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中国人的钱,都去哪儿了?

原标题:中国人的钱,都去哪儿了?

中国人的勤劳几乎是举世公认的,但多数普通中国人的日子,依然过得紧巴巴。那么,钱究竟去哪儿了呢?

我们从小所接受到的教育,大多都教我们用“零和博弈”的一套叙事框架,去理解社会——比如,资本家的剥削,使劳工阶层勤劳而不富裕;帝国主义的掠夺,使第三世界国家人民的财富被“薅羊毛”……

但是,这些经典的叙事框架,真的能反映财富运动的真实逻辑吗?

以古往今来,一贯、普遍被认可的“贪官污吏压榨老百姓”,这一经典叙事框架为例:

一个中等大小、中等发达程度的县,人口数量一般会在50万左右,而官员数量,一般会在500人左右。假设他们全是贪官,县长之类的大官,贪个五百万,上千万;乡长之类的小官,贪个二三十万;考虑到大官数量少、小官数量多,平均就算80万吧,80万×500=40000万,40000万÷50万(民众)=800/民众。县上面的市、省、中央,官员人数远少于县内各级,但官均贪得更多,就给它们算作和县内一样,800/民众吧。共计,每民众被贪走了800+800=1600元。讲真,多个1600,少个1600,真能明显改变中国人的财富状况吗?

如果这些经典叙事框架所提及的财富陷阱,其实“量级”小得可怜,那么,真正吞噬掉国人多数财富的“大黑洞”,在哪里?

一、婚丧嫁娶。

相比刚才讲的1600,若要办一场婚礼、丧礼,那开销,可就海得多了,绝对超出1600几个数量级。

根据网上一个《中国十大城市娶老婆成本排行榜》中的数据,在娶妻成本最高的深圳,娶一个老婆得花208万;即使在排行榜尾的成都,娶一个老婆也得花59.6万元。在农村,攀比之风更甚,对仪式本身也更加讲究,所以,负担也就更重了。好多农民为了给儿子攒“娶老婆本”,需要辛苦打工,兼省吃俭用,连续一、二十年。

丧礼也不遑多让。有些老人,辛苦攒下来一大笔积蓄,竟然多数不是用在晚年的生活开销,而是为了死后能举行一场隆重的丧礼。

婚礼,丧礼,各种礼,为了这些虚妄的“荣耀”,中国人为之花费的心血,可谓多矣。

甚至,连整个社会的经济大格局,也被这种习气深深地改变了。很多人都知道,“新中国”以来,生活成本最高的时期有两个,一个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一个是00年代末、10年代初。为什么这两个时期生活成本这么高?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国先后有两波婴儿潮,一波是在62-76年出生,到80年代末、90年代初,他们纷纷步入适婚期;另一波就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结婚的这波人的子女,他们在00年代末、10年代初,又纷纷步入适婚期。对婚礼的大操大办,再加上往往附加着的买房、买车这两项大型消费,就使得上亿人扎堆结婚的这两个特殊历史时期,相应地形成了两拨大通胀。结婚本就开销巨大了,结果结婚结出通胀,通胀反过来又使结婚的开销更大……恶性循环。

结婚的本质,无非就是男女两人凑在一起,共同生活而已。所以,为了生活本身而花费的那部分结婚费用,还殊可理解。但为了像“婚礼”这样,可繁可简,甚至可有可无的仪式性活动,也动辄花上个好几万,甚至好几十万人民币,那可真就是“家有万贯留不住”了。

二、大病续命。

有多少国人,尤其老一辈国人,是几十年间一直“拿命换钱”,到了发生大病时,再突然转过身来,“拿钱换命”,然后,花了海量的钱,还是没换来几年命?

虽然都吐槽食品安全如何不好,但面对市场上来源很放心,只是价格昂贵点的那些肉、菜,有多少消费者是转一圈,最后还是选择了普通的?在外出就餐时,是不是“档次”,口味……好多因素的考量次序,都排在了营养、安全之前?为了工作,有多少人是在路边摊匆匆对付早餐的?为了工作,有多少正餐是用方便面顶替的?有多少人,对体检的意识,还停留在毕业、入职时的一项被动程序?有多少人,吃了几十年的包装食品,还根本没认真看过一次NRV成分表?有多少人,从未去了解过常见食物的营养构成?以及常见营养成分的生理作用?并借此判断自己应该多吃什么、少吃什么?有多少人,还觉得发达社会的交通方式应该是以小汽车为主,却把自行车视为落后的象征?看看中国人趋之若鹜的那些企业,讲求“狼文化”的华为,直接把行军床搬进办公室,动辄挑灯夜战;“血汗工厂”富士康,上个厕所都得憋着,把人像螺丝一样拧成一排。在不把健康当一回事上,中国的高端产业,低端产业,分明就是“一丘之貉”。

