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春节特刊 | 卖壳恩仇录(七):酒池肉林快活天

原标题:春节特刊 | 卖壳恩仇录(七):酒池肉林快活天

市值风云APP原创作品 欢迎转发,转载需授权

作者 | 常山

编辑 | 小鸥

前情回顾

第六集中,楼宏德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资金方停贷、催款并强制平仓其持有的春光科技股份;多次找王婆证券刘总沟通,但均未达到目的;寻求金莲股份控股股东老徐的帮助,却再次碰壁。

金莲股份带大利空复牌,股价连续3个一字跌停,第四个跌停板处王婆证券老刘网开一面,开板让楼宏德缴械逃命——但是楼宏德错误地预估了形势,并没有缴械投降,而是决定与老刘顽抗到底。

在这已被设计好的围猎场上,猎人破天荒地兑现了承诺,而猎物却心存侥幸、幻想再博一次,博出个花花世界来。

风云君都不禁哑然失笑了。

一、逃生之门

1

猎人的慈悲

老刘之所以选择在第四个跌停板上开板让楼宏德逃命,是因为楼宏德在第三个跌停板的当天晚上去找过老刘,按江湖规矩给老刘敬了茶,“从此江湖路远,无论何时何地再见刘总,都要上前鞠上一躬,叫一声刘哥”。

老刘言而有信,准时准点给楼宏德撬开了跌停板。但是老猎户也不是吃素的,同时也留了一把后手,为老奸巨猾的楼宏德准备了B计划。

于是李青和龙六按照老刘的指令,在10点15分左右,把卖一位置的万手卖单全部扫完,股价快速从跌停板位置直冲到-5%附近。

一般情况下,只要市场环境不是太坏,这个时候往往能够吸引不少抄底资金跟风抄底博反弹:

在连续大幅下跌后,出现跌停板打开,至少说明筹码在此进行了换手,跟风炒作的投资者有理由相信,他们的成本跟抄底资金或说是“撬板”资金是一样的,既然成本相差不大,那么,这些大资金总有成本吧?肯定要赚钱才会跑吧?

既然要赚钱,就目前A股的交易机制而言,只能是拉升才能赚钱。

没错!逻辑看起来没毛病。至少很多喜欢玩短线的机构也经常是这样玩的。

但这如果是庄家的左手倒右手呢?

可惜的是,楼宏德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没有卖出,继续战斗。

旁观者看得非常明白,这是短期离场的机会。在期货上爆过仓的罗泽素自然也明白,于是还是很严肃地向楼宏德建议:“楼总,这可能是我们非常关键的出货机会,如果股价继续跌,我们彻底就扛不住了——还是止损跑吧。”

“现在已经低于他们大宗交易的接盘价了,你觉得他们还会继续打压股价吗?再说......”,楼宏德顿了顿,没有再往下说。

他其实是想把昨晚从王婆证券刘总那里得到的“承诺”告诉罗泽素,让罗泽素帮忙参考一下,但转念一想,觉得说出来太让自己没面子了,难道在别人面前认怂敬了话事茶这种事,还得让自己的小弟知道?

楼宏德心存侥幸,寄希望于老刘一伙不再玩伤敌1千自损8百的游戏,继续打压股价。

李青和龙六此时则在电脑的另一端,静静地等待楼宏德兑现承诺,抛出止损单。

罗泽素见楼宏德欲言又止,又劝了起来:“楼总,你都知道了这摆明是对方设的局,既然现在有机会跑,我建议还是先跑再说。”

“好了,好了,别说了,再等一天,明天不行就全卖”,楼宏德面对自己的生死存亡,显得焦躁、执拗、不胜其烦。

2

命运女神的错觉

罗泽素离开没多久,金莲股份的股价再次拉起并快速翻红,罗泽素和手下交易员欢呼起来,打电话给楼宏德报喜,

“楼总,金莲股份翻红了!”

楼宏德听出了罗泽素在电话那头颇为兴奋,像打了鸡血似的立马也恢复了精神,很高兴地到罗泽素的交易室里去看行情。

此时的股价已经不仅仅飘红,还涨了3个多点,不到半天功夫,涨幅13%。

“楼总,现在怎么办?卖吗?”罗泽素已然有点不放心。

看到股价涨起来,楼宏德已经轻松了很多,带试探性地反问,“你觉得明天还能涨吗?”

