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泼水”博点击 恶搞视频账号被指散播恐怖遭封号

原标题:“泼水”博点击 恶搞视频账号被指散播恐怖遭封号

|昌西

试想这样一个场景:一天,你和一个陌生人在缓缓上升的电梯里。突然,身边这个陌生人手腕破裂,血浆喷溅,原本平静的电梯突然变成恐怖片场。

你开始尖叫,开始不知所措。可就在你正准备拨打电话报警时,你突然发现,那只断裂的手臂只是道具,喷出的血浆是红色染料,陌生人从地上爬起来向你致敬,电梯门打开,摄影师将镜头对准你的脸。对了,整个恶作剧早就被电梯中安置的隐形摄像机记录下来了。

这样的恶作剧往往能收获大量观众:“中招”者惊慌失措的样子让人捧腹大笑,而这些恶作剧的创意更是千奇百怪。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这样的视频制作成本越来越低,传播渠道越来越广,多数创作者开始在视频网站上大量吸粉,点击量与收益都在持续上升。

然而,这些本是博人一笑的恶作剧视频,随着内容涉及对恐怖袭击、犯罪行为和灾难等话题的消费,也惹来不少非议:虚假的炸弹威胁,虚构的谋杀凶案,伪装成泼硫酸的恶作剧让部分观众感到不适。

恶搞视频作者被封引争议

摩萨拉(AryaMosallah)是一位活跃在YouTube上的视频创作者。他的YouTube频道当中已经积攒下了65万粉丝。然而,在发布了一个颇具有争议性的视频后,他的账号被平台查封。

在这部名为“向人脸泼水(第二部分)”的视频中,摩萨拉会在与路人闲聊的过程中,突然将一杯不明液体泼在对方脸上。虽然视频收获了超过800万次点击,但这样的恶作剧,与近期在英国发生的多起硫酸伤人案件十分相似。因此,有人这样评价这个恶作剧视频:

“我无法相信在我们所处的时代,居然有这种为了YouTube流量而让人们受到被硫酸攻击的恐惧和惊吓的人。这样的行为十分不成熟,令人作呕,幼稚不堪,十分可悲,但却无比真实。”——@ReshKhan_

在被YouTube平台删除账号后,摩萨拉又注册了第二个账号。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的采访时,他否认自己有意模仿泼硫酸攻击。同时,他将继续生产恶作剧内容。

(摩萨拉被查封的YouTube账号。YouTube称该账号严重违反了该公司关于禁止出版内容的相关政策)

摩萨拉的问题绝非孤立。2018年1月,由于发布自杀者遗体,视频创作者洛根·保罗的账号被YouTube官方查封。

面对来自社交媒体与社会各界人士的质疑及负面评论,YouTube查封了这些涉事账号。作为视频发布平台,YouTube的确有权对视频内容进行审查并做出相应的处理,但这样的行为,却又涉嫌妨碍创作者的言论自由。摩萨拉就表示:“如果我发布的视频是一个虚构的影视作品,那么应该被下架吗?”

博眼球的边界在哪里?曾有作者被定罪

不过,在采访中,摩萨拉也没有说明,被下架视频当中的受害者到底是演员还是真实的路人。

如果仅从视频中的情节来看,加入视频内的受害者为真实的路人,他们一旦起诉摩萨拉,那么摩萨拉不仅仅要面临巨额的民事赔偿,更有可能锒铛入狱。

这个恶作剧视频成为了最好的“罪证”:视频当中清晰记录了摩萨拉使用液体攻击受害者的场面。同时,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将被泼水人的表现展现给大众,不但侵犯了受害者的肖像权,还更有可能对受害者造成更大的伤害。

(摩萨拉发布的视频截图)

2016年,4名恶作剧创作者拍摄了一段视频,伪造了一场针对伦敦国家肖像馆的劫案。四人被指控制造非法使用暴力的行为。在被捕后,四人对这一指控认罪。

更早的时候,恶作剧视频创作者山姆·派珀曾经伪造了一场谋杀网红的恶作剧。结果恶作剧的影响过大,导致派珀不得不发布声明强调视频是虚构的。然而,对于目击“谋杀”的人来说,受到的惊吓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平复。

更有甚者,还有创作者用假炸弹恶搞路人。2012年,极端恶作剧创作者佐罗维斯基将一个看似装有炸弹的旅行箱交给了路人。在佐罗维斯基被捕后,数个恶作剧创作者,包括目前陷入风波的摩萨拉,均开始对这一创意进行模仿及复刻。

而作为极端恶作剧的“鼻祖”,佐罗维斯基在接受采访时,承认自己在接近恶作剧内容的边界。但他对内容边界的定义,却显得十分模糊:“我不会拿着枪指着人让他们给我钱,并在之后告诉他们这是个恶作剧。我不会做任何违法的事情,(不对,我)也可能做一点点。”

面对饱和的市场博眼球成为了无奈

BBC分析称,恶作剧视频的流行,很大程度上与当下的网络环境有关。现在,各大视频网站上都有大量年轻创作者,他们试图在平台上成为热门、进入精选、成为一代巨星,并由此一夜暴富。然而,由于准入门槛很低,热点时效性短,他们不得不寻找每一个可能爆红的机会,这种可能出格的恶作剧,和裸露身体、生吃食物等内容一样,都是为了进入热门的“无奈之举”。

然而,不同于生吃活物等怪异行为,恶作剧让观众具有极强的模仿欲。这种泼水的恶作剧,的确有可能变成泼洒硫酸的真实暴力罪案。目前,视频网站们也已经开始通过各种技术手段,对这种内容进行管控。

身体语言和行为学专家朱迪·詹姆斯表示,这种恶作剧视频是“喜剧表演最残酷的方式”。她认为,现在的受众每天会看到越来越多的血腥视频,其中包括车祸现场、恶性事故甚至死亡现场,“一旦你突破心理障碍,这些实际上很残暴的虐待狂式喜剧就变得更有吸引力了”。

“很多人在看这种视频的时候是有幸灾乐祸的心理的”,朱迪说,“这就像在学校围观霸凌事件一样,很多人都是笑着说:‘幸好这不是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