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德军“斯图卡”突袭苏军战舰

原标题:德军“斯图卡”突袭苏军战舰

本文作者:莱因哈特

本文编辑:Southland

苏联波罗的海舰队拥有的大型战列舰向在芬兰湾沿岸作战的苏军步兵提供了强大的重炮支援,这很快就引起了德国空军的注意,从中央集团军群调过来的冯·里希特霍芬(VonRichthofen)的第8航空军下属的第2“殷麦曼”俯冲轰炸航空团将负责摧毁这些战列舰。

9月16日,第2俯冲轰炸航空团全部抵达了芬兰湾,其第3大队大队长恩斯特–斯格菲尔德·斯丁(Ernst–Siegfried Steen)率领30架Ju–87在列宁格勒不远处发现了苏联战列舰“马拉”(Marat)号。他立刻通过无线电向其他飞机发布了攻击命令,接着他开始了俯冲攻击。而这时“马拉”号战列舰上的人员完全没有发觉。而当“马拉”号上的防空高炮开始射击时,1枚500公斤重的炮弹已经从天而降正中了它。“马拉”号后来被拖进喀琅施塔得的海军要塞进行维修。同时苏联波罗的海舰队航空兵第51战斗航空团的2架YaK–1和4架LaGG–3升空拦截德国飞机,并声称击落了4架Ju–87和1架Bf–109,自己有1架LaGG–3受伤之后紧急迫降。但德国方面的记录只承认损失了1架Ju–87,并且不是被战斗机击落,而是被防空炮火击落的。

9月21日,斯图卡又攻击了驻泊在喀琅施塔得的驱逐舰“守护”(Steregushchiy)号,但这艘巨大的装甲战舰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害。为了加大攻击效果,第2俯冲轰炸航空团开始使用重达1000公斤的穿甲弹。根据汉斯–乌尔里希·鲁德尔(Hans–Ulrich Rudel)的回忆,之前投下的那些普通炸弹一碰到军舰的装甲甲板就爆炸了,虽然可以炸坏军舰上层的建筑,但无法击沉军舰。而这些穿甲弹作为重型炸弹,不仅装有特制的炸药而且还有延时装置,可以在穿透甲板后再爆炸,但这些重型炸弹是过了好几天才到达他们手中。

9月23日,装载了这种重磅炸弹的第2俯冲轰炸航空团在上午8点45分起飞。根据鲁德尔的回忆,在距离目标还有10英里时碰到了苏军的高射炮火非常猛烈的射击,“几乎整个天空都被(高射炮炮弹的)黑烟给遮盖住了,我们自己告诉自己,伊万们(指苏联人)这样猛烈的炮火并不是想打下单独的飞机,而是想在一定高度上建立起一道弹幕。”第2俯冲轰炸航空团技术官员洛塔尔·劳(Lothar Lau)向“马拉”号战列舰急速俯冲下去并投下了炸弹。炸弹直接命中了战列舰的甲板,引起了大火,接着舰首发生了巨大的爆炸。没过多久,鲁德尔的Ju–87向这艘战列舰再投下了1枚炸弹,引起了更大的爆炸,最终使这艘排水量为23600吨的战列舰退出战斗数月之久。鲁德尔在他的回忆录中是这样描述这一次投弹经历的:

“我紧跟在大队长斯丁的飞机后面向下俯冲,我们俯冲的速度非常的快,以致我都无法检查飞机的速度表。我看到前方斯丁飞机上的后机枪手莱哈姆(Lehamnn)的脸上充满了惊骇,他很担心我的飞机会撞到他的飞机上,而他所在的机尾会被我的引擎所切掉。我调整了一下角度,这时已是90度了。这时如果我撞上什么东西我会立刻成为一堆碎片,而如果碰上斯丁的飞机则更可怕。现在我的Ju–87仍然掌控良好,没有偏离一英寸,这真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此时‘马拉’号战列舰庞大的身躯在我眼中显得越来越大了,可以清楚地看到甲板上的水手在四处奔跑运送弹药。这时我按下了释放炸弹的按钮,并使尽全身的力气来拉起操纵杆,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将飞机再拉起来,因为这时制动已经失效了,飞机完全是依靠重力在下降。此时的高度是900英尺,而出发前的会议上队长告诉我们这种重型炸弹只能在3000英尺以上的高度投掷,如果低于这个高度炸弹的碎片会伤到我们自己的飞机。而现在,我为了击中“马拉”号已经完全把这些忘光了。虽然我已经使用了全身的力量来拉起操纵杆,但对此我却没什么感觉。我看不到任何东西,因为那一刻我失去了知觉,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全新的经历。我的头脑也不是很清醒,只是凭直觉在操纵飞机。