“现在真没法猜”。罗泽素明白,现在估计走势完全只能靠猜了,毕竟在对手眼里,自己已经完全是明牌了,别说是股价明天如何走,就是下一个小时如何走,也得听别人的意思——自己这边完全没有后续资金跟进,股价完全失控了。

“那就再等等吧”,楼宏德现在自我感觉非常好,毕竟他的前一次“再等看看”,等来了股价13个点的翻红。

楼宏德看着翻红的K线,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命运女神又回到了自己这边。

二、将军令

股价走势基本符合李青、龙六等人的计划,股价冲到3%附近后,维持在3%-4%附近震荡到早市收盘。

中午时间,龙六让操盘手盘点当天成交情况以及所接到的筹码,汇总的报告显示,有差不多4成的交易量是他们对倒形成的,盘面并没有出现大量筹码倒出的迹象——也就是说,楼宏德并没有珍惜老猎人给的逃生机会。

“既然楼宏德不领情,还想赌,那就执行B计划吧”,接到李青的汇报电话时,老刘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起任何波澜。

从这个时候开始,金莲股份的股价走势就变成真正的“随机应变”了。

下午开盘前5分钟,龙六给交易的指令维持股价在3%-4%区间,不再拉升,也不能主动买入。于是金莲股份的股价在2点之前一直维持窄幅震荡。

另外一边的罗泽素等人被窄幅震荡磨得颇为无奈,但,罗泽素个人依然判断此时应该减持或清仓出局,毕竟已经处于明牌状态,自己不出来对方是肯定还会想办法逼自己出来的。

2点20分,龙六将新的指令给到交易员:快速打压股价至-5%附近,收盘价控制在-6%附近。

接到指令后,各交易员立即快速大单抛出手中筹码。噼噼啪啪的敲键盘声瞬间响彻了整个交易室,像是将军一声令下,全军冲出了战壕。

要不说中国资本市场的电子化交易程度在全世界都是领先的:几乎在噼噼啪啪声响起的同时,大单快速涌上盘面,金莲股份的股价应声急速下跌,并直接下探到-5%附近,随后维持-4%到-6%区间震荡。

由于下跌来得太快,罗泽素等人还没反应过来股价已经砸到了-4%附近,而他的第一反应股价很可能是下跌中继,此次开板很可能是为了“埋”更多的接盘者,于是没经楼宏德同意就直接让交易员赶紧卖出手中股票,但由于买盘承接力太弱,刚抛出3000手的卖单股价就被快速打到-7%附近。

追涨杀跌、犹豫不决并不是散户的“专利”,面临比较大的心理压力时,机构操盘者也会出现追涨杀跌,尤其是没有后续资金可供对抗的时候。

而对战的另一边,龙六也发现股价被快速打下后,涌出不少抛盘,而且还都是大笔卖单,立即让身边的交易员把此前为了“托”股价的买单都撤下,故意营造出买盘力道衰减的氛围,并要求交易员在-5%到-6%附近挂小单买,单一档位买单不能超过百手。

此时的罗泽素发现每抛出稍大的卖单,股价就立即顺势下跌,而他更担心的是股价一旦被打到跌停,那么出货就更难了,于是让交易员把卖单拆成小单分笔卖。

截至当天收盘,罗泽素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只不过卖出区区1000万元。

一边小单卖,另一边则是小单接,两边的拉锯战就这样一直持续到收盘。当然,两位操盘者的心态是有天壤之别的。

老刘与楼宏德的战争以收盘而暂时鸣金收兵,双方各自休整,以待来日再战。

另一边,金莲股份实控人老徐也开始了他的“战斗”。

三、酒池肉林快活天

1

交浅而言深

老徐在响水谷疗养中心的时候,结识的那位小老弟邓小勇,后来一直花蝴蝶一般围着老徐上下翻飞,极尽谄媚之能事。

当然,交浅而言深者,盖因利厚也。

从响水谷回来时间不长,邓小勇就主动到老田的公司来拜山头,说给老徐找到了一个金主买家。

邓小勇亲自开车接老徐到黄金海岸码头的私人会所。一路上邓小勇把这位金主买家——黄钰龙的基本情况给老徐都做了介绍。

按邓小勇的说法,这位金钱的光芒与道德的光辉都可以普照世人的儒雅商人黄老板,主做一级市场股权投资,目前投资入股了不少高科技企业,黄老板希望与上市公司合作,把所投的“优质公司”注入到上市公司,让投资者、大股东和自己都“多赢”。

