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人民日报:拼!这些项目能冲金 冰壶等有竞争力

原标题:人民日报:拼!这些项目能冲金 冰壶等有竞争力

2018年平昌冬奥会即将于2月9日开幕,作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前的唯一一届冬奥会,平昌冬奥会对中国体育代表团而言,练兵的意义尤其重要。

虽然多个雪上项目获得了平昌冬奥会资格,取得了历史性突破,但是中国代表团的冲金点并没有明显增加,依然主要集中在短道速滑、花样滑冰和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这3个项目。在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孙远富看来,这3个项目要么是打分项目,要么是偶然性非常大的项目,“运气好的时候可能会有金牌,但拿不到金牌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对此,我们要做好面对困难的心理准备。”

短道速滑

中国短道速滑队目前正在上海进行封闭性训练。日前结束的全国短道速滑冠军赛是队伍出征前最后的一次大赛,队伍以赛带练,为平昌冬奥会做着最后的准备。

短道速滑一直是我国的冬奥夺金大项。中国代表团在冬奥会上共获得过12枚金牌,其中有9枚来自于短道速滑项目。不过近两个赛季,该项目的世界格局变化使得中国队在平昌将面对更多的困难。实力强大的韩国队此次占据东道主优势,项目布局已从以往中长距离为主到如今全面铺开,正逐渐形成一家独大的局面。“家门口”的冬奥会,韩国队势必将在自己的强项短道速滑上力争更多金牌。荷兰队、匈牙利队等欧洲队伍的崛起,加上本就实力不俗的加拿大队,增加了比赛的偶然性,也使得金牌的归属更加难以预测。正如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所说,“这个项目的魅力就在于不到最后一刻,永远不知道冠军是谁。有能力的选手不一定能夺冠,但是我们一定要让自己具备去争夺冠军的能力。”

对备战训练,李琰的要求极为严格,从体能储备到技术打磨都精益求精。不过进入这个赛季,队伍也遇到了许多新问题。此前在女子500米项目上实力强劲的范可新似乎陷入了犯规的“魔咒”,几次无缘世界杯500米决赛;索契冬奥会女子1500米冠军周洋还未能恢复到巅峰时的状态,能否冲破韩国队在中长距离上的垄断仍然未知;而臧一泽、林悦的意外伤退,也为女队接力的排兵布阵带来了难题。

男队方面,武大靖的表现较为抢眼。这个赛季,武大靖在500米项目上愈发成熟,索契冬奥会,他夺得了该项目的银牌,在平昌,则有望改变奖牌的成色。而另一位名将韩天宇近两年的竞技状态却不比从前,他在主项中长距离的比赛中势必要面对韩国队选手集团式的冲击,想要再现索契摘银的辉煌,对他将是极为严峻的考验。

男、女短距离和接力项目,依然是中国短道队的主攻项目,在此前的全国冠军赛上,男、女两队在接力项目上都滑出了超世界纪录的好成绩,极大地鼓舞了士气,为队员们增添了信心。在李琰看来,随着冬奥会开幕进入倒计时,队员们首先要坚定信念,积极调整到大赛状态,无论客观条件如何,都要尽力做好自己。“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我们都要尽力去拼。比赛除了平时训练的积累,还要看当时的天时地利人和,只有都具备了才能得到最好的结果。”李琰说。

花样滑冰

刚刚结束的2018四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是平昌冬奥会前一场重要的测试赛。中国男单选手金博洋伤愈复出,状态极佳,不仅首夺四大洲赛冠军,更刷新了个人短节目最好成绩,并成为本赛季首位男单总得分冲破300大关的选手。平昌冬奥会,金博洋有望带来惊喜,为中国队实现男单突破。

素有“四周跳小王子”称号的金博洋在近两年参加成人组比赛后,展现出了过人的天赋和潜能,特别是他所表现出的跳跃能力,可以说开启了花样滑冰男单的“四周跳时代”。在连续两个赛季的中国杯花样滑冰大奖赛上,金博洋都收获了银牌。这个赛季,他在艺术表现力方面有了明显进步,加上难度占优的动作编排,已经逐步具备了与世界一流选手“掰一掰手腕”的能力。不过据了解,他在平昌冬奥会将采用“保守”战术,放弃尝试高难度的五个四周跳,以保证节目质量和成功率。

平昌冬奥会上,一批与金博洋年纪相仿的新秀将闪耀男单赛场,让比赛更具悬念。美国队华裔选手陈巍、周知方,日本队选手宇野昌磨,还有以个人身份参赛的俄罗斯选手科尔雅达都已实现了难度上的突破,陈巍还将向高难度五个四周跳发起挑战,他们都是平昌冬奥会男单奖牌的有力争夺者。此外,加拿大队老将陈伟群、西班牙队选手费尔南德斯同样对男单奖牌虎视眈眈。日本队名将、索契冬奥会男单冠军羽生结弦目前的参赛前景仍不明朗,但有消息称从去年11月开始“闭关”养伤的羽生结弦已经恢复了冰上训练,极有可能出现在平昌。

