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富士康拟冲剌A股 究竟能否如愿以偿?

原标题:富士康拟冲剌A股 究竟能否如愿以偿?

【作者微信号】:bzzcaijing(也可输入:平说财经)

近日,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富士康股份”)刚提交IPO申报材料,马上就收到了审核反馈意见书。据悉,富士康股份是由号称“世界最大电子产品代工厂”的台资企业鸿海精密间接控制,若此次能成功登录A股市场,将成为台资控股企业A股上市的标杆。

同时,富士康股份逾3000亿元的营业规模,以及高达272亿元的募资需求(募投项目总投资额),这在近年的AIPO市场也实属罕见。据招股书显示,富士康股份的大股东为中坚公司,而中坚公司是鸿海集团100%控股的子公司。鸿海精密是全世界电子产品的代工巨头,创始人是郭台铭。

事实上,鸿海精密早在2015年就已看好A股市场。在鸿海精密20156月召开的股东大会上,董事长郭台铭曾表示,鸿海在大陆的业务有可能在未来三到五年内分拆登陆沪深股市。此次申报AIPO的富士康股份正是成立于201536日,这与郭台铭作上述表态的时间点相当契合。

富士康股份这只超级巨无霸计划冲剌A股的消息传出,有看好富士康股份的人表示,支持优质台资企业在A股上市是顺应当前监管层政策导向,且富士康股份定位于新形态电子设备产品智能制造服务,主打‘先进制造+工业互联网’,也是政策所支持的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

但是,我们认为,富士康股份想在A股顺利上市存在着诸多难题和不确定性,未来在进一步审核过程中还要冒好几道大坎,最终监管层能否让其顺利通过目前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

一、打出“工业互联网”旗号意欲何为?

此次富士康股份拟上市的公司名称增加了工业互联网字样,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29日,证监会网站挂出首次公开发行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下称反馈意见),要求富士康补充披露公司名称含工业互联网的原因、该等称谓是否客观准确且有充分依据。

对此,我们认为,富士康股份坚持要在冲赖IPO时用“工业互联网”企业有二层含义:一方面,对于富士康而言,将名字中增加工业互联网的字样,显示出其摆脱代工厂的意图。2017年,郭台铭在公开演讲时强调,邀请我来做演讲的时候,介绍我们是全世界最大的代工制造企业。其实我们在二十年前就已经不是只有代工了。

另一方面,如果只是一般的工业企业,不仅上市时难以获得监管部门“特别照顾”,即使上市之后估值也是提高不起来,很难像“工业互联网”企业那样可以融到更多的资金。不过,尽管富士康在申请上市之时标榜自己为“工业互联网”企业,但是共更像只工业蓝筹股。

事实上,富士康2015-2017年的毛利率分别约为10.36%10.55%10.02%,从毛利率水平来看,富士康与互联网行业公司有着较大的差距。虽然富士康有很强的赢利能力,但也即使将其还原成工业企业也并非没有风险。由于中国的人力成本不断上升,像苹果手机这样的大客户不一定永远与富士康合作,这也不能排除客户选择印度、马来西亚等国家加工制造的可能性。

二、富士康负债率偏高,一年翻一倍

截至2017年底,富士康总资产1486亿元,总负债1204亿元,负债率约81%,相较于截至2016年底43%的负债率上涨了近一倍。其截至2016年底总负债为582亿元,这意味着2017年富士康的负债额增加了622亿元,增幅达106.8%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1231日,富士康合并报表口径负债总额为1204.14 亿元,其中流动负债总额为1203.82亿元,非流动负债总额为0.32亿元。公司主要负债是由应付账款、其他应付款、短期借款、应付职工薪酬等构成。

对此,富士康方面解释称,主要是看好未来市场前景,所以自2017年以来,公司相应增加了原材料和设备的采购金额。不过,我们认为,富士康代工的电子产品都是市场极度饱和富士康再看好市场未来预期,也不至于去购买大量原材料和设备放在仓库里吧。

三、富士康成立时间短,可能会影响上市

随着招股书对外发布,不少业内人士指出,富士康成立时间过短,至今不满三年,与相关文件不符,这可能成为其登陆A股的最大硬伤。根据我国《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九条规定,发行人自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后,持续经营时间应当在3年以上,但经国务院批准的除外。

当然,富士康在招股书中也提到,公司持续经营时间未满三年,公司已就前述情形向有权部门申请豁免。据招股书披露,201529日,深圳市经济贸易和信息化委员会下发《关于设立外资企业福匠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的通知》,批准设立福匠科技,投资总额为4500万美元,距离现在方才三年整。

2017710日,福匠科技全体股东召开创立大会,做出关于设立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的相关决议,同意以整体变更的方式共同发起设立富士康股份。福匠科技的债权、债务由变更后的股份公司承继,距离如今不足一年。

四、在富士康用工成本上之疑

截至20171231日,富士康共有员工26.9万余人。早在`2013年曾报道称,单调的流水线生活和严苛的管理制度,被指是酝酿这些悲剧的祸首。机械压抑的工作、没休止的加班、突然而至的责骂、看不到未来的迷茫等,无不在考验着富士康工人、尤其是新生代工人们的心理承受能力。

而时隔境迁之后,富士康在用工方面已经有所改善,深圳的富士康已成立职工工会以开展心理咨询、职业培训、团体活动。富士康在官网称,为了增强员工的归属感,集团斥巨资建设配套齐全的设施,为员工营造良好的工作、学习及生活环境,提供衣、食、住、行、医、乐等方面的便利。

此外,富士康总公司要求披露下面分公司缴纳“五险一金”的缴纳情况、是否足额缴纳、是否符合国家有关规定;报告期各期未缴纳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的人数及未缴纳的原因。但尽管如此,富士康还是遭到市场诟病:

一方面,单人用工成本畸高,导致股东的权益难有保障。2015年,富士康主营业务的成本构成中,直接人工成本153亿元,2016年为148亿元,2017年上升至165.6亿元。如果以近27万名员工计算,富士康单个员工的用工成本为6.1万元。

另一方面,薪酬增减很随意,主要鼓励员工加班,一位自称富士康员工晒出的工资单在网络热传,他1月份只挣了2586元,但在2月份,因为加班了86个小时,所以到手工资是4275元。显然,在富士康肯加班加点的员工收入还过得去,如果你只是想做足8小时,那工资就会低得很。这种由企业随意决定员工薪酬的情况很不合理。

富士康究竟离开IPO有多远?目前要看监管部门如何对其进行判定,如果认为富士康是台资企业、“工业互联网”标竿,那么富士康上市A股市场“指日可待”。但如果将富士康鉴定为工业企业,且负债率过高、单人用工成本过大、成立时间不符规定,那么其上市就会有难度。总之,如果富士康能把监管部门提出的一些质询问题都加以积极响应并且圆满改善,相信这只巨无霸登录A股市场的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