当然,根据黄老板的高尚品德,自己这么高的身价还出来做这些事情,主要都是在为人类的福祉做贡献,普度众生而已,利益早已看淡。

这次听说老徐想转让上市公司控股权,黄老板有意向接盘,表现出很浓厚的兴趣。

2

吃斋念佛黄老板

汽车在夜色中穿行,很快就到了黄金海岸码头,这里的都是庄园式的临海别墅,穿过庄园,每栋会所的后院都连着一个小码头——邓小勇带着老徐,径直登上了一艘游艇。

一上船,黄钰龙就迎了上来,口音里带着浓厚的闽南味道,“邓主任,欢迎欢迎!这位就是徐总吧!”

邓小勇虽是被撸了下来,但为了混圈子方便仍然以“主任(没人喜欢被叫副)”自居,所以很享受别人称呼他为“邓主任”。

老徐见黄钰龙伸手过来,也笑着说,“听邓主任说黄老板神通广大,特来拜会。”

老徐寒暄之余,快速地打量起这位黄老板,商务休闲装束,五十上下的年纪,短发小脸,眼睛不大但目光如炬,手戴念珠,标准的老江湖形象。

老徐突然有种“上错船”的感觉。

3

酒池肉林快活天

黄钰龙往船头挥了挥手,示意开船,便把两人迎进船舱。

老徐进了船舱,还没来得及适应船舱里的灯光,就已经被满眼的白花花的大腿和胸脯给晃得睁不开眼了:

船舱里坐满了清一水的长腿美女,全部是泳装和各种让人性欲勃发的制服诱惑,每位女郎都在极力展示自己身体上最美好的部分:腿长的都侧坐着,几乎把大白腿伸到老徐的脚上,胸大的都向前倾着身子,交叉双臂把两坨白花花的肉托得肥美无比。

老徐文化不高,走上社会就是做生意,慢慢做大上市也好些年了,生意场上的大大小小的应酬场面都见识过也组织过,但是阵仗这么大、素质这么高的“海天盛宴”却还是头一遭遇上。

黄钰龙偷偷了望了一眼已经口瞪目呆的老徐,眼里泛起一丝不易觉察的凶光:“徐总、邓主任,今晚先让美女技师给按摩按摩,放松放松,好好休息!”

话音刚落,几位美女就娇滴滴地围了上来。

毕竟是第一次打交道,老徐还是有点防备,后退两步说到,“黄总,这是不是太隆重了?咱还是先谈事情吧!”

邓小勇转身攀着老徐肩膀低声说,“徐哥,放心吧!黄总这里我经常来,很安全,比响水谷都安全!船一会就开到海上了,不会有人来的啦。”

老徐在邓小勇面前,是不避讳男女之事的,因为两人在响水谷期间,邓小勇已经给老徐介绍很多美女,国内、国外的都有,老徐也借机学会不少外语。

老徐觉得“邓主任”对这里熟门熟路,很放得开,从他跟黄钰龙勾肩搭背亲昵程度来看,二者关系匪浅,再加上邓小勇还指望着靠自己狠赚一笔,应该也不会在这事上害自己......这一系列的判断在老徐头脑中快速过一遍后,也就不再忸怩作态。

于是,老徐很爽快地挑了三位美女,一路淫声浪语地去船舱下的小房间了。

话说,这至尊体验时间总是过得很快,风云君笔力有限,此处省略20万字、2G日本爱情动作片的存储量。

4

老黄的“慈善生意”

等老徐从肉体森林中醒来,已是第二天上午10点,老徐怜香惜玉地打量着身边的几具温香软玉,颇为不舍的左捏捏、右摸摸,加微信留电话,依依不舍吻别了三遍,才起身洗漱。

黄钰龙和邓小勇早已在餐厅等候。

黄钰龙见老徐进来,热情打招呼,“徐总,昨晚休息好吧?老当益壮啊,一晚上船摇得太厉害,把我这把老骨头差点摇散了!”

