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ICO几乎要被玩坏了 区块链的未来必须ICO吗?

原标题:ICO几乎要被玩坏了 区块链的未来必须ICO吗?

近期币圈寒流阵阵,比特币、以太币等主流数字货币价格持续大幅跌落,让不少持币者心在流血, 而艺术链(Arts)项目涉嫌虚假宣传,更是引发圈内地震。众多代币投资者忧心忡忡的同时,媒体大量报道进一步强化了ICO乱象的公众印象,很多评论甚至直接把ICO称为庞氏骗局。

事实上,ICO最大的承压来自2017年9月官方的监管政策。当时央行、网信办、工信化部等七部委联合发出通知,宣布代币发行融资(ICO)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要求各类ICO融资活动立即停止,已完成ICO交易的组织和个人应安排资金返还。此后,ICO活动要么出海,要么转入地下,公众感知越来越负面。

应该说,一些ICO发行方信息披露不充分,对项目过度承诺、估值过高,发行团队的操作能力、风控能力存疑,ICO领域良莠不齐、泥沙俱下的乱象客观存在,因而必要的政策监管、规范ICO流程、强化投资者风险教育都是应该的。

但作为区块链变革过程中不可或缺的融资方式,ICO已经承受了太多污名。当下一个奇怪的现象是,各方热烈拥抱区块链革命,各界对ICO有极大误解,ICO真的是区块链变革中必须被抛弃的坏孩子吗?

通证是区块链燃料

让我们追根溯源,分析一下区块链体系中通证本身的价值以及ICO的必要性。

通证是区块链技术中,人类与机器、机器与机器之间智能网络交互的最基础的协议和数据载体,是区块链中集合语言、门票和权益于一体的标识。它通过基础协议确保其发行总量和发行规则,通过加密算法保证其安全和可信度。

如果没有通证,区块链仅仅是一种分布式数据库,只有通过通证来形成新的激励机制和治理机制,区块链才能变成不断拓展的公有链,并且基于链上智能合约成长出各种商业形态。

ICO是Initial Coin Offerings(首次公开发售代币融资)的缩写,对应的是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s(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融资),也有把ICO叫作“Initial Crypto-Token Offerings”的,即首次公开发行加密数字代币融资,这个叫法更切合“ICO次的实质。

通过ICO发行的Token,有虚拟货币、加密数字货币、代币、令牌和通证等多种翻译。虚拟货币或代币强化了货币联想,容易引发货币当局的紧张,我个人赞成把Token翻译成为通证,这样语义更为中性,也更符合在区块链中适用的本意。

根据万向区块链实验室董事长肖风先生的归纳,ICO让区块链使用权公有化,解决了公地悲剧和租金消散的经济学难题,使产品和商品的内部效用和外部效用都能最大化,交易无摩擦。

以最典型的比特币区块链为例, 每秒都发生着点对点交易、支付和汇兑,但如果没有预先通过一套设定的规则来发行比特币作为维护系统运行的激励,那区块链技术也不可能演进。

当然就特定行业的联盟链而言,参与成员可以通过协议分摊成本和收益,可以不依赖发行新的通证来运行该联盟链。

但就目前众多刚刚起步的公有链而言,无论技术开发、系统维护和分布式节点拓展,都需要大量的前期投入,通证是区块链不可或缺的燃料。

目前有两种融资方式来支持区块链技术的变革进程,一种是传统的风险和股权投资,投资方通过尽职调查、估值作价,以一定比例拥有区块链企业的股权。但因区块链是一种分布式的数据形态,通证不是未来的一种收益分配权,而是公有链上的一种使用权,传统股权投资模式有理念上的障碍。另外一种融资方式就是通过ICO,基于特定公有链的特点发行通证,提供激励。正如肖风先生总结的“ICO降低了区块链创业项目的融资门槛和投资者的投资门槛”,在这点上它与众筹异曲同工;ICO的代币可以在数字货币交易所交易,相比股权投资,拥有极高的流动性,方便了投资者退出。

目前来看,这两种融资方式齐头并进,ICO的发展速度明显高于区块链方面的风险投资,有可能成为区块链行业的主要融资渠道。如果阻断ICO融资通道,必然大大减缓区块链技术变革动力。

通证法币化?

