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A站复活!“过渡金”续命,真正的“复活牌”何时到来?

原标题:A站复活!“过渡金”续命,真正的“复活牌”何时到来?

欢迎回来。

昨天(2月12日)下午五点,A站官博发布微博宣布,A站官网与APP恢复使用,AC娘激动得准备抽奖给粉丝打钱——A站在停闭十天之后,终于复活。

每一次A站被炸,A站的网站运营、资源下架、牌照整顿、商业变现、孵化斗鱼、高层变动、内部资金派系暗斗等问题都会被挖出来重新翻炒一波,然后与一门同宗的B站进行一番对比,最后得出结论:A站作为国内二次元开山鼻祖,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但每次A站都在风声里重新振作起来,嬉皮笑脸得如同它的网站口号,“认真你就输啦”。这次A站度过难关也是一样的,媒体《三声》称A站目前获得了一笔新的资金,解决了此前的员工薪资拖欠问题和阿里服务器的营运费用。

媒体《一线》报道, A站被拖欠工资的在职和离职员工的薪资正在逐步发放,已经有离职员工在今天收到了去年11月和12月被拖欠的工资。

但是目前A站的资金来自何处,能维持多久,还并不清楚。此前公众一直等待阿里救世,现在看来A站找到了暂时的“避难港”。

A站停闭危机成高光时刻,

危机还是转机?

这次复活于公众而言或许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几天前A站在招聘网站上发布大量招聘信息,似乎意图吸纳新员工,弥补此前员工离职后的空缺。小年夜(2月8日)A站官博发布了几张公司同事一起吃饺子的照片,语气欢乐的祝大家小年快乐。虽然该条微博被凤凰网科技频道官博评论道“这顿饭的心情很复杂吧”,但A站公司表现出来的和乐气氛让Acer感受到猴山还能再战一百年。

A站复活凌晨,官博傲娇发布了一条微博“晚安(XX科技除外)”,被网友笑称“AC娘很记仇”。但这其中或许可以看出A站从拖欠员工薪资事件到服务器欠费停闭,再到如今复活,一路上走来并不容易。

现在打开A站APP,界面推荐首页滚动位上有一则庆祝AC娘回归的合唱视频,这则视频在A站复活当天就被UP主“dj工资杀手”上传,该UP主是A站公司职员,微博介绍显示他是现阶段AC春晚及周年庆统筹。

他上传的则庆贺视频时长5分钟左右,目前在A站播放量达到15.9万,弹幕数2372条,投蕉(类似A站虚拟货币)数1.6万,该视频打开ACer“欢迎回来”的弹幕迅速洗屏,视频评论区重复最多的一句话是“AC一直在”。

这种慢慢爱意与温柔的场面总是触动人心的,社会阶层、实际距离、年龄性别等都在互联网虚拟数码技术下被压平简化,所有网站用户被概念化为“ACer”,不存在党同伐异,只有被彩色的弹幕交汇出的万众一心。

这样万众一心的时刻还有2月2日A站停闭,官博哭喊着说了一声“我还想再活五百年”,这条微博评论数达到3.7万,转发数6.7万,多是挽留A站的评论。彼时互联网上但凡对二次元有些认知的用户与媒体都对A站的境遇十分关注,虽然相比一线流量明星这样的数据可能并不显眼,但在A站官博长期遇冷的情况下,这或许算是A站最高光的时刻之一。

同样引起公众关注的还有A站昨天的复活宣言,该条微博评论数达到2.1万,转发数10.3万,A站复活的相关话题登陆微博热搜榜。然而在今天A站公布的AC春晚节目单的微博下,评论数回到了1300左右。热度的推荐或许也与A站微博运营的问题,此前A站官博评论数在70条上下浮动。

从宣传层面来讲,A站此次人尽皆知的停闭事件或许是它在新生代族群里知名度迅速上升的契机。在A站庆祝回归的视频下,除了“老猴子”们怀着泪意的“欢迎回家”,还出现了一种新的声音,“我现在来玩A站还算迟吗”。

显然,这次停闭危机让A站以一种濒危保护动物的形象出现在新一批泛二次元用户面前,在即将消失的二次元精神园地面前,新用户愧疚与珍惜、迫切想像二次元历史投诚的心情被推至最高。

