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来自明朝书法大咖的信!

原标题:来自明朝书法大咖的信!

明代的尺牍就是书信,那优美典雅的数行墨迹,可以传达出深厚的情意和丰富的思想。而文人生活最直接的史料其实来自于尺牍,尺牍所谈多为生活中的交游、文学、书画创作、出版、饮食、官场文化等。其涉及的范围广大,内容真实,文辞、书法更是自然而率真,可谓大观。

文徵明要谁千万自爱?

文徵明说,昨日和周复俊闲话余情,听闻周复俊近日将要离开,因无法前往送行,故先致赠绒布一端(约等于现今的一疋)。文徵明并有一封致王廷的尺牍,烦请周复俊送达。

▲文徵明《与子吁(周复俊)书》

原文 :昨承话别,匆匆不得尽情,殊深愧念。闻明早解维,衰年畏暑,不能走见,绒一端,奉将鄙意,不足为赆也。外南珉公书,却烦递达。馀惟远道,千万自爱。徵明肃拜。子吁提学贤亲侍史。

什么是可以御寒的“乌玉”?

祝允明感谢九畴亲家赠送乌玉以御寒,表示之后将亲自前往道谢。

▲祝允明《与九畴书》

原文 :昨日初寒,甚觉严冽,正无可以为御,不意乌玉之惠。诚谓大旱而有甘霖之施也,其感何可量耶。竢稍和当躬谢于堂下。不次。允明顿首。殿撰九畴亲家先生侍史。敬馀。

请公子吃饼

文中的禅堂,可能是项元泣时常吟咏的“真如禅房”。项元泣与静斋集于禅房时,请三弟来一同吃饼,元泣说:“即至为妙!”要是晚来,饼大概就被吃完了。

▲项元泣《与项元汴书》

原文 :适同施静斋过禅堂,丹峰欲请同敢饼。即至为妙。三弟,泣拜。

蔡羽请文徵明设计园林

蔡羽想为父亲蔡滂所建置的园林向文徵明求图,但因手边没有好绢,想向对方请求。找到绢后和笺札、牙图书和川扇一同送至文徵明处。

▲蔡羽《与某人书》

原文 :湖差后,想得归。僕有所托,先人号橘洲,将置一卷,求图于衡山。此处绢不佳,烦寻一段。酬贾仍仗专坐其馆,请之而来必妙。大约如王元寀《槐庄图》,想无厚薄也。卷成当图报。外,笺札一封、牙图书、川扇各一,敢烦左右附至衡山馆。不具。蔡羽顿首。八月十二日。涵虚石先生。外,糖果奉山房,乞与武溪共之。

王宠约了文徵明去雅集

此札写给文徵明,内容为邀约文徵明一同拜访友人顾兰(文徵明的挚友)。

▲王宠《与衡山(文徵明)书》

原文:风雨久滞湖上,即刻始归,欲拟十三日奉陪吾丈过春潜处,如何如何。或先发使者,一期后早伺候门下。若雨又不果,再约。宠顿首再拜,衡山二丈先生执事。

桃花扇的作者为何苦甚!苦甚!

此信写给孔贞灿,字用晦,又字桓三,号西园,四氏学学录,为孔尚任的族叔,著有《西园集》。四氏学,乃中国专为孔、颜、曾、孟四氏而设立的庙学机构,孔贞灿曾于康熙六年至十年任职于四氏学,孔尚任曾在四氏学中随他读书。孔贞灿不仅是孔尚任的老师,在孔尚任罢官归里后,两人时常诗酒往来。孔贞灿家赀丰厚,学者认为现今流传的《桃花扇传奇》西园本即可能是孔贞灿出资刊行的。

▲孔尚任《与西园(孔贞灿)书》

原文:空斋无事,日费笔墨,代不知谁何之氏,申庆唁,不喜而笑,不悲而哭,此种债负,更剧于催租吏,苦甚、苦甚。小屏借光,尚未拜乞,忽接《烟云》,顿开俗目,再读铭言,益增赧汗,穷簷冷日。赐我三春之晖,无以图报,有仝草之心。容面白不一。上西园老师主盟。期宗门生尚任拜复。

王铎也觉得米太贵

王铎与侯恂、侯恪兄弟交善,有通家之好。王铎初登官场,乃因侯恪之荐得以被选为庶吉士入馆。王铎先向侯恂表示卜居长安大不易,尔后自嘲因百无一长,只能空随行队,于政事毫无用处。至于侯恂问及求字之事,王铎客气地表示当另外奉上。

王铎早年书蹟世不多见,此札书写于绫本上,尤为难得。

▲王铎《与柱国六翁(侯恂)书》

原文:台下更有以铸我耶?长安米价日沸,曲突烟清,幽书屋润,虽消遣岁月,人事驰骑,实(点去)宵听噪筵,煤气杂来,良荒神况。非有台下之知,有不皮相铎为。

一封信中的寥寥数语看似简单,但是却承载了许多的东西,包含了一个人的文采、情思、喜好、志向、艺术表现,亦延伸出人与人间的往来关系,由点到线到面,映照出当时的社会环境氛围和文化精神价值。这些尺牍读来颇有韵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