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媒体的声音(一)| 华晨集团“一带一路”成果回顾

原标题:来自媒体的声音(一)| 华晨集团“一带一路”成果回顾

本文转载自汽车头条

作者:杨小林

伊朗人张开双臂拥抱中国汽车

编者注:在国家“一带一路”的倡议下,中国品牌汽车正在加速进军海外市场。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上,有个地处“中东”国家成为了中国品牌汽车的“福地”——伊朗。如今,走上伊朗首都德黑兰街头,你会随处发现奇瑞、中华、吉利、力帆和江淮等中国品牌汽车穿梭在标致、雷诺和现代组成的街头车流中。

对照德黑兰街头奔跑着的大多数车龄都在10年甚至15年以上的国外汽车,中国品牌汽车以设计新潮和性价比“公道”已经在伊朗用户中占据一席之地。如果放在伊朗本地生产的老旧车型里,那既有里又有面儿的中国汽车顿时找到了“鹤立鸡群”的感觉。当然,如果要论保有量和规模,伊朗当地品牌汽车仍占据大多数。

因为上个世纪爆发伊斯兰革命、随后又爆发长达八年两伊战争,且在战争结束后不久,又迎来美国和西方的经济制裁,导致原来这个富庶的石油大国长时间陷入经济上的“拮据”。但即便如此,热情开朗又聪明勇敢的伊朗人,显然没有被现实的“制裁”打趴下,他们在汽车消费上同样信奉“西方不亮东方亮”。

大概从2004年开始,中国品牌汽车勇敢“走出去”的弄潮儿奇瑞,就率先进入伊朗市场。十年后,华晨中华宣布大举进军伊朗。当然,这期间,还有其他中国品牌陆续试水,但总结下来看,截至目前奇瑞和中华已经成为伊朗当地的中国品牌汽车里数一数二的“主力玩家”。

9月21日,在华晨汽车“‘华晨车 世界路’伊朗寻访之旅”活动安排下,记者跟随部分受邀的中国媒体,一同踏上了这场以“中国品牌汽车”为主角儿的寻访之旅。经过10个小时的飞行旅程,头条君终于抵达伊朗首都德黑兰,这里发现的中国品牌汽车“真相”,着实让人震惊。

中国汽车,阿米尔和默罕默德的共同选择

▲ 阿米尔和他的朋友(前排左五、左六)

今年32岁的伊朗小伙儿阿米尔阳光帅气,油光锃亮的头发加上他轮廓清晰的面庞,像极了电影明星里的男主角。见到中国人,他会主动打招呼并和他的好朋友一起围上来“求”自拍合影,那种热情和善意,是一般人都没法拒绝的。

德黑兰当地时间9月22日上午10点,在距离伊朗首都德黑兰以北9公里外的华晨汽车组装厂的大院子里,头条君与受邀出席“‘华晨车 世界路’伊朗寻访之旅”活动的多家中国媒体同仁,见到了阿米尔和他的朋友,还有另外几十位远道赶来的伊朗当地车主。

当天,华晨汽车与当地合作伙伴SAIPA集团联手举办了一场“车主回娘家”的联谊活动,以感谢当地消费者对华晨出口到伊朗的中华品牌轿车的追捧,顺便借着中国媒体的到访对这群“种子用户”进行一番用车体验的回访。

▲ 伊朗的中华车主“回娘家”

当天一大早,阿米尔和他的朋友就驱车三个小时,从德黑兰南部的一个小镇赶到了活动地点——华晨汽车在SAIPA集团的组装厂。可以看得出来,阿米尔对中国汽车是由衷的热爱,因为他把华晨汽车在当地生产贴牌的Pars Khodlo三道旋风车标(伊朗第一国产汽车品牌,简称PK标),换成了正宗的“中华标”。

“虽然我们都知道PK也是伊朗很好的汽车品牌,但我个人更喜欢银色的中国字图样的‘中华标’。”聊起他心爱的座驾,阿米尔脸上堆满笑容。他的上一辆车是现代,也是一辆两厢车,如今他的新座驾变成了华晨在伊朗当地组装生产的中华H320,一款造型时尚的两厢家用轿车。“在我眼里,‘中华车标’看着就跟马萨拉蒂一样帅气,设计的确很酷!”

