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正文

流浪狗才是真的狗

原标题:流浪狗才是真的狗

说到狗,多数人会认为狗是被人类驯养的动物。人们喜欢的都是各式各样的纯种狗,而不是街上的流浪狗。在全世界生活着的狗中,大多数也都是被养在家里作为宠物。在人类养狗的地方,狂犬病和犬瘟热的疫苗通常是容易得到的。宠物犬行业也因为有宠物店、专业饲养者、狗粮公司、兽医和媒体的存在而保持着繁荣。

在对墨西哥城的垃圾山上的狗进行观察后,我的一些学生说:“那些狗和正常狗不一样,它们都是杂交的。”这句话暗示了他们的观点,那就是纯种狗是杂交狗的祖先。人们通常是这么认为的,一种狗如果和现在已有的品种里的狗长得不一样,那它肯定是杂交的。要是把各式各样的纯种狗扔到一起让它们乱搞,这样繁殖几代以后它们的后代肯定也就长成了垃圾山上那些狗的样子。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在坦桑尼亚北部的奔巴岛上,狗都长得差不多,而他们也从来没有和其他品种的狗接触过。纯种狗的出现来自被达尔文称作“人工选择”的过程(与之对应的是“自然选择”)。对于人类通过选育来制造出不同种类的狗、鸽子以及各种各样的家畜的能力,连达尔文也感到无比的佩服。这种选育方法很简单,就是将有类似特征的雌雄动物隔离出来让它们相互交配,在发明了铁丝网篱笆和铁丝笼子以后这就更简单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动物品种都是最近才出现的。人工选择也是现在世界上大多数犬只品种产生的原因。

然而,这些被培育成工作犬、猎犬或者宠物犬的狗们,是否能代表犬只呢?有没有这种可能,就是那些街上的流浪狗、流浪狗甚至是野狗,才是真正自我进化、自然选择后的真正的狗呢?

在全世界,只有约15%的犬只属于纯种犬,如果放任它们自由生活,对全世界犬只的基因结构不会有多大影响。要是突然把这1亿5千万只纯种狗放生到大自然里,它们也没法保持多久。原因在于它们在生态中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定位,很快会被8亿5千万只流浪狗或者流浪犬所淹没,也可能因为找不到食物饿死,或者与其他野狗交配而不再是纯种犬。

credit: 123RF

我们美丽的流浪狗既不是人工选择育种出来的,也不是其他纯种狗杂交出来的,而为什么它们分布在全世界,大小和长相却差不多?这里暗藏着一条线索——那就是自然选择。

在全世界的上亿条狗当中,有四分之三的都长得很相像。几年前,我问过一名美国纳瓦霍部落的印第安人他们的狗长什么样,他说:“我们的狗不大也不小。”这和我们在墨西哥、委内瑞拉、非洲东部和南部以及印度和中国了解到的一样,全世界大多数的狗体型不会太大,也不会太小。其中最有趣的在于,这全世界75%的狗长得还都差不多。

对于生物学家来说,这种一致性所代表的意义就是自然选择的结果。它们的体型和大小,甚至是颜色,表明了他们在生态中所处的区位。流浪狗不是人工选择出来的纯种犬的杂交后代。流浪狗是在不受人类干预的情况下,不断自我进化以符合自己的生态区位,以求生存的物种。他们不是从疏忽的犬主家里逃出来的野狗,而是一种来源于自然的品种,他们靠和人类生活在一起来生存,自己能寻找食物,不受人类控制地自己寻找配偶。

犬只是一种转变自己来适应它自身环境的动物。人类的狩猎和农业活动给它们带来了机会,让它们能从人类那里得到多余的食物。那么在农业社会开始以前有没有狗呢?可能没有,如果有的话,它们可能适应的是另一种生态区位。

当动物的形态发生了变化,达尔文认为这是为了适应一个新的生态区位,可能是一种新的食物来源,或者新的筑巢地点。按照达尔文的理论认为,动物的出生量要比环境能喂饱的数量更多。换句话说,对大多数动物而言,寻找、追逐和杀死猎物所消耗的卡路里,是要多于从猎物身上得来的卡路里的。因此,很多动物会处于饥饿,无法养育幼崽。他认为只有部分个体实现了更高的获取食物的效率,它们的觅食消耗才能少于从食物中获得的热量,这些动物因此才可以生存繁衍。

