坊子煤矿的百年艰辛历程

原标题:坊子煤矿的百年艰辛历程

历史裹挟着悠悠烟云渐渐远去了,然而在坊子这块物产丰饶,文化璀璨的大地上依然有一颗乌亮的明珠,虽历经了一个多世纪的沧桑却依然光彩夺目。这就是百年老矿-坊子煤矿。

坊子煤矿早在清朝乾隆年间便闻名遐迩,到清朝后期,和枣庄煤矿、淄川煤矿并称山东三大煤矿,民国初期,位列全国十大煤矿。成为近代中国能源的重要产地之一。

早在明末清初,坊子煤田就被当地居民发现,但仅有少数乡民偶尔在浅层偷偷开采。乾隆五年,即公元1740年,坊子煤田解禁,百姓纷纷采掘,到道光年间坊子煤业已经比较盛旺,及至清光绪年间,坊子煤田的采掘已经从浅层转入深层,煤炭也由原来的仅供炊薪,而成为商品流向四面八方。

到清朝末年,一些初具资本主义萌芽性质的手工业作坊式煤窑开始在坊子出现,并逐步形成了一支相当数量的煤炭常年采掘队伍,当时采出的煤不硬不重而且烧起来火势也大,慢慢便远近闻名,那个时候大家称这个地方为"炭庄",这些远近闻名的炭叫"潍县炭"。潍县炭的发现让这里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传统手工业发展最迅速。流传至今的一句谚语:三百小红炉、两千砸铜匠、九千绣花女、十万织布机,便是对当时这一繁荣景象的真实写照。

随着1897年德国对山东的入侵,坊子煤矿一步进入了资本主义近代大机器工业生产阶段。

德国地质学家和地理学家斐迪南.李希霍芬

提起德国对山东的入侵,这里不得不提到一个很关键的人物,他就是德国地质学家和地理学家斐迪南.李希霍芬,1868年至1872年,他先后七次来到中国刺探情报,宣称"中国是世界第一石炭国"。回国后,立即建议德国政府对华扩张侵略,开采坊子、淄博煤田。1897年,德国以曹州教案为借口,出兵侵犯山东。1898年,李鸿章与德国公使海靖签订了《胶澳租界条约》,德国人攫取了胶济铁路的修筑权和沿线15公里以内的矿藏开采权。

德国随后组织成立了华德矿务公司,公司资本1200万马克,名义上为中德合办,实际上是德国独家经营,中国没有一点管理权。公司组建后便接二连三对坊子煤炭储量进行勘探,共探得坊子煤炭储量350万吨。德国决定在坊子进行大规模煤炭生产,"建设一座欧洲式的现代化煤矿"。

从1901年至1905年的五年间,德国人在坊子先后开凿了坊子竖坑、安妮竖坑和敏娜竖坑三口炭井。1906年,矿井大型生产设备全部安装完毕,坊子炭矿由土法生产时期进入大规模机器生产时期,以前民窑遍布的开采情形不见了,代之出现的是德国三大立井。

1902年4月胶济铁路自青岛修至后张路院西侧,翌年建成坊子火车站。 为了方便开采和运送坊子煤矿挖出的煤炭,德国人更改了胶济铁路路线,专门绕了个弯过去,看当时的胶济铁路路线图会发现,上面有个明显的"失误",一直顺畅的铁路线,忽然在潍县(今潍坊)处向东南绕了一个大弯,在约20公里处设置了一个站点叫坊子火车站,这正是德国人为掠夺坊子煤炭资源故意为之。

火车站的建立为德国人提供了便利的运输条件。此后德国更是变本加厉扩大掠夺,不断擅自扩大矿区边界,强令民办小煤窑全部封闭,并规定"沿铁路两侧7.5公里以内不准中国人开矿,15公里以内不准中国人机械采煤"。当时生产煤井只有坊子竖坑、安妮竖坑和敏娜竖坑,三座煤井出煤。并建成了洗煤厂和炼煤场。到1911年,坊子煤矿的矿区总面积已经扩大到528平方公里,成为当时全国煤田面积最大的矿区之一。

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日军趁机出兵山东,军舰开进胶州湾,并对德宣战,9月25日,德国人仓惶逃离坊子。自1902年10月首次出煤至1914年德国侵略者逃离坊子,德国共掠走煤炭199万吨。

