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醒 来 觉 得 甚 是 爱 你 × 朱 生 豪

原标题:醒 来 觉 得 甚 是 爱 你 × 朱 生 豪

给你的第一封情书

——朱生豪

看朱生豪的书信,

绝对适合在阴冷的冬日夜晚,

温暖又更坚定心之所向,

情人更是益友。

这位被朋友笑谑为“没有情欲”的木讷书生,

却是世界上最会说情话的人。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这两天我很快活,而且骄傲。你这人,有点太不可怕。尤其是,一点也不莫名其妙。”

“不要愁老之将至,你老了一定很可爱。而且,假如你老了十岁,我当然也同样老了十岁,世界也老了十岁,上帝也老了十岁,一切都是一样。”

“我是,我是宋清如至上主义者。”

“要是世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多么好,我一定要把你欺负得哭不出来。”

“希望你快快地爱上一个人,让那个人欺负你,如同你欺负我一样。”

“但愿来生我们终日在一起,每天每天从早晨口角到夜深,恨不得大家走开。”

“我渴望和你打架,也渴望抱抱你。”

“为什么不来信呢?不是因为气我吧?我所说过的话都是假的,你一定不要相信我。”

“聪明人是永不会达到情感的最高度的。”

“心里不痛快的时候,也真想把你抓起来打一顿才好。”

“风和日暖,令人愿意永远活下去。

……

回答我几个问题:

1、我与小猫哪个好?

2、我与宋清如哪个好?

3、我与一切哪个好?

如果你回答我比小猫比宋清如比一切好,那么我以后将不写信给你。”

“我只愿意凭着这一点灵感的相通,时时带给彼此以慰藉,‘像流星的光辉,照耀我疲惫的梦寐,永远存一个安慰,纵然在别离的时候。

"我爱你也许并不为什么理由,虽然可以有理由,例如你聪明,你纯洁,你可爱,你是好人等,但主要的原因大概是你全然适合我的趣味。因此你仍知道我是自私的,故不用感激我。"

“我愿意懂得‘永恒’两字的意义,把悲壮的意义放入平凡的生活里,而做一个虔诚的人。因我是厌了易变的世事,也厌了易变的自己的心情。”

“我一天一天明白你的平凡,同时却一天一天愈更深切地爱你。你如同照镜子,你不会看得见你特别好的所在,但你如走进我的心里来时,你一定能知道自己是怎样好法……”

“以前我最大的野心,便是成为你的好朋友;现在我的野心,便是希望这样的友谊能持续到死时。谢谢你给我一个等待。做人最好常在等待中,须是一个辽远的期望,不给你到达最后的终点。但是一天比一天更接近这目标,永远是渴望。不实现,也不摧毁。每发现新的欢喜,是鼓舞,而不是完全的满足,顶好是一切希望化为事实,在生命终了的一秒钟。”

“我并不愿自拟为天才(实在天才要比平常人可怜得多),但觉得一个人如幸而逢到一个倾心相交的友人,这友人实在比全世界可贵得多……如果我有希望,那么我希望我们不死在同一空间,只死在同一时间。”

“我们都是世上多余的人,但至少我们对于彼此都是世界最重要的人。”

“我想作诗,写雨,写夜的相思,写你,写不出。”

“我想要在茅亭里看雨、假山边看蚂蚁,看蝴蝶恋爱,看蜘蛛结网,看水,看船,看云,看瀑布,看宋清如甜甜地睡觉。”

“我找到了你,便像是找到了我真的自己。如果没有你,即使我爱了一百个人,或有一百个人爱我,我的灵魂也仍将永远彷徨着。你是unique(独一无二)的。我将永远永远多么多么的欢喜你。”

“要是你真比我大,那么我从今后每年长两岁,总会追及你。”

“凡未认识你以前的事,我都愿意把它们编入古代史里去。 你在古时候一定是很笨很不可爱的,这我很能相信,因为否则我将伤心不能和你早些认识。我在古时候有时聪明有时笨,在第十世纪以前我很聪明,十世纪以后笨了起来,十七八世纪以后又比较聪明些,到了现代又变笨了。”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有一次我梦见宋清如,她开始是向我笑,笑个不住,后来笑得变成了一副哭脸,最后把眉毛眼睛鼻子嘴巴都笑得变动了位置,最后的最后满面孔都笑得面目模糊了,其次的最后脸孔上只有些楔形文字,这是我平生所看见的最伟大的笑。 我真爱宋清如。”

"我愿意舍弃一切,以想念你终此一生。”

“阿姐:不许你再叫我先生,否则我要从字典中查出世界上最肉麻的称呼来称呼你。特此警告。”

“酒面扑春风,泪眼零秋雨,过了别离时,还解相思否。”

“你总有一天会看我不起,因为我实在毫无希望,就是胡思乱想的本领,也比从前差多了。”

“我不很快乐,因为你不很爱我。但所谓不很快乐者,并不等于不快乐,正如不很爱我不等于不爱我一样。”

“我愈是成为博爱的自我,我愈是发疯地仇视它。”

“每天每天你让别人看见你,我却看不见你,这是全然没有理由的。”

“总之你是非常好非常好的,我活了二十多岁,对于人生的探讨的结果,就只有这一句结论,其他的一切都否定了。当然我爱你。”

“不要自寻烦恼,最好,我知道你很懂得这意思。但是在必要的时候,无事可做的时候,不那样心里便是空虚的那样的时候,何不妨寻寻烦恼,跟人吵吵闹闹哭哭气气都好的,只不要让烦恼生了根。”

“只有你好像和所有的人完全不同,也许你不会知道,我和你在一起时较之和别人在一起时要活泼得多。与举世绝缘的我,只有你能在我身上引起感应。”

“好像是你,又好像是别人,把一些专职的女巫带到了我这里。像说胡话一般,我反复地念叨着两个字,我和你。”

“我宽宥你过于皇上的大赦,当你娇嗔过分等等时,我宽宥你像重复追问之人的不明白。

——我对你的态度”

“今天宋清如仍旧不给信我,我很怨,但是不想骂她,因为没有骂她的理由。

今天中午气得吃了三碗,肚子胀得很,放了工还要去狠狠吃东西,谁教宋清如不给信我?”

“说,愿不愿意看见我,一个礼拜之后?……让我再做一遍西湖的梦吧,灵峰的梅花该开了哩。你一定来闸口车站接我,肯不肯?我带巧格力你吃……”

“大半段的生命已经这样完结了,怎么还经得起零星的磨蚀呢?”

“傻瓜,我爱你。”

图文源于网络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