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不要笑,这不是郭德纲相声----也谈取消互助献血

原标题:不要笑,这不是郭德纲相声----也谈取消互助献血

日前,北京市卫计委与北京红十字会联合下发通知,根据国家卫计委的有关要求,决定于2018年2月10日起停止开展互助献血。

停止开展互助献血并不是北京市卫计委自己的决定,而是国家卫计委的要求。在不久的将来,全国范围内将彻底停止互助献血。

今天,有人问我对此作何评价。

我说:你听过郭德纲的相声没有?里面有这么一个段子:老太爷是善人,大善人。一生最见不得穷人受苦,一看到穷人就心里难受。于是,他命令把方圆二十里的穷人全部赶走了。

中国医务人员对卫计委的英明神武早已经深有体会见怪不怪。

比如不久前,因为流感爆发南京各大医院儿科均高强度超负荷运转,医务人员身心俱疲处在崩溃边缘。面对此情此景,当地卫计委的解决办法不是想方设法分流患者减轻医生压力,不是努力为辛勤工作的一线医生提供更好的安全保障,不是为医生长时间高强度的劳动提供经济回报激励。而是发了一个霸气十足措辞强硬的通知:

我觉得,南京卫计委领导大概是把自己当成孙悟空了。

孙悟空好歹得先”拔一根毫毛“,才能”吹出猴万个“。咱们南京卫计委连猴毛都不用,拿几张纸打一份文件,就能凭空吹出一大批经验丰富的合格儿科医生,就能解决儿科医生的短缺。

猴哥,猴哥,你真了不得!

扯远了,回过来说互助献血。

互助献血有没有问题?当然有问题,不仅有,而且问题大了去了。

互助献血机制只要存在一天,打着互助幌子的卖血黑市就会存在天。血贩子和血头这些丑恶的现象就会存在一天。有些血头和血贩子,已经具备明显的黑社会性质。北京发生过不同血头为了争夺市场械斗的事情。

互助献血背后的卖血黑市,不仅造成了极大的治安隐患,也会威胁用血安全,从2014年1月到2015年6月,南宁市血站检测出的不合格血液当中,有68.2%的标本来自互助献血人群。

血贩子的存在,和号贩子一样,严重恶化了患者的就医体验,也损害了医院和医疗主管机构的形象。

取消互助献血,对包括医生在内的很多人都是有好处的。

作为整天和需要大量输血的危重烧伤患者打交道的人,动员患者家属尤其外地患者家属去找人去做互助献血,是非常头疼的一件事情。家属往往很难理解:为什么医院不能提供足够的血?为什么要让我们找人去献血?我们在北京人生地不熟举目无亲去哪儿找人献血。

这种谈话,往往很不愉快,家属情绪激动和医生擦枪走火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所以,对于医生来讲,这个决定简直是一大德政,以后医生终于可以从这件头疼的事情中摆脱出来了。

如果患者因为没有充足的血液供应影响了治疗甚至失去了性命,医生是不需要承担什么责任的。

没血,不是医生的责任,不是血库的责任,不是医院的责任,不是血站的责任。

我们所有人都没有责任。

非要找责任的话,那就怪中国人素质低不肯去献血吧,那就怪体制有问题不能激励大家踊跃献血吧,那就怪中国教育有问题不能从小培养国民的奉献精神吧。

所有具体的个人都没有责任,有责任的是体制、国家、教育诸如此类的宏大却无法真正追责的概念。

那么,取消互相献血既然有这么多好处,你为什么要反对呢?

因为,取消互助献血唯一的受害者,是那些在血液短缺情况下等着血液救命的患者。

那些等着做骨髓移植手术救命的血液病患者离不开血。

那些需要复杂大手术救命的肿瘤患者离不开血。

那些并没有生命危险,但需要做髋关节置换等手术来提高生活质量的患者离不开血。

对很多患者而言,血,就是活下去的机会!

对很多患者而言,血,就是避免残疾的机会!

对很多患者而言,血,就是能重新站起来走路的机会!

而我们,没有足够的血!

这个事实,非常的残酷,却又无法回避!

2014年,南宁市互助献血占用血比例高达50%。

在北京很多大医院,互助献血已经成为支撑医院非急诊择期大手术的近乎唯一的血源!

也许有人会说:我们可以通过大力提倡无偿献血,补偿这个缺口。

很遗憾,这并不现实。

道理很简单:互助献血存在的前提就是无偿献血的不足,如果能够将无偿献血量提高到足以满足临床需要的水平,那根本无需政府禁止,互相献血会自行消亡。

退一万步,就算我们一定要取消互助献血,在这个政策落地之前,我们也必须先对该措施造成的血源缺口进行科学评估,制定合理可行的应对方案,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去大幅度提高无偿献血量补足这个缺口。

否则,我们就是置很多患者的死活与不顾!

遗憾的是,上述这一切:科学的评估,可行的应对方案,强有力的措施,我并没有看到。

世上的事情,并非非黑即白,有太多的灰色地带。

无论互助献血里面滋生了多少的丑恶和黑暗,无论互助献血造成了多少问题和麻烦。但至少,他为很多患者提供了一条生路。

在没有充分补偿措施情况下强行停止互助献血,不仅会断掉部分患者的生路,还会造成新的丑恶和黑暗,比如极度短缺下的权血交易和钱血交易。这些丑恶和黑暗,未必比卖血黑市导致的丑恶和黑暗更轻。

危重烧伤抢救中,很多决策是难以两全的。你要控制感染,就可能伤害患者的肝肾。你要保护患者的肝肾,就可能导致感染的失控。

曾经学生问我:抢救危重患者的时候,面对这种互相矛盾左右为难的情况,你如何做决断?

我的回答很简单: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勿犹豫,敢担当。

这段当年教育学生的话,今天送给我们的决策者。

作为医生,每一个医嘱都关系着患者生死。

作为决策者,政策一张纸,患者千条命。

谁都不是孙悟空,谁都不能拔一根毫毛,为患者变出千万袋救命血。

见不得穷人受苦就把方圆二十里的穷人全部赶走而不顾他们死活,也不是真正的善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