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为什么中国能保住新疆, 保不住外蒙古

原标题:为什么中国能保住新疆, 保不住外蒙古

第一、新疆和外蒙古,都有中国边疆地区常有的民族与宗教问题,但二者之间有明显区别。

A、简而言之,新疆是多个少数民族的聚居区,大部分维族主要集中在天山南的南疆,哈萨克族在北疆,此外还有塔吉克、乌兹别克、蒙古族等分布在新疆各个地域。这种多个少数民族共存的状态,其实是让他们之间互相制衡。 在新疆同一个少数民族内部,还有不同部落派系,比如都是维族,北疆哈密的回王就是一贯心向中央的、政治态度特别可靠(乾隆年间,清军征服南疆时,就是从哈密回王贵族中挑选人选,派遣到南疆维族地区,出任当地伯克长官)。同理,新疆的蒙古族也分成新、旧土尔扈特、厄鲁特、和硕特、唐努乌梁海—图瓦等好几支。 这种状态,就确保新疆没有哪个少数民族能一枝独大。 类似的,新疆少数民族地区的宗教信仰也一样,既有伊斯兰教、也有藏传佛教。伊斯兰教内部又分好几只教派。

B、但是外蒙古完全不同 外蒙古的蒙古族,90%以上是漠北喀尔喀。喀尔喀四部为左翼车臣汗、土谢图汗,右翼塞音诺颜、札萨克图汗。这就是清代的“漠北蒙古四部”,他们又占据了当时外蒙古接近80%的领土地域—— 这是外蒙古主要部族人口比例分布示意图,右上角标注了最主要的六个部族,从左侧开始,依次为喀尔喀部(halh,一男一女)、杜尔伯特部(dorvod)、达里冈爱人(dariganga)、巴雅特人(bayaad)、布里亚特人(buriad)、哈萨克人(kazakh,哈萨克是突厥族系,不算蒙古族系)。喀尔喀人用黄色表示,看下他们在地图上占据面积有多大,你就知道了… 而且,蒙古族无论漠南、漠北和漠西的各个部族,还是如今依然在俄罗斯伏尔加河下游的卡尔梅克人,他们都信奉藏传佛教(黄教),这又导致黄教在外蒙古占据绝对优势的宗教影响力。 藏传佛教有四大活佛,分别为藏区达赖、班禅,内蒙章嘉呼图克图、外蒙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而藏传佛教的特征又是政教统一,教宗干预政治是常事。外蒙古的这个哲布尊丹巴也如此 第一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唐卡法象。 高度单一的民族结构+高度统一的宗教信仰,就使外蒙古象西藏一样,野蛮、封闭、内部极端抱团,外界很难插手。

二、清朝中央政府对新疆、外蒙古的军事政治势力有天壤之别。 要想强化在边疆地区的统治,一个好的办法,就是驻军。驻军能对地方势力和外国势力形成最有效的政治威慑。 众所周知,清朝把外蒙古、新疆归入版图,主要是源于康熙时代的开始、到乾隆中期结束,前后持续70余年之久的清准战争。

还是在关外的皇太极时期,清朝已经基本控制了漠南蒙古,废掉了察哈尔汗账,由清朝皇帝出任全蒙古大汗(清朝皇帝有双元身份,一是“清朝皇帝”,二是“蒙古大汗”)。漠北三部选择向清朝称臣入贡(当时还没有赛音诺颜部),名义上承认清帝的大汗地位,建立起松散的宗藩羁縻关系。

康熙年间,准噶尔贵族噶尔丹东侵喀尔喀,把漠北三部打的大败。后者与第二世哲布尊丹巴狼狈逃窜到内蒙古,请求清军救援。 这既是北疆危机,也给清朝直接控制漠北蒙古提供了好机会。通过乌兰布通和北征昭莫多等几场大战,清军击败噶尔丹,同时也控制了漠北三部贵族。清朝自然也要趁机对漠北喀尔喀贵族和喇嘛集团加以限制:不许哲布尊丹巴再干预政务;派遣驻库伦办事大臣,对哲佛和贵族加以监控;从势力最强的左翼土谢图汗中划出赛音诺颜部,归入右翼,将漠北三部变成四部;从漠北四部的幼年贵族子弟中挑选人选,送到北京“内廷教养”,从小对他们加以亲满、汉化教育,成年后再与爱新觉罗皇族女子婚配…… 总之,为了分化、控制漠北喀尔喀,清朝采取了很多手段,总体而言,收效还算不错。