我们再把这个逻辑捋一遍:不管狗祖先长什么样子,它们现在是进化后的样子。这种假设建立在我们认为它们的外形是为了适应生态区位做的改变。既然进化成了现在的样子,那说明现在的样子比过去的外形更有效率。

走或者跑这些运动并不是热量的唯一消耗。有一种消耗在于让一个有机体从细胞长成有繁殖能力的成年体,这个被称之为“设计成本”。狗的设计成本是多少呢?一只100磅重的狼所需的设计成本要多于30磅重的狗,由此可见狗的设计是多么的精良。

为了便于说明,我们假设一头狼长大每天需要2500卡路里。在生长期开始它需要比较少,而在快成年时需要更多。用一头狼平均每天消耗2500卡路里乘以长成需要的2年(2500卡X2年X365天)那就是1825000卡路里,也就是说一头狼从狼崽子长到能自己捕杀第一头驯鹿需要近200万卡路里。

作为对比,狗的设计成本大约是每天1000卡路里,一条狗长到能自己觅食大约需要10周,而在墨西哥的垃圾山上,狗崽子一断奶就开始在垃圾里自己找食物吃了。我们按1000卡路里X70天来算,狗长到能自己混饭吃只需要7万卡路里,仅仅是狼的3.5%,设想一下,如果把一只70天大的狼崽子扔进一群驯鹿里,它的生存几率有多大?几乎为零。而如果把7天大的狗崽扔进垃圾山上,它找到足够食物活下来的概率有多大?不大,但是比面对大型动物的狼崽子要强多了。此外,狼发育到性成熟需要用2年时间,消耗200万卡路里,而狗要怀孕只需要7个月,消耗21000卡路里,只相当于狼的十分之一。可以这么说:狗的制造成本比狼更低。

credit: 123RF

在设计成本外,另一个主要的热量消耗在于寻找食物。事实上,一个物种的外形变化总是和它怎么觅食和吃什么有关系,动物身材的大小、嘴的形状、牙齿的形状和数量都和它吃什么有关。我们再想想为什么8亿5000万流浪狗看起来都差不多,只要知道它们花了多少精力来觅食就知道了。

我们来比较一下流浪狗和野外的犬科动物觅食消耗的卡路里多少:流浪狗的觅食方式,就是每天坐在垃圾山上等新的垃圾车开过来,它们移动食物的卡路里消耗约等于零,它们获得食物的消耗约等于零。考虑到食物送过来时都是死的,杀死猎物的热量消耗也为零。在狼和鹿的情况里,鹿显然不会愿意被吃掉,它会逃跑和反击,而剩菜里面的羊肉显然不会乱跑。

如果垃圾场不是天天都有食物送过来怎么办?一般不可能,就算有这种情况,流浪狗可以每两天或者三天才吃一顿,而野外的狼往往是至少三天才有机会吃饱一次。食物供应会受季节变化影响吗?几乎不会。每天人类社会都会产生差不多数量的剩菜剩饭。垃圾场的狗子们完全可以全职守在那里寻宝。

狗子们完胜其他野生犬科动物,最重要的原因就在它们获得食物是如此轻松。狗能成为人类良好的宠物,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它们有这种找个地方坐着等食物送上门来的本能,这也是我们现在的宠物所在干的。它们的生态区位就是获得人类多余的食物。狗的食物是从哪里来的?人在哪里就从哪里来。为什么狗对人类很友善?因为人就是食物的来源。狗子们找到了只要坐着等就能稳定获得的食物方式。

有个问题值得思考,狼能不能也跑到垃圾山上去捡垃圾吃?也许不是不可能,但是回想一下,狗每天只要1000卡路里就能吃饱,而狼需要2500卡路里,就算捡垃圾吃,狼还是会生活得比狗辛苦。

假设有两只巨型纯种犬,一公一母两只圣伯纳迷路走进了墨西哥的垃圾山上生活,它们能过得好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适合流浪狗的体型是由环境决定的。圣伯纳在适应垃圾山环境方面不可能强过早已适应环境的流浪狗,就算圣伯纳把它们的基因传递给了流浪狗,生存下来的后代也会更像流浪狗而非圣伯纳。

最后回到最初的问题上来:什么才是真的狗?一定不是那些纯种的、人工育种出的犬科动物中的少数。我更认为是流浪狗,甚至我认为有理由相信它们才是真正的纯种狗,一种经过自然选择,完美地适应自己生态区位的美丽物种。

本文译自 Nautilus,由译者 乐米张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