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央行为什么要关闭比特币矿场?

原标题:央行为什么要关闭比特币矿场?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满世界都在谈区块链的事情。

刚开始的时候,一些投资者十分反感,最终还是选择了拥抱;很多上市公司,从抱有芥蒂到与之共舞,已引以为傲;金融机构的态度也变得越来越暧昧。但从政策层面来说,因为对数字货币的炒作十分担忧,对诸多区块链概念,还处在坚决的警惕和制衡阶段。

区块链就像一次对全人类经济层面的入侵,这种入侵,比互联网的入侵,可能还要彻底,人们开始转移的,并不是简单的信息以及消费习惯,而是对资产的重新认识和选择。我最近已经见识了不少,不愿意拿出50万来炒股的投资者,却愿意拿出100万来投资数字货币。我不建议投资者这么做,并十分担忧这么做的后果。

既然是“入侵”,就会有征服,以及被征服的故事,但更多的,应该是在这种侵略还在进行的过程中,世界经济,以及各国政策就会有如何选择应对和抵抗的问题。

数百亿的产业,面临关停?

近期,关于“中国悄然下令关闭比特币矿场”的消息不胫而走。一些媒体通过知情者获悉,央行召开了闭门会议,对一些存在用电情况不规范的矿场进行整顿。

其实关于对矿场的整顿和处理,去年就开始了,尤其是在去年国内关闭交易所之后,相关监管机构也讨论过关于矿场的存留问题,但结论是关闭矿场的理由并不充分,而且矿场并没有引起更多的社会性问题,风险点并不明确,因此没有做具体的安排。但各地方都是接到了“窗口指导”,就是当地的企业不能参与到数字货币挖矿当中。

要理解中国的很多政策,首先要分析其背后的逻辑关系。本来矿场的问题,跟央行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是一个完全的地方性质的,跟工商营业部门有关的实体企业经营管理问题,如果真要关闭矿场,也不应该是央行来发号指令。因此,央行这个会议,如果是提到了比特币挖矿的问题,那么肯定并不是仅仅研究挖矿这个事情。

新年伊始,整个宏观政策都在执行新的计划,其中包括央行层面的,关于汇率、资本项目等等问题。其中一个释放的信号是,2018年,要更加严格的加强资本管制,保证我国的货币政策独立性。

如果要进一步加强资本管制,首先就要研究,哪些东西对资本管制政策形成了潜在的威胁。目前中国因挖矿产生的比特币等,占全球整个产量的70%以上,各类数字货币在国内每月的产出量按照当前价格来算,可能超过10亿美元。这会引起央行等金融机构的警惕,所产出的这些数字货币,会以某种形式,给资本管制和国际市场资金的流动带来影响。这种情况下,是否会通过关停矿场的方式,加强资本管制问题的有效性呢?

中国挖矿这个事情,实际上从根本上来说,很难导致外汇储备的流失,因为国内产出的比特币,如果拿到国际市场去卖,换回来的是美元,就算这些美元停留在国际市场不回来,也不会造成中国外汇储备流失的问题。最多的问题,可能是会导致国内一部分资金的集中性流动。其实这种流动,跟投资者把资金从房地产市场放到股市,从股市回到房地产市场类似,还是在国内自己的池子里打转,只要不牵扯到非法集资等问题,很难说会产生巨大负面的影响。

然而,国目前的整体政策环境在发生变化,如果某一个市场,存在巨大的不对称性利益,那么诸多资金就会蜂拥而至,导致对其他产业形成冲击。如果各类上市公司都跑去挖比特币,或者说民众都热衷于买矿机挖数字货币,那么作为政府来说,会非常担忧,因为各类引导投资的策略会失效,直接影响到某些产业规划和发展目标。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首先,从意愿上来说,央行等相关机构,是非常希望能够关掉各类比特币等矿场的。但关闭的方式、理由、步骤,要考虑周全。按照路透社的报道,央行要求地方政府从能源、用电及环保等入手采取措施,引导比特币挖矿企业缩小规模。中国央行还称,其无法直接对比特币挖矿进行限电,只能要求地方政府采取行动。

意思是,我很想关掉你们,但理由需要地方政府自己去找。央行说自己无法直接对比特币挖矿进行限电,也是考虑到职权的问题,这个事情必须要依赖地方政府

其次,地方政府是否有动力关停比特币等矿场呢?这就要考虑到目前的政策环境问题,按照时下的政策执行力度,地方政府的行动可能会比想象当中的快。没有一个地方政府,愿意背负一个“支持比特币矿场”的名号,只要知道上面是什么意思就足够了。

