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人工智能学院纷纷设立,是应景自嗨,还是深谋远虑?

原标题:人工智能学院纷纷设立,是应景自嗨,还是深谋远虑?

商汤科技汤晓欧在去年9月曾表示,“我最怕中国的学校再成立个人工智能系。在中国经常干这个事儿,什么热就成立个什么系。”就在这话说完没多久,首个人工智能学院就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揭牌成立了。

随后,湖工大、重邮相继开设起了人工智能学院。可以预见,这波争先恐后创办人工智能学院的热潮将持续整个2018年。对此的争论也很明显:人工智能学院的设立,到底是蹭AI热潮应景自嗨,还是深谋远虑?

重新掀起的AI浪潮

几乎每一年,科技风口都在发生着变化。2016年,被称为VR元年。但直到2016年结束,VR也没能交出一份让人满意的答卷。很快,人们便吃惊地发现,2017年突然之间就成了AI元年。

这种变化,并不单是媒体的吹捧。诸如科技巨头谷歌,CEO劈柴哥早在2016年10月《A personal Google,just for you》(专属于你的谷歌)中就指出谷歌从“Mobile First”向“AI First”的转变。在谷歌2017年I/O大会上,劈柴哥更在公共场合解读了谷歌“AI 为先”的策略。当科技巨头都将注意力转向AI,诞生出AI音箱、无人驾驶汽车时,也预示崭新时代的到来。

在这股AI热潮中,扮演了十分重要角色的当属AlphaGo2.0版本。早在2017年1月,谷歌Deep Mind就将其推出。与1.0版本不同,2.0版本的AlphaGo完全摒弃了人类棋谱,仅依靠深度学习成长。并最终在5月的对局中,以3:0战胜对手柯洁。深度学习让业界为之沸腾,也使得更多目光关注人工智能。人们也渐渐发现,AI人才原来是如此的紧缺。

AI人才争夺战:巨头招揽与高额溢价

你或许很难想象,为AI人才开设的工资会到什么水平。李开复曾经表示,“做深度学习的人工智能博士生,现在一毕业能拿到年薪200到300万美元的offer。”虽然立刻被从业者辟谣,指出他多说了一个0,但这一年薪仍旧让人不住感慨。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有很多。以亚马逊为例,曾经拿出2.28亿美金专注于AI人才招聘。这笔费用比起紧随其后的谷歌、微软的总和还要多。巨头竭力招揽大笔撒钱,那么落入到小企业中的AI人才数量可想而知。

以致于这些企业不得不抱怨频频,人才都被巨头微软、谷歌、亚马逊、Facebook、英特尔等收刮一空。国内的境遇同样如此,BATj在竭力招揽着AI人才。试图发展AI的公司,不得不以高于预期的价格从巨头手中争夺人才。

但人才总量紧缺或许并不是唯一的问题。领英数据显示,全球AI从业者190万,拥有十年以上从业经验的人才占比达65.4%;在中国,人工智能相关人才总数超过5万人,远远落后于美国的85万人。十年从业者仅占38.7%,远低于美国的71.5%。也就是说,AI人才面临着两个困境:AI人才过少与资深AI人才欠缺。

另一个市场:AI人才培训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既然AI是当前潮流,AI人才市场又面临如此困境,AI人才培训也就应运而生。但这些形形色色的培训,却有着一些显而易见的区别。

急需AI人才的企业,可能是率先意识到AI人才短缺这个问题的。所以一批发展AI的企业率先站了出来,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科技巨头谷歌、微软、英伟达等。以微软为例,其在今年6月上线了“微软人工智能公开课”,帮助学员免费系统化了解如何使用微软人工智能平台开发出自己的智能服务。这些培训往往藏着自己的小心思,可能免费,但学员需要依靠自身平台进行开发。

英伟达为10万开发者提供AI技术培训

除了企业本身,IT培训机构可能也瞄准了这个市场。甚至部分专注于该领域的媒体也动起了心思。这些培训往往以速成为噱头,声称可以在极短时间内让学员成长为专业的技术开发工程师。课程质量可能堪忧。他们更为主要的目的显然是获利,实际效果如何不得而知。当然,也可能会有例外。

显然,AI人才培训有着广阔的市场前景。如果看看从百度离开的吴恩达的创业项目,或许能够更好地意识到这一点。吴恩达的第一个创业项目Deeplearning.ai,偏向AI技术教育,再结合AI维基百科,可以视为面向AI学习者的平台。第三个项目AI Fund也会重点关注AI人才资源。但问题是,同样是培养AI人才,为何当前人工智能学院的创建,会引发起争论。

人工智能学院:蹭热点与计长远

也许没有人会质疑学校能够作为AI人才的摇篮。人们质疑的实质,或许是AI值不值得这样去进行投入,会不会AI有一天像VR一样沉寂,然后是漫长的等待与回暖。而学校,又是不是在以AI之名行扩大声名之实。

从左到右:钱颖一、Brian K.Kobilka、马化腾、张首晟、饶毅、汤晓鸥

汤晓欧的担忧其实说得很明确,“人工智能也许不用举全国之力来做(最好的几所学校和公司来做就好了)。人本身就有一个羊群效应,如果再举全国之力在后面推动,这就不是羊群了,就可能成牛群了,牛群就会造成踩踏事故。”

这无疑是当前很多学校需要思考面对的问题。如果AI的火热只是假象,这个市场存在着巨量的泡沫,为这个泡沫服务的人工智能学院,会不会昙花一现,遭到无情地遗弃?而选择这个领域的学生,又会不会成为一时火热现象的牺牲品?对于学校来说,可能只是一时的决定,但对于学生来说,意义却大不相同。汤晓欧甚至直言不讳地提及“从上到下成天都在讲人工智能,这有点危险”。

另一个问题是,这些以AI为名招生的学校中,是否有着这个实力,是否只不过是蹭AI的热点。显然,这个可能不仅是有,而且还事实上存在。我们也并不排除有实力积累的学校抓住这个“机遇”。以首个挂牌人工智能学院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为例(其实中国科学院大学人工智能学院挂牌早于前者,鉴于“众所周知”,只得将错就错),当大多数人都不约而同地认为它在蹭热点的时候,其实却可能是错误的认知。

2013年,其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实现非结构化海量数据学习中的高效优化;2017年,其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阐明低分辨率探测器获取高分辨率图像的机制。并且,在AlphaGo(1.0)带动人工智能火热之前,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就有相关专业和研究所。对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来说,一切不过是水到渠成。但问题在于,哪些学校是水到渠成,哪些是浑水摸鱼,却需要大量时间精力去分辨。

写在最后

我们并不怀疑大多数学校的努力。但是一个值得思考的点在于,汤晓欧为什么说不适合现在去成立人工智能学院。为什么大批学校开始成立人工智能学院。这中间多少值得玩味。或许汤晓欧早就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有些大公司的高管问我,‘我们的人脸识别也过了99%,和你们的到底有什么区别’,我告诉他们,我们创作了第九交响乐,你们的人会演奏第九交响乐,就这么点区别,如果你将来还想听第十、第十一、第十二交响乐,你来找我。”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