还有一种观点不否认通证的必要性,但认为区块链和ICO没有必然联系。这种观点认为,区块链的价值在于分布式数据库与不可造假的特性,需要一定的算力支持,这个就有成本,成本需要使用者支付,这个费用不一定要用通证支付,人民币美元都可以。

现实世界中,委内瑞拉正在推进基于其石油资源的数字化法币,俄罗斯也在推进国家加密货币的发行。他们希望发行一个政府可以控制的加密货币,从而使日常生活中的每个人都拥有加密货币。

法币或者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能否成为通证?这是一个充满争议的问题。

目前来看,数字法币有两大问题,第一,数字法币本质上是凭借国家暴力机器做信用保证,法币发行总量和发行规则并非基于一套不可篡改的基础协议,在分布式商业生态中,各个主体的地位并不是平等和对等的,而区块链是一种点对点的对等网络,在这个网络上的任何一个节点,人们获得的信息是对等的,系统根据事先协议自动发行通证,以全网共识的算法进行治理。 这与目前的法币发行机制显然不能同日而语,想象一下,委内瑞拉政府发行的数字货币,如何可能成为某公有链上的通证?

第二,法币之所以是法币,是在国家主权范围内,都是一种法定支付命令,在任何场合任何商业环境中都要做到见票即付,并且其作为价值衡量尺度是清晰和明确的。 但区块链是一种分布式技术,基于区块链而形成的商业形态是分布式商业形态,其通证的发行和价值高度依赖这个行业特点,公有链越扩展,分布式节点越多,通证越有价值。离开了链这个特定的使用权,通证价值就高度不确定。跨链条的代币价值之间如何转换--比如艺术品公有链上的通证如何和基于医疗链上的通证互换,目前更是没有任何共识。在这种依赖链才能流通并且价值不确定的环境中,法币的特性使得它不适合成为通证。

当然,区块链革命刚刚开始,区块链技术如何和现实经济场景结合,我们还无法充分想象。目前通过ICO发行的基于不同场景的公有链通证,很大程度上还是一个不断试错和价值发现的过程,通证最后价值是会演变的,大部分通证本身或许最终会消亡,通证和通证之间最终或许会竞合出某种通用的数字货币,而那时候那些价值稳定的数字化法币也可能被接受成为某种通证,或者数字货币的价值会锚定在某种法币之上。在这个意义上,通证并不是对法币的排斥和替代,而是通过竞争压力,让法币价值回归。

话说回来,目前这个阶段,ICO市场的确存在诸多问题,技术上、商业模式上、理念上和安全问题上都有值得检视之处,但检视现实,所谓乱象其实规模有限。在全球范围内,根据Coinmarketcap消息,加密货币总市值不足4000亿美元,而黄金总值8万亿美元,全球资本市场市值总值100万亿,全球房地产市值200万亿,ICO在中国的融资总额与社会融资总额相比,几乎是九牛一毛,大可不必恐慌。面对一个典型的新兴科技革命,我们不妨秉持基本的市场信念,通过竞争过程,泡沫会破裂,市场会自我净化。

正如杨东教授所言,并不是所有的ICO都是“骗子币”、“空气币”,基于区块链底层技术的互信机制构建起来的融资模式有符合金融科技进步的因素,如果因噎废食,视虚拟代币甚至所有数字货币为洪水猛兽,将是对我国如火如荼发展中的金融科技的一次重挫。”

具体到现实ICO监管,建议不妨参考英国、新加坡等国的“沙盒机制”,尽快推出中国版的“沙盒机制”,给予ICO“安全空间”内进行金融创新的便利,给正在进行中的区块链变革提供必要的燃料。(核财经专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