老话说得好,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睡人家姑娘腿打颤。经过昨晚这些体验,老徐对黄钰龙好感倍增,笑着回道:“黄总安排得周到,休息很好。”

“好!好!来来,先吃东西,补一补,咱们毕竟都不如年轻时候了”,说完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三人酒足饭饱后,走进另外一个房间,商谈正事。

“徐总,邓主任把您邀来我这,自然没当您是外人,我就有话直说了”,黄钰龙说话时,身体语言都是歪向老徐的方向的,显然,这是为了表达与老徐更亲近的意思。

“黄总,有话但说无妨”,老徐也应得干脆。

“那我就不绕弯子了,我有意向接您的控股权,但必须是我希望的方式。第一,先定增发行股份融资,第二,定增融资后,上市公司收购我指定的几个标的公司,现金对价,第三步,收到现金对价款后,我受让徐总的控股权。”

黄钰龙说完,满面笑意地注视着老徐。

老徐觉得这个操作方式比较复杂,更重要的是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这与自己的迫切需求不符,所以假装沉吟半晌,摆出一脸的为难:“黄总,你说的这个方式,可能不太好办,我个人是希望较快转让股权,另外,定增这个事情,不是我能控制得了的。”

5

掏空上市公司方案

见老徐不接受第一个方案,黄钰龙接着说,“徐总,你看这样行吗?上市公司收购的标的公司,完成收购并全额支付交易款项后,我给您20%的返点,几家公司加起来交易对价应该有10个亿,事成之后,我直接给您2亿,现金!”黄钰龙特意强调了“现金”。

老徐倒也看明白了,能给20%的返点,而且还是现金,那么,意味着上市公司肯定是高溢价收购。

此时,黄钰龙掏空上市公司的方案已经像昨晚那些美女一样,赤裸裸地摆在了老徐面前。

老徐既然准备甩手了,当然是能多赚就没理由放过,低声问道“如果定增方案不通过呢?”

“不通过也没关系,那就上市公司先找银行等渠道融资,然后再收购”,黄钰龙轻车熟路,回答得又快又溜——看来这方面昧良心的事干过不少。

“黄总,您说的这个方案,我回去考虑一下,但有个前提,我希望返点是标的公司全部对价的30%。”

黄钰龙顿了顿,很快就大笑起来,显得非常爽朗与豪气,“徐总,快人快语,好!”

见老徐主动要求提高返点比例,黄钰龙觉得此事有戏了;而之所以这么爽快答应老徐提高返点比例,黄钰龙自己非常明白,这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的事吗?

提高返点比例?只要把交易对价“适当”提高一点,不就万事大吉了吗?

反正都是上市公司出钱,who TM care?

四、实控人生财术

1

别人使得,为何我使不得?

老徐此前也听到过不少自己的“上市公司老板圈”里说的各种玩法,收购标的公司拿返点的方式算是最安全的,所以才能非常快的答应黄钰龙的提议。

再加上自己本来就已经要转让控股权了,在转让之前,还可以和黄钰龙联起手来,最后一次利用控股股东的“优势”,狠刮一笔,岂不美哉?

别人能玩,我为什么不能玩?

老徐每每想到这里,心里总是有一种报复社会的畅快感。

当然,老徐虽然已经横下一条心来,其实还是有些顾虑的:

一, 对黄钰龙只是初次见面,认识不深,不知道对方是否真的能合作,有没有实力合作,合作是否安全;

二, 如何最大程度保障自己的利益?

2

监管真空与套利捷径

于是,与黄钰龙、邓小勇分开没几天,老徐就去找了王婆证券老刘,把黄钰龙的方案一五一十地转述给刘总。

刘总听完,非常清楚黄钰龙的这个分步并购、融资方案都是踩在监管真空地带

首先定增融资,如果不涉及资产重组,纯补充流动资金,证监会的审核相对还是比较宽松;即使定增方案不被证监会通过,还可以通过债权融资。

第二步是关键,现金收购,不涉及非公开发行,也就无需报证监会核准,在交易定价上上市公司和交易对手就有很大的操作空间,而且为了避开监管视野,完全可以化整为零,分开操作,单笔几亿几亿地收购。

这一步里的关键点是交易对价和业绩承诺上。

交易对价,自然是双方协商确定,这也就可以保证了老徐的高额返点;业绩承诺,其实也很随意,象征性地承诺1年业绩就可以了,至少很多上市公司在现金收购上都是这样玩的,而且还屡试不爽。

至于第三步,就是受让老徐的控股权,则相对而言不可控的因素最多:

