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黄埔军校师资都来自哪里(上)?

原标题:黄埔军校师资都来自哪里(上)?

黄埔军校教官是按课程设置的具体内容而聘请的,其来源多集中在国内外军事院校的毕业生。

有资料统计,自1924年5月创校至1926年初,黄埔本校先后聘请教职员233人。现有资料可查的83人中,出身保定军校者60人,出身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者12人,出身云南讲武堂者11人。由此可约略看出黄埔军校师资来源的分布,也可以看到黄埔军校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渊源。

▲ 黄埔军校课堂上的师生。

日本陆军士官学校

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设立于东京,创办于1874年。留日士官生在黄埔军校初期约占教官总数的7%。

相比较而言,留日士官生多任军校中的高级职务,如留日士官生何应饮为军校战术总教官、军校教导第1团团长;王柏龄为军校教授部主任、教导第2团团长;林振雄为军校管理部主任;钱大钧为军校参谋处长、代总教官、参谋长。

蒋介石本人也曾留学日本,前身是日本振武学校学员,虽然没有在士官校入学,但也算是“士官候补生”。

留日士官生出身的高级将领并曾任职或兼职黄埔教官的还有:阎锡山、程潜、钱大钧、汤恩伯、黄慕松、李铎、方鼎英、王俊、张翼鹏、张修敬、吴思豫、张春浦、林振雄、李明灏、张轸、李国良、唐星等。

留日士官生在黄埔军校中颇受重用,主要是因为当时中国自行创办的保定军校、陆军大学以及其他军校,所用的教程和课本基本上都是学日本改编的,聘任的军事学科和术科教官也是以日本军官为主。因此,黄埔军校的留日士官群体,始终是军事教官中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组成部分。

云南讲武堂

云南讲武堂与保定军校、东北讲武堂并称清末三大军校,其教官大多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多为同盟会秘密会员。云南讲武堂的大部分毕业生充任滇军或其他部队各级军官,小部分进入黄埔军校从事军事教育和训练。

黄埔军校初期,约有云南讲武堂学员50余人充任黄埔军校及分校教官、队官。教务总长王柏龄,总教官何应钦;加上管理部主任林振雄,都是云南讲武堂教官出身。毕业生叶剑英成为黄埔军校教授部副主任,曾泽生、卢浚泉、崔庸健等成为黄埔军校的区队长等教官。

就总人数而论,黄埔军校教官以云南讲武堂出身者为多。他们在黄埔军校初期多为尉官教职人员。

保定军校

保定军校是中华民国北京政府陆军部于1912年在保定开办的陆军军官学校,因与黄埔军校同属陆军军官学校,保定军校停办之时恰逢黄埔军校开办之日,故许多保定毕业生被聘请到黄埔军校任职。

有资料统计,仅从1924年5月到1928年3月四年间的军校广州时期,在黄埔本校任教的保定生就有178人,其人数远远超过到黄埔效力的其他军校的毕业生。

在黄埔军校中任教官的保定生,名声较大的有以下7人:

陈诚

保定军校第八期炮科毕业生,在黄埔军校初任上尉教育副官,后升至台湾中国国民党副总裁。

顾祝同

保定军校第六期步科毕业生,在黄埔军校初任中校战术教官,后升至陆军总司令、参谋总长,陆军一级上将。

陈继承

保定军校第二期步科毕业生,在黄埔军校初任中校战术教官,后升至首都卫戍总司令等军职;

张治中

保定军校第三期步科毕业生,在黄埔军校初任第三期入伍生总队上校总队附,后升至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副主席。

刘峙

保定军校第二期步兵科毕业生,在黄埔军校初任中校兵学教官,后升至徐州“剿总”总司令,陆军二级上将。

罗卓英

保定军校第八期炮兵科毕业生,在黄埔军校初任入伍生团教育副官,后升任东南军政副长官,陆军二级上将。

周至柔

保定军校第八期步兵科毕业生,在黄埔军校初任兵学教官,后升任空军总司令、“总统府”参军长,空军一级上将。

保定毕业生在黄埔军校中居于较重要地位。在黄埔军校筹备委员会的7名委员中,有邓演达和沈应时两人为保定生;在军校入学试验委员会的9名委员中,有4人为保定生;在首届军校特别区党部的5名执行委员中,有2人为保定生;军校首期学生总队正副总队长均为保定生。军校教导团成立时, 除由何应钦、王柏龄两名留日士官毕业生分任两个团的团长外,两团下属6个营的营长有5人为保定生。

------------------------------------------------------

声明:本文编撰推送属非商业行为,如涉及著作权问题,请著作权人或著作权持有人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3461003623@qq.com(本QQ为工作号,不加好友),我们将妥善处理。转载请注明转自“黄埔文化遗产”(ID:hpwhyc)。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