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30岁戒赌后,他又豪赌杀入电影业,把整个行业搅翻了天

原标题:30岁戒赌后,他又豪赌杀入电影业,把整个行业搅翻了天

拍电影就是赌啊,没有风险,你还拍什么电影呢?

文 / 华商韬略 迟玉德

春晚倒计时黄金60秒广告卖给了《捉妖记2》,价格约为1亿,一部贺岁片花1个亿到春晚打广告,这还是第一次。

创造这个“第一”的,是安乐影业的老板江志强,这是一位神奇的老板,他到30岁还无所事事,却于其后几乎主导了整个中国商业大片时代。

【1】

1998年,44岁的李安筹拍自己的第一部大片,《卧虎藏龙》。

对于李安而言,这是一部关系个人前途的作品,此前他拍过六部小成本电影,口碑还不错,但是没有什么票房,人到中年的他,急需要一部大片来证明自己。

筹拍工作一开始进展得很顺利,制片人是老搭档徐立功,徐立功又找来投资人,台湾国巨电子的老板陈泰铭,片子的预算是1500万美元,陈老板满口答应。随后李安搭起剧组,寻找外景。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当时东南亚正闹金融危机,陈老板亏了不少钱,于是撤回了投资。

失去投资后,徐立功在东南亚到处找接盘侠,但一无所获——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一个导演要走出人生低谷,却赶上一个地区坠入深渊,这真是戏剧性的一幕。

后来徐立功急火攻心至中风,李安则带着剧组在新疆拍摄地无语问苍天。

那是李安人生中的至暗时刻,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这时徐立功对他说:去找江志强。

江志强是香港安乐影业的老板,也参与了《卧虎藏龙》的立项,是影片的发行商。此前李安和江志强合作过一次,也是江志强替李安发行,双方合作得很愉快。

然而李安从来没想过找江志强投资,因为安乐影业只是一家拥有电影院的发行商,没拍过什么电影,更不要说拍《卧虎藏龙》这样的大片。找江志强投资,无异于找中介谈房地产开发。

但病急乱投医,走投无路的李安还是找了江志强。

令李安没想到的是,江志强居然痛快地接手了,还很快跟美国八大电影公司之一的索尼哥伦比亚达成投资意向。

答应投资的索尼非常狡猾,钱拖了一年才给,让剧组先自力更生。那一年,江志强像茅侃侃一样用自己的钱养活剧组,烧钱烧得一度想跳楼。

江志强的舍命支持让李安无比动容,玩命地工作,终于拍出在全球狂揽2.3亿美元票房、问鼎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卧虎藏龙》。

《卧虎藏龙》成为李安一生的转折点,让他从人生低谷走向人生巅峰。幕后的江志强也迎来新的人生,之后他又投拍《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霍元甲》《色·戒》等大片,成为中国大片的教父级人物,被《华尔街日报》誉为“亚洲最成功的制片人”。

【2】

江志强对中国电影业的影响,不只是贡献了几部大片,他改变了内地电影的发展进程。

在他豪赌《卧虎藏龙》时,冯小刚推出了《不见不散》,这部1999年上映的喜剧获得4300万票房,成为当年的票房冠军。

4300万就成为票房冠军,这与其说是荣誉,不如说是耻辱。

到1999年,改革开放都20年了,各行各业蒸蒸日上,国家马上加入WTO,票房冠军居然没卖到半个小目标!

当然在此之前不是没有更高的票房,1995年的《真实的谎言》就破了1个亿,1998年的《泰坦尼克号》票房达到3.6亿。但这两部影片均出自好莱坞,《泰坦尼克号》的成功还有很大偶然因素,当年江主席在重要场合说,“我请政治局的同志也去看一看。”而没有被江主席推荐的好莱坞大片《拯救大兵瑞恩》,就只卖了8200万,次年,4300万的《不见不散》就成了票房冠军。

不但票房冠军不给力,全国总票房也不给力,2000年内地的总票房只有8.6亿,不及《卧虎藏龙》全球票房的一半。

最近,冯小刚在回忆创业史时甚至提到:那时候,好多电影院因为开不下去,都改成桑拿、歌厅、夜总会了。

惨淡的电影市场吸引不来投资,内地的导演没有钱拍大片,甚至不敢想。2002年张艺谋决定拍《英雄》时,只敢要几千万的预算,在一个票房破亿都困难的市场里,这已经很有勇气了。

江志强改变了这种局面。

《卧虎藏龙》成功后,他相中了《英雄》,对张艺谋说:几千万投资太少,必须往大了搞,我给你2.5亿。

老谋子真是走运:2.5亿是《卧虎藏龙》投资的一倍。但老谋子并不感到兴奋,他严肃地跟江志强讲:我们内地人都看盗版碟,不去电影院。《卧虎藏龙》在国外那么成功,但在内地只卖了1500万。江老板,你再好好想想。