中国双人滑组合目前正在封闭训练,没有参加四大洲赛。不过以隋文静/韩聪为代表的双人滑依然是中国花样滑冰队的优势项目,具备了冲击奖牌甚至金牌的实力。2016年,隋文静脚伤痊愈复出后,隋、韩两人的状态迅速回升,2017年3月首次加冕世锦赛冠军。这个赛季,两人的自由滑节目先后在中国杯、日本站和上海超级杯赛中惊艳亮相,平昌冬奥会将是两人首次参加冬奥会,若能轻装上阵,发挥正常水平,有望重现经典。

自由式滑雪

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目前已拿到了男、女共8张奥运门票,是中国雪上项目上为数不多拿到平昌冬奥会满额参赛资格的项目。中国代表团目前唯一的一枚雪上金牌便出自于这个项目——韩晓鹏在2006年都灵冬奥会上夺得了男子比赛的冠军。令人遗憾的是,中国女队曾多次与金牌擦肩而过,却始终未能改变奖牌的成色。

徐梦桃是目前中国女子空中技巧队的领军人物,即将第三次出征冬奥会的她将再次向自己的金牌梦发起冲击。经历了2016年新疆冬运会的伤病后,徐梦桃度过了一个相对完整的赛季,夏训、冬训都很系统。对她而言,曾经最难的部分是走出受伤的心理阴影,“心理突破用了很长时间。这一年的训练有调整、有休息,都是按部就班的,状态也稳中有升。”

这个赛季,徐梦桃抱着以赛带练的心态参加了6站世界杯赛中的5站,收获了两个冠军、两个亚军以及一个第五名。从赛季初到现在,她一直在提升状态,在平昌,毫无疑问将成为空中技巧项目金牌的有力争夺者。

拥有齐广璞、贾宗洋等名将的男队已经初步形成集团优势。目前,齐广璞在实力上已经具备了冲击奖牌的能力。在上个赛季的世界杯赛中齐广璞共摘得2金3银,在综合榜上排名第一,去年3月的世锦赛,他最终名列第二,一直保持着不错状态。2014年索契冬奥会,有着“难度王”之称的齐广璞在最后一跳出现失误止步第四名,因此平昌冬奥会将是齐广璞重新证明自己的最佳舞台。

我们能交出什么样的成绩单——这是中国体育出征世界大赛前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1月29日,世界权威的体育数据公司Gracenote公布了平昌冬奥会虚拟奖牌榜的最新版本,预测中国代表团将取得7金1银2铜的总成绩。相比于中国军团出征前对成绩的低调表态,这个预测显然有些乐观。

纵观中国队历届冬奥会的表现,除了短道速滑这块“金牌基石”,花样滑冰、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也具备一定的冲金实力,算得上传统优势项目。而单板滑雪U型场地、冰壶、冬季两项等项目,尽管有争取奖牌的竞争实力,但临场变数较大。“我们现在要做最坏的打算,同时争取最好的成绩。”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孙远富说。

单板滑雪U型场地

去年年底,在张家口崇礼进行的单板滑雪U型场地世界杯上,刘佳宇再次站上女子组项目的冠军领奖台。距离她上一次夺得世界杯冠军,已经过去了近5年。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正是刘佳宇拿到第四名,创造了中国单板滑雪冬奥历史最好成绩。而今,她将第三次出战冬奥会,“做好自己是最大的目标。”

平昌冬奥会,中国单板滑雪U型场地女队确保4名队员满额参赛,男队员张义威也拿到了入场券。争取一枚奖牌,成为全队的目标。“现在队伍整体水平处于稳步上升状态,比上届冬奥会要好一些。”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滑雪二部部长李扬说。

近些年,竞技单板滑雪朝着不断提高速度、动作难度、飞行远度、飞起高度、优雅表演技巧、不断创新的方向发展。美国队拥有二三十名顶级运动员,而中国队只有两三名重点选手。中国女队的对手中,现世界排名第一的美国选手克洛伊·基姆只要站稳,冠军很难旁落,而温哥华冬奥会冠军、澳大利亚选手布莱特也将在平昌复出。男子组竞争更为激烈,冬奥会进入决赛前十名的选手均有登上领奖台的实力,目前世界前十有一半是日本选手。

近期备战中,中国队提升了动作难度。世界杯崇礼站上,刘佳宇在决赛第三轮尝试1080度的动作,虽然落地时出现失误,但出色的空中动作令人惊喜。国际上,能做出1080度动作的女选手并不多,刘佳宇表示,备战平昌冬奥会的最后阶段,将着重提升900度动作和1080度动作的连贯性。

单板滑雪U型场地为打分项目,受天气、场地等因素影响较大,奖牌归属存在偶然性。中国队能否在平昌登上领奖台,要看运动员的现场发挥。从去年世界杯表现看,几名重点队员仍存在一些问题:刘佳宇动作高度不错,但空翻稍显不足;蔡雪桐动作风格好,但在复杂气象条件下稳定性欠佳;张义威受伤后,动作稳定性有所下降,好在难度系数保持不错。据悉,有参赛资格的国家队选手在平昌冬奥会前一直在瑞士集训,进一步巩固动作难度,补齐短板。

