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抄袭到韩国立法,能根治国产综艺的“拿来主义”吗?

原标题:抄袭到韩国立法,能根治国产综艺的“拿来主义”吗?

导读

毕竟“创新者诛,抄袭者诸侯”。

刺猬公社 | 杨雨晨

2017年1月15日,湖南卫视推出一档生活纪实综艺《向往的生活》,三位明星回归田间生活、劳作的设定,立马被网友指出抄袭韩综《三时三餐》。

就此,官方回应称《向往的生活》并未购买《三时三餐》版权,二者的节目创意回到乡村有所相似,但内容大相径庭,“一颗种子落地各处会开出不一样的花”

2017年6月24日,爱奇艺自制音乐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上线,无论节目logo、舞美风格、还是赛程设置,都与韩综《SHOW ME THE MONEY》几乎一模一样。

节目总制片人陈伟在接受凤凰网娱乐专访时称:“黑色、金色、钻石、大金链子、工业风,这本来就是嘻哈文化,不管在哪个国家这都是该有的特征吧?除了这些我还能选择什么呢?”

随后,《SHOW ME THE MONEY》制作方韩国Mnet电视台发表立场:“中国爱奇艺的节目《中国有嘻哈》并不是CJE&M官方授权的模式。我们对并未正式购买却在播出类似节目的现象表示非常遗憾。”

2017年7月22日,经营体验综艺《中餐厅》在湖南卫视开播,由赵薇、黄晓明等5位青春合伙人利用20天时间经营一家位于泰国象岛的中餐厅。巧合的是,两个月前,在国外经营本土餐厅的韩综《尹食堂》刚刚收官。

《中餐厅》总导演王恬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说:“从节目开播以来,这种争议一直都有。但也有很多网友在帮我们说,这种理念和创意其实大家都会有,比如到海外开家餐厅(这个创意),韩国也借鉴了《海鸥食堂》啊。

打造了《三时三餐》《尹食堂》等人气综艺的韩国著名导演罗䁐锡在某次记者见面会上也发表了对抄袭一事的看法:“很想跟中国方面说,其实我们节目的版权并不贵。若购买的话,我们会很热心地将详细的内容细节也传达给对方,甚至提供‘售后服务’。因为价格便宜,购买版权的话会比较好。”

2017年10月7日,经营体验真人秀《亲爱的客栈》在湖南卫视播出。民俗概念、明星经营的噱头与韩综《孝利家民宿》如出一辙。

海报一经曝光,《孝利家民宿》制作方JTBC 回应:“我们制作单位与法务团队,全都留意到这个事件了。只是我们也得等到节目开播后,才能判断是否确为抄袭,并做出恰当的处理。”

2018年1月16日,爱奇艺推出偶像男团竞演养成类真人秀《偶像练习生》,被指照搬韩综《produce101》。

一周后,《produce101》制作方Mnet电视台在其官网发出声明:Mnet从未以任何方式参与爱奇艺《偶像练习生》的制作或与之有任何形式的合作。同时,针对Mnet的重点IP的侵权事宜,深表遗憾。

······

看到此处,不知你的感受如何?是怒国产综艺不争还是倍感无力?以上仅统计了去年至今比较大的综艺抄袭事件,还有《花儿与少年》《极限挑战》《我想和你唱》等诸多节目未列入在内。

提起中韩综艺的渊源,要从2013年说起。

2013年10月,湖南卫视引进韩国MBC电视台的《爸爸!我们去哪儿?》,推出亲子户外真人秀《爸爸去哪儿》。

酷爸萌娃的搭配,加上全新的户外体验模式,让这档综艺爆火,几乎达到“全民热议”的程度。同时,也为行业带来了一个新思路:“原来综艺还可以这么做?”

自此以后,购买综艺版权改编便一发不可收拾。

那几年,几乎国内所有的热门综艺都带着“引进”标签,韩国的人气综艺也个个都能找到对应的中国版。

从版权保护角度来看,引进之后改编当然是件好事。但国内制作团队完全不动脑子,想直接拿钱买版权照搬节目了事的态度激起了越来越多观众的不满,也引起了广电总局的注意。

2016年6月,广电总局发布《关于鼎力敦促广播电视节目自立立异工作的通知》中提到:各电视上星综合频道每年在19:30—22:30开播的引进境外版权模式节目,不得跨越两档。每个电视上星综合频道每年新播出的引进境外版权模式节目不得跨越1档,第一年不得在19:30—22:30之间播出。

限制电视台引进国外综艺的档数,广电总局此举本是想逼着创作团队多动脑筋,做出几档好的原创节目,却未曾料到反倒替他们的抄袭助了力。既然你不让我购买版权,那我就直接拿来“借鉴借鉴”好了。

于是,那之后,每隔段时间国内总会出现一部版权归属不明,却能在国外找到模版的综艺节目。比如:和《拜托了冰箱》很像的《疯狂的冰箱》,和《Vocal战争:神的声音》很像的《天籁之战》《梦想的声音》,和《Hello Baby》很像的《放开我北鼻》······

而随着韩国萨德系统的部署,导致中韩关系紧张,这一情况也在2017年愈演愈烈。国内团队会以“巧合”、“共通”、“创意不新”等说辞回应抄袭,韩方则只能一次次“深感遗憾”。

