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女人必须有她自己的一点收入,以及独立的房间……

原标题:女人必须有她自己的一点收入,以及独立的房间……

受弗吉尼亚·伍尔夫作品启发的展览,是少女的成长教科书。

“你必须照亮自己的灵魂,照见它的深刻与浅薄,虚荣与宽宏,并要说出,你的美貌或平庸对你意味着什么,以及你与这个挂着摇来荡去的鞋、袜、手套等各色物品的转动不止、变换不休的世界有何关系。”

——弗吉尼亚·伍尔夫

2018年2月,“弗吉尼亚·伍尔夫:受她作品启发的展览”在泰特美术馆圣艾夫斯分馆开幕,这次展览的作品来自过去100多年来受伍尔夫的作品启发的80多位艺术家。绘画、雕塑、摄影、文本以及影像,它们生动地与伍尔夫所创作的那个细腻、感性的天地交相呼应。

青年时期的弗吉尼亚·伍尔夫

对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Virginia Woolf)来说,位于英国西南部康沃尔郡(Cornwall)圣艾夫斯镇(St Ives)的塔兰德别墅(Talland House)是她童年美好田园生活的记忆扎根的地方。1881年,她的父亲、当时知名的编辑和文学批评家莱斯利·斯蒂芬爵士(Sir Leslie Stephen)在一次散步途中意外地发现了这座别墅。

这座三层的房子坐落在山丘之上,面朝Porthminster海滩,而每每到了夜幕下沉,远远地可以看见Godrevy灯塔闪着和煦的灯光。

每年7月到9月,斯蒂芬爵士会邀请大家族的每位成员到家里来做客,孩子们从高层的窗户淘气地窥探着每一位到来者:从美国小说家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到英国诗人乔治·梅瑞狄斯(George Meredith)、再到伍尔夫的教父美国诗人詹姆斯·拉塞尔·洛威尔(James Russel Lowell)等,他们在聚会结束时爬上远方的山丘,谈话声、笑声、走路时身上的配件发出的叮当声融入圣艾夫斯的空气里。

位于英国西南部康沃尔郡圣艾夫斯镇的塔兰德别墅是伍尔夫童年美好田园生活的记忆扎根的地方。

矗立在Porthminster海滩边上的Godrevy灯塔,它是伍尔夫创作《到灯塔去》的灵感来源。

我们很难想象多年之后变得异常冷静、独立、激进甚至精神几度崩溃的伍尔夫,原来经历过那样温暖、热闹而有趣的童年,或许这也是她在一生的创作里不断提到家乡的原因之一。而也正是这里、以及故土的一草一木、永远激越着浪花的大海和矗立在海边的灯塔给予了她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

泰特美术馆圣艾夫斯分馆

而这一切正是泰特美术馆圣艾夫斯分馆举办《弗吉尼亚·伍尔夫:受她作品启发的展览》的起点。

在经过整整18个月的闭馆调整、投入2000万英镑的再启资金之后,泰特美术馆圣艾夫斯分馆于2017年10月重新开馆。

作为美术馆继雕塑艺术家Rebecca Warren个展之后的又一个重要展览,我们不难发现《弗吉尼亚·伍尔夫:受她作品启发的展览》隐隐地透着美术馆所持的女权主张。

“这是一个小地方,然而当你走在海边的时候,你会有一种置身天涯海角、已经走了很远的感觉。我们想要用这样特殊的地理环境来激励那些女性,在伍尔夫的故乡举办这场展览,我们也是在向她致敬。”美术馆的艺术总监Anne Barlow这样说道。

展览的作品来自过去100多年来受伍尔夫的作品启发的80多位艺术家,这其中不仅包括来自英国本土的,更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绘画、雕塑、摄影、文本以及影像,它们生动地与伍尔夫所创作的那个细腻、感性的天地交相呼应。

Frances Hodgkins的作品《Wings Over Water》

Whilhelmina Barns Graham的作品《Rocks》

展览分为两个部分,以女性主义的视角解读了伍尔夫的作品及人生:一个将她置于故乡的背景之下,从外部以及她个人的公开生活展现她在读者面前的样子;而另一部分则深入到她家里的角角落落、以及留下来的私人物件,从更为私密的角度向我们生动地刻画出伍尔夫不为人熟知的一面。

可以非常肯定地说,伍尔夫与女权主义、女性创造力、甚至与自己的家庭生活之间的关系和她彻底革新英语语言、尝试意识流的写作方法、试图描绘人们的潜意识的创新之间存在着深远的联系。

我们可以在第一个部分里领略到英国西南部小镇圣艾夫斯优美怡人的自然风光, Laura Knight、Frances Hodgkins、Dora Carrington、Louise Bourgeois、Patricia Johanson等艺术家的绘画作品。除此之外,还有来自Romaine Brooks、Gwen John、France-Lise McGurn、Penny Goring、Clare Atwood等艺术家的绘画、摄影和雕塑作品。

Gwen John的作品《自画像》,1902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Gwen John的人像绘画作品,因为同为画家的弟兄Augustus John的关系,Gwen 与伍尔夫有过短暂的交集,她们同带有那种敏感、甚至带些神经质的性格,这让当时还很年轻的Gwen感到深刻的共鸣。这幅创作于1902年的画作,伍尔夫着装优雅,像极了简·爱一般的女家庭教师的模样。而和Gwen的大部分画作一样,这幅同样留给人一种仿佛故事被讲到一半便戛然而止的伤感情绪。除了伍尔夫的画像之外,还有出现在她生活中鲜为人知、与她关系密切的人物。它们共同再塑了伍尔夫在公众面前的形象,为她界定了身份。

Ethel Sands的作品《The Chintz Couch》,1910-11

Vanessa Bell的作品《Interior With Table》

如果说展览的第一部分粗略地描绘了伍尔夫的成长背景,那么我们不妨可以通过第二部分更深入地潜进她的生活空间,一窥她日常的真实状态,体验在“一间自己的房间”度过的独立而自足的生活。

Vanessa Bell、Margaret Mellis、Marion Dorn、Caragh Thuring、Eve Fowler等艺术家的作品,从临窗的桌台、到茶桌上的一个花瓶、再到背靠泛黄墙面的一张厚重的沙发椅,细致地为我们还原了她的“深闺”。

Sara Barker的作品《Soil Knotted Like Toppled Alphabets》,2016

而另一些艺术家,如Sara Barker、Georgiana Houghton、Agnes Martin、Emmy Bridgwater、 Issy Wood等对她的潜意识、亲密关系和心理状态更感兴趣,因此用更为抽象的手法描摹出伍尔夫传达给她们的情绪。缺乏安全感、心思细腻但又性格刚毅、果决,惺惺相惜的情感连接让她们在属于自己的天地里坚强成长。

展览信息

弗吉尼亚·伍尔夫:受她作品启发的展览

地点:泰特美术馆圣艾夫斯分馆

时间:2月10日至4月29日

图片提供:泰特美术馆圣艾夫斯分馆(Tate St Ives)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