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长淮诗典(607期)||高登绪2017诗选

原标题:长淮诗典(607期)||高登绪2017诗选

高登绪(新浪博客:船尾浪花),作品散见《中国诗》《长江诗歌》《山东诗人》《诗中国》等纸媒与诸多网刊,作品入集《纯情经典》《中国网络文学精品.2015年选》,曾与友人创办《淮河文学报》,著有诗集《菱形》(合集)。

高登绪,这个在诗坛并不算响亮的名字,如他的诗歌一样内敛、低调而有味。对生活、人生的细致观察与深度思考,是他从容叙事的根基;对诗歌的挚爱与虔诚,是他诗写向上、不断突破的动力。他是能看到底层生活的天空那一抹亮光,能听到花开的唯美的声音,能感受露珠的咸淡,和老屋的蛛丝马迹的情感波动的人。

显然,这组诗歌已经能够表明,他的诗歌手法日臻成熟。在不急不躁的传统写法里,营造出一波又一波,环环相扣的诗意。他是一个长于内修的人,喧嚣的俗世与他安静的内心有着强烈的反差,也恰好是这些反差,成就了今天他的诗歌。

从主题可以看出诗人的情怀,从诗性可以看出诗人的技艺。高登绪不走先锋道路,不跟虚妄之风,安安静静、老老实实地写适合自己的诗歌,我们为他感到欣慰,也期待他有更多佳作面世,而后再重新突破。

——雪鹰

高登绪2017诗选

黑夜是一块庞大的骨头

暮色吞没了一切

灯火中的十里长桥,像夜晚

反刍的一根明亮骨头

卡在黑夜的嗓眼中

成为夜不能寐的

一块心病,许多车辆

行色匆匆,如同搬家的蚂蚁

各自顶着一块,小小的光明

乐此不疲

像把昨日遗漏的霞光

贩卖给黎明

这群蚂蚁是幸福的

而我的无眠

像黑夜里走散的那只

正在窗前,艰难地啃噬

庞大的黑夜

炉膛里掏出生活的女人

从炉火的旺处开始

她不停的揪面团,就像

从大把大把的时光中

自信地揪出属于自己的那部分

擀面,撒芝麻......

娴熟地演示着“火中取栗”