第三,央行的指示比较温和,也是考虑到了政策的负面效应,因为这个产业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牵扯面非常的广,如果一刀切的关掉,确实理由不够,也完全违背法制的逻辑。如果从法律层面,没有定义比特币为违法资产(比如毒品),那么生产比特币这个单纯的事情就很难定性为违法。因此下一步需要关注的是,各地方政府在具体执行层面,会找什么理由。

第四,关闭矿场的消息无论怎么解读,都可以看到政府的态度,这个是需要引起足够重视,就算无法很快关掉国内的矿场,也会导致隐性成本骤增。冲击最大的可能是规模比较大的矿场,如果不关停一些当“典型”,可能对于政策方来说,就失去发布政策的意义了。但对于比较小规模的矿场,以及散户组织的,各类分散型矿场,影响不会太大,但扩张速度肯定会降低。

第五,从另一条消息,“同时,央行内部人士表态,不鼓励电力部门为矿场供电。”来看,这次的指导性政策,可能是一个已经“定性”的政策,我说的定性,就是关矿场这个事情,可能是已经决定了的事情。“不鼓励”三个字,就是对电力部门的警告。同时,也说明完全关掉矿场的难度非常大,首先央行自己是无法向电力部门施压的,要知道那些大的挖矿者,都是一次性购买数亿度电,对一方经济的支撑不是一般的大。

当然,就像关闭比特币交易所一样,关闭行为不会一蹴而就,足够市场发出各类解读的,但我只能告诉大家,央行等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

关闭矿场容易,阻止趋势比较难

对于我个人来说,思考的重点不是关不关矿场的问题,而是如何理解挖矿这个事情。

挖矿,实际上就是计算机利用自己最大的算力,来找到某一个确定的数据,可以形象的比喻为,从一堆沙子里,找到一粒黄金,如果沙堆越大,说明挖矿难度越大。因此,所谓的挖矿,实际上就是计算机的一种超大型计算,这种计算可以用在挖矿,也可以用在科学计算,以及各类研究上。

人类发明“电”不过三百年的时间,但对电的应用,已经扩展了不知道有多少种。从替代蒸汽机,到照明,再到信息传送等等。时下对电最有效率的应用到底是什么?

如果是一个电力非常缺乏的国家,电会用来生产非常必须的用品,解决交通和政府各类需求。如果是一个比较富裕的国家,电会用来做什么呢?比如唱KTV、街道霓虹灯、大型游乐场等等。其实对电的应用,足以判断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

2016年中国的发电量世界第一,而且发电总量占到全球的25%,这情况下,如果按照常识,在中国挖矿电力确实是最充裕的,尤其是随着中国经济增速的下滑,本身被浪费掉的电力资源在增多。

电站的电是储存不了的,但如果把电转换成数字货币,就可以储存,实际上如果把中国多余的发电量,都能转换成比特币来保存,那应该是一种效率最高的生产经营方式。相当于用电在生产美元,是附加值最高的一种加工出口方式。

另外,如果按照历史的发展,未来的电力,大部分可能要消耗在计算机上,这是我做出的一个判断,我们这一代人是可以作见证的。人类日常的生活,对电的消耗占比,会越来越低。人类未来要用数字化、区块链化的方式解决各类问题,“矿场”只会增多,不会减少。尤其是随着人工智能、宇宙探索等领域的发展,对算力的要求,将会呈现指数级增长。

电力仅仅是一种能量,就像一个人,真正消耗能量最大的地方,不是四肢,而是大脑,人脑就是一台24小时工作的机器,一个爱思考的人,其大脑每天要消耗掉肝脏储存血糖的75%,而耗氧量占全身耗氧量的20%,大脑思考得越多,其神经元需要的葡萄糖就越多。

两百年前电灯发明的时候,人们以为电的最好的用途就是把灯泡点亮。未来电用在什么地方最有效,应该是市场说了算。

电这个东西,谁也看不见,到现在,很多人也很难理解其存在的奥秘,但电改变了世界。很多虚拟的东西,其影响力往往比实体的东西要大,“数字资产”对中国及世界到底意味着什么,我觉得很多人,包括政府层面,也很难在此时搞清楚。我们需要反思的是,除了四大发明,电、电灯、电话、电脑、数字货币等等,正在推动人类大步向前的东西,有几个是中国发明的?

