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水浒:男人眼里的尤物潘金莲

原标题:水浒:男人眼里的尤物潘金莲

文/冯地模

【作者简介】冯地模,男,重庆万州人氏,52年生。重庆市作协、美协、电视协会会员,重庆文学院创作员。20多年来在《四川文学》《丑小鸭》《百花园》等路内外杂志报利发中短篇小说、各类文章计80万字。前后有诗集《老鹰岩》、短篇小说集《朱鹮是一种鸟》、中短篇小说集《黑雪》、散文集《心灵的轮回》、长篇小说《艺术家的生涯》出版。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一)张大户:痛,并快乐着

说来,小潘还是个光明出身。

父亲是北宋年间某地的退休官员而且为人不错,不幸一场大火毁掉她家庭幸福和亲情,她只身脱逃。之后,14岁的她卖身葬亲,进入虎穴狼窝,辗转王财主家又转让他张大户,期间仿佛还在按摩房洗脚城呆过,肯定是其生活污点已经写进了个人档案。

老张看中以后的小潘天生丽质知情识趣,有点业余文化吹弹歌舞之后能帮着家里记点豆芽小账,也许还能生个孩子传宗接代。可是,老婆是个大醋坛子,桌子上花瓶看可以摸摸不行,24个小时死盯,每周定时间开锁进行一看二闻三探寻的超声波检查。还让老张主动汇报思想,一闪淫邪念就跪倒床前口头兼书面检讨,好在老张入学中过秀才,笔墨不难。

再说,他有喜欢的金莲小脚欣赏,这点癖好老婆留有余地没有明令禁止。但是,爱情上也要与时俱进啊。老虎也有打盹时,有次老婆回娘家,老张说服小潘同意将保护层洞开,欲死欲仙了一回。

谁知道深处藏有的消淫断阳削将老张的那话儿斩却,做鬼也风流,鲜血长流让他成为真正的老公。他心子尖尖在痛的是醋老婆将心爱的小潘提供给著名的丑鬼“三寸丁谷树皮”武大无偿使用,还谢绝节日上门慰问,气死他了。

十分美好的是小潘走时候赠与的那只绣鞋,香香的能够带给他剩下的回忆遐想和快乐,还有县香莲欣赏会副会长的荣誉,虽然下端空落落地痛楚得更加厉害。最后的冬天,大户老张缩成介团躲在绣鞋内与老婆捉过一回迷藏,再服用过量安眠药幸福地睡去,连同他对金莲的香艳好梦。

(二)武植:死,没有怨尤

大郎是个天性忠厚善良的人,与世无争,倒不是只因为生的侏儒般矮小丑陋没有出息,是因为初小毕业以后父母因时疫瘟症双双亡,故没有报考成高小,只会加减不能乘除,现在这点文化只能记录点每天炊饼进出的小账够用。

所以还能担起担子当游贩每天与城管周旋,还希望申请执照开成武家炊饼铺面。

妻子金莲的到来是上天恩赐的福气,一个铜钱没耗还白白生受张家许多嫁装,没有吃过猪肉看见过猪跑,他心里也明镜似的晓得张大户与金莲的关系,白白送把武植这个心理身理阳痿的矮哥当老婆不是发母猪疯。

由不得人。

(王思懿版潘金莲和武大郎)

成亲的晚上,进入洞房的不是老武反而是张大户,以后,老张才渐渐少来走动了,是因为有病。老婆对于武植只是早晚说说话不至于寂寞的女人,每天三餐做好饭食汤水等候丈夫回家的妻子,热天摇扇驱蚊冬天暖被窝暖脚的浑家,没有孩子待挣住了钱随便领养一个便是,想男就男愿女就女,反正是姓咱们的武。

以后,他看见兄弟武二喜欢小潘,小潘也中意这打虎英雄,肥水不落外人田嘛,他倒是想成全让小潘没了埋怨。他跑前走后后都在为他们幽好提供条件空间,只是兄弟武二骄傲不肯就范。以后就晓得了,这妇人借王婆姘上开生药铺子的西门官人,大郎去证实情况反被踢伤,指望小潘回心转意她反而用药毒死亲夫。也认了。

(王婆与武大郎)

只是害怕武二回来不肯饶恕则个,果然,武二也太狠了些。托梦报仇其实是想放掉金莲,傻瓜,梦是反向思维啊。

没有脑袋的潘金莲到了地府,成天跳着扭着我吵闹不得安宁,还几回扯掉我的裤腰带子,阎王爷也不认真管管。

其实,真实的武植本是知书识礼的秀士,身高1米72曾经中过朝廷进士,在县里任过父母官,因为得罪了某堕落文人被描写成猥琐男人老婆偷人自己惨亡的家伙,千年过去仍没有机会昭雪名誉啊。