当我听到后机枪手兴奋的喊声—‘它爆炸了,长官。’我回过头一看,只见水面溅起了10到12英尺高的水花,一些小水花甚至溅到了我们的飞机上。更远处,‘马拉’号爆炸产生了高达1200英尺黑烟,很明显它的弹药库爆炸了。”

鲁德尔在投完弹后想爬高返航,但这时他的后机枪手报告说1架苏联I–16追了上来,鲁德尔大吃一惊,他命令后机枪手马上开火,但后机枪手并没有这么做,鲁德尔甚至威胁说如果他不开火落地后会把他抓起来,可后机枪手仍没开火,但却告诉他I–16后面又跟上了1架Bf–109,如果他开火会伤着自己人的飞机,鲁德尔这才放心。那架Bf–109不负众望轻松地打下了I–16,鲁德尔终于平安驾机返航。

但在当天准备再次起飞攻击“基洛夫”(Kirov)号巡洋舰时,大队长斯丁的Ju–87由于在起飞滑跑时一个轮子掉进了弹坑里而整个飞机撞到了一边,损失了引擎。由于没有其他的飞机可以替换,所以斯丁跑到了鲁德尔的飞机旁,对他说:“我知道让我来驾驶你的飞机你会很不高兴,但我是一个军官,必须与我的部队一起飞行,我将带着你的后机枪手一起执行这次任务。”接着斯丁就驾机飞上了天空。但是当这一次出击的飞机陆续返航后,却不见斯丁的飞机,又继续等了一个半小时仍不见踪影。鲁德尔猜想大队长是不是在自己战线后方的某个地方迫降了呢?这时参加这次行动的所有战友慢慢围在了他身边,鲁德尔问他们队长的情况,但没有一个人给出直接的回答,只听到战友中有一个人说:“斯丁撞向了‘基洛夫’号,他在5000或6000英尺的高空被高射炮弹直接击中了,炮弹打坏了他飞机的方向舵,飞机失去了控制。我看到他试图驾驶坠落的飞机撞上‘基洛夫’号,但是没有成功,坠毁在了附近的海上,飞机上挂载的2枚重型炸弹随即发生爆炸,这次爆炸也严重破坏了‘基洛夫’号。”

战列舰“十月革命”(Oktyabrskaya Revolutsia)号遭到了Ju–87的一连串攻击

另一名飞行员埃格伯特·杰克林(Egbert Jaekel)投下的炸弹命中了领航驱逐舰(Flotilla leader)“明斯克”号,并将其击沉。另外驱逐舰“守护”号和M–74号潜艇也被击沉,战列舰“十月革命”(Oktyabrskaya Revolutsia)号、驱逐舰“西棱尼”(Silnyy)号和“威吓”(Grozyashchiy)号被击伤。

当德国飞机攻击完成从防炮火的弹幕中钻出来时,又遭到了波罗的海舰队航空兵第13独立战斗机中队大批战斗机的拦截。经过一番混战,苏联飞行员声称击落了10架德国飞机,自己有两名飞行员阵亡、一人受伤。苏联防空炮营声称击落了5架德国飞机。而德国第1航空队在9月23日的损失记录是6架—2架Ju–87、2架Ju–88、1架Bf–109和1架Bf–110。另外第54联队声称在这天取得了17个空战战果。

从25日到28日第2俯冲轰炸航空团继续袭击喀琅施塔得。由恩斯特·库普弗(Ernst Kupfer)指挥的第1大队接到了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在最后几轮攻击中摧毁苏联海军的军舰。库普弗本人驾驶Ju–87在28日击中了一艘巡洋舰,但他的飞机也被苏联战斗机击成重伤,他被迫在克拉斯诺伐迪斯克的战斗机机场迫降。几小时后,他又驾驶另1架Ju–87重返喀琅施塔得上空,这一次他的飞机被防空炮火命中,被迫做第二次迫降。接着他又第三次驾机升空,执行与前两次一样的任务,但这一次他的斯图卡被防空炮火击中了发动机,坠落在一处树林里,他本人和无线电员严重受伤。两个月后,库普弗被授予了骑士十字勋章。在接受了8次手术之后,这个顽强的斯图卡飞行员重返了前线,并执行了600多次俯冲轰炸的任务,最终由于一次飞行事故而身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