江老板好好想了一下,说没事,咱就给拍给老外看,不指望内地市场。

就这样,专为老外拍的《英雄》立项了,这一次,江志强又押上全部身家。

《英雄》也大获成功,连续两周蝉联北美票房冠军,在全球斩获1.77亿美元票房,折合近15亿人民币。

让江志强兴奋的还不是票房总额,而是其中有2.5亿居然是中国内地贡献的,让张艺谋“内地人都看盗版碟,不去电影院”的预言落空了。

一个并非出自好莱坞,没有大领导推荐,甚至不是为内地观众拍摄的影片,居然跑出2.5亿票房,离最高纪录只差1个小目标。这说明什么?

江志强的答案是:内地的大片时代来了。

带着这样的判断,他又跟张艺谋合作推出《十面埋伏》和《满城尽带黄金甲》,结果一个斩获1.56亿票房,一个获得2.91亿票房。内地的大片时代真的来了。

江志强的连续成功刺激了电影投资,蜂拥的资本又激发了内地导演的雄心。一时间,有名的导演都开始拍大片,何平拍了《天地英雄》,陈凯歌拍了《无极》,冯小刚拍了《夜宴》和《集结号》……大片成了大导演的标配,不拍大片不足以谈电影。

刺激内地导演雄心的同时,江志强还刺激了内地电影院的升级。

《卧虎藏龙》上映后,江志强发现北京没有好的电影院,撑不起大片市场,于是把香港先进的影院模式引入内地,2000年底,他在北京王府井开了一家大型影院——北京新东安影城。

今天走进新东安影城你可能觉得并不起眼,比万达那种豪华影院差远了。但在当时,新东安影城领风气之先,刺激了万达等豪华影院的诞生。2004年,万达才和美国华纳兄弟合开了五星级多厅电影院——华纳万达国际影院,后来华纳撤资,影院更名为万达影院。

大片和电影院投资兴起之下,广电总局终结了原来的“统购统销+层级发行”的垄断模式,让电影院拥有更大的自主权和利润空间,整个行业进入良性循环。这之后,除2003年一年,票房冠军全部过亿,近年来更是屡创佳绩,一部《战狼2》卖了50多个亿。

内地电影导演,尤其是大片导演,真应该好好感谢江志强,没有江老板当年的奋力一搏,他们的好日子来不了这么早。

【3】

看完上面的文字,你可能觉得江志强的成功也没啥,不就是敢赌嘛。

你说对了,江志强能有大成,首先在于敢赌。要是不敢赌,《卧虎藏龙》怎么会落到他一个小老板手里。

江志强敢赌不是从《卧虎藏龙》才开始,而是从来如此,并持续一生。

1953年,江志强生于香港,父亲江祖贻经营电影院起家,拥有一家叫安乐影业的院线,此外是香港戏院商会会长。父亲对江志强的管教很宽松,除安排其留学英国、加拿大、美国外,基本不干预这个儿子的成长。如此家庭环境让江志强从小随心所欲,读书时不用功,毕业后更是游戏人间。

三十岁前,江志强只干了一件事——赌,赌马、打麻将,各种赌博无一不通。赌了几年后,外界都知道他是个赌徒,都替他老爸难过。

江祖贻倒是想得开,老爷子还有一个儿子,江志文,那个儿子很争气,将来可以接班。

内外因的共同作用导致江志强一混混到三十岁,三十岁那年他猛然醒悟:赌钱哪里会赢啊!

醒悟来得太晚,没有任何一技之长且名声不佳的他找不到工作,只好进入家族企业。

安乐影业有两块业务,一块是电影院,一块是海外电影发行,就是从海外制作公司买电影,再卖给香港的电影院。哥哥江志文对发行业务非常在行,1980年他把买回来的一堆纪录片剪辑成《惨痛的战争》,大卖近千万港元,风头直逼年度票房冠军,成龙的《师弟出马》。

哥哥的成功让弟弟更加无地自容,江志强迫切需要一部扬名立万的片子。

不久他找到一部美国动画片,说服父亲集全公司之力支持他,父亲照办了,但票房却稀稀拉拉。

惨败的江志强不死心,又在1986年动用全公司的资源,豪赌宫崎骏的《天空之城》。这一次他赌赢了,《天空之城》大获成功,而且打响了宫崎骏在香港的口碑。为感谢江志强,宫崎骏把之后十多部影片的发行权都给了江志强,让其在香港电影业站稳脚跟,凭借这份业绩,江志强还在1989年接了老爸的班。

