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行医28年后回到中国,他感到水土不服……

原标题:美国行医28年后回到中国,他感到水土不服……

从美国回国后,他做了这些改革。

作者 |田栋梁

来源 | "医学界"微信号

王劲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位取得美国神经外科协会认证的临床神经外科医师,但在中国医疗界,可能很多人还没听说过他的名字,但提起他的父亲、中国神经外科事业的开拓者和创始人之一王忠诚院士,相信没几个人不知道。

王劲行医生涯的前28年,都在美国度过。2014年11月,清华大学附属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开业,王劲应邀回国全职加入,担任清华长庚医院副院长。

在美国,王劲已经是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副教授、西雅图普罗维登斯医学中心神经外科主任医师。他不仅带回来了他的神经外科技术,同时在美国的28年工作经历,让他非常熟悉国外的医疗系统和教育,他希望能够帮助清华长庚医院在追赶国际水平的路上,少走点弯路。

国内外医疗理念有差异

在美国的20多年,王劲主要从事神经外科的三个亚专科:脊髓脊柱、肿瘤和立体定向。

在国内,脊柱的手术往往归骨科,脊髓的手术才属于神经外科,但在美国大约30年前就开始把脊柱相关手术加入到了神经外科的培训中,如今美国60%左右的脊柱手术由神经外科医生完成。王劲表示,神经外科医生知道哪里的神经容易受损,保护意识强,骨科医生对关节的了解更好,所以现在已经形成了合作,成立脊柱外科中心,神经外科医生、骨科医生、康复科医生、物理治疗医生等一起工作。“现在我在国内也想推行这种模式,但确实还存在困难,但我觉得未来应该朝这个方向发展。”

除了脊柱手术外,在肿瘤的治疗方面,王劲也兼顾颅内肿瘤和髓内肿瘤,并且他认为清华长庚医院髓内肿瘤的治疗在国内具有领先优势,除了他本人之外,神经外科王贵怀主任髓内肿瘤也做得非常出色,他之前担任天坛医院脊髓脊柱组副组长。

王劲解释说:”髓内肿瘤手术时风险很大,稍有不慎,病人即使不死也会瘫痪,大小便失禁,因此做这个手术的医生有没有经验区别非常大,有些手术一年经验的大夫和三年经验的大夫看不出太大的区别,而髓内肿瘤要求医生不断积累自己的经验,十年、十五年经验都不嫌多,都还有成长的空间。另外术中要求全程诱发电子监护设备支撑,这在美国都已经常规使用了,但在国内很多医院还没有,我觉得以后没有这个监护设备,就不应该开展这个手术,因为术中缺乏监护这一层安全保障,手术并发症和致残率会高很多。“

2016年,清华长庚医院联手美国华盛顿大学医学院成立“清华—华盛顿脊柱脊髓诊疗中心”,旨在推进这一专业发展。2017年12月1日,国家卫生计生委能力建设和继续教育神经外科学专家委员会在深圳成立,设立了神经创伤、神经肿瘤等10个学组,王劲受聘成为脊柱脊髓疾病学组组长。

脑立体定向是王劲的另一大专业方向,通过在脑内植入刺激器,用于治疗帕金森氏病、药物难治性癫痫、原发性震颤等疾病疗效显著。王劲说:“之前对这些病的治疗通过脑损毁手术,也能起到一定效果,但损毁手术一旦造成副作用是不可逆的,而刺激器的治疗效果和副作用都可调可控,给了医生更大的发挥空间。“

如今,神经调控技术的适应症正在逐步扩大,国外已经开始探索把神经调控技术应用于癫痫, 疼痛以及精神疾病,这也使其成为近十几年来神经外科发展最快的一个亚专科。

水土不服

在国外工作了28年后,回到中国的医疗体系内,王劲也感觉到诸多水土不服之处。

在美国做医生,王劲只需为病人推荐最好的治疗方案,基本不需要考虑钱的问题,美国的医疗费用虽然比中国贵得多的多,但由于美国有健全的医疗保险体系,所以病人自付的部分并不多。而在中国做医生,他就不得不为病人考虑医疗费用问题。“很多病人都有手术指征,但一提起治疗费用,病人立刻就显得很为难。“

另外,美国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工作已经做了100多年,已经做到了均质化,而中国规培工作刚刚开展三年,专科的规培工作刚开始试点。让王劲感受最深的就是国内医疗资源分布不均和医生水平差距之大,并直接导致病人都涌向大城市的大医院。

而神经外科的疾病大多十分复杂,在美国,王劲看一个初诊患者至少40分钟以上,收取的诊疗费用也根据病人疾病的疑难复杂程度而上下浮动。但在国内,虽然清华长庚医院的门诊量还比不上其它三甲医院,但王劲已经需要控制了,他表示,自己一直在调整看诊的节奏,无法给一个患者40分钟时间,也要尽可能地给多一些时间,充分沟通病史,尽量回答完患者和家属的问题,并给患者做一些科普。