“我的新车开了几个月,产品质量很好,没有出过故障,我最满意的就是这款车的造型、驾驶起来的感觉还有丰富的配置。”阿米尔告诉几位围着他采访用车感受的中国媒体。“我们伊朗人都很喜欢中国车,尤其是像我这样的年轻人,他们以前第一辆车可能会选择法国车或韩国车,或者伊朗本土品牌的汽车,但现在我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多的开始选择中国车。”

记者在现场粗略估算了一下,当天,一共有30多位伊朗车主,开着中华轿车载着他们的家人一起参加了这个聚会,最远的车主甚至驱车10个小时跋涉数百公里前来参加这一次车友活动。见到远道而来的中国媒体朋友,他们笑称:“我们都是经历10个小时旅程来到德黑兰,你们坐的是飞机,我们开的是中国车”。

▲ 默罕默德和他的家人

41岁的伊朗人默罕默德是一位“好爸爸”,他在女儿的要求下买了一辆带天窗的高配版中华H330三厢轿车,搭载自动挡变速箱。他没有像阿米尔这样的年轻人那样,将中华轿车上的黑色旋风标(PK标)摘掉换回“中华标”,因为他自己就是华晨汽车伊朗合作伙伴SAIPA集团的一位中层管理者,“我更喜欢我们自己的车标,但不得不说,这(中华H330)确实是一款很棒的车”。

默罕默德的中华H330开了将近一年,里程表已经跑过两万公里,这一次他带着老婆和女儿一起来参加车主联谊活动。在与中国媒体分享用车体验时,默罕默德说道:“这是一辆操控性很好的车,加速体验比同级的法国车要好很多,但他个人仍希望获得更好的动力表现,因为伊朗人开车都比较快,而且根本不在乎深踩油门”。

在默罕默德接受来自中国媒体的“提问”时,他14岁的女儿和老婆很用心地在一盘聆听,不时对远道而来的中国媒体朋友报以微笑。看得出来,这是幸福的一家三口,而一辆造型设计新潮、乘坐体验舒适的三厢家用轿车的加入,则让这种“幸福”变得更加圆满。在短暂的采访即将结束前,他的妻子和女儿主动提出,要跟中国的朋友在来自中国的“爱车”前合影留念。

轿车进入家庭,“中产阶级”率先普及

作为中东地区的产油大国之一,伊朗每公升普通汽油的价格折合人民币约合2元左右,而当地一个大学毕业生一个月的薪水大约是2000-2500元RMB。相对于一次性购车可能付出的数万元RMB的巨大支出,用车费用尤其是油费对于大多数伊朗人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在西方国家长时期的经济制裁下,对于大多数普通家庭而言,购买一辆汽车仍旧是一桩“奢侈”消费。

在德黑兰,如果家境富裕的中产家庭,起步购车预算一般在1万美元到1.5万美元之间,入门级的选择是伊朗自产的经济型轿车,起步售价在1万美元左右,这个细分市场的90%以上的市场蛋糕,已经被伊朗当地的两大汽车巨头——与华晨合作的SAIPA集团下属的PARS Khodlo(波斯汽车公司)和另一家名为IRAN Khodlo(伊朗汽车公司)所垄断。

▲ 伊朗第二大汽车制造商下属品牌

而在售价1.3-1.5万美元中高端家用轿车市场,则成为法系、韩系和中国品牌汽车角逐的“主战场”。一辆在伊朗当地组装生产的标致206轿车,车型大小按级别划分为A0级两厢轿车,但接近1.3万美金的售价,竟然与华晨在当地组装生产的一辆A级三厢轿车中华H330售价相当。在尺寸、空间、功能性、造型设计乃至配置丰富程度上,中国品牌在同价位的外国品牌的汽车里,无疑都占尽“比较优势”。

记者深切地感受到,来自伊朗各地的中华轿车用户,对于他们选购的中国品牌汽车那真算得上是“真爱”。如果来到德黑兰,看到满大街都跑的是伊朗引进技术自己生产的类似三厢夏利那样的“国民车”,还有在中国早已停产的标致206以及服役十年以上的各种标致和雷诺轿车,你会顿时发现,这是一个几乎与世界汽车潮流“脱节”的封闭消费市场。