或许正是这种豪赌式的成功,让江志强在十年后见到李安、张艺谋时,生猛地扑了上去。

这之后,成了“亚洲最成功制片人”的江志强赌性不改,他最后一次豪赌是《捉妖记》。

江志强想拍《捉妖记》,是希望为中国电影业贡献一种《侏罗纪公园》式的类型片,也就是把人和动画角色融为一体,之前中国一直没有这种类型片,原因是缺乏技术和资金。

技术问题还可以解决,创造了“怪物史莱克”的好莱坞金牌动画师许诚毅,很希望塑造一个华语动画形象。

资金问题就很难解决了。拍《捉妖记》至少需要2亿投资,然而票房却没有保障。

在江志强投拍《捉妖记》前,《侏罗纪公园》上映过三部,1993年上映的1没有在内地公映,2和3在内地公映了,2的票房是7200万(1997年),3的票房更是只有1700万(2002年)。

在这样的数据面前,谁敢拍中国的“侏罗纪公园”。

只有江志强敢。

2011年,江志强和许诚毅启动《捉妖记》项目,又押上几乎全部身家。

拍摄工作进展得很顺利。2014年7月,真人拍摄部分杀青,之后再进行三个月的后期,就可以冲贺岁档了。

就在这时天塌了:男一号柯震东吸毒被抓,成为“劣迹艺人”,被广电总局封杀。而到此时,江志强已经砸了2.8亿!

2.8亿投资,数年的心血,几口大麻就给吹没了。整个剧组陷入一片恐慌,导演许诚毅更是欲哭无泪。

江志强也想哭,但他不能哭,整个剧组都指望着他,他不能让大家丧失信念,更重要的是,他不能让这么一部重要的类型片胎死腹中。

左思右想之后,他决定换人重拍!

消息震惊了所有人——换人重拍需要增加7000万投资,影片的总投资将攀升至3.5亿,而一个3.5亿的片子,必须卖到8亿以上才能回本,此前只有7部国产片票房超过8亿。

前路凶多吉少,然而江志强却没有被吓倒,他把剩下的财产也押了上去。

事业兴废,在此一举。

2015年7月,重拍的《捉妖记》上映,上映后刷新一系列票房纪录,成为最赚钱的国产片,总票房超过24个亿。江志强又赌赢了!

事后有记者问江志强,以后还会这样豪赌吗?

江志强不假思索地回答:拍电影就是赌啊,没有风险,你还拍什么电影呢?

【4】

从《天空之城》到《捉妖记》,江志强三十年一路豪赌,一路大赢,运气固然是有的,但更重要的是懂行。

江志强虽然三十岁前无所事事,但家里毕竟是开电影院的,从小耳濡目染,13岁时他还陪父亲去丹麦买过片子,对于发行业务并不陌生。

发行是安乐影业的基础,买到质优价廉的好片子,电影院才能赚到钱。

江祖贻在位时是港片时代,港片的价格非常高,留给电影院的利润很低。为提升利润空间,江祖贻只好去买价格低廉的西片。但江志强接班后形势大变,西片的价格飙涨,1997年的《洛丽塔》要价100万美元,江志强咬牙拍下,不料对方第二天又加价20万美元,跟去年的买房差不多。

这时候,已经买不到便宜的西片了,江志强这才决心自己拍电影,于是有了《卧虎藏龙》的故事。

豪赌《卧虎藏龙》也不是傻大胆,而是基于专业的判断。

接班头十年,江志强练就了一副挑片的火眼金睛,彼时,制片公司不是拍完了才卖,而是有个本子就卖,就这样大家还抢。那十年,江志强没日没夜地看剧本,什么本子都看过,哪些能卖哪些没戏,他心里门儿清。这段经历让他得出一个结论:观众可以接受任何一种类型片,只要故事好。

《卧虎藏龙》一开始之所以卖不出去,除了金融危机的原因外,还跟片子的类型有关。90年代,香港电影人把武侠片拍烂了,口碑和票房跌到极点,没人敢碰武侠片。

江志强之所以敢接盘,是因为他之前跟李安合作过,知道李安的水平,更重要的是,这时候拍武侠片成本最低。

《卧虎藏龙》的成功让江志强形成了这样的信念:不跟风,拍好片。

带着这样的信念,他后来又复兴了香港警匪片。

本世纪头十年香港警匪片没落,《无间道》之后片子一年不如一年,而内地大片却进入高潮,内地导演纷纷上马项目,连陈可辛这样的香港导演也跟风拍内地题材的《十月围城》,风潮之下,内地大片的制作成本高企,赚钱越来越困难。在这个当口,江志强转投香港警匪片,于2012年投拍了《寒战》。

《寒战》的剧本写了五年,两个导演都是真爱粉,再加上“复兴香港警匪片”的大旗,剧组以很低的成本吸引了一大票香港老戏骨,刘德华更是砸钱跟江志强一起赌,情形很像当年拍《卧虎藏龙》。

《寒战》后来大卖2.5亿,还拿了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影片奖,这之后,江志强又马上投拍同类型的《风暴》,又大卖3.1亿。

江志强的打法其实就是反周期:在最低点进入,做出超乎观众预期的好作品,之后借着风口连搞几把,等到别人都跟风了,换赛道。

当然,反周期成功的关键是你得押对宝,不然一次就能亏到伤筋动骨。

为了押对宝,江志强三十年来一直钻研业务,剧本从来没有放下,过年过节都在看,读剧本之外,还跟导演和编剧讨论剧本,每周他还会去电影院两次,研究观众,他经常告诫内地的导演,不要总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观众才是老板!