等完成第二步,其实上市公司收购标的公司的钱,已经进了黄钰龙等人的口袋了,老徐对黄钰龙已然失去了约束力和控制力。

此时,黄钰龙是否还会如约受让老徐的股份,就很没有把握了:

如果受让的话,以10亿的交易对价来算,其实黄钰龙等人只是将几家业绩未知的公司置入上市公司,外加3、4亿的现金就拿到了金莲股份的控股权,这个便宜确实太大了;

而如果黄钰龙爽约的话,金莲股份收购一堆烂公司,老徐又没能把股权转让出去,到头来却是帮别人掏空自家公司,买回一堆业绩炸弹,恐怕就再也没有翻身之日了。

刘总将这些情况都跟老徐做了分析。

3

钓饵

但是老徐此时已经钻到黄钰龙所画的那“30%返点”的大饼中,虽然冒一定风险,但还是希望刘总帮他把这个方案再细化,尽可能规避黄钰龙等人的爽约风险。

正讨论着,老徐的电话就响了,是副总欧阳华打来的,电话那头非常焦急,“徐总,在哪呢?公司出大事了,赶紧回来看看怎么处理?”

一般情下况欧阳华是很少主动给老徐打电话的,看样子真是出大事了,于是老徐挂掉电话就匆匆告辞了。

老徐走后,老刘独自在揣摩黄钰龙搭上老徐的这事,搞了半天,最后人家上市公司实控人自己找的买家,还自带操作方案,跟他老刘没一毛钱关系了。

想想有点着急,这万一老徐直接跟黄钰龙等人交易,他之前计划好的大几千万居间费用就飞了,于是,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五、裁员风暴

1

裁员

在第四集中提到,老徐准备转让控股权时,接受了王婆证券老刘的建议,卖资产和裁人。

这卖资产倒也容易,贱卖也不会有多少人说什么,毕竟是人家上市公司自己的资产。可这裁人,是要出大事的,哪个工人不是家里的顶梁柱?一天赚不到钱一家揭不开锅,丢了饭碗,处理不好还不得闹起来?

果然,在去金莲股份园区的路上,老徐在电话里问了欧阳华相关情况。

金莲股份贸然公布了拟裁人员的名单,于是这些拟被裁工人聚集起来要求公司给个说法,在园区周围拉起来的横幅抵制这次突然裁员,还把大门口给堵了,金莲股份的物流车全给堵在园区外面了,都排到工业园主干道上了。

没想到工人闹起来动静这么大,老徐听完冷汗直飙,不断催促司机加速。

欧阳华还汇报说,工人情绪很激动,一时半会估计平息不了,还把一个门卫给打伤了,最后问老徐要不要报警。

老徐知道这个事情本来就是公司在人员裁撤上处置不当引起的,一旦报警很可能还会引起劳动监察部门的注意,让欧阳华先冷处理,等他到公司商量对策。

另外,他让欧阳华通知工会主席彭春林一起去会议室开会。

彭春林与欧阳华一样,早年都是跟随老徐一起闯天下的,金莲股份初具规模筹备上市,彭春林跟老徐的想法越来越远,因为直脾气还经常顶撞老徐,后来老徐就让彭春林去干工会主席这个闲差,逢年过节搞搞文体活动。

工人闹事,老徐首先想到的是彭春林鼓动的,毕竟裁人这事彭春林是不同意的。

在离金莲股份还有300米左右就看到,金莲股份大门口围满了人,老徐担心被工人打,让司机赶紧掉头,绕道“后门”。

这个后门,其实是平时员工抄近路把园区栅栏扳下几根形成的“洞”。

2

火山口

就这样,老徐回自己公司最终还是靠钻洞。

到了会议室,几位高管已经在等着。老徐扫了一圈,有人神情紧张,有人无所谓自顾自玩手机,有人脸上颇有几分得意神情。

老徐自己心里明白,这时候有人在等着看他笑话呢。

老徐一边往座位走一边就开了头:“目前这个情况,大家看看怎么处理?欧阳总,你是管生产的,这个时候应该是你出马了吧?至少先去疏散工人吧?”