原因无他,就是因为美欧国家在两伊战争结束后,于上个世纪90年代初发起的经济制裁,人为地将伊朗汽车市场与世界“隔绝”开来。一方面,原本与伊朗当地企业开展合作的欧美汽车制造商,因为制裁降低合作层级或者干脆撤出在当地合作项目;另一方面,西方国家经济制裁制约了伊朗本国的经济发展,影响了当地人经济收入增加,让原本“普惠”的汽车消费变得奢侈起来。

▲ 伊朗本土汽车品牌家用轿车

以华晨汽车合作伙伴——伊朗最早发展汽车工业的SAIPA集团为例,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到整个80年代,这25年当中美国汽车一直是伊朗本土汽车厂商的坚定合作伙伴,彼时,正处伊朗伊斯兰革命前美伊关系的“蜜月期”,克莱斯勒Jeep和通用汽车GM先后与SAIPA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在伊朗当地组装生产的大排量的Jeep和雪弗兰越野车,成为德黑兰街头一道靓丽风景。

但随着伊斯兰革命的爆发,伊朗亲美的巴列维政权被推翻,随后爆发的“两伊战争”彻底终结了美伊两国的“蜜月期”,伊朗依托欧美汽车制造商开展对外合作的道路几乎被彻底封死。在此期间,日韩汽车品牌开始“试水”伊朗,并逐渐在进口中高端市场占得一席之地,与此同时,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伊朗本土汽车制造商开始逐步“暂露头角”。

然而,因为缺乏技术、资金和配套的零部件产业,伊朗本土汽车工业在美欧国家的长期经济制裁中发展举步维艰。到本世纪初,伊朗第二大汽车制造商——SAIPA集团旗下的PARS Khodlo一年产量(含与外资合作贴牌生产)也只有18万辆,到2012年这一数字增加到31万辆的历史顶峰,2014年因为制裁原因合作伙伴撤离,这一数量骤降到只有区区6万辆,时至今日仍未恢复当年“巅峰状态”。

但不得不说的是,随着中国品牌的到来,伊朗本土汽车产量和供应量正在快速“恢复元气”。记者了解到,来自中国的奇瑞早在2004年就进入伊朗,从CBU整车进口到CKD全散件组装,再到与当地合作伙伴组建合资公司“联营”,奇瑞截至今年7月份已经累计在伊朗销售整车超过30万辆,对于中国品牌而言这的确是个“非常了不起”的成绩。

而在最近五年,来自中国的华晨、江淮和力帆都在筹备进军伊朗,而论市场开拓力度和成效,仅次于奇瑞的当属华晨集团。通过与伊朗历史最悠久、产销第二大的汽车制造商SAIPA集团合作,华晨在过去五年里迅速从CBU整车进口切换到CKD散件组装,并通过贴牌“借道”SAIPA集团旗下遍布全国的丰富网络渠道,华晨汽车打了一场漂亮的海外市场“赶超战”。

“今年前8个月,华晨汽车在伊朗当地汽车销量,已经快赶超进入伊朗市场最早的另一家中国品牌汽车奇瑞,预计2017全年销量可突破6万辆。”华晨汽车国际贸易部的一位负责人向头条君透露,华晨汽车进入伊朗时间相对较晚,但抢占市场的动作和效率绝对迅速。“伊朗消费者对中国品牌汽车非常认可,当然,这与包括奇瑞在内的所有中国品牌的前期努力,以及因此积攒下的良好用户口碑,是密不可分的。”

▲ 贴牌PK标生产的华晨中华H330

由于当下的伊朗汽车消费市场仍属于卖方市场,供需关系的巨大缺口让优质的中国品牌汽车在伊朗颇受追捧。头条君在伊朗当地采访了解到,如果德黑兰的消费者要购买一辆中华品牌轿车,从下订单到提车可能需要等待3个月以上。“能够买得起汽车的,在伊朗就相当于我们中国的‘中产阶级’,算是比较富裕的社会精英人群。”华晨汽车驻伊朗项目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头条君,这种情况与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中国异常相似。

区别只在于,当时在中国角逐中高端家用轿车市场的,是大众丰田和通用这样的巨头,而在伊朗,来自中国的华晨和奇瑞,正在扮演类似的“跨国公司”的角色。

(未完待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