(武大郎迎娶潘金莲)

(三)武二郎:杀,仍有爱惜

以为我崇拜流血,就不懂得怜香惜玉欣赏漂亮妹妹啊,大错。

当在景阳冈打死吊睛白额大虫县里披红花游街,见到大郎和嫂子,尤其是年轻美貌的嫂子时候令人眼球一亮:天下还有这吹弹得破皮肤,眉目传情勾人灵魂的美人,打扮也入时引领服装前进新潮流,分明是梦中情人怎么会是我嫂嫂呢。

望第一眼起,便欣欣然喜欢上她,只懊恼相逢未嫁,讲话都要顾及礼貌理法,嫂前嫂后的,我呸。而且武植看起来大大咧咧,心里鬼到极点,啥都明白,否则这块羊肉能够掉进他的嘴巴?

这个尤物实在动人啊。

我承认,心里有过亲热嫂子的念头,甚至希望哥哥暴病或者有别的理由消失,我已经从嫂子的眼睛读出惆怅哀怨,感受到温热身子的兰麝之气,还有指望拯救于水火的期盼,从嫂子劝我狎那盏鸳鸯酒,吐出的婉转嗓音,便知道这女人是喜欢床榻欢乐的,而大郎与嫂子肯定没有。

这对一个年轻妇人,青春漂亮妇人公正吗?暴殄天物,还对于社会和时代的发展缺乏公正和责任感。可是我不能,这与他武士的信念和理想不合。

终于他出差,有了姓西门的江湖混混儿勾引嫂子,还残忍鸩毒死我哥哥,就非让钢刀见血不可了。嫂子不能属于别人,做了就去死。

斗杀尤那个奸夫不费气力,而杀嫂子这个大美人就是神经和肉体的双重折磨越是暴怒,尽快让她勾人魂魄的眼睛闭上,无视她吐露袅袅语音的和给人香吻的嘴唇,令好看的桃花脸腮失去颜色,就是胜利。

割掉她带笑得头颅在灵前更具美学意义欣赏价值。当我撕开嫂子的衣襟看见如雪铺陈的胸膛时候,后悔了狼样嚎啕了,可是刀已经架在女人脖子上面,我不能不狠命那么一剜,让鲜血散开成裸体女人高潮的花朵再凋谢,已经是彼此宿命。

(四)西门官人:玩儿,还相当认真

从来不缺钱还有女人,每天嘱咐过生意跑过衙门便是沾花惹草的大好时间,花街柳巷的鸨儿谁不晓得他西门是玩弄感情的高手,床上翻江倒海的功夫也要许多人比。玩过了还愿意雅致地收藏,所以家里的妻妾歌妓使女皆是当地美人,潘金莲只是他新鲜看中的一个,绝非最后的爱情。

《水浒》里面描写相对简单,笑笑生的《金瓶梅》的淫邪过程淋漓尽致得多,玩出了古今中外的专业花样水平,在使用娱乐用品方面最有心得体会。还因为他就开有兴趣商店,在国际挂有这方面研究博士的头衔,桃李天下带男女学生的。鉴于他做学问积极实践的认真态度,从思想观念和行为方式教育小潘最后成为著名的女权主义者、性解放运动倡导者和组织者,利在当代功在千秋。

在当时没有“杯水主义”的说法,但小潘氏的“灌食疗法”风云一时。她认为:生活是靠欲望推动的,如每天人吃的三餐饭食,一讲数量需要二看完成质量,再是累计效果。雄性的义务就是在填鸭灌食女人的运动中帮助别人满足自己的,谈什么辛苦呢。

比如,你西门官人豢养几只鸡鸭,宰杀之前能不让它吃饱长肉?让其没有心理身理遗憾?男人发展人类社会就是若干精虫,没有女人灵魂敞开成吗?

运动的一个个高潮才是光辉灿烂的顶点,坚持与奋斗是唯一通向最后快乐兴奋的向上途径。死是最高境界。《水浒》里面西门是与武松战死,《金瓶梅》里面是与小潘在床上“蜜糖儿调”脱阳猝死。

据说西门在于家仆韩道国的老婆王六儿那个之后,回到家里小潘非要他当场完成作业。就在西门的灵堂,金莲还与自己的女婿陈敬济以火辣热烈的行为艺术作为奠祭,希望西门官人在九泉下也充满喜庆和娱乐。

但愿只是文人骚客的性夸张幻想。

不可否认,潘金莲对工作完成是态度极端认真负责的,创意方面比西门庆有过之而无不及。

(潘金莲与西门庆)

(五)郓哥、何九等:恨,有些懊恼

对于这些有权有势的男女勾当,有觉悟的群众是义愤填膺的,给予谴责声讨的。

吃饱饭撑得,不少穷人兄弟连媳妇都娶不起,这些家伙三妻四妾搞不满足还到处采集野花,皇帝还公然嫖娼,不是严重的社会性需求分配不公是什么?