老徐是看着工会主席彭春林说这话的。明眼人当然知道,老徐这是在指桑骂槐,欧阳华是管生产的,那彭春林还是直接管工人的呢。

没等欧阳华开口,彭春林就很直接地迎着枪口就上了,“徐总,我觉得集体裁员这个事情办得不妥,工人有情绪很正常,而且,我认为徐总应该出面跟工人说清楚,另外,即便是大幅裁员,相关赔偿工作也得做到位。”

老徐恢复平日里唯我独尊的气势,鼓着一股气到胸口,指着彭春林喊道,“工会主席是我让你干的,不想干,立马滚蛋。现在是让你们想办法,不是提条件。”

众人不再说话。

正在这时,秘书敲门进来,带了两个穿着制服的人。

“你们谁是负责人?请你们马上疏散你们的工人,目前已经占了园区主干道了,造成堵车非常严重,影响到整个园区的生产经营秩序了”,其中一个人说道。

老徐看了一眼进来的两人,“好的,我们正商量对策呢,一会就处理处理。”

两人离开后,欧阳华说,“徐总,我觉得得您当面跟大家解释,安抚下会比较好。”

众人马上附和,一致点头,非常赞同欧阳华这个把老徐送去火山口烤的绝妙提议。

沉默了半晌,老徐也实在找不出好的办法了,只要真的硬着头皮,在欧阳华、彭春林等陪同下走向金莲股份园区大门口。

《被解救的姜戈》

3

痛殴老徐

离得老远,老徐就看到工人在园区门口拉着的横幅,“反对无理裁员,反对暴力裁员”、“还我权益,还我公平”、“徐扒皮,贱卖资产,贱卖工人血汗”等等大字显得格外耀。

嗓子已经快要喊哑了的工人们很快就看到老徐等人走了过来,纷纷来了精神,嘴里一边日娘骂祖宗一边蜂拥而上,冲破保安的防线往里灌人,向老徐他们猛冲过去。

老徐他们瞬间就傻了眼,想好的冠冕堂皇的演说早已吓得丢到了爪哇国,除了彭春林之外,每个人都调头往行政楼里抛——老徐毕竟岁数大了,还没跑出几步,就被不知道从哪个方向扔来的一只鞋子,砸到了后脑勺上。

本来情绪就激动的两拨人立马炸了锅,保安追上来与工人扭打在一起,老徐很快被人群追上,咒骂着,推搡着,后背和脑袋接连挨了好几记炮拳,打得老徐两眼直冒金星,狼狈不堪。

混战中,保安队很快就站住了阵脚,把老徐紧紧包围了起来,身材高大的保安队长冲进来,张开双臂弯着腰,像老母鸡护雏一样把老徐护在腋下,与保安队一起,全力冲出扭打的人群。

老徐脱险后,指挥保安队将行政大楼的大门从里面紧锁,同时老徐也意识到,这个场面再不报警的话,可能会酝酿出更大的事故。

警察很快就来了。

4

风流欧阳华

欧阳华就没有老徐那么幸运了,在四散奔逃的过程中,欧阳华跑错了方向,被群众给堵到一个墙角里去了……

直到警察来,欧阳华才被从人群中“救”出来,脸上、下巴被打得淤青淤紫的,刚买的西装也被扯了很长的口子,眼镜早被扔到地上跺碎了,爱马仕皮带不知道被谁给扯走了(卖掉够工人家庭一个月伙食了)。

衣服、爱马仕皮带都是在帮老徐卖沙头那边的地时“赚”钱买的。

由于肚子比较大,欧阳华的裤头偏松,没了皮带就只能双手一直提着裤头,样子看起来比较滑稽。

而欧阳华这次似乎有点超规格的“挨揍待遇”,让警察、老徐和很多现场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难道不是应该冤有头债有主,追着老徐一顿电炮打他个乌眼青么?

老徐也是心大,站在一旁偷偷憋着笑,一边多少猜出了其中原因。

欧阳华这人平时喜欢“调戏”公司女员工,借机揩油那是家常便饭,长期与多名女员工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已是公开秘密。

而赚了外快后的欧阳华自然就更肆无忌惮了。

欧阳华这次被群众重点照顾,有一部分闹事主力显然并没有把目标锁定在老徐身上,当冲突开始的时候,他们就铁了心瞄准欧阳华了——这客观上分担了不少老徐所遭受到的火力。

当然,老徐已经没有心情取笑欧阳华了,如果这出裁员风波不能妥善处理,都够老徐喝一壶的。

更何况自己背后那错综复杂的利益网,和动动手指头就能吃人的资本玩家?

未完待续

END

以上内容为市值风云APP原创

未获授权 转载必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