。美国学者余英时在一篇文章里面提到这样一个看法,说要想知道大陆官方认可最权威的红学家是谁,就看人民文学出版社那一版《红楼梦》的序是谁写的。其他几部名著也是如此,比如《水浒传》,也是有版本的更换。《三国演义》和《西游记》虽然没有进行大的版本更换,但是中间的修订过程一直没有停止,我们不断地对它进行修订,不断打磨,提高质量。

张贤明(人民文学出版社党委书记、副社长: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高度重视或者说更加重视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因为这里有我们的民族精神。四大名著流传几百年,确实是非常好的民族经典。最近这几年,国家大力提倡全民阅读,人们关注经典作品的热情随之升温。我们人民文学出版社为一代又一代的读书人提供众多经典作品,我们也是一样重视传统文化、继承传统文化,在传统文化推进的过程中进行创新,因此,我们推出了这四部古典名著的“珍藏版”。有关这套书的出版信息,通过人民文学出版社官方微博、微信转发后,在读者中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我们这套书有什么优点呢?我想有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版本很经典。一个产品优秀,必须是同类产品中的优质品。四大名著有各种各样的版本,国内有近六百家图书出版单位,为什么我们的四大名著推出来很受大家关注呢?我们这四大名著,能够代表我们国家的出版水平,是一个经典的版本。它是由冯其庸等一批专家精心整理的,他们整理《红楼梦》可以说是国家组织的力量。中华书局出版“二十四史”是在中央的关怀下调全国各地的专家来完成的,我想我们四大名著整理也有类似的情况。周总提到,海外有学者指出,要想知道谁是大陆的《红楼梦》研究的权威,就看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红楼梦》的序言是谁写的。这也能说明我们这个《红楼梦》版本的地位和重要性。

第二,好的产品还需要好的加工,我们有好的编辑团队。冯其庸先生他们整理《红楼梦》的时候,我社的一位老编辑王思宇先生紧紧跟了七年,就盯这本书。我们的编辑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这四大名著,社里有一代又一代的编辑加工、维护、修订,工作繁琐而又细致,他们认真的工作,保证了我们图书的编校质量。“珍藏版”也是由年富力强、经验丰富的三位编辑承担,他们从前辈老编辑手里接过四大名著编辑工作也已经好多年,对书的内容很熟悉。这对我们出好书也是一种保障。

扩展阅读:听人民文学出版社聊一聊,《红楼梦》的优质版本是怎么做的

扩展阅读:听人民文学出版社聊一聊,《红楼梦》的优质版本是怎么做的

第三,有好的装帧设计。这套书的设计、印制非常精良、精美。“珍藏版”由我社美术编辑室主任刘静先生亲手操刀,大家可以看到,这套书看上去很素雅,非常耐看。书名题签是民国时期的大书法家沈尹默先生专门为人民文学出版社题写的,后来电视连续剧也用这些字,如《红楼梦》《西游记》。

“四大名著珍藏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第四,这套书有很好的附加值。在同类四大名著图书中,一般是没有人物关系表、地图,这里都有,每一本都有。我们四本书有六种图。因为考虑到青少年接触这些经典,他们看的时候,像《红楼梦》,里面有那么多人物出场,谁和谁是什么关系,刚刚接触,真是搞不清,看看人物关系表,对他来讲是一种提示,很方便。

“四大名著珍藏版”把西游取经“八十一难”做成图表

傅承洲(中央民族大学教授):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四大名著是非常经典的小说,也是非常经典的版本。四大名著名称的来源就与人民文学出版社有密切的关系。

