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陈佩斯被封杀的20年,头颅依然高昂:“如果接受强权,后代一定会为我感到羞耻!”

原标题:陈佩斯被封杀的20年,头颅依然高昂:“如果接受强权,后代一定会为我感到羞耻!”

时代精神

来源:摇滚客(Rockerfm)

久久没有露面的陈佩斯,最近,因为一段采访再次在朋友圈走红。

陈佩斯采访视频

视频里,白了胡子的他,翘着二郎腿,依然是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

他直面怒怼央视:“那里工作的都是爷,谁也惹不起!

他声斥无比黑暗的评奖制度:“我是一个非常干净的人,我没拿这些奖。我从心里头对它非常地厌恶!”

面对当下的社会环境,他更是掷地有声:“社会已经烂了几十年,还要把余生烂下去?

如果我接受强权,那我的后代一定会为我感到丢脸!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就是块石头,又臭又硬地在这儿,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他就在这儿了!

(一)

在央视称霸全国电视、说一不二的年代,陈佩斯大概是唯一一个敢跳出来说不的人!

1984年,陈佩斯和朱时茂合作的小品《吃面》,在春晚的舞台上一炮而红,他也一跃成为家喻户晓的喜剧明星。

但这也给了陈佩斯一个错误的信号,他以为自己的时代到来了……

1988年,陈佩斯和央视发生了第一次冲突。

为了喜剧效果,他强烈要求小品《狗娃与黑妞》用单机拍摄,借鉴电影蒙太奇手法。

但对此,春晚导演只是对他大手一挥:“一边玩去,你算老几!”

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在《警察与小偷》彩排时,陈佩斯再次提出自己的拍摄想法,春晚导演非但没同意,还把前面一段十分重要的过场戏剪掉了。

这个举动无异在警告陈佩斯,“老实点,别给自己找不自在!”

终于在1998年,冲突在沉默中爆发了。

因排练小品时再次被导演拒绝,陈佩斯怒目圆睁——

这届春晚,我不上了!

别看陈佩斯在舞台上总是扮演吊儿郎当的角色,但现实生活中的他是个十分严谨、对自己要求极高的人。

他不断打磨自己的作品,试图用最好的方式呈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与央视的矛盾也越来越激化。

出于利益方面的考量,央视下属的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未经允许,擅自出版了《吃面条》、《警察与小偷》等8个小品的VCD光盘。

鉴于当时央视的特殊地位,许多被侵权的艺人不是睁只眼闭只眼,就是噤若寒蝉,谁也不敢说话。

但陈佩斯眼里,偏偏揉不得沙子!

他通过登门、打电话和去函等方式寻求解决办法未果,无奈之下只能诉诸法律。

走进法院的一刻,陈佩斯身上多了一丝举身赴死的慷慨悲壮。

“这场官司你能打赢吗?就算打赢了,你不怕被他们报复吗?”

“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世界应该是有规矩的世界。”

经过唇枪舌战,法院判决下来,央视输了,赔偿、道歉,也丢尽了脸面。

官司尘埃落定后,陈佩斯拿到了16万余元的侵权赔偿金。

一家只手遮天的机构竟然栽在一个喜剧演员的手上,他们咽不下这口气,并开始了全面封杀!

很快,央视全面封杀陈佩斯,各大演出单位和地方台也纷纷响应。

从此,陈佩斯成了众矢之的,谩骂、恐吓一时全涌了过来。

自此,陈佩斯再没有接到过任何广电系统的演出,演艺生涯遭遇史无前例的寒潮。

没了收入来源,陈佩斯的影视公司只能宣布倒闭。

当时正逢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儿交学费,280块钱,陈佩斯掏遍口袋,只找到147块。

他曾是这个国家最火的喜剧演员,而今却连孩子的学费都凑不齐,他想发作,可他发现自己连发作的资格都没有了。

妻子王燕玲安慰他:“天无绝人之路。你和我都有一双勤劳的手,一颗聪明的脑袋,还能饿死不成?”

于是,他们夫妇住进了荒山里,隐姓埋名,开始种果树养活自己,成了地地道道的农民。

有媒体报道说,从没有服过输的陈佩斯,那时站空无一人的山头上,忍不住泪流满面。

他们自己搭房子,每天捡树枝枯叶生火,吃大锅饭,对邻里邻居一直客客气气,一直宣称自己是下岗职工。

某天,一个邻居说:“你跟演小品的陈佩斯很像,如果进城去演小品,没准真能吓住本人!”

这席话听得陈佩斯五味杂陈,继而他笑了:我要是陈佩斯就不会来开荒山了,多苦呀!

顶着风吹日晒,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干了两年农活,陈佩斯终于攒下30万。

陈佩斯对艺术的追求从来没有因贫困而消减过,总有一天,他会回到属于自己的舞台,这是他对自己的承诺。

走出大山临行前,妻子对他说:“我会继续守在山上,给这个家一个稳定的大后方。”

于是,陈佩斯着手重建影视公司,开始投身话剧领域。

往日的朋友们都开上了奔弛,只有他还开着那辆破吉普车,满北京打转找投资方,几乎跑断了腿。在碰了无数钉子后,陈佩斯决心,自己投资自己。

他把手里剩下的钱全部砸进去,制作出一部话剧《托儿》。这是孤注一掷的勇气,陈佩斯拿下半辈子都做赌注。

上天始终没有辜负他,《托儿》首场上座率达到95%,受到大家热捧,随后开启了全国巡演。

紧接着他推出了《亲戚朋友好算账》、《阳台》等等经典作品,在低迷的中国话剧界投下了重磅炸弹!

这些作品的成功并不是偶然,它背后大胆批判直到今天仍有这社会意义。

而陈佩斯也用行动证明了,只要有才华,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被埋没。

就算央视封杀我,我自己搭个舞台,一样能活出价值!

不管过去了多少年,陈佩斯始终都是那个学不会阿谀,容不得半点虚假的“手艺人”。

我还记得,在《中国好声音》热播时,他毫不留情地讽刺导师们演技精湛,不带脏字地骂人,句句扎心。

“我觉得对于他们的表演提高特有好处。”

“节目请这哥几个,真TM请对人了,真漂亮。”

“他做的和真的一样样的,他们相互间的默契,说实在的,我们在舞台在话剧上都很难做到这个程度,他们就精湛到这种程度。”

明褒暗讽,不愧是喜剧大师,玩转说话艺术,不着痕迹地把导师们骂的体无完肤。

而在他六十岁接受的采访的视频里,他更是在闲散中冷眼看这个世界,唇枪舌剑毫不留情。

只是镜头里的他多多少少有点寂寞,他说:独行并不独行,但确实没有对手。

而当记者问起他“反抗”的意义何在,这个白了胡子,神情落寞的老男孩眼神中似乎重新燃起了火焰:

“必须要有人说,否则五十年后、一百年后,后人看我们今天祖先是这么生存的,他们会愤怒。

他愤怒的不是强权,而是愤怒每一个接受强权的人,我的后代一定会为我感到丢脸!”

时代精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