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神秘事件:黄延秋一夜瞬移,至今没有解释

原标题:神秘事件:黄延秋一夜瞬移,至今没有解释

神秘事件:黄延秋一夜瞬移

事件经过1977年7月27日(农历6月12日),家住曲周县老营村东的青年农民黄延秋领了结婚证,盖了新房,和新娘很快拜堂的前些日子,却在那天晚上失踪了。当时黄延秋只有21岁。

黄延秋失踪后的第二天一早,距北高村一公里的辛寨村接到份加急电报,电文如下:“辛寨黄延秋在上海蒙自路遣送站收留,望认领。”电报拍发时间是1977年7月28日。这份急电的疑点在于上海遣送站发报的时间,是在他失踪后仅10多小时,村子离上海市1140公里,乘直快列车也要22小时到达,而且还必须到45公里外的邯郸市才能搭火车。晚上不通汽车,他走时也未骑自行车。仅步行到邯郸也需八九个小时,县、市省城均无飞机场,坐飞机绝不可能。

副支书黄宗善身为村干部又是黄延秋的亲戚,对此事更是关注。他出于慎重,复电到上海遣送站,说黄延秋左臂有块痣,望查明。三天后,来电确认是他。村委会委派黄延秋的堂哥黄延明和邻近曲周县赵庄村钱永兴及钱的邻居吕秀香一块赴沪领人。一行人来到了遣送站,黄延秋果然在那里。经遣送站证实:黄延秋于7月28日(农历六月十三)一早被遣送站收留,是两个“交通警”将他送在那里,说他是河北省肥乡县辛寨村人,所以电报就误发到了辛寨。二人经出示介绍信,将黄延秋领出,一起回到部队。

本人描述

回到家乡后,乡亲们询问他出走的原因和经过,黄延秋惶惑地说出神秘的奇遇:

7月27日晚上,天气闷热,晚间10点左右,他在这间刚盖好还未安门的新房里睡下,不多时又被喧闹的声音惊醒。睁开双眼一看,不觉大吃一惊!夜中只见高楼林立,霓虹灯闪烁,自己躺在一个繁华大城市街头!身边还有一个小包裹,包着他的衣物。平时这些衣物随丢乱放不在一处,在母亲的房中,那时母亲已睡下,关了门。可醒后,不知道是怎样都集中在包裹里,同他一起飞到了异乡。巡视四周,许多招牌上都写着“南京市某某商店”、“南京市某某旅馆”等,定了定神,他感到不是幻觉,不是做梦。仔细问路过的人,是南京市中心。南京距家乡两千多里怎么来到这里?他怎么回家,怎么办?在惊恐之中,他留下了眼泪。在他惊愕之时,走来两个交通警察模样的人,对他略加盘问后,给了他一张火车票,说南京至上海的火车就要开车了,让他立刻坐车到上海,说那里有遣送站,能和家乡取得联系。他们要他先走,声称随后他们也去,一切由他们安排,叫他到上海下车后到车站派出所找他们。 午夜时分,他乘上了开往上海的普快列车,毕竟是第一次远离家乡,随着列车启动,心里来越不安,将头探出车窗外,还能远远望见站台上为他送行的两个交通警察。

经过4个小时的奔驰,列车驶进了上海火车站(北站),他随着乘客走出站台,找到车站派出所,没想到两个“交通警”已在派出所门口等着他。不知他们乘坐了什么,比火车还快。此刻天已破晓,迎来了上海的早晨。两人带着他穿街过巷乘汽车,来到一个南北街道路西的遣送站里,他们给接待同志交待后离去。接待同志也没有多加盘问他什么,便将他暂时收留。十几天来他一直在纳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从他27日晚九点多睡下到在南京醒来也就两个小时,他是怎么到的?”。 其实,众人面面相觑都在纳闷,用奇怪的眼神在看他。县里、公社、还来了人调查他,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公社的治安员来时,还拿走了不知谁放到他包袱中的黄铁盒。

黄延秋事件 - 第二次离奇经历

事件经过

黄延秋事件他在人们的猜测中心神不安地又度过了一个多月,未有别的异象发生,惊恐的小村庄才逐渐平静下来。9月8日(农历七月二十五日)晚上,村委会在黄延秋家南院召开“大搞生产”群众会,黄宗善等几位村干部都在场。大会开到一半,队长让黄延秋等青年人早点睡,明天一早往地里送粪(一种农家肥),以实际行动响应大会号召。之后黄延秋又失踪了。更不可思议的是,在他离家的同时,房屋的南墙上1.5米处,出现了一行好像是用镰刀刻的文字:“山东高登民、高延津,放心”字样。至今未查到刻字的人。

他又一次来到了上海,在吕海山的帮助下他于9月11日终于回到了家乡。黄延秋再次离家,又引起人们的纷纷猜疑,且越传越奇,带神话鬼怪的传奇色彩。有的说是小鬼缠身等等。他未婚妻,一个善良美丽的姑娘难以忍受精神上的压力,向乡司法所申诉要和他离婚。

