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谁识南瓜张:北航学生到比特币矿机大神 年赚过亿欲上市

原标题:谁识南瓜张:北航学生到比特币矿机大神 年赚过亿欲上市

2017年曾掀起波澜的区块链在新的一年热度丝毫不减,受此影响,相关概念股也受到资本市场的追捧。目前,A股区块链概念股已经超过30家;新三板市场上,财猫网络、太一云、金丘股份、毅航互联等公司也正在积极进军区块链领域。

世界排名第二的比特币矿机生产商嘉楠耘智也试图登陆资本市场。这家由比特币行业知名人物“南瓜张”创办的公司于2017年8月30日向股转系统递交公转书,目前正在挂牌审核中排第94位。一旦挂牌,嘉楠耘智将成为世界上最纯正的数字货币概念股。

公开资料显示,嘉楠耘智在比特币产业链中扮演着上游供应商的角色,公司的主营业务为专用集成电路芯片及其衍生设备的研发、设计及销售,并提供相应的系统解决方案及技术服务。确切的说,嘉楠耘智的主要收入来源是矿机销售。截至2017年4月末,嘉楠耘智累计售出阿瓦隆系列矿机约16万台,占据了全球比特币算力市场的22%。

第一台ASIC矿机诞生在他手上

2011年,张楠赓第一次接触到比特币,当时的他还是北航的研究生,专业是集成电路设计,基于专业优势,他在业余时间做了些专门用于挖比特币的FPGA矿机,主要卖给老外,算是国内推出FPGA矿机的第一人,因此也渐渐有了些名气,绰号“南瓜张”。

2012年6月,美国一个开发比特币挖矿机的机构“蝴蝶实验室”声称,他们准备研发一种功能远胜过当时水平的集成电路式(ASIC)矿机。从设计上来说,ASIC比 FPGA 比起来具有高性能、低功耗的优势。如果研制成功,蝴蝶实验室很可能将掌控比特币世界超51%的算力,也意味着该机构可以对比特币的区块进行篡改,几近拥有完全掌控权。

为避免比特币被蝴蝶实验室垄断,中国币圈 “四大天王”中的“南瓜张”张楠赓和“烤猫”蒋信予先后宣布制造ASIC矿机的计划。

当时币圈普遍看好美国的“蝴蝶”公司,认为美国的矿机技术会更先进。但结果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最终“南瓜张”带来了世界上第一台ASIC矿机,他将其命名为“阿瓦隆”。而原本被看好的蝴蝶矿机则数次“跳票”。

2012年9月开始,阿瓦隆发布预售,预售价格是9300元/台。当时的阿瓦隆一代外形简单粗犷,完全没有设计感可言。相对应的是,阿瓦隆矿机的预售合同极为苛刻,包括了非常多“霸王条款”,例如不承诺发货日子,不做销售服务,不接受更改收货地址,即使最后不发货也不退款等。

不可思议的是,仍然有不少人接受了这样的条款,向“南瓜张” “购买”了阿瓦隆矿机。

继“南瓜张”的阿瓦隆之后,蒋信予很快也批量生产出了自己的烤猫ASIC矿机,随后的一段时间里,比特币迎来了年内涨幅超百倍的兴旺,而国内第一批矿场的兴起,也让个人电脑挖矿时代彻底终结。以“南瓜张”的阿瓦隆矿机为代表之一的中国比特币“矿业”从此开始称霸全球。

站在风口上的生意

2013年4月,张楠赓和李佳轩共出资10万元在北京创立了嘉楠耘智,公司全称是杭州嘉楠耘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张楠赓和李佳轩分别作为自然人持股15.52%,并通过杭州嘉楠超芯投资管理合伙企业间接持股约3%,同为嘉楠耘智第一大股东。

“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在随后的几年时间中,尽管经历了烤猫失联、比特币大跌、政策变动等情况,嘉楠耘智仍带来了惊人的成果。

4年间,通过10次增资,公司的注册资本变更为3亿,翻了3000倍。去年5月,嘉楠耘智获得趵朴投资、锦江集团、暾澜资本等近3亿融资,其投后估值近33亿人民币。

公告显示, 2015年度嘉楠耘智营收5531.73万元,净利润为245.53万元,随后仅用了一年时间公司就实现了自身业绩的飞速增长。2016年度营收3.61亿元,净利润5806.61万元,是上一年的23倍多;2017年仅1 -4月营收就达到2.55亿元,净利润3269.37万元。

2016年,A股上市公司鲁亿通曾宣布以30.6亿的估值并购嘉楠耘智。当时,嘉楠耘智的对赌承诺是2016年至2018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8亿元、2.6亿元和3.5亿元,合计不低于7.9亿元。这也是当年区块链领域最大规模的收购方案。

但受监管环境影响,这次并购因高估值、高业绩承诺,和涉嫌规避借壳多次被深交所发函问询,最后以失败告终。

嘉楠耘智借壳鲁亿通虽然不了了之,但高额的对赌承诺还是让公众注意到了此前神秘的币圈大神“南瓜张”张楠赓。

监管之下,“南瓜张”还能赢吗?

在张楠赓看来,“比特币是互联网上最为成功的分布式货币系统”,可以说是“稳健可靠”。

因为比特币的体系是基于多数投票的,比特币的价值由参与比特币经济活动的人来共同决定,网络中的每一笔交易,每一块被“挖出”的“新矿”,每一次协议上的修补,都必须得到全网超过50%的票数才能被认可。

而区域链相关产业公司面临的监管风险才是对公司未来可持续经营的主要影响,这也是嘉楠耘智目前披露的审核三次反馈意见数次被提到的问题。

早在2013 年,央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表示,比特币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虽然随后比特币受到德国、日本等多国的认可,但在中国,比特币的身份仍旧尴尬。

2017年,在比特币一片看涨的情势下,中国“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迎来监管风暴。上半年,监管层先后多次约谈比特币中国、火币网、OKcoin币行三大交易所负责人;8月,国内ICO平台ICOINFO宣布主动暂停一切ICO业务;9月,央行等七部委出台ICO(区块链项目首次发行代币)新规,全面取缔ICO和虚拟货币的交易所场内交易;随后比特币中国、火币网、OKcoin币行三大交易所先后关停,中国彻底告别比特币交易所。

同样,虚拟货币的“挖矿”矿场也正在面临清查。

中国目前生产的矿机占全球70%以上,主要分布在新疆、内蒙、四川、贵州和云南等地。由于虚拟货币“挖矿”产业与实体经济并无关系,且耗能较大,目前,国内多个省份,特别是比特币矿场集中的四川等水电矿区已经在逐步引导退出。同时,鄂尔多斯等枯水期“矿区”也被曝已经通过电价、土地、税收和环保等措施,引导矿场退出。

公开资料显示,嘉楠耘智目前公司销售区域主要集中 在四川、云南内蒙古等电力资源较为丰富的地区。

虽然,嘉楠耘智在证监会审核反馈回复中表示,嘉楠耘智目前不存在对单一客户的重大依赖,国内关停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投资者将大面积转向国外的交易平台,或是转到场外交易,对公司业务并无太大影响,全网算力继续保持快速增长。

但监管层对矿场集中地电价、土地、环保等方面的限制,必将影响嘉楠耘智客户的稳定性。而这种不确定性将很大可能影响到嘉楠耘智在新三板的挂牌之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