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作死的三个步骤,不作死真的不会死

原标题:作死的三个步骤,不作死真的不会死

解缙是明代洪武、建文和永乐三朝的著名文人,永乐时期最著名的《永乐大典》是由他主持编撰的,给他明初最有名文人的陈浩也不算过分,这么有文化有学识好书法的文士,结局居然是被人买在雪地里活活冻死,去世的时候50岁还不到,他的命运完全可以说是自己作的,不作死就不会死。

得罪领导

要说解缙的死真是他自己作出来的,明朝初期三代帝王都对他青眼有加,到了永乐帝时期已经做到了内阁重臣的位置,从二十几岁到四十多岁,他写得了文章,议得了政事,编得了大典,偏偏输在一张嘴上。

解缙在二十几岁考中进士,前途一片大好,担任中书庶吉士(皇帝小秘书),朱元璋这个人没什么文化后来自学成才,所以他对有文化的人都高看一眼,加上武将渐渐成了他的心腹大患,越加重视文臣。解缙年纪轻轻才华横溢,朱元璋常常鼓励他多向自己进言。解缙一看皇帝都这么说了,那就进言吧,立刻写了一篇万言书递交给了朱元璋,文章里说朱元璋杀戮太重,可皇帝之所以要杀人是因为手底下的大臣都不中用,这话一出朱元璋虽然听得很开心,可是得罪了不少人,但到底拍了皇帝马屁了,朱元璋更看重他了,解缙继续趁热打铁上了一份《太平十论》,不知道是前面的万言书写得太精彩,还是这篇文章太没有核心内容,朱元璋收到这篇上疏一言不发,他可能感觉到解缙这个人书呆子气重了,不懂得见好就收,也不在表扬他了,希望他能自己收敛。

当时解缙才二十出头,一夜之间被朱元璋夸得跟朵花似得,好比一个网红,一夜涨粉一百万,一个作家,一书成神,家喻户晓。换谁谁不膨胀?解缙不过是个凡人,他很年轻,膨胀得厉害。自己跑到兵部去要几个办事员给他办事,要知道解缙的官职并不是很高,兵部办事员那该归兵部尚书管,哪里轮得到解缙指手画脚?职场上越俎代庖是很让人反感的,官场更不例外了,别人卖解缙面子,兵部尚书偏不卖,因为人家占理,一状告到朱元璋那里。朱元璋算彻底看透这个解缙了,让他去当监察御史,也就是言官,其实这个举动颇有保护他的意味,可解缙还是不懂得收敛,一头撞进了李善长的案子中。

李善长是朱元璋分封的功臣之首,受到胡惟庸案件牵连被逼自尽,明眼人应该说朝中稍微有点眼力的人都明白这就是朱元璋在杀功臣、集皇权的举动,李善长不管有没有谋反都是死。解缙偏偏去撞这个枪口,上疏了一篇《李善长辩冤书》,你说他是正直敢言?他之前也写过整个朝廷没有可用之臣这样的上疏。你说他打抱不平?李善长当时七十七岁,早就退休了,解缙才二十几岁,入朝才两年,两个人根本没有交集。说到底他就是想做点出格的事情让皇帝重新重视自己,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怎么配得上起点这么高的解缙呢?

朱元璋看了这篇上疏,一言不发,朱元璋该怎么说?说解缙对,那等于承认自己错杀功臣,说解缙错,那就是污蔑皇帝的大罪,解缙的这篇文章确实写得很好,朱元璋也明白解缙本心也不是为了李善长鸣冤,就想搏出位。因此他把解缙的父亲解开找来,让他带解缙回家了,找家长这种事情在古代也是通用的。就这样解缙把他的第一任老板得罪了,好在年轻解缙离开之后八年朱元璋去世,建文帝登基,解缙有受到了重用,重用时间不长,另一位难伺候的主来了——永乐皇帝朱棣。

解缙对于永乐帝篡权夺位这件事似乎表现得很平静,你说他多正直,他比不上方孝孺,你说他多狗腿,也没开城门投降。他是很想博高位,也有这个才能,就是没有情商,没有眼色。

永乐帝和他爸朱元璋一样都很敬佩解缙的才华,也和朱元璋说了同样的话,让解缙多多给自己提意见,并给了他内阁几乎是首辅的位置,这可不得了了,解缙又跟脱缰的野马似得,疯狂提意见。

永乐帝准备打安南(越南)解缙不同意,觉得越南又远又没油水,费时费力费人手,打下来也吃力不讨好,谁去打谁就是大傻瓜,永乐帝一听就不乐意,朱棣最烦别人质疑他的军事才能,解缙完美踩中老板痛点,至此永乐帝开始疏远他。

得罪同事

解缙情商低,连皇帝都得罪了,同事们会“幸免于难”吗?他最喜欢当面指出人家的错误,“张三,你上班迟到了,扣工资”、“李四你昨天写了个错别字还是大学士呢,真丢人”。一次两次人家当你无心的,次数多了做梦都想打爆解缙的头。

解缙在被自己的父亲领回家之后,朱元璋去世,他回朝吊丧本来很正常,当时他无官无职还被人告了一状,说他违背圣命,朱元璋让他回家十年,他八年就回朝了,因此被发配到临洮当个小吏。

永乐帝时期解缙因为官职高参与到了立太子的事件之中,参与其中的还一个叫邱福的武将,太子选定为朱高炽后,驻地没有第一时间公布,邱福就把此事泄露了出去,担心永乐帝问罪,没有当上太子的朱高煦鼓动邱福先发制人,告发解缙泄密太子人选。如果解缙人缘好,和朱高煦、邱福没有私仇,怎么无缘无故赖到他的头上?

实际上解缙在朝廷中得罪了不少同事,大家都等着看他笑话,很快这个笑话就来了。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永乐朝最敏感的问题要数立太子的问题,太子朱高炽不被父亲喜欢,可他身份尊贵是朱元璋生前立的燕王世子,随着父亲身份的提高,他也应该名正言顺地当太子。可永乐帝偏爱二儿子朱高煦,就算立了朱高炽为太子也从来没有高看他一眼,反而对二儿子更加优待,在待遇方面几乎和太子平起平坐,有时候甚至超过太子。

解缙很看不惯永乐帝的这种做法,三番两次地提醒永乐帝不要过于宠爱朱高煦,因此既得罪了朱高煦又得罪了永乐帝,永乐帝常责骂他挑拨他们父子关系,最后把他贬到广西,解缙一度还去越南运送粮草,这次他总该得到教训了,可解缙还不死心,当时他还不到五十岁,想着如果笼络好了太子说不定还会回朝的希望。他就趁回南京办理公务时私下见了太子,永乐帝规定太子不许私下见大臣,必须在起码三方大臣都到场的情况下才能够和太子见面,解缙有一次没眼色了,这件事被朱高煦知道了大做文章,终于彻底激怒了永乐帝,永乐帝对锦衣卫说,“解缙原来还没死啊?”这背后的意思就是他活够了,该死了。

不到五十岁的解缙在被灌醉的情况下,埋进雪地里活活冻死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