1914年9月28日,日本铁道连队以没收德国资产为名,占领了坊子及其炭矿。由于德国撤退匆忙,坊子炭矿的矿山设备基本完好。日本帝国主义对坊子炭矿的占有,完成是战争掠夺的结果,并未耗费一分一文建设投资。日军侵占坊子煤田后,一方面强行让工人排水恢复生产,同时又新开小煤井,破坏性的掠夺坊子的煤炭资源。据记载,从1914年到1917年底,仅3年的时间日本就掠夺煤炭60余万吨。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坊子炭矿的工人也支援学生运动,纷纷罢工。日本政府迫于压力,同意与中国政府合办矿山。1923年,中日合办的鲁大矿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原国务总理靳云鹏担任鲁大公司总理,鲁大公司名义上是中日合办,实际上被日本垄断资本家控制,日本在坊子煤矿的机构未变,职权照行,仍然实行殖民统治。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在坊子的统治更加变本加厉,肆无忌惮,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1940年3月,日本在青岛设立了山东煤炭产销公司。4月1日,在坊子火车站成立坊子煤炭产销公司,完全控制了坊子煤炭的生产和销售。日军占领坊子的31年间,共掠夺煤炭422.7万吨。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结束了对坊子炭矿的侵略。1945年11月,国民党山东省第八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张天佐委派刘天兴等接管坊子及其炭矿。由于德日帝国主义的长期掠夺性开采,煤田破坏十分严重,仅有5座小井维持生产,矿山设备破烂不堪。刘天兴等对已凋敝破败的厂矿再次反复折腾,致使多处煤井资源枯竭。

在解放前,坊子煤矿工人同全国煤矿工人一样,深受旧社会劳动制度的摧残和压迫,每天在缺氧、高温和冒顶事故时刻危及生命的恶劣、危险条件下繁重劳动十几小时,许多工人被夺去生命,活着的工人也非伤即病。

1948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东线兵团发起潍县战役,4月11日坊子解放,坊子煤矿从此结束了100余年的苦难史。坊子解放的次日,华东财政经济办事处物资处理委员会工矿部立即派员赶到坊子炭矿,宣布实行军事管制。军委会主任由工矿部部长张敬人担任。

面对千疮百孔、几成废墟的矿山,坊子煤矿工人发扬了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战天斗地,艰苦创业,克服了各种难以想象的困难,一边恢复生产,一边建设矿山。当年底就出煤10万吨,有力的支援了尚在进行的解放战争,稳定了坊子及其周围地区的局势。到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坊子煤矿已经发展成为年产煤炭25万吨,拥有职工2500余人的大矿,成为镶嵌在鲁东地区的一颗晶莹璀璨的黑色明珠。

解放后的坊子煤矿工人

坊子煤矿一直属国家统配煤矿,在解放初,曾名坊子煤矿公司,1950年4月13日,山东省人民政府工矿部煤炭管理局将所属煤矿统一定名时,改称坊子煤矿,并一直沿用下来。

50年代初,坊子煤矿在扩大生产规模,发展机械化生产的同时,积极扩大煤田采掘范围,向深层次发展,挖掘生产潜力,新拓生产水平,到1957年已发展为年产煤炭35万吨的中型矿区。自解放到1990年,坊子煤矿共生产煤炭2093万吨,对国家经济建设,特别是对建国初期能源困难时期的经济恢复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坊子煤矿在发展煤炭生产的同时,在旧煤矿一片空白的基础上,逐步建立、不断发展和完善职工福利与文教卫生事业,使广大职工在医疗、卫生、文化、教育、住房、生活等各方面都得到可靠保障。截止到1990年,全矿有澡堂2个,3623平方米,电影院一座,可容纳观众1240人,医院一座,职工子弟学校一所,集体与家属宿舍66716平方米。

坊子煤矿在发展过程中曾多次出现资源枯竭的情况,数次因储量接续不上几近下马,伴随着矿井开采深度的逐年增加,矿井涌水量不断增大,生产环节多,设备、材料占用量上升等主要原因,企业经济效益下降。自1953年起连年亏损,且数额逐年上升,特别是80年代后期,物价上涨,煤炭销售价格尚未理顺,成本加大等原因,使亏损额成倍增加,1990年高达2068万元。再加上后期企业办社会等沉重包袱导致坊子煤矿在进入市场经济后不能得到进一步的发展,2002年,坊子煤矿破产重组,改制成为山东新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改制之后的坊子煤矿迎来了新生,历经沧桑百年的坊子炭矿主井坊子竖坑,自2012年11月也不再担负矿井提升任务,现已被山东新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创意开发为“坊子炭矿博物馆“的矿井体验区,它肩负着新的使命,也开启新的征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