当一个现象出现的时候,一定要研究背后的大背景和大逻辑,未来的竞争,可以说是军事的竞争、经济发展的竞争、金融的竞争,但也可以说,是思想和算力的竞争。关闭矿场容易,阻止趋势比较难。

附:巴菲特---永远不会持有比特币 数字货币终将以悲剧收场

据美国财经网站CNBC报道,有着“股神”之称的沃伦·巴菲特在周三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近来走势疯狂的比特币和其他的加密数字货币“不会有好的结局”。

“就加密货币而言,一般来说,我几乎能肯定地说他们终将以悲剧收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董事长兼CEO巴菲特表示。

“这种结局什么时候发生,怎么发生,或者是别的东西我并不知道。”他在周三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如果我可以就所有加密货币买一份五年期看跌期权,”如果我可以针对每种加密数字货币购买一份为期五年的看跌期权的话,我会很高兴这样做,但我绝不会做空一毛钱。”

此外,巴菲特的左膀右臂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也针对比特币内部存在的泡沫,以及风险投资基金进行抨击。

在周三早些时候,伯克希尔宣布任命两名新的副主席。现年55岁的阿贝尔(Gregory Abel)将成为负责非保险业务的副主席,而66岁的简恩(Ajit Jain)将成为负责保险业务的副主席。

巴菲特表示,他不会做空比特币期货。

“我没有持有加密数字货币,也不会做空任何加密数字货币,我永远都不会持有加密数字货币。”

“在我认为我所了解的事情之中,我已经有足够多的麻烦了。”巴菲特表示。“那么,为什么我要去做多或者是做空一些我所不了解的东西呢?”

与巴菲特类似“冷眼”看比特币的还有他的黄金搭档,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副董事长查理·芒格。被CNBC问及比特币是否为泡沫时,芒格肯定地回答:“是的,比特币和风投皆如此。泡沫将一直持续,最终糟糕地破灭。”这位94岁高龄的著名投资者将当前的环境与2000年时的网络泡沫做了对比。“风险投资有‘太多钱’,他们感到兴奋,因为事情正朝上发展,听上去还略微新潮……但我对此没觉得激动。

芒格认为,比特币是全然疯狂(total insanity)的,“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都是泡沫。”

此前,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和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全球市场(Cboe Global Markets)已经推出了比特币期货,可供投资者进行交易。

CoinDesk的数据显示,比特币在周三晚间下跌4.52%,报13891美元。这种数字货币在过去的十二个月时间里上涨了超过1500%。

此前一天,摩根大通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戴蒙改口称自己后悔说过比特币是“骗局”。在去年9月份,戴蒙曾称比特币是一场“骗局”。

巴菲特还认为,特朗普政府新近出台的企业税收改革法案对于股东来说是非常利好的一件事情。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已在上个月将这项税收改革法案签署为正式立法,其内容包括将公司税率从35%下调至21%等。

“这项税改法案是一种重大的估值因素。”巴菲特说道。“对于一直都满足于35%税率的美国企业的股东来说,这是一种重大的改变。现在,公司税率变成了21%而非35%,这就会使得剩余的股票变得更有价值。”

身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NYSE:BRK.A,NYSE:BRK.B)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巴菲特还解释道,目前股市还没有完全反映出减税政策的重要性。

“我认为,21%税率的影响还没有完全反映出来,这是一种规模很大的减税。”巴菲特补充道。

伯克希尔任命两位新副主席 巴菲特接班人呼之欲出

伯克希尔哈撒韦周三发布公告,伯克希尔董事会主席、“股神”巴菲特任命阿贝尔(Gregory Abel)和简恩(Ajit Jain)为新晋副主席,并将董事会人数由12人增加至14人。巴菲特坦承这是确认未来接班人的步骤之一。

伯克希尔同时宣布巴菲特(主席兼CEO)和老搭档芒格(副主席)仍将继续担任各自的角色,并负责公司上下各项重大投资决定。

阿贝尔目前是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Energy Company)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此外他还已被任命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旗下非保险业务的副主席。简恩则已被任命为伯克希尔哈撒韦旗下保险业务的副主席。

公司表示,伯克希尔哈撒韦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巴菲特和副董事长查尔斯·芒格(Charles Munger)将继续担任当前职务。

巴菲特在周三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为伯克希尔哈撒韦任命两位新的副主席是“一项活动的部分内容,旨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为继任做好准备”。

在奥马哈接受CNBC旗下节目“Squawk Box”采访时,巴菲特谈到了阿贝尔和简恩两人,他说道:“他们都是关键人物,都将伯克希尔哈撒韦融入了自己的血液。”

巴菲特称,这些任命与他的健康状况之间毫无联系,并表示考虑到自己的年龄和生活方式,现在他的“健康状况非常良好”。由于巴菲特年事已高,今年已是87岁高龄,因此最近几年以来市场上有关谁将接手伯克希尔哈撒韦的猜测甚嚣尘上。与此同时,巴菲特的老搭档芒格更是已经年过九十,今年已是94岁高龄了。

这位亿万富豪以其爱吃快餐食品和爱喝碳酸饮料而闻名,而且长期如此。在2012年,他完成了前列腺癌治疗。

巴菲特向CNBC说道,如果他有任何健康问题,会马上通知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董事会和股东。