上图为喀尔喀塞音诺颜部超勇亲王策棱,下图是他的儿子、定边右副将军策(车)布登札布。

父子二人都是清朝通过“满蒙联姻+内廷教养”方式培养出来的亲满派外蒙古贵族。在雍正、乾隆两朝,他们为清朝加强在外蒙古统治,做出过极大贡献。 在整个清准战争中的大部分时间,清军在外蒙古维持了一只相当强势的军事力量,在清朝军机处等文献中,他们被称为“北路清军”,主要驻扎在外蒙古西陲的乌里雅苏台、科布多(驻扎在新疆哈密、巴里坤的为西路清军)。

北路清军中有满洲八旗、包衣汉军、绿营,从内蒙古各地调集的内蒙各盟旗蒙古兵,也有从外蒙喀尔喀各部中征调的“苏木(相当于满洲八旗中的“牛鲁”,即箭丁)”。这只清军除了要与准噶尔对峙、交战外,肯定也要对外蒙当地喀尔喀贵族形成威慑。 但是,在乾隆24~25年,清军彻底击败准噶尔,将新疆收入版图后,清廷认为没必要再在外蒙古维持过于庞大的军力,再加上外蒙古荒僻偏远,包括粮食在内的各种军备物资都要从内地调运,耗资巨大,对财政是极大的负担。因此,在清准战争结束后,清朝裁撤掉北路清军。此举导致从乾隆朝中期开始,清朝在外蒙古严重缺少中央直属派驻的军事力量。库伦办事大臣手下只有几百人,乌里雅苏台将军手下也不过千余人。 仅仅1~2千人的兵力,却要威慑、守护超过160万平方公里的领地(当时包括唐努乌梁海地区),这些驻军毫无意义。 相反,清军击败准噶尔后,却在新疆维持了一只还算可观的军事力量,即便经历过同治时期的阿古帕、白彦虎之祸,但左宗棠西征收复新疆后,又成功地重建了在当地的军事力量。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时,外蒙古王公贵族在俄国的撺掇下,宣布“独立”,此时清朝驻库伦办事大臣三多身边,仅有百余人的满汉亲随兵丁,仅能起到仪仗队和扈从的作用。

三、新疆与外蒙古的自然环境、交通状况、移民条件不同。 通过移民“实边”,鼓励内地汉族人口迁居边疆,不仅能缓解内地人多地少的矛盾,也可以改变边疆地区的民族比例,强化中央政府在当地的统治。

清朝很早就想到了这个办法。新疆地域广袤,同时有多种气候环境类型,沙漠、牧场、原始森林,高原,什么地形什么植被都有,新疆不仅有适合游牧民族的草原,还有大片适合农耕的地域,尤其是伊犁河谷,气候极佳。南北疆还有大片的棉田,种植棉花,直到现在都是新疆农业、尤其是建设兵团农业经济结构的重点大项目。新疆的土地与气候适合农业开发,这就给汉族移民在当地从事农耕生产提供了优质条件,有利于内地农业人口向新疆迁移。

但是外蒙古又一次完全不同,外蒙古境内主要是大戈壁、大草原和原始森林。夏季特别短暂,同时土壤偏沙化,缺少腐殖质,特别不利于农作物生长。从清朝康熙时,清军就在当地尝试屯田,但基本失败。知道十九世纪中晚期,土豆这种耐寒、速生、适合沙质土质的作物逐渐普及之后,在外蒙古的清军绿兵才在当地试种成功,且产量有限。 这个特点,就决定了很难向外蒙古迁移农业人口。

四、影响新疆与外蒙古的外部政治势力不同。 十九世纪中后期,在新疆,至少有清政府、印度的英国殖民政府、沙俄势力这三股政治势力,另外还可以算上一个土耳其。 四股势力互相较量,虽然看起很复杂,但势力越多,分化越明显,没有哪一家能当主角,互相之间必须妥协。从而导致英、俄两个帝国主义,都不能独吞新疆。 但是外蒙古, 又双叒叕不同了。

外蒙古是个封闭的内陆地域,他基本就是清朝和俄国两家对抗,俄国又是出了名的贪得无厌的北极熊。导致在晚清,俄国势力在外蒙古取得一强独大的效果。外蒙古宣布“独立”,煽风点火的唯一外国势力,就是俄国。 注:1911年底,外蒙古王公喇嘛集团宣布“独立”后,除俄国外,世界各国均不予承认。外蒙古“政府代总理兼外务部大臣”、塞音诺颜部末代部长杭达多尔济提出,既然“我国”已经独立,应该邀请世界各国向“我国”派遣外交公使团,在库伦设立大使馆。遭到俄国拒绝,俄国明确表示,外蒙古虽然“独立”,但不过是俄国势力下的“受保护国”。杭达多尔济因坚持主张,不久后被俄国毒杀。 1914年,一战爆发,俄国陷入战争泥潭,无力支配外蒙古。

