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君康人寿股权代持闹上法庭,“杉杉系”身影浮现

原标题:君康人寿股权代持闹上法庭,“杉杉系”身影浮现

作者丨张译文

来源丨野马财经

曾经退出的杉杉集团会开始绝地反击么?

日前,保监会公布,因公司股东在2012年的增资申请中使用非自有资金出资,撤销君康人寿有关股东和注册资本变更的行政许可,并要求其抓紧引入合规股东。

截图来源:保监会官网

对此,君康人寿公开回应称,两名股东福建伟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伟杰投资)和福州天策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天策实业)的违规行为始于2011年,属于小股东之间的历史纠纷。公司表示坚决支持保监会对个别股东股权的处置。

纵观历来保险公司对保监会发函的回应,君康人寿可谓是积极度超高,只是这股东的历史纠纷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股权代持疑云

事实上,在2017年的保监会对君康人寿的现场评估中,公司股权存在的问题就已经初露端倪。

而根据保监会最新的公告,君康人寿股东伟杰投资实则代替另一股东天策实业持有君康人寿3.2%的股份,超比例持股,违反《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不得委托他人持有保险公司股权的规定。

那这笔代持是如何发生的呢?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从一封民事裁定书里寻到了这笔代持的蛛丝马迹。

截图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天策实业起诉称,2011年11月,其与伟杰投资签订《信托持股协议》把2亿股君康人寿保险的股份委托其代持。此外,2012年,又通过指定的其他两家公司给伟杰投资转入2亿元用于扩充股份,现请伟杰投资返还该4亿股股份。

而伟杰投资则持另一种观点,根据天策实业起诉时提交的证据显示,《信托持股协议》中约定的2亿元股份就是2012年指定案外两家公司转入的2亿元,双方争议标的资金就是2亿元,而非4亿元。

截图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就在与天策实业打官司的同时,2016年,伟杰投资还以损害公司利益责任为由,将君康人寿原董事长郑永刚等相关高管以及君康人寿保险公司诉至上海浦东新区法院。不过,上海浦东新区法院一审以该案须以其与天策实业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中止了该诉讼。

截图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不管是2亿元还是4亿元,伟杰投资为天策实业代持君康人寿股份的事情确凿无疑。

值得关注的是,这两家小股东之间归属不明的2亿股份,也只是君康人寿10年股权更迭的片段。10年间的12笔股权转让(含一笔增发新股),其中的高层内讧、股东纷争、关联交易、叫板监管层、实际控制人易主,无不与股权转让相关。

究竟为谁代持?

从最开始的昭德人寿、正德人寿,再到君康人寿,除了多次更名和易主外,十年间动荡不断连接着的是郑永刚的入主和出局。

不过,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注意到,即使杉杉系已退出君康人寿,但从股权关系上仍与之有关。

根据天眼查和全国企业信息公示系统整理

截图来源:天眼查

据天眼查数,通过质押报告显示,天策实业的出质方为杉杉控股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接手上述两家股份转让的公司:芜湖徽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现名:芜湖瑞宇工贸有限公司),当时的股东为隆威工贸。而2016年6月,杉杉系的宁波华晟天合实业有限公司全面接盘隆威工贸。

层层渗透,每次都能看见杉杉系留在君康人寿中的痕迹。

一位接近杉杉集团的人对野马财经表示,该笔股权代持属遗留问题,杉杉集团已无意于君康人寿。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对该笔股份代持以及对其是否有意回归君康人寿的问题试图致电杉杉集团,截止发稿并未获得回应。

动荡不安的君康人寿

君康人寿股权之争由来已久。

2006年成立初期,君康人寿便形成了浙江系与福建系对峙的格局。2011年,前股东百岁堂将保监会告上法庭,称不知情的情况下,该公司所持有的君康人寿股份以0元的价格判给了天策实业。

2013年矛盾再现,杉杉集团首次正式入局君康人寿(时称:正德人寿),董事长郑永刚由此进入董事会。不过,郑永刚出现后与时任君康人寿董事长张洪涛因公司控制权问题分歧严重,矛盾不断公开。10月,郑永刚被免去首席运营官职务,而由于偿付问题公司增资陷入僵局,最终张洪涛出局。

此后,2014年9月郑永刚正式出任君康人寿(时称:正德人寿)董事长,先后三次增资君康人寿共18亿元。

2015年7月,郑永刚将公司名更为“君康人寿”,并在上海设立君康人寿第二总部,与杉杉集团共同办公的同时,君康人寿高管都移至上海。

郑永刚上位之后,君康人寿也经历了一段“蜜月期”。君康人寿年报显示,2014年、2015年其净利润分别为10.13亿元和6235万元。但好景不长,刚步入正轨的君康人寿在2016年业绩逐渐由盈转亏。

2016年6月,时任君康人寿董事长郑永刚、总裁何志光双双离职,而这两位都是杉杉集团入主君康人寿后派来的嫡系高层,消息一出业内哗然。坊间也开始传闻杉杉集团是不是要整体退出君康人寿?

而后君康人寿待价而沽,恒丰银行拟出资280亿元,以杉杉集团向其行表外融资的股权结构买下君康人寿70% 的股权,但股权未来得及做完变更的时候,恒丰银行一系列股权运作曝光,使得这一交易面临较大合规风险。最终,君康人寿则选择了另一接盘方忠旺系。

自此,君康人寿迎来新三任掌门人,十年间轮番上演的股权转让的历史暂告一段落。

两年前的今天,宝万争斗的同时揭开了产业与金融业相互渗透过程中的诸多问题,令监管层重新审视公司治理和监管,而来自监管层的一句“门口的野蛮人变成了行业的强盗”将舆论焦点推到顶峰,自此拉开监管风暴的序幕。

现阶段各路资本集团,不乏将保险公司的金融机构视为融资平台和“提款机”,堪比过江之鲫,腾挪资产的同时,放大了杠杆。如果没有良好的公司治理,股东追求利润的欲望如果不能得到相应的约束,做大的不是规模而是风险。

君康人寿的非自有资金增持已被监管层撤回,下一个过考的保险公司是哪家呢,欢迎在评论中留言。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