“我感觉自己身体很棒,我热爱自己的工作,每天早上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到办公室去。”巴菲特说道。“(除了工作)没有什么事情让我更想去做了。”

一名分析师此前发布报告,预测巴菲特可能将在未来十年时间里继续运营伯克希尔哈撒韦。巴菲特对此作出回应称,这听起来是有些长了,但并未发表更多言论。“我热爱我的工作。”他说道。

巴菲特曾在此前表示,如果他发生什么不测,那么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董事会知道该由谁来接手。市场对巴菲特接班人的猜测一直都集中在阿贝尔和简恩两人身上,而巴菲特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如果在五年以前就擢升这两人,那么也是行得通的。

另外,巴菲特还透露,让阿贝尔、简恩以及芒格都拥有副主席的头衔是芒格本人的意见。

阿贝尔在1992年加盟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现年55岁;简恩则在1986年加入伯克希尔哈撒韦保险集团(Berkshire Hathaway Insurance Group),现年66岁。

在2014年向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发出的年度股东信中,巴菲特表示他和芒格已经认定了接班人。他在信中写道:

“我们的董事认为,未来的首席执行官应该是来自公司内部的候选人,是伯克希尔哈撒韦董事会已经熟知的人。我们的董事还认为,新任首席执行官应该是相对年轻的,这样一来他或她就能长期从事这份工作。如果伯克希尔哈撒韦的首席执行官的平均在任年数远远超过十年,那么公司就将得到最好的运营。另外,他们不太可能会在65岁时退休。在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业务并购以及大规模的、量身定制的投资活动中,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的交易对手都很熟悉伯克希尔哈撒韦的首席执行官,并对与之交往感到惬意。想要发展出那种信任并巩固关系是需要时间的,但可带来巨大的成果。董事会和我都认为,现在我们已经找到了合适接替我出任首席执行官的人,这名继任人将在我去世或离职那天担当这份工作。在特定的一些重要方面,这个人将比我做得更好。”

在过去多年时间里,市场都认为这个人会是简恩,原因是巴菲特经常都对他有很高的评价。

举例来说,在去年的年度股东信中,巴菲特写道:“阿吉特已经为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东创造出了数百亿美元的价值。如果再有一个阿吉特的话,你们就该用他来换掉我,千万别犹豫。”

但最近以来,阿贝尔则被认为是最有可能是巴菲特的接班人,原因是他年龄较小,而且在运营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公用事业业务时取得了很大成功。

“在我们看来,最有可能的接班人是格雷戈里·阿贝尔,他经常都会受到沃伦·巴菲特的称赞。”摩根大通(NYSE:JPM)分析师萨拉·德维特(Sarah DeWitt)在去年9月份发布的一份有关伯克希尔哈撒韦的研究报告中说道。“阿吉特·简恩也被认为是可能的接班人,但我们的感觉是他的年龄可能会成为妨碍他接班的因素。”

德维特还补充道:“我们认为,格雷戈里·阿贝尔将是一位强大的资产配置者,(如果由他接替巴菲特的职务),在巴菲特以后公司基础业务的盈利能力仍旧将是很强的。”

从1965年到2016年之间,在巴菲特的领导之下,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复合年增长率达到了20.8%,相当于同期标普500指数回报的一倍。为了实现这种跑赢大盘的表现,巴菲特已经通过并购交易聚拢了一批有能力创造出庞大现金的工业和保险业务,然后将现金用于对上市公司的股票作出重大押注。

不管是谁将接替巴菲特的职务,在未来都不太可能会完全保留这种选股地位,原因是在过去十年时间里,巴菲特已经引入了两名基金经理人——泰德·韦斯勒(Ted Weschler)和托德·库姆斯(Todd Combs)——来从事更多的投资活动。

在美股市场周二盘中的交易中,伯克希尔哈撒韦的B类股有所下跌,原因是投资者再次开始思考如果没有了被誉为“奥马哈先知”的巴菲特的领导,那么这家公司的未来将会怎样。该股在过去三个月时间里累计上涨了8.0%,相比之下同期标普500指数上涨7.9%。

“当沃伦·巴菲特离职时,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价很可能将会下跌,而且很可能将长期大幅下跌,但到最后这将代表着一个买入机会,因为该公司的基本面应该会继续改善,而且如果市帐率下降至1.2倍以下,那么公司董事会就可能回购数量庞大的股票。”德维特在其研究报告中写道。

版权声明:本公众号致力于好文精选、精读。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荣安生活观点。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我们转载此文出于传播更多资讯之目的,无商业版权用途。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联系官方微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