在明代的时候,有一个文学家叫冯梦龙,他在一篇文章中说明代有“四大奇书”:《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和《金瓶梅》。这一称谓后来得到清代著名文学家李渔的认可,并在《三国演义》序里面引了这段话。“四大奇书”的称谓后来得到人们的广泛认同,直到今天大家还说“明代四大奇书”,就指这四部。这四部书是晚明时期的人提出来的,与这四部书的经典性有极大的关系。《三国演义》是历史演义最经典的小说,《水浒传》是英雄传奇最经典的小说,《西游记》是最经典的神魔小说,而《金瓶梅词话》既是世情小说的开山之作,也是经典之作。历史演义、英雄传奇和神魔小说,虽然在明、清两代也有其他作家来创作,但是没能超越这三部小说的成就。《金瓶梅》确确实实有它的一些缺陷,历代都有禁毁,后来也有整理,恢复它的名誉。世情小说创作后来的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出现《儒林外史》,尤其像《红楼梦》这样一些经典小说。所以,世情小说的开山之祖是《金瓶梅》,但是世情小说的巅峰之作是《红楼梦》。

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人民文学出版社在整理中国古代小说经典的时候就选了《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和《红楼梦》四部小说。这四部经典应该说是中国古代小说乃至中国古代文学的经典之作,也可以说是中国文学作品中对读者,对普通大众影响最深远、最广泛的著作,甚至可以说它们是在国际上对世界的文化建设都产生过巨大影响的四部经典著作。这个毫不夸张,在各个国家几乎都有这四部经典的翻译和研究。

正是因为人民文学出版社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整理出版了四部经典小说,而且后来还持续地进行修订、重新整理,进行不同版本整理的出版工作,所以到了七十年代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这样一个“四大名著”的说法。这个说法,我们现在能看到比较早的文字记载是在七十年代末,而实际上约定俗成的说法可能在五十年代就已经出现了。所以我们说“四大名著”这个名字和人民文学出版社有极大的关系。这是我要说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说说这四部经典的传播,它对中国古代文学的普及所起到的重要作用。我读四大名著肯定是用人民文学出版社的整理本,而且我推荐我的学生,包括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他们在研究四大名著的时候也是用人民文学出版社的这些整理本,因为它非常经典,这种经典性在于不仅仅是小说本身非常经典,而且这些整理者都是著名的学者、著名的编辑,从它的装帧、设计、美术等等,都做得非常好。

《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和《红楼梦》这些书中的人物几乎是家喻户晓。谁不知道曹操、诸葛亮?谁不知道孙悟空、猪八戒?谁不知道贾宝玉、林黛玉、武松、林冲、李逵?还有很多经典的故事情节,武松打虎、大闹天空、火烧赤壁,这些经典的故事情节也是家喻户晓。它们为什么流传得这么广泛,对中国的读者影响这么深远?这也与人民文学出版社整理出版这四部经典小说有极其重要的关系。

国内我们能所看到的四大名著整理本,数以千百计。《红楼梦》有多少种?有1000多种版本,当然人民文学出版社的是印次最多、印量最大、流传最广的。我看到的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印的就有上百万册,现在像《红楼梦》《西游记》是数以千万计。可以想见,它的经典性,已经得到了广大读者的认可,得到了广大读者的欢迎。

我还想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它们不仅仅是一个非常普及的适合于广大读者阅读的经典文学名著,同时也是各位学者的案头书,研究中国古代文学,包括我们在高校当老师的来讲中国文学史,讲四大名著,都是用人民文学出版社的整理本。

周绚隆(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傅老师提到一个概念,在世情小说中,《金瓶梅》是开山之作,最高成就是《红楼梦》。的确有这样的转变,大家看看这四大名著,其他三种,神魔、英雄传奇、历史演义,在《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里面写的是跟当下没有关系的事情,到《金瓶梅》这里就实现了大的转变。《金瓶梅》完成转变,把作家的视线拉到当下现世生活中。这是第一。第二,其他小说故事人物都是有超凡能力的英雄、神魔等等,但是从《金瓶梅》开始,写现实的普通人,把场景由历史和神话背景转化为当下日常的生活。这些转变为现实主义的文学描写奠定了基础,开启了一个先河,从此开始有了《红楼梦》《儒林外史》的写作。

刚才傅老师提到“三言”。确实,当年在出版社成立的时候,我们制定了一个很系统的规划,在古典小说的整理上,对于经典,像“三言二拍”、《聊斋志异》、《儒林外史》都有先后步骤,都是找的当时最权威的专家。还有题签,沈尹默先生在世的时候,我们把所有计划要出的书都请他题了书签,存在那里,我们出一本用一个,这也是我们独家的。