看电影时他好片烂片都看,尤其爱看烂片,研究别人是怎么失败的。

经年累月的积累,让江志强连赌连中,运气好得不得了。

【5】

敢赌、懂行之外,江志强的另一个杀手锏是会做人。

江志强靠宫崎骏的《天空之城》起家,之后又包揽了宫崎骏的十来部作品,一个人得多会做人,才能获得如此支持。

《卧虎藏龙》其实也是靠会做人拿下的,且不说他之前在李安那攒下的好印象,索尼哥伦比亚也是因为江志强名声好才敢投资,尽管耍了一年滑头,但在片子出来前还是给了钱,没有把江志强逼成茅侃侃。

片子出来后,江志强又很会做人地让海外发行商利益均沾,这些发行商这才跟他绑在一起,支持他投拍了《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等大片,至此,形势已经把他拱到“中国大片教父”的地位,受到资本和导演的疯狂追逐。

回头看将江志强的发迹,懂行和敢赌只让他拿到了机会,会做人才让他聚拢行业资源,把机会落地。

发迹后,江志强又开始提携电影新人,比如薛晓路。

2010年以前,没当过导演的薛晓路想拍一部自闭症题材的片子,《海洋天堂》。为了拍这部片子,她当了八年义工,写了好几年剧本。剧本还不错,但一直没人投,因为铁定亏。笔者看了这部片子,也觉得不投是对的。江志强自然比笔者高,当然知道片子会亏,但还是给了薛晓路一个做导演的机会,结果亏了一千多万。

事后,薛晓路不断向江志强说对不起,让她没想到的是,江志强一点也不责怪她,还反过来安慰她,说这是自己拍过最好的一部电影,票房不是衡量好电影的唯一标准,还拿李安、张艺谋、陈凯歌举例,说中国现当代最赚钱的导演,拍第一部戏的时候都是不赚钱的。

这番话把薛晓路说的更加不好意思,于是三年后还给江志强一部票房5.2亿的《北京遇上西雅图》:厚道的老板哪里会吃亏嘛。

江老板不但对新人厚道,对犯了错误的老人也厚道。《捉妖记》的第一个男主角柯震东害的他差点破产,他事后却没有向柯震东索赔,甚至没有苛责柯震东,反而对柯震东说“我二十几岁的时候比你更坏”,劝柯浪子回头。

不过江老板也不是对所有人都厚道,对于浮躁的新人,他就没有好脸子,不但一分钱不给,还教训人家“你是不是先写一个90页的剧本再来谈呢”。

这几年他常对媒体说,现在是中国电影的黄金时代,但是大家都太急了,什么都还没付出呢,就想扬名立万。

江志强愿意亏钱扶植新导演,但却不是一个乱花钱的人。

他平时几乎没有饭局,请人谈事情就在咖啡厅,出门坐地铁,出差坐经济舱,还常为省酒店费坐夜间航班。

自己省之外,他还让公司跟着他一起省。为不受限制地选择项目,江志强没有让安乐影业上市,一直用自己的资金滚动发展。本钱不多的他不敢多雇人,员工始终控制在50人左右,临时组建的剧组也严格控制预算,如果他认定一部电影30天能排完,绝不会给剧组35天。

此外,他还常利用导演和演员的情怀压缩预算,比如他以零片酬请李连杰演《海洋天堂》,还让刘德华献出750万片酬,为《寒战》搭建1:1的中环街景。

这种抠门的作风,简直要赶上邵逸夫了。

江志强抠门,是为了拍出更多更好的电影,是为了让更多电影爱好者,因为他更好地享受电影。

他在香港和北京开了两家艺术影院,百老汇电影中心,目的是让两地的电影爱好者,了解世界电影发展的整体状况,熏陶培养下一代导演和编剧。

两家影院成立至今一直亏损,但江志强从未放弃。现年65岁的他一直没有结婚,也没有子女,他说赚的钱都会还给观众,拍出更好的电影。

这个春节,江志强又拍了一部新片,《捉妖记2》,除了1个亿的春晚广告,也不知道他这次砸了多少钱,能不能赌出一个新传奇。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