终于,韩国忍不了了。

今年1月30日,韩国国会通过了由韩国教育文化体育观光委员会李东燮提出的《文化内容产业振兴法修订案》和《音乐产业振兴法修订案》。

李议员称,近几年国外抄袭并制作韩国人气电视节目的事件频发,但由于此处法律缺失及国际诉讼的艰难,导致很多制作公司蒙受损失,也难以得到相应的补偿。此处,几档中国综艺被当作案例点出。

除了希望借此保障韩方制作团队的合法权益外,李东燮也特别提及中国近几年在文化产业上的快速发展。“中国自己积累着经验,正可怕地追赶着我国。”

诚然抄袭不对,但在一个好的idea下改进、创新,要比什么都没有从零开始简单太多。在学到精髓后,抄袭者超过原创者的例子比比皆是。这大概也是韩国最担忧的地方,毕竟,这个以“文化立国”的国度,一直将他们的文化产业看作最为自豪的部分。

据韩媒报道,相关法案将从今年7月30日开始实行。届时,为杜绝国外继续抄袭韩国文化产品,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长官可依据该法律,向外交部等其他中央行政机关提出协助要求,进行跨部门协同合作。

不过,综艺抄袭这事儿,韩国立法就能解决吗?

可能需要画个大大的问号。

内容行业不同于其他行业的泾渭分明。只要并非完全一模一样,就难以简单地界定是“抄袭”还是“参考”。

这两年网文行业的“原创保卫战”便是最好的例子,大多作者选择的维权方式是在微博挂出作品对比,用舆论谴责抄袭者。因为他们知道,付诸诉讼获胜的几率极低,还会付出极大的经济代价。类比综艺行业同样如此。一方面是否抄袭很难确定,另一方面国际诉讼的难度也更大。

但不论是从弥补韩国法律欠缺、未雨绸缪的角度,还是警示国外团队勿要再照搬抄袭的角度,此举的意义都远超立法本身。至于实际效果如何,那就要等待正式实行后再看了。

话又说回来了,在这个互联网资讯如此发达的时代,既然一抄袭就会被扒出,为何国内的制作团队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顶风作案”?

因为“原创不易,抄袭可期”。如果说网剧已经形成了诸如广告植入、剧场广告、付费观看、等多种商业模式,那大多数综艺节目依旧将广告赞助作为唯一出路。

据统计去年仅网综便有170多档,可播放量破10亿的不到10%。当节目制作成本水涨船高,广告商投放意愿和预算却逐年下降时,如何让金主爸爸们心甘情愿地掏腰包,成了他们最头疼的问题。

原创固然可贵,但谁也不愿轻易在一个全新的项目上下注。而一个已被验证的成功模式,则更能打动广告主的心。

还因为大众容易遗忘、行业对此的容忍度高。即便是刚开播就被指抄袭的《向往的生活》《中国有嘻哈》《偶像练习生》等,依旧在口碑、播放量上取得了亮眼的成绩。

《中国有嘻哈》最为明显,开播前全网群嘲,随着节目的播出争议声越来越小,好评渐渐涌现,最终成为去年的一匹综艺黑马,一时间风光无两。

行业对这类节目也毫不掩盖溢美之词,来看看这几档综艺所获奖项:

《向往的生活》获“2017中国综艺峰会匠心盛典”年度匠心品牌营销奖和年度匠心导演奖

《中餐厅》获得中国泛娱乐指数盛典2016-2017年度最具价值电视综艺奖

《中国有嘻哈》获“2017中国综艺峰会匠心盛典”年度匠心剪辑、年度匠心视效、年度匠心品牌营销、年度匠心编剧、年度匠心导演、盛典作品等奖项

以上诸条给出的信息是,只要找到一个好的节目模式,稍微调整一下便能得到广告主的青睐。前期被指抄袭没关系,那也是热度,随着节目播出,观众会渐渐淡忘这个点,行业也会用各种奖项为你加持。

似乎形成了如果国内综艺节目因为“参考”海外综艺迅速本土化而成功,那么就被视作这个综艺是成功的观点。

聊到这或许会有人跳出来质疑:“韩国综艺也抄日本的啊,为什么只抓着国产综艺不放?”

的确,韩综也非一开始就这么牛。它也会存在很多创意抄袭日本综艺的情况,甚至有“所有韩综都来源于日综”的说法。

但俗话说得好,“天道好轮回”,日综在这块也不是清清白白的,此前就曾有网友指出,日本某档新节目抄袭了挪威的某真人秀,这也非日本文化第一次与欧美文化撞车。

不过,这都无法成为为国产综艺开脱的理由。

如果“抄袭”是每个行业的必经之路。那在这条路上,大众也好,其他专业机构也好,应该帮助他们尽快回到正途。而非选择忽视、甚至赞美,让他们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从而挤压了原创内容的生存空间。

因为好的创意只有吸收、消化、本土化之后才能取得更大的成功。相关条例的出台无法从根本上遏制类似情况的发生,只有大众版权意识不断提高,制作团队专业度增强,让这一模式“无利可图”,其自然会消失殆尽。

而培养创造力才是真正国产化综艺发展的出路。

杨雨晨

关注综艺、音乐、影视领域

微信号:yangyuchen0327

合作、转载事宜请联系微信号yunlugong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