张庆善(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大家都认为是最权威的通行本,为什么最权威?两点。第一,它选择一个非常好的早期的抄本做底本。第二,它召集全国几十位各方面的专家,尤其是红学家,用了七年时间整理出来,包括文字上的整理和注释。

“四大名著珍藏版”的注释

它开创了两个东西。第一,开创了《红楼梦》传播史上以脂本为底本整理出来而成为通行本的一个新时代。第二,开创了红学新时期。

先讲第一个开创。对一般的读者来讲,可能不太注意选择版本阅读,但是这个版本太重要了。过去,《红楼梦》最初是以抄本形式流传的,1791年程伟元、高鹗整理了刻本,木活字印刷,从此开创刻本流传的时代,这一流传,流传了二百年,大家过去看到的就是程甲本为主的刻本的各种翻印本。到了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以后,早期的抄本大多书名《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后来陆续发现,有甲戌本、蒙府本、己卯本,等等。

人民文学出版社“红楼梦古抄本丛刊”部分品种

专家们发现早期流传的这些本子和我们过去看到的程甲本的刻本很多内容不一样。这个问题大了,有的是具体文字的不同,有的是情节的不同。专家们经过认真研究,发现这些早期流传的底本、抄本更接近曹雪芹原著的面貌,要好于程本。例子太多,我举一个最小的例子,文字差别。

《红楼梦》第八回,有一个很精彩的故事,贾宝玉跑到梨香院看薛宝钗,看薛宝钗的时候发生什么事?两个人比通灵,宝钗要看看宝玉脖子上的宝玉,宝玉要看看宝钗脖子上的金琐,两个人正在互相欣赏的时候,林妹妹来了。程甲本里写到“丫头喊林妹妹来了,只见林黛玉摇摇摆摆地走进来”。我们看了二百年,没有任何怀疑说这个词好不好。等到早期的脂本发现,大家大跌眼镜,为什么?《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抄本上写着“只见黛玉摇摇地走了进来”。一个“摇摇”,一个“摇摇摆摆”,天壤之别,“摇摇摆摆”像姑娘走路的样子吗?不像,更不像林妹妹走路的样子。“摇摇地走进来”,你可以想到一个漂亮的姑娘,甚至想到林妹妹身体真是差远了,走路飘飘的。总之“摇摇地”更美,表现了女人的形态。这就是版本的问题,程本在刊刻的时候,用的底本没抄好,其实没有别的原因,就是抄写的人思想不集中,溜号了,抄到“摇摇”的时候他可能想别的什么事,随手就把“摆摆”写上去。像这样的例子非常非常多,大的情节,二尤的故事,差别特别大。所以专家们发现这个情况以后,觉得有责任整理出一个更接近曹雪芹原著面貌的本子,这样就选择了以庚辰本为底本。由于文字上做了整理,又做了非常好的注释,给广大读者提供了更接近曹雪芹原著面貌的本子,我说这个非常了不起。

1982年3月,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校注的新一版的《红楼梦》

还有第二个了不起。我是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我所工作的单位叫中国艺术研究院,它有一个红楼梦研究所,我当了好多年的所长,我们还有一个《红楼梦学刊》杂志社,我到现在还是主编。由于校刊整理这个新校本,组织了一大批专家,后来就在这个专家组的基础上,组建了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创建了在国内外有重大影响的《红楼梦》研究专刊《红楼梦学刊》,而且促成了中国红楼梦学会成立。有好多好多的故事。

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校注《红楼梦》第二版和第三版在原著署名方式上的对比

人民文学出版社四大名著出得好,就是严谨。喜欢《红楼梦》的人注意到,人民文学出版社这个本子署名有变化,最早署名是“曹雪芹著,高鹗续”,现在变成前“八十回曹雪芹著,后四十回无名氏续,程伟元、高鹗整理”,这是不小的变化,反映出出版者和整理者严谨的态度,反映了到今天为止红学界对后四十回续书作者研究的最新成果。所以我同意承洲兄说的,看书要看好书,好书有两个标准,一个是内容好,一个是出得好。出得好就包括没有错别字,整理的严谨,具有很强的学术性,还包括我们的设计好。