可一旦到查出大病来,“吝啬”的中国人,马上们就变成“大土豪”了——几万,几十万,要多少,砸多少。

拿不出来,就全家一起凑;再不行,就亲朋好友到处借;再不行,就跑到社会公共空间上去求助。

可有一个残酷的真相:以当前人类的医学水平,其实一旦被归类到“大病”的那些,像癌症,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肾衰竭……不好意思,其实都很难真正治愈的。医生们看起来也在忙碌个不停呀,在干什么呢?用药物和器械的强力干预,帮你续续命而已。相关指标一时给压下去了,好,可以出院了。但不好意思,病本身并没有完全好。一停掉胰岛素,你压下去的的血糖,还会再飙升,因为医生们根本没法修复你受损的胰岛;一停止透析,你好不容易清理干净的毒素,又会重新累积起来,因为医生们根本没法修复你受损的肾小球……

这就是目前人类的医学水平,只能“救急”,不能“救穷”。可老百姓并不知道啊,他们还以为只要肯花钱,医生们就总有办法恢复他们的健康呢。

把钱用来改良生活方式,让饮食、起居、运动方式变得更健康,即使持续几十年,花销累计起来,也不过数万。但如果把钱攒着,准备将来发生大病时,做手术、用昂贵的药物续命,不好意思,你攒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攒多少都是不够的。

不舍得花钱改善生活品质,却舍得在大病发生后砸钱续命,这种价值取向,也是中国人“烧钱”的一大缘由。

三、多子多穷。

古人说“多子多福”,不知道这么说依据在哪里。反正现实世界的景象,明明就是“多子多穷”。在中国国内,相对比较喜欢生孩子的农村、西部、低文化程度,这三个群体,恰恰也是相对贫穷的三个群体。在国际上,生育率偏高的非洲、拉丁美洲、亚洲,也明显穷于生育率偏低的欧洲、北美洲、大洋洲。“越穷越生、越生越穷”,真就是一条颠簸不破的铁律。

毛泽东时代,中国人“敞开肚皮生”,结果穷成什么样?80年代以后,中国人的经济状况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要归功于改革开放,另一个,就是要归功于计划生育了。在今天,我们也仍能看到少数尚未摆脱赤贫的地区,可你仔细一看,那些地区,恰恰也就是因为种种原因,逃避了计划生育的地区,比如四川凉山的彝族聚居区,南疆的穆斯林地区。

比如我们常在新闻里看到的:一群孩子一会是“爬天梯”上学,一会又是“走钢丝”上学……个个面黄肌瘦,衣衫褴褛,看着令人揪心……这些画面,基本就来自于刚才提到的四川大凉山地区。一般这种新闻下边的评论,总是:政府如何不作为;富豪明星们生活那么奢侈,怎么不想想这些山区的小朋友……之类。但问题是,对于不愿来沿海打工赚3000一月的收入,却坚持在月入数百的计划生育空白区里,生养五个、八个、十个小孩,然后坐等政府救济和社会捐款的“待帮扶人民”,你修多少设施、捐多少钱,算是个头?一不小心,人家又多生一个,你几个月的辛苦收入,就又白捐了?

即使一线城市的白领阶层,也往往是生养到一、两个小孩,就感到压力山大了。你大凉山人民,未必有什么过人的禀赋,也没从事什么高价值含量的事业,还死活不愿迁往自然条件正常一点的地区,却动辄五个、八个、十个地生,如果这样“作”,还能过上小康生活,叫那些为一、两个小孩的奶粉钱,而辛苦打拼的城市白领阶层,情何以堪?勤劳未必能致富,生小孩倒能“奔小康”了,真要那样,那才真的是“社会不公”了。

经过这一番番梳理,我们可以发现:

与那些经典叙事框架,灌输给人们的固化印象不同,真正让中国人“勤劳而不富裕”的主要原因,其实不在那些贪官、资本家、帝国主义……身上,恰恰是在民众自己身上。

微信公众号:小白读财经(关注我公号)认为:中国人辛辛苦苦创造的好多财富,其实并未完全转化成切实的生活品质,而是直接流失在自己的虚荣、形式主义、不舍得防病却舍得治病、“多子多福”等等传统陋习中了。

~良药苦口利于病,本文讲的这些,你也许觉得不中听,但这些,却正是赤裸裸的现实呀~

如果你觉得文章很棒,对你有帮助,可以关注作者的微信公众号:小白读财经(ID:xiaobaiducaijing),订阅更多的优质原创推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