虽然国内医师规范化培训刚起步,医疗水平不均,但王劲感叹国内医护人员收入还是太低了,而且工作强度比美国还大。美国社会收入排前10名的职业,医学各专科要占五六个名次,王劲认为这主要因为美国的医疗收费很贵,而中国的医疗收费整体都偏低,虽然保障病人能够看得起病的初衷可以理解,但这也严重低估了医生的技术价值,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政府加大医疗投入。

国内的医疗宣传往往对医生技术过于吹捧,也让王劲很不满意。他说:“作为医生我们能做的其实非常有限,而现在有些病人恨不得让我们包治百病,改变命运。比如肿瘤手术,外科医生的手术技巧对病人是否发生并发症绝对会有影响,但病人术后能存活几年更多的取决于肿瘤的生物学特性,手术并不一定是主要影响。医疗的不确定性有很多,我做了这么多年大夫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病人的问题也有回答不上来的时候,不少病人仍认为只要肯花钱没有不能治愈的疾患, 也有些病患家属坚信医疗开销越大, 治疗效果就应该越好,这都是对疾病认识不清的误区, 所以媒体应该多协助医护人员对病人做疾病科普。”

国内的医疗暴力也让王劲觉得不可想象,他表示在美国做医生非常受尊重,如果患者对治疗有质疑,不会对医生动粗,而是会把医生告上法庭,然后医师委员会前来调查医生是否有不当操作,如果没有就到此为止了。而且病人如果想要打赢官司并非治疗后状态不如治疗前就可以,一定要证明三点:第一,医生的医疗服务没有达到行业标准;第二,医生的错误给病人造成了伤害;第三,医生照护病人时有重大失误。

在美国做医生28年,王劲从未遇到对自己动粗的患者。甚至他还见过病人告了他的一位同事后,生病了还找这位医生看,那位医生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做住院医生的时候,王劲记得老师告诉他们医生的字典里有几个字是没有的:always、never和guarantee。他说:“身为医生,你对病人什么都保证不了,再简单的手术也有出事的几率,很多医患纠纷大多源自于和病人间的沟通问题。医生应该充分利用知识为病人提供不同的诊疗方案,告诉病人不同方案的优劣势,可能发生的并发症等,在法律允许范围内最大化满足病人的需求,也许病人的选择不是医生的第一推荐,但也要尊重他的选择。“

尽力改善

对国内医疗的种种不适应,有些是客观现实,王劲无力改变,只能等待时代进步。可以做出改善的,王劲都积极去改善。

在美国做医生的时候,有次院长找王劲谈话,谈完后他们一起去到手术室,迟到了大约十分钟,手术室护士立刻把他和院长迟到行为上报医院,这在中国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王劲加入清华长庚医院后,首先把医疗品质放在很高的位置,并且成立了“医品会“,不仅有“医品员”到各个科室检查,而且还鼓励任何员工看到不正当的行为,都应立刻汇报,医院给予奖赏。王劲说:“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做义务的医品监察员,那我们的医疗品质一定会上升。”

此外,王劲还注意到国内医院普遍不够注重病人的隐私保护,而在美国极其重视保护病人隐私,医生不可以在医院的电子病历系统查看任何一个不是自己病人的信息,即使这个病人是自己的家人也不行。王劲在清华长庚医院还担任着手术室管理委员会主席,他严格要求保护病人隐私,对外界人员进入手术室严格审批,门诊为病人检查时也要求保护好病人隐私等。但王劲表示,虽然在保护病人隐私方面做的越来越正规,但和美国相比还有差距。

有些肿瘤病人家属常常不让医生把病情告诉患者,这种行为在美国是违法的,病人可以要求医生不把自己病情告诉家属,但家属不能提出这样要求。虽然王劲表示理解国内的国情,但他还是主张医生不应该对病人隐瞒病情,并且邀请法律专业人士来医院讲病人知情权的法律问题,因为根据中国法律,对于自己病情,病人也是第一知情人。

身为王忠诚院士的儿子,王劲从父亲身上也学到很多,他自幼受父母熏陶而选择了学医,并且选择了神经外科。他还记得父亲反复对他讲过病人是医生最好的老师,神经外科医生的手术技巧、水平都是以病人的生命和并发症为代价而提升的,每位神经外科医生都经历过病人死亡,都出现过并发症,所以一定要与病人保持好关系,给病人提供温情服务和希望。

王忠诚院士在神经外科领域成就极大,但也为之付出极多,甚至是健康的代价。他曾经为了出版我国第一部《脑血管造影术》,而在缺乏X线防护的状态下工作了好几年,导致他余生白血球都低于四千,后来他多次发生肺炎、感染。

王劲能够理解父亲的拼搏奉献精神,但他还是希望医生们再也不要承受这种伤害了。所以他从不鼓励医生带病工作,他说:“如果你生病了,请马上回家休息,如果你需要心理咨询,我们可以安排心理咨询师,清华长庚要引入这样的机制,保证大夫在最佳状态下工作。“

虽然常年在美国,但王劲一直心系祖国的发展,“我在神经外科的钻研,没有父亲那么全面,但我回来,能为神经外科事业做一点有益的事,我就没有白回来。”

版权申明 |本文原创 欢迎转发朋友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