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城队长孔帕尼:我一生最大的成就不是英超冠军,而是它

原标题:曼城队长孔帕尼:我一生最大的成就不是英超冠军,而是它

▲ 比利时国脚、曼城中卫孔帕尼

文森特·孔帕尼(Vincent Kompany)在自己的足球生涯中斩获了很多荣誉,但是这位曼城队长认为,自己一生最大的成就,是他最近刚刚拿到的MBA学位。

孔帕尼今年31岁了,过去的五年里,他一直利用闲暇时间在曼彻斯特商学院读书。2017年他拿到了国际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毫无疑问,这段学习经历帮助他成长为一名商人,也让他的人生更加精彩。

“刚开始读书时,我就像是赤手空拳走进战场,”孔帕尼对《金融时报》说。他提起这段往事是为了强调他当时完全没有准备。当孔帕尼得知他的研究方向是商业金融时,他立刻就知道他对此“束手无策”。

“我在上课前甚至得研究这门课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孔帕尼笑着说。“在学这门课程前,你查了书本的名字之后,就会感到很沮丧。”但是,作为职业运动员的敬业态度和导师们的帮助,让他下定决心“掌握学习这门课的方法。”

理解课程中专业表达是与学习战斗的一部分。“如果你跟一名顶级会计谈论他的专业问题,难度令人难以想象。但我从中学到了很多。”

孔帕尼身高将近1米93,在球场上踢中卫。这个位置很难踢,但是他身体对抗强,脚步快,这些优点让他保持冷静,总能在场上正确阅读比赛,在对方进球前干扰掉。在球场5万名观众和上百万电视球迷面前,他总是表现得很轻松。

“因为你知道当你真正擅长某事,你知道你这辈子都在做你擅长的事,所以你会感到放松。”

“但即使你面前的观众寥寥无几,而你做的事并不是你所擅长的话,你肯定会紧张。我发现第二件事(读MBA)情要比第一件事情(踢足球)压力大多了。”这也是MBA课程一直强迫孔帕尼做的事。

“我会在自己的下半生中永远记着这种不断成长的经历,”孔帕尼说。

孔帕尼六岁的时候就开始在布鲁塞尔的安德莱赫特踢球,所以足球对他来说很容易,但学习就不是这样了。那么他之前想过放弃学习吗?“当然,有好多次,”孔帕尼说道。

孔帕尼2008年就来到曼城的伊蒂哈德球场踢球了,但是这次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他却选择了约翰·瑞兰德图书馆作为采访地点。这座开放于1900年的哥特式建筑属于曼彻斯特大学,馆内有一间阅读室,让人很容易想起教堂中殿。这种环境也激发了孔帕尼完成学业,并忍受队友们的玩笑,因为在坐飞机参加比赛时,孔帕尼会选择看书而不是看电影。

“他们(队友们)总是爱开我的玩笑,每次我打开一本书,他们就会打一下我的头啊什么的,”孔帕尼回忆道。不过他也说,队友们的玩笑都很短暂,而且没有恶意。

在《金融时报》的采访中,孔帕尼看到瑞兰德图书馆书架上摆着的书时,眼睛发亮。他说话时很专注,当讲到家人或者家乡时偶尔会露出微笑。

1986年孔帕尼出生在布鲁塞尔的乌切罗。他的父亲是扎伊尔(即现在的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活动家,从蒙博托的独裁统治中逃到了布鲁塞尔,他已故的母亲曾是比利时工会官员。在父母的坚持下,孔帕尼拒绝了欧洲几家豪门俱乐部的邀请,为了完成学校考试留在了家乡安德莱特的球队。

在一次受伤后,一些原本有意追求孔帕尼的俱乐部选择了放弃。到了2006年,德甲汉堡队引进了他。两年后,孔帕尼加盟曼城队,随后曼城被阿布扎比统治家族的谢赫·曼苏尔收购。从1968年到2008年,曼城没有拿过一次联赛冠军,但自从曼苏尔入驻曼城后,曼城成了欧洲最富有的几家俱乐部之一。

2008年至今,孔帕尼是唯一还在球队的球员,他历经四任管理层,几次受伤,也拿到两次英超冠军,两次联赛杯和一次足总杯。今年曼城也有望拿到英超冠军,欧冠赛场上也正追求更大的突破,同时孔帕尼还担任了比利时国家队队长。

孔帕尼和妻子有三个孩子,他说MBA和自己的家庭是让他走出养伤期的动力。“因伤休战让我从日常的足球工作中了减轻了很多压力。”

孔帕尼的下一个任务是学习西班牙语,因为这是曼城现任教练佩普·瓜迪奥拉的母语。孔帕尼认为不断挑战自己很重要。“我的生活需要挑战,”孔帕尼对《金融时报》说。

他之前也向比利时、德国和法国的商学院咨询过,但是这些学校无法提供给孔帕尼非全日制的时间安排来完成学业。

曼彻斯特大学的全球非全日制MBA课程需要学生自己通过上课和分组讨论学习完成,这样时间很少的高管和足球运动员就能留出一些时间来学习。孔帕尼说,上课的老师们确保他不会挂科,因为孔帕尼有时会因为某场比赛不得不错过作业提交或者小组讨论。而且,他还获准可以在规定的两年时间之外完成所有课程。“总体上,学校会让你感觉到他们想让你成功。虽然课很难,但对我来说,他们的帮助足够让我继续下去,因为你在一直进步。我们双方都明白,当因为课程材料太难想妥协时,总有人适时帮助你,”孔帕尼说道。