女子冰壶、混双冰壶

北京时间1月21日,2018年苏格兰女子冰壶巡回赛,中国队在4∶0领先的大好形势下被瑞士二队逆转,止步半决赛。此前,中国队在瑞士伯尔尼国际赛上连胜俄罗斯队和美国队夺冠。在平昌冬奥会的最后冲刺阶段,中国女子冰壶队以赛带练,为即将到来的“大考”热身。

冰壶是中国队率先取得突破的冬季运动团体项目。2009年世锦赛,王冰玉领衔的中国女队勇夺冠军。温哥华冬奥会,4位“冰壶金花”收获了中国冰壶的首枚冬奥会铜牌。索契冬奥会,中国男队历史性地获得第四名。

进入平昌奥运周期后,中国女队一度青黄不接,年轻队员难以挑大梁。2016年,王冰玉和周妍火线复出,与刘金莉、麻敬宜组成“以老带新”的阵容,最终在落选赛脱颖而出,顺利拿到平昌冬奥会门票。混双组合王芮/巴德鑫也获得参赛资格,中国男队则折戟沉沙。

目前的这支中国女队团队意识较强,王冰玉和周妍经验丰富、状态尚佳,28岁的刘金莉是国家队老队员,多年作为替补征战,成为主力后在二垒位置的清障表现得可圈可点,小将麻敬宜技术全面,心理素质出众,曾在世界大冬会有过出色发挥。全队打完落选赛后增强了自信,通过比赛加强队员之间的磨合,完善击打和投壶两个细节,力争以最佳状态出征平昌。

混双冰壶在平昌冬奥会首次成为正式比赛项目,共有8支队伍参赛。巴德鑫沉着冷静、出手沉稳,是中国男队在索契冬奥会的主力;王芮反应敏捷、思维开阔,堪称女队近年来的“希望之星”。两人配对后很快产生“化学反应”,是最近两届世锦赛唯一全部晋级前三的组合。展望平昌,两人如能延续世锦赛的良好发挥,很有希望夺得一枚奖牌。备战进入倒计时,他们通过比赛积累经验,观察对手的情况,找出自身不足并尽快解决。“我们会更加珍惜最后这段时间,一切做到最好。”巴德鑫说。

冬季两项、速度滑冰

对国人而言,冬季两项似乎有点陌生。这个由越野滑雪和射击组成的混合项目讲究“两快一准”,因为比赛场面紧张激烈,极具观赏性,在欧美国家备受欢迎。中国冬季两项选手的历史最好成绩是第五名,由于淑梅在1998年长野冬奥会女子短距离7.5公里比赛中创造。

去年7月,中国冬季两项队由挪威外教接手执教后,队员们学习了很多新的训练方式和技巧,本赛季尽管上雪时间较短,但竞技水平稳中有升。从去年12月开始,中国队除了10天左右的训练期外,马不停蹄参加了6站世界杯比赛,为平昌冬奥会参赛资格积累积分。

经过近期的实战,中国冬季两项队进一步对技术、体力等方面加以调整,注重对比赛细节的把握。札幌亚冬会银牌获得者张岩在射击方面比较出色,十发射击能中九发以上,不过在滑行方面与国外一流选手存在一定差距。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滑雪三部副部长李旭东表示,希望冬季两项在平昌能超越上届冬奥会的成绩。

作为中国冰雪运动起步较早的项目,速度滑冰历来是中国选手的“破冰”之处。正是叶乔波在1992年阿尔贝维尔冬奥会夺得两枚银牌,为中国队实现冬奥会奖牌零的突破。4年前在索契,张虹勇夺女子1000米金牌更是创造了历史。

平昌冬奥会,中国队在女子500米、1000米、1500米和集体出发分别获得3个满额参赛席位,女子3000米获得两个席位,女子团体出发也获得参赛资格;男子项目获得500米的两个席位和集体出发一个名额。尽管参赛人数不少,但形势不容乐观。平昌奥运周期,张虹饱受膝伤困扰,训练得不到系统保证,也更换了教练,本赛季始终未能进入前八名,其他选手的实力也不算突出。与此同时,其他国家的选手实力却在增强,除了荷兰、捷克、加拿大等传统速滑强队,日本队近年来异军突起,成绩飞速提高。

孙远富表示,从2015年后我国冬季项目的开展面不断扩大,但原有运动员的底子薄,原有的人才储备分摊到更多项目,实际上削弱了一些项目的运动员数量。“比如速度滑冰,以前可能有五六百人的规模,现在有的运动员转到别的项目,转项的过程会对成绩有一些影响。”

值得高兴的是,在更换了新的医生和治疗方法后,张虹的伤病得到明显好转,也让她对自己第二次冬奥征程有了期待,“尽力而为争取好成绩,现在不给自己太多压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