如果A站资金运营上可以负荷,此时或许是A站引进新用户的最好时机。毕竟没有什么比“我们差点就失去它了”更有煽动力与吸引力的话了。不少Acer在A站此次复活之后声嘶力竭的劝导,“小土妞,你会员收费吧,我给你充费一百年”,如果说A站停闭是网络上“猴爷到死都是个清白人”、“我A站倒闭也绝对不收用户一分钱”等广泛传播的A站“悼词”还有些调侃讽刺的意味,那么这次的收费呼声就是真心实意的心里话了。

唯一的问题是互联网时代,公众情绪简单直接一拥而上,但往往难以维持长线的热度,当A站真的开始收费时,又有多少人愿意缴费呢?

A站内部派系矛盾陷入僵局,

春天何时到来?

目前A站依旧在准备春晚,公布节目名单的同时还推广了一个与大象安全套联合定制的AC犬娘礼盒。Acer评价,“复活之后浪得很”。一切风平浪静,A站似乎正在恢复血值,但实际上A站内部的问题依旧存在。

此前从A站透露的大股东名单中就能看出A站内部的分裂状态,最大股东蔡冬青代表着奥飞系,土豆文化即是合一集团,虽然股份占比位居第三,但是背后站着阿里爸爸。A站被这两股势力支配着,风平浪静时不过是偶尔炸炸服务器,一旦事情闹大了,资金链就会出现问题。

A站停闭之后网络传闻A站融资艰难造成资金链断裂,原因在于阿里融资想要拿A站70%的股份,但A站估值缩水后,股权溢价阿里实际所出资金比奥飞系少,目前的大股东奥飞不同意,双方僵持。

消息一直没有实锤,但是也没有人进行辟谣回应。目前A站复活,媒体报道A站获取的资金仅仅是一笔过渡用的资金,解决燃眉之急,尽力维持住A站的估值。但A站背后的生死局依旧存在,众人期待的阿里融资完成救世的大结局依旧没有到来。

Acer众志成城救A站,但资金问题不是用情怀就可以解决的,于是他们也在找其他的入口。“我不喜欢纯情怀党,毕竟社会不靠情怀吃饭。我希望A站会员收费制改革,然后发展一批新的UP主。”一位Acer提到。

这是A站在资金之外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A站月活量下降背后是新用户断流的危机。现在A站核心的用户或许大部分是当时跟随A站一起步入二次元的“老猴子”,这批“老猴子”愿意为A站众筹,A站无论炸几次都会守在猴山,在现在如今稍显黯淡的文章区说着彼此才能懂的话,但A站的未来不能依赖这批“老猴子”。A站需要大笔更具备内容付费消费概念的新生代用户。

而吸引这批用户的只能是更加优质、独特的内容,话题回到了UP主。2017年7月,A站因为内容整顿下降了一批欧美相关的内容,之后影视区整版消失,几番内容整顿,据统计被清理的内容占A站整体UCG内容的70%,这让A站流失了部分UP主。这些也暴露了A站在经营UP主方面存在的缺失。

UP主马克潮爷在A站投放一些欧美内容的相关资讯,A站上粉丝达到6000,在接受媒体《界面》采访时他提到,2017年7月内容整顿后,所有跟欧美相关的内容都被下架,这是个很大的打击。但A站并未有人联系过他,也未给出任何说法。

除了运营上问题,另一个使得UP主流逝的原因在于用户互动。知乎上有帖子询问,“为什么A站一出现火起来的UP主,总会见到评论或者微博要求那个UP去B站?”有网友回答到,“同样在两站投稿,一个几千点击,一个几万几十万,你说UP主愿意投哪个?再加上B站的弹幕更多。UP主嘛,图的不就是观众的认同所带来的成就感嘛。”而A站UP主感到有归属感的是,“以前的视频都挂了,我自己没原档也补不了,不过A站的猴子在帮我补,这点还是挺感人的。”

UP主没有反馈而存留性不高,UP存留不高UCG内容匮乏导致用户反馈度低,这仿佛是一个死循环。A站需要资金,同样需要留住UP主与用户,内容始终是现在所有视频网站生存的根本。

(本文为娱乐独角兽原创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