孔帕尼说:“在曼彻斯特大学每个学生总体上都怀有积极地心态”,对校方来说也是如此。

哈维·杜兰是曼大商学院MBA项目的临时负责人,他讲到虽然参加MBA课程的一些学生没有本科学历,但对他们而言是一次很大的进步。“我们想招收各种背景,各行各业的学生。”

孔帕尼解释道,自己的一个优势是之前已经在球场内外展示了自己的领导技巧。

在这门课中孔帕尼使用“曼城模型”,通过这个模型他把学到的东西应用到具体的情景中,其中就包括许多大量“自己设计的内容”。

一个MBA学位会帮助孔帕尼在退役后开拓自己的商业生涯。孔帕尼说自己品尝过成功的喜悦,也从失败中学到了很多,尤其是他在比利时开的一连串的体育酒吧。由于缺乏经验并过于热情,让他把钱投到了酒吧上面。但是酒吧的收入并没有达到预期目标,而且他做之前没有考虑到酒吧的营运费用,比如房租、股份和员工薪水。他大概亏了200万英镑。他开的两家酒吧一年后也关门了。从中他学到了责任。

“你不得不解决所有问题,但同时你还得一直当个好人。你不想把任何一名员工解雇掉或者对其他生意伙伴带来一丁点影响,因为这会让他们破产或者带来家庭问题。”

▲ 2012年孔帕尼作为曼城队长举起英超奖杯。

孔帕尼说,MBA的经历会让自己作出合适的商业规划,并能帮助自己在下一次遇到不确定事情时知道原因。他在比利时的传媒广告公司Bonka Circus也变得越来越好。2011年孔帕尼投资了这家公司,随后这家之前几乎不赚钱的广告公司开始盈利,目前营业额超过500万英镑。“我对此很骄傲,因为刚开始的时候什么资源都没有,我想这是书写一个故事开头的正确方式吧”孔帕尼说道。

孔帕尼的忠告就是,找到合适的人,许诺以股权奖励而不是早期给予丰厚薪水。

“Bonka Circus公司的成功完全是员工的功劳。你找到了合适的人,激励他们,之后你推动他们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行,或者到了某个阶段,他们如果做得特别好,你就感觉是像踏着成功的波浪前行一样。”

商人经常爱从体育运动中获得经验,孔帕尼认为体育与商业类似,场上队长就像是商业中的中层管理人员。“你虽然是队长,但是你并没有一项凌驾于别人之上的权利。当好领导很难,因为你并没有高人一等。”孔帕尼学会如何跟不同球员打交道,有些球员需要对其激励,有些则需要给予关怀。

孔帕尼说,他的毕业论文对商业活动也很有意义。他在论文中调查了球队主场成绩和球场气氛之间的关系。他咨询了欧洲的许多顶级球员,问他们在哪块客场表现的跟主场球员一样好,在哪块场地让他们感觉气氛压力大因而表现差。有些球场因为氛围压力大,球员们提了一次又一次,包括多特蒙德的主场,以及格拉斯哥流浪者队的凯尔特人公园。孔帕尼说,这些俱乐部票都很便宜,俱乐部跟球迷关系融洽。孔帕尼也提到,英超联赛也有少数魔鬼客场。商业的作用在于学会如何在球场里营造一个“堡垒”,让人们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聚在一起。

孔帕尼在退役后会继续从事足球行业,他已经踢了25年球了。他说,30多岁的时候离开足球,就像是得到行医资格,但是却放弃了治病救人的想法。

帕尼跟姐姐一起在布鲁塞尔拥有一家社区俱乐部,目的是为了帮助贫困街区的孩子摆脱困境,打破种族之间的隔阂。“我发现足球比许多成年人认为的影响力更大。对我来说这是一家社区,但在许多人,特别是年轻人的生活中它意义非凡。我想这会带来社会凝聚力,”孔帕尼说。

这位非洲难民的孩子,在欧洲通过足球实现了梦想,而他似乎一直想要把这种理想主义的足球精神保存下来。

孔帕尼开玩笑说,没有多少人会像他一样读完MBA之后,薪水却可能下降。据有报道称,孔帕尼目前的年薪超过600万英镑,但退役后的漫长岁月可能会是他的“噩梦”。孔帕尼对《金融时报》说,“只要能保证在我退役后的时间里一直工作,我现在就愿意放弃大部分薪水。”

孔帕尼个人简历

1986年 生于布鲁塞尔;

1992年 进入安德莱赫特;

2003年 安德莱赫特首秀,赢得03-04赛季比利时国内冠军;

2004年 年仅17岁,国家队首秀;

2006年 加盟德甲汉堡;

2008年 离开汉堡,转投曼城;

2011年 迎娶曼城球迷卡拉·希格斯,目前有三个孩子;

2012年 曼城时隔44年再获英格兰顶级联赛冠军。开始在曼大商学院读非全日制MBA学位;

2013年 买下比利时第三联赛的一支球队,重命名为布鲁塞尔BX,给布鲁塞尔贫困地区的人们提供踢球机会;

2014年 在比利时成立“Good Kompany”体育酒吧,一年后关门。当年成为慈善组织SOS儿童之家的国际形象大使,该机构致力于帮助无法跟家人在一起生活的孩子们;

2017年 完成MBA课程。

懒熊体育作者:孙靖凯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编译自《金融时报》,原文作者为Andy Bounds。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