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新华·知本读书会 | 赵穗康:一加一可以不等于二——闲谈艺术超越日常物质生活的因素 (第57期回顾)

原标题:新华·知本读书会 | 赵穗康:一加一可以不等于二——闲谈艺术超越日常物质生活的因素 (第57期回顾)

一幅63cm×94cm见方的标准绘画,画面的中央被一支巨大的深棕色烟斗占据着。是的,从一般的角度看,这就是一支烟斗,斗钵饱满反射着圆润的光泽,斗柄弯曲构成一条令人享受的弧线,烟嘴处渐渐从圆形收束为鸭嘴状,画家甚至还贴心地在此处留出了齿嚼的位置。然而,“Ceci n’est pas une pipe”,这不是一支烟斗,雷内·马格利特在画面上留下了这句意味深长的话语。也许这幅《形象的叛逆》算不上是现代艺术里最难懂的一幅画,但它却依旧令人费解。说起来,同样令人伤脑筋的福柯就曾经围绕这幅画,写过一本薄薄的小册子,书名就叫作《这不是一支烟斗》。而来自纽约的艺术家赵穗康老师也说,针对这幅画,他可以讲一堂课,但今天,只需要我们知道“这不是一支烟斗”。一幅艺术作品,无论它画面上呈现的是一件物体,譬如烟斗,或是一个人,譬如蒙娜丽莎,艺术家在此都不是呈现物的实体本身。这句话,或可为你打开透视艺术的一扇窗。

1月6日,赵穗康教授在新华·知本读书会上进行演讲

2018年1月6日,新年第一期新华·知本读书会如期举行,去岁已经来做过客的赵穗康老师,再一次为读者们奉上关于艺术的精彩讲座:“一加一可以不等于二——闲谈艺术超越日常物质生活的因素”。他说,上次有听众在讲座后问他,如果艺术都是技术,那么艺术本身所谓的艺术的那一部分在什么地方?因此这次,他就要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讲艺术中我们不能解释的那一部分。这里的吊诡在于,如果一种东西无法解释,你如何用语言去描述它?赵老师为我们找到的方法是体验——通过一段段极个人化的生活情境描述,以及给他带来过独特艺术体验的音乐,赵穗康老师在封闭的讲座环境中尽力用音响、语言、图片等多维的方式带领听众唤回那一时刻的艺术体验。譬如有一次,赵老师乘高铁从上海去北京,当时他在车上为了讲座寻找音乐,当动车驶入南京火车站的时候,正好听到海顿《F大调第十七弦乐四重奏》。四十年前,这首曲子曾给过他不可磨灭的体验瞬间。但经历四十年的时空转变,再听到这首曲子,四十年前的那一刻体验又重回他的身心——外在的现实世界模糊了,两个完全不同的物质环境消失,音乐穿越时空永恒。

讲座中的赵穗康教授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艺术需要我们去体验,而非纯然的观看。这恐怕是大多数人在接触现代艺术之初,最最缺乏的预热功课。我们沉迷于艺术带给我们的幻象之中,将艺术作为现实的反映而不可自拔。对此,赵穗康老师举了个很简单的例子,他说艺术家要画一个苹果,他会先去选一块画布,决定画布的形状,然后准备各种颜料,或者需要的材料,这些事情中没有一件是与苹果有关的。艺术家记录下来的是那苹果那一刻带给他的体验,而不是要吃那个苹果。一个艺术家今天和人吵了一架,他不可能画一幅关于吵架的作品;很开心,也不可能画一幅开心的作品。我们常常误解艺术反映现实,但在赵穗康老师看来,艺术之为艺术,恰恰可以让一加一不等于二。“艺术本身就是一种精神,实际上就是一种非物质,艺术从物质发生,却超越我们的物质本身。”在此,赵穗康老师将艺术家完成作品的过程,比拟为“生孩子”,当一个艺术作品完成的时候它是有生命的,它所散发出来的生命力不断地与新的观看者的生命相汇,形成新鲜的体验。人类有其时空的局限,当我们抛开这一局限,我们会发现艺术作品因为超越,而有可能达致永恒。

左:未完成的《奴隶》

米开朗琪罗

右:《巴黎的空气》

杜尚

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米开朗琪罗的那件未完成的《奴隶》与杜尚看似玩笑的《巴黎的空气》在艺术上形成了共鸣,尽管从艺术史的划分或者在大多数观者的眼中他们毫不相干——毕竟后者只是杜尚从诸多工业现成物中随手挑出,签上自己名字的血清瓶。赵穗康老师坦言,一般艺术学校分两派,一个是技艺比较好的,一个是概念比较好的;一个是比较写实的,一个是比较抽象的。但他什么都可以,“磨刀霍霍练技一辈子,但是目的就是为了忘掉技术;学习的过程就是把学习忘掉。这实际上是一个哲学的概念”。正因为如此,艺术才构成在现代社会中拯救人类精神世界的特殊意义。“年轻的时候,有一回我爬上了华山,上到山顶的时候,太阳落山了。很多人都会说,走到自然里面去,看到太阳落山,很感动。实际上什么是感动?当看到这幅画面的时候,作为日常物质的你不存在了,你的物被那一刻的体验超越了,被净化了,完全消失了。”这就是艺术,不能解释的另一面。

新华·知本读书会现场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