所以人民文学出版社为四大古典名著的出版,特别是《红楼梦》新校本的出版,为中国古典文学的出版,为《红楼梦》的出版,为新世纪红学的发展做出了非常了不起的贡献。这个“珍藏版”出得好,是值得我们收藏的一个好本子。

周绚隆(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张会长讲到红楼梦研究所的成立因为这个事情背后有一个故事,也反映了《红楼梦》整理的模式。我补充两个细节。人民文学出版社的新校本,是当时文化部从全国抽调一批红学专家,集中起来,逐字逐句进行比勘,每一条注释都进行集体讨论,最后确定下来的。这样的整理模式不可能再复制。那个年代大家都服从国家的调动,把这个工作作为一项重要的国家文化事业来做。整理完以后,有些专家,比如复旦大学的应必诚先生说“我愿意回复旦”,那回去。另外一些人说“我可以不回去”,怎么办?就在中国艺术研究院设立红楼梦研究所,在这个所的基础上又有了《红楼梦学刊》,而中国红楼梦学会也是在人民文学出版社二楼会议室商量成立的。

新版的《红楼梦》署名改为“曹雪芹著,无名氏续”

另外,我们这个版本署名的更改,从学术的角度来讲,这样做是对的。《红楼梦》正式出版之前都是以抄本的形式流传,为什么?曹雪芹身边的朋友都知道曹雪芹写了这样一部作品,而且写得不错,在借过来看后,自己想保留一个副本,原件尽快返回去,于是自己就找人来抄。现在好多抄本都是不同的笔迹,你分两册,他分两册,这样抄。到后来,这些抄本有了市场价值,大概一部书卖十两银子。这时候就有人组织一个班子来抄,比如我是陕西人,我到北京赶考,考完以后挣点外快,就组织人抄书。一个人站在上面念,几个人同时来抄,然后装订卖,这样就留下了各种版本。一直到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程伟元、高鹗第一次整理出版120回活字版,这样才有了印刷本,从此以后是印刷本时代,此前都是抄本时代。我们今天看到的120回的后40回,唯一的依据就是程伟元、高鹗这个版本,乾隆五十六年出了一版,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又修订一版,我们今天为了区别这两个本子,就把乾隆五十六年的叫程甲本,乾隆五十七年的叫程乙本。

后40回,今天能看到的唯一的依据就是程伟元、高鹗在程乙本序里面讲的,说后40回是买来的一批材料里面发现的,是不是障眼法,我们不知道,但是从写作的角度我们想象一下,一个作家对于120回故事情节的小说,写成前80回,而对后40回一点设想、构想都没有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想,程伟元、高鹗在那个年代比我们离那个历史近,可能有他的依据。从故事的完整性来讲,从维持《红楼梦》悲剧主题来讲,这个依据肯定有相当可靠的文献基础,只是我们今天没法证明它,所以我们应该承认,程伟元和高鹗是这后40回的整理者,而不是作者。我们今天只能说,从历史角度来看,有什么证据说什么话,把他们作为整理者是合乎情理的。我们又没法用更硬的材料证明后40回一定是曹雪芹留下的,我们暂时用无名氏,这样比较保险,给后续的研究提供一个余地,这是我们对这个事情的补充性说明。

刘静(人民文学出版社美编室主任、“四大名著珍藏版”设计师:我们做这套书的时候,之前在网上也查了一些信息和数据,大家可以在淘宝搜一下《红楼梦》或者《三国演义》,大概有一万多条信息。有一万多家销售,出版社也有很多,版本几百种。仔细分析,这几百种图书有几种分类。目前市场上有平装、精装、线装,价格高低不同。上百种不同版本的四部古典文学名著,由于竞争激烈,所有出版方都在盯着竞争对手打价格战,在这种压力之下,虽然有着平装、精装、线装不同的装订形式和不同的版本,价格上不外乎两个极端。普通平装、精装由于竞争激烈价格不断探低,所以在图书品质上难以做“精”,装帧材质上不敢上档次。再一种宣纸线装、传统书匣,由于采用宣纸筒页线装和板材布面书匣,必然导致生产周期长,定价自然很高昂。