所以,宋大哥们愿意占据水泊梁大碗酒大块肉山大称分金小称分银快活,连堂客都是瓜分的是打土豪劣绅战利品,大姑娘小媳妇花花铺盖样随便挑随便盖,生的娃儿有幼儿园管理。年轻十岁老子早造反去了,在紫石街做团头的何九不止一次这么慷慨宣言。

(郓哥与武大郎)

幼小年纪的郓哥半懂,但是他去找西门大官人推销水果时候被茶馆王婆臭打过一顿,方明白这马泊六也是在西门身上骗银子,其中女人就是武大漂亮浑家。丑事情,当会知武家哥哥知道,抓奸出口鸟气。

可是武大因为抓奸受伤还丢掉性命,就是郓哥闹不明白的了。可是人精何九叔晓得,武大被奸夫淫妇毒死,兄弟二郎回来肯定有事,他不是个肯善与的汉子,清河县便黑云压城城欲摧有腥风血雨来临。

为不溅血,何九做了些手脚留下证物,武二灵堂设会时候果然起到作用。当武二抓住嫂子手起刀落犯法杀人,面见刚才好好的妖娆漂亮的微笑着的女人瞬间身子仆倒少了脑袋,对于郓哥只是桌子上的鱼肉吃饱以后的畏惧,对何九就是惊恐后幸运的叹息,好汉杀人比捏死只鸡简单容易,尤其是没有缚鸡之力的女人。

(郓哥)

通奸的罪恶全在王婆西门庆,小潘是受了坏人引诱,或许是可以再教育好的子女。想不到,真的想不到结果这样。热天有一次在家楼听见对面武家有拂水声音,何九叔用外国买来的单筒眼镜瞄见门缝有人洗澡,那身子那皮肤那神情相当动人。

这死婆娘喜欢有钱小白脸只有西门动得,胡子老何没门儿。这妇人生性淫荡,不如早劝武植卖进青楼生钱再寻老婆,物尽其用让所有喜欢她的男人玩个死去活来回肠荡气。现在这种鲁莽的死法实在可惜。

武二这厮听不进任何正确意见。

(六)清河县令:笑,不乏称赞

清河县许久没有这类案子发生,西门庆潘金莲还是奸夫淫妇桃色合作谋害亲夫,有得阵闹热了。别的不说,单是三流小报下流刊物的渲染夸张,成为茶余饭后的新闻谈资。

传说相当离谱,讲的是打虎英雄武二郎暗恋上了嫂子,而嫂子嫌他鲁莽不懂风情移情别恋爱上了有钱的小白脸西门,由于幽会时间地点安排失当,才酿起一场泼天的血案凶杀。武大非是被小潘毒害死亡,因为他夜里起身解手看见老婆上错兄弟的床,在上面胡天胡帝快乐得发老母猪哼哼,怄气服的乐果。

该农药是赶场天用十个炊饼找商店换的,算来价钱不贵,效果很好。

刘县令是个快乐的青年,不久前从人类21世纪借助时空机穿梭而来,到宋朝考上个带一般职务的公务员不成问题。对于潘金莲与西门等扯皮公案早已经烂熟,四川鬼才作家魏明伦写过轰动一时的现代川剧《潘金莲》,放现代社会简直是个好女人嘛。

杀死亲夫是有隐情的。

所以,劝武松以和为贵,无非吃台要西门庆赔礼道歉的酒席,握手言欢再拿出若干赔偿费遮羞钱一了百了。当然,对于武松这么个英雄人物社会舆论脸面要顾,所以嘱咐彼此在繁华街道的狮子楼饭店上面亮相打斗一场,让西门庆最后败下阵来误伤一二观众,武松充军沧州。

还是有官家照顾的,以后前途不输于在清河县做都头。

毒死武大的罪名派给王老婆婆就是,反正她岁数也是活到了头,活剐她是给少娱乐活动的本县增添一些欢娱看点。

(清河县县令)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关注、点赞、转发,欢迎参与评论,说出您的想法;若不喜欢,敬请留下批评,分享您的见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