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孙甘露:新概念和韩寒让我们对青年对时代有了更深入的观察

原标题:孙甘露:新概念和韩寒让我们对青年对时代有了更深入的观察

2018年1月29日,“北大培文杯×新概念青春联盟论坛”在北京大学举行。著名作家、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萌芽》杂志社长孙甘露做了精彩发言(以下文字根据现场实录整理,未经本人审核,特此说明):

我是新概念的办公室主任,说一点关于新概念竞赛。因为我2013年4月接的,时间不是太长。对这个情况可能也有一个渐渐熟悉的过程。那么1999年大赛创立之初呢,实际上文学杂志面临一个比较严峻的状况。通过新概念大赛,在2005年年底到2006年初,发行量达到了50多万份,最高可能接近52万份一期,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

那么从2006年头上开始,由于出版、阅读,尤其是新媒体的出现,互联网的出现,实际上对纯粹的文学杂志影响是巨大的。我们经历了一些变化,杂志也因此做了很多调整。那么一直到前年开始,经过改版、上下刊的合并调整,渐渐的稳定在10万份的这样一个发行量。我也初步了解了一下,作为一个文学杂志,10万份,在今天情况下还是一个比较可观的数字。但是也很艰难,勉力的在做。但是所有这一切有一个很重要的支撑,就是新概念大赛。

当年,最有名的就是韩寒了。当然,围绕着他也有很多争议,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好的现象。当初,我们曹文轩老师就这个问题非常及时地站出来发表了一个讲话。不仅直接参与到评审工作中,实际上在后来这些岁月里,对大赛、宣传和维护都做了很多工作。

在今天,我觉得青年写作的比赛,尤其是这些年渐渐涌现出来更多的比赛,尤其像北大培文杯这样的,一下子有那么大的影响。我在想新概念做了20年慢慢积累,培文杯是有一点后来居上的意思。当然我们乐观其成。就像刚才曹文轩老师讲的,这些竞赛应该越多越好,给年轻人实际上是提供一个舞台,一个平台,让他们有机会来展现自己。

我也对青年人写作有一个看法。因为新概念大赛也好,培文杯也好,它给青年人提供了一个机会,实际上把青年文学概念,以前我们传统文学的概念里,这个青年文学指的是年纪比较轻的人写的作品。而新概念大赛和培文杯写作,这一代人的出现,以及以这种方式的出新,已经把这个边界给拓宽了,或者说有一种像一个青年文化的意思。

像韩寒、郭敬明,作品的价值另说,就是说他带来一个广泛的社会效应,使公众,包括学术界,对年轻人的写作,以及不把它看作是一个简单的作文写作,就是说更深入观察到背后一个时代,一个年代的文化,以及整个社会的变动,以及年轻人身上的反应,以及他们给社会带来的触动,我觉得这个可能是青年文学写作比较重要的部分。使我们既在传统的文学概念里面,同时又在年轻人的写作里面,同时又是一种青年文化,或者说是一种亚文化的范畴里面,在更广泛的领域里来观察年轻人。这个实际上是社会变动的一个很重要的征兆。我觉得在这个意义上,两个大赛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谢谢大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