我们知道,书籍设计的核心是“内容决定形式”。从这个角度来说,传统文学作品最适合的装帧形态是我们传统的图书装帧形式。中国传统的图书装帧形式包括简册装、卷轴装、旋风装、经折装、蝴蝶装、包背装,等等,还有很多的书籍装帧形式。宋代以后,线装才逐渐成为主流。在这些图书形态中,目前仍在使用的多是宣纸线装。线装,由于只是原样照搬传统线装书的排版、靛蓝封面和书匣,从审美上虽然是传统样式,但在现在追求个性张扬的时代,它显然满足不了读者在视觉审美上更高更丰富的追求。这是其一。另外,正如我前面所说,这种装帧形式导致的结果是成本高,生产周期长,这就必然导致图书定价会很高,而且一旦图书销售需要加印,就会迟迟印不出来,势必造成市场的断货。为了让更广大的读者能买得到、买得起我社的图书,使传统文化能最大幅度地传播,我们最终还是选择了目前的圆脊精装。

“四大名著珍藏版”采用圆脊精装

圆脊精装的图书形式是随着清末民初“西风东渐”传入我国的新的书籍装帧形态,是随着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新文化运动的发展而光大起来的一种西式图书形式。这种图书形式的优势是便于工业化大批量复制,成本低廉。所以这种书籍装帧形式渐渐取代了本土的各种图书形式,也逐渐成为全世界图书的标准模式。用圆脊精装,这里就有一个新的问题,作为我们中国传统文化最精彩的四部古典,我们用西装书的形式来做,有些人可能会提出诟病。怎么来协调?清末洋务运动就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翻译成白话就是“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我们考虑,虽然书籍形式是西装书,但我们在设计语言上,在设计用材上,在设计的整体风格说,还可以保留非常精美、非常传统的中国图书样式,表达中国的韵味。最后我们决定在设计时采用了布面纸脊的工艺形式,配以简约的设计元素,仅用了著名书法家、教育家沈尹默先生的毛笔书名字,用白色漆片烫印在布上,以及在布面上用黑色油墨印刷古代绣像,古朴空灵,透露出一种带有东方神韵的简约美,同时也不失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这套书我们选择了16开的开本(小16开),我们的字号比普通正常的五号字大一点,我们用了11磅字,使得阅读起来更加舒朗,不仅适合普通的读者,也适合中老年读者阅读。

戴敦邦先生是我们国家非常著名的画家,我们从他的作品里面为每本名著挑选了20幅最精彩的插图,选用了100克带涂层的超感纸五色印刷 。米白色带涂层的超感纸色彩还原极好,通过五色印刷呈现出一种精致的美感。

“四大名著珍藏版”中有戴敦邦先生精彩的插图多幅

我想大家都有少年时代读“四大名著”的记忆,《水浒传》中“一百单八将”的名字和绰号都成了男孩子记忆的骄傲,“双鞭呼延灼、霹雳火秦明、小李广花荣”……而在读《红楼梦》时,总是记不住谁是谁的姨妈、姨丈、姥姥、姥爷,谁是谁的表哥、表妹?谁又是谁的仆人、丫鬟?基于这些记忆困难和困惑,我们为这套四大名著分别设计了《〈红楼梦〉四大家族主要人物关系表》《〈红楼梦〉主仆关系表》《〈水浒传〉英雄谱》《三国时期大事年表》《三国演义地图》和《西游取经历难平妖简表》,便于大家在阅读时厘清作品中错综复杂的关系。

我们这套四部古典文学名著,内文采用80克全木浆胶版纸单色印刷内文文字, 外函套设计也是3mm的纸板外裱布面,更加简约。盒套口往里收进15mm,露出封面上的“四大名著珍藏版”字样,使得图书检索时更直接,同时更加便于图书从函套中取出和装入。

通过这些方方面面的考量和精心的设计,终于有了现在大家看到的“四部古典”名著。

“四大名著珍藏版”预计本月底全面上市

敬请期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