本人描述

晚10点多,劳累一天的黄延秋在院里的床上睡着了,他心里还惦记着明早送粪的事。可半夜醒来一看,却又躺在一千一百多公里以外的上海火车站(北站)广场!此刻人们大部分已经休息。站前广场上已是人影稀疏。惊恐诧异的黄延秋环视四周,是那样的安静,并没有可疑的人士。只有夜空中灯光的辉映凭添了几分神秘。站在巨大的钟表前,他看着时针已指示出当时为午夜一点多钟。他惊魂未定。忽然,狂风四起,电闪雷鸣,下起了暴雨。雨夜中奇沦外乡,哪里是归宿?黄延秋不由地哭了起来。忽然想起上次协助自己的解放军老乡,虽仅一面之交,毕竟是这茫茫大城市中唯一的熟人了。他只知道到部队距火车站约40公里,具体怎么走,向哪个方向走,是不知道的。 “请问,你是肥乡的黄延秋吧,是不是要到军营去?”这时有两人走向他,自称是部队的人,说受首长委托在此专门等候,并要带他去部队。既是这样,只好跟人家走吧。过黄浦江时那人给了他4分钱,让他买票。又换乘了几路公共汽车,来到郊外营房驻地。

部队门口,有战士持枪站岗,警惕地注视着四周。这三人进去时。站岗的毫无反应,好像视而不见,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充耳不闻的样子。营房内,一队战士正在操练。无暇理会这三个不速之客。拐了两道弯进了师部一个办公室。“你怎么又来了?怎么进来的?”在场的几位军官都感到惊讶。“他俩送我来的。”等他回头欲介绍时,那两人突然不见了,四处查找均无踪影。经部队同志引荐,黄延秋来到吕庆堂的住处。此时,吕庆堂外出开会还没有回来,其家属李玉英和儿子吕海山接待了他。

“按照部队纪律,亲友来营房找人要在门口出示证件及书面登记,然后由我们到门口接应,证明属实,才能进来。我们不到门口接你,门岗战士是决不会放你进的呀。”根据李玉英的疑问,部队负责同志去找门岗询问情况,门岗和传达室都说没见外人进来和出去。战士们也为此证明。 难道他自天而降?难到他会隐身术?

黄延秋来历不明,突然出现在军营,惊动了整个营区(这是一个高炮师的师部,负责上海市的空防任务,是重要的军事驻地。后来调查知道。)。次日一早,部队就向肥乡北高村发了电报,是直接发给黄宗善的,查问黄延秋是什么人?竟神不知鬼不觉闯进了部队高炮师区域,将追究门岗的责任。村委会当即回电诚告:黄延秋不是坏人。负责接待的副部长卢俊喜等人一时也无可奈何,让战士们将他吓了一顿:再来就把你抓起来!第三天李玉英委托其子吕海山用吉普车把黄延秋送到上海火车站,(黄延秋说,那天雨很大,把车轮子都淹没了。)为他买了回家的车票,给了他几块零花钱,他于9月11日回到了家乡。

黄延秋事件 - 第三次离奇经历

事件经过

最神奇的失踪应该是第三次。9月20日(农历八月初八)

这天夜幕降临,晚饭以后,黄延秋去大队记工分回来,已是深夜十点多钟。他刚进院子,忽感头晕目眩,顿时失去知觉。等醒过来后,却躺在一家旅馆里。旁边坐着两个年轻人,自称是山东籍人,告诉小黄这里已是距肥乡一千公里以外的兰州,并说他在南京遇到的“交通警”和送他到部队的军人都是他俩扮的,前两次失踪是他们安排的。这次带他出来,初定9天游览9大城市。

吃过为他准备的晚饭,当晚,两个陌生人背着小黄向北京的方向腾空飞驰,从甘肃——宁夏——陕西——山西——河北——北京,至少一千二百公里的路程,一个小时即到。

在北京,他还经历了没有买票,直接进入长安剧院看戏而两名检票员毫无反应的情况。出场后三人又飞到天安门广场,降落在一根华裱前。陌生人对广场周围的景色作了简要介绍,看了大约10分钟左右,黄跟两个飞行人离开了广场,走进不远处一家旅馆里,飞行人改用普通话并出示了“省级介绍信”登记了房间。

之后三人飞往天津,照例是一个小时即到。三人又是在检票员的眼皮底下无票入场看电影。

飞行人说下一站要飞去哈尔滨。在哈尔滨逛了一家百货商场之后,傍晚又前往长春。次日去了沈阳。

9月25日(农历八月十三),到达福州。

9月25日(农历八月十三),到达南京。

9月27日(农历八月十五),中秋佳节,到达西安。

9月27日(农历八月十五)晚上,再次回到兰州。在入睡时,他却被飞人送到了家里的枣树下,时间是1977年

9月28日(农历八月十六)晚上,他却送回了家里的枣树下。

本人描述

第三次失踪时间之长,到的地方之广,黄对此印象很深。飞行人让他爬在背上(感到有常人的体温),即飞离地面“一丈”多高(约三米多高。根据看到物体估计,实际多高不清楚。注:凤凰山孟照国被外星带入飞碟时也有这样的感觉。),过建筑物也是高出“丈许”,四肢不动,也没有过风扑面的感觉,速度象跑一样快。中途一般不停留。虽然各城市距离不等,都是一个小时即到。飞行人懂很多地方方言,到哪就用那里的口音。住旅馆时,要哪里的介绍信都有(当时还没有身份证)每到一地,一个看护他,一人去不知何处取回一式三套军用服装穿上,走时又脱下送回不知何处。那两人除了穿物,随身连个提包甚至用具也没有。凡能留纪念的东西一律不许带,并且拒绝照相。钱不多,也不少。一日三餐,起居饮食一如常人。

后来,食宿不再花钱,如入无人之境。我有时心里很紧张,但知道逃跑也没用。他们两人轮着看着我。飞行人说,玩够了就让你回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