偶现马有乱蹄的失误

灼痛的手凑近嘴边

自有一阵凉风,急忙安慰

生饼贴进去,熟饼取出来

仿佛她有永不透支的薄命贴不完

好像她有喷香的快乐,取之不竭

一天天,日子像存折上的利息

存取之间,研磨出的微薄金沙

放学时,面杖、瓢盆组合之外

多出一双儿女,像两只叮当作响的风铃

悬挂在中年生活的最高处

砖,砌进城市

两点一线,如同工地

“作”与“息”间笔直的路

大堆的砖,来自泥泞的乡村

经过了一次次火的培训

决绝地聚集在工地

如同一群跃跃欲试的民工

农民工的地位被绞车一再提升

从清晨到午时,他们与太阳最亲近

泥浆的稀与稠,都由汗水调合

只管一块一块,垒在一起

犹如不同村落的方言

一律向城里的普通话看齐

一块砖,砌入墙体

一堆砖竖起一座地标的风景

原以为就成这座楼房的一部分

就是这座城市的一员

然而,在一次次内装外饰之后

唯独不见砖的影子

就像一个农民工的踪迹

被砌进城市的深处

在花开的声音里

我分明听到,一朵花开的声音

胜过和雅、清彻的梵音

一朵莲,悄悄打开

粉红的柴扉

荷,早已撑开玲珑碧伞

为一朵莲的到来

苦苦守候了一个节季

为一瓣一瓣打开的花

写诗,每个词

都晶莹,如荷叶上滚动的水珠

每个句子,理当

像蜻蜓,生动一段静美时光

在一朵花开的时光里

静心,合十

禅坐于梦,为一种

圣洁

打开自己

刻在树上的爱

那些年,我把对你的隐私

偷偷刻在校园的一棵树上

恰好和你我的胸部一样高

我相信,你走过它的时候

若无其事的样子,一定不会拉扯你的衣襟

它会在你背去的时光中哭泣

许多年过去了

树上的爱字已经长大,高过我们头顶

原本端正的“爱”字

被粗糙的树皮挤兑的差点认不出

就像这么多年磨难雕刻的你

而我的爱,始终

停留在校园时代

像一枚锈蚀的铁钉

无法从青春的树干上拔出

青州李清照祠

临近易安居,摄手摄脚

并保持禁声,唯恐一点声响

会让她,误为落叶

并把黄昏

揉成细碎的一地凄迷

其实多余,这里不是建康或绍兴

四十二岁前的悠闲,比青州优裕

这是云淡天高的秋日

欧阳修虽离任知州,政令尚存

还有范仲淹“先忧后乐”的遗风

狼烟依然遥远

秋叶不会以婉约的悲戚

纷纷凋零

此时,该与赵先生忙于

书画金石

在为一次小别,一点点

从一阙词中抽除

切切念情,你掌灯

添油,并用灯盏

把自己,从别离的暗处

一点点,打捞上来

感受一滴露珠

一滴晨露,不必探究

向生而死或是向死而生

不必在意,前世与来生

只在乎把每一个湿漉漉的清晨

擦拭一新

一珠露,站在一尖草叶上

踮起脚尖,也很难看到大海

即便看到

还需要遥远的奔袭

羡慕大河汤汤

那些坠入溪流,随波混入大河

被鱼鳖虾蟹呼进唤出的露

最终被扔进大海

在哪里,他依然微不足道

一滴露水,活到阳光把世间万物

看清楚的时候,气数已尽

就像一个写诗人

把诗歌写进黄昏

往后的路,即是一个

大牙晃动生命根基的过程

一珠露,只要把每一个清晨的阳光

晶莹的点化就够了

生来就是一滴苦眼泪的样子

还在乎日子咸淡

老房子

家中无妻,如同屋内无粮

拴不住活口,空屋子空闲许久

半掩的门,把说出的半句话

又咽了下去

八仙桌还在,长条凳还在

这些旧家私,对一个

风烛残年的人

就是西天几绺晚霞,牵住

岌岌可危的黄昏

后窗子油漆早已剥脱

现在,腐蚀的是木质

如同耄耋之人

一块一块剥去他的

精、气、神

空间里,蛛网密布

象要封死世间所有的路

这些家私,早已被浮尘盖住

如果擦去浮尘和蛛网

也许还会发现

更多的伤口

嗨,让浮尘留下吧

蛛网也留下

让它们把往昔掩盖住,甚至

埋得更深一些

别让阵阵袭来的酸楚

轻易把眼泪冲刷出来

烟.雨.江.南

哪一位古代女子丢失的面纱

罩住整个江南

小桥 白墙 黛瓦

水墨幽深 朦胧致远

江水是否如兰

雨巷悠长

是否撑得开今天的细花伞

踏着古诗词

一路向南

幽怨粘稠成积雨云

才使你如此缠绵梧桐

西风 残照 小楼

是谁披一肩蓑衣

感悟落红

梅子成熟的季节

邂逅小巷

小巷 依然彷徨而忧伤

油纸伞落在青石路面

那个丁香一样的倩影呢

只有檐下水珠

一颗 一颗

洞穿那年的惆怅

比河大的水叫江

比江大的水是情

才是烟花三月

肩挎包袱的小女子

摘一瓣桃红

遮住了亲人的呼唤

橹桨摇开的浪花

可是你的窃喜

满帆裹不住的风儿

那是谁的焦急

正午时分

我把一只手暴露给阳光

伸出的食指虚无的躺在地坪

左侧是旭日

右边是黄昏

我在北方的遮阳伞下,等你

2018年元月入选诗人(初稿)

李少君、阎安、林馥娜、苏龙、李治、杨启运、绿音、陈泰灸、竹篙、殷刚、刘坤、罗利民、敬笃、张联、于耀江、陈计会、康泾、闫今、柏铭久、盛醉墨,宁夏5诗人联展:冯雄、胡琴、朱敏、常越、马泽平,金华诗人方阵:七夜、冰水、吕煊、李英昌、伊有喜、陈人杰、陈星光、杨方、冷盈袖、张乎、张志刚、这样、周亚、骆刚、章锦水、窗户、吴警兵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