1915年,在没有通知“外蒙古政府”的前提下,俄国与中国北洋袁世凯政府展开谈判并达成协议,北洋政府保证俄国在外蒙各种经济特权,俄国保证外蒙古撤回“独立”,承认中国为外蒙古的“名义宗主国”。 在过去的十年间,为了研究清代蒙古历史和藏传佛教这以领域,我把内外蒙古、卡尔梅克蒙古等都走访过了,甚至还从印度的流亡ZR喇嘛那里得到大量清代蒙藏宗教关系的资料。这样吧,在全文最后,我也说说我本人对今天外蒙古的看法: 我个人认为,本着务实的态度,我们今天没必要再强调要求外蒙古回归中国的领土主权要求了。 因为今天的外蒙古,依然是个封闭的内陆国,他被中、俄两国包围,第三方势力没法插手。 中、俄两国的脸色态度,决定了他的国运。只要中国国力不过分软弱,对俄国有政治、经济优势和必要的武力后盾,中国在对外蒙古问题上,就能随时掌握主动权。

1、地缘政治方面:新疆于中原政权,如朝鲜于日本。日本如果想扩张,第一条也是唯一的一条道路正是朝鲜,只有获得了朝鲜半岛的控制权,日本才能再图满洲和中国腹地。中国的地缘环境比日本好很多,扩张出路也不止东北亚一条(中国至少还有中亚方向,东南亚方向两条)。新疆对中国很重要,是具有中国核心利益和政治考量的领土。新疆不但是中国对中亚施加影响力的拳头,掌握了新疆阿克塞钦地区的中国也可以去影响或支持南亚的巴基斯坦,或威胁这一地区的另一霸主印度。

(题外话:正是如此,中国在这三个方向上各有一个通道区域。中原政权在封建时代没能保住自己对越南的影响力,造成了近代中国无法从陆地直接影响中南半岛的被动局面。但这个局面并不影响大局,中国还有南沙群岛,意味着中国依旧可以通过控制海洋来对东南亚国家传达自己的意志。)

2、地缘政治之二:对于俄罗斯(沙俄、苏联)来说,中国是否控制蒙古直接影响到他的西伯利亚腹地的安危。外蒙的北部边境紧挨着西伯利亚铁路,如果中国把军队囤积在外蒙古,那么西伯利亚铁路很容易会遭到中国军队的攻击,让俄罗斯的士兵和物资无法被运送到外东北。这等于让双头鹰的头断掉一个。但新疆距离西伯利亚铁路很远,对西伯利亚铁路的威胁更小。并且如果俄罗斯占据了外蒙古,那么他的兵锋可以直指山海关。如果让俄罗斯来选择,那么他会优先支持外蒙古从中国分裂出去,然后才是新疆。

(历史上的新疆分裂势力的后台老板也多半是俄罗斯,近三十年来因为俄罗斯的衰落才另投美国。中国和俄罗斯在中亚互相构成竞争关系,在苏联强大的时候中国在中亚地区只能维持守势。)

3、英雄单位的影响:尽管李鸿章在知乎颇受好评,但我认为他政治眼光不高,甚至拙劣。也许他在工作过程中被历练成了一个专业的外交人士,但改变不了他的妥协本性。如果中国没有左宗棠这一系主战派,是否还能挽回对新疆的控制权?要知道,当时的新疆几乎没有汉人,如果真丢了,就和丢失外蒙一样……因此决不能在博弈中忽视人,或者英雄的作用。、

4、人口和民族:后来(收复后)新疆有大规模的内地移民。这使得后来的新疆军阀在新疆的统治核心是汉民聚居的迪化(乌鲁木齐),他们有了一个非常好的立足点。只要他们能控制汉人聚居的迪化,就能控制北疆平原,把苏联和南疆隔开,这是个战略要地。新疆有比外蒙条件好的多的移民环境(有田),组织内地移民前往新疆进行定居也更容易操作。

题外话:今天的内蒙古大半的人口都是清末后的汉人移民,这使得内蒙古本质上成了汉地省之一,不具备分离的可能性(或者说分离可能性较弱,内蒙也是存在过民族分裂势力的)。包括东北三省也是被汉人移民覆盖后成为实际上的汉地省。外蒙古原本也有两万多人的汉人移民和数量更多的内蒙古蒙古族移民,但基本死于外蒙的大清洗中。

菲律宾媒体看不下去了:日本觊觎钓鱼岛”埋下亡种灭族的祸根”

国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