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只有百年历史的“春节”是如何被发明的?

原标题:只有百年历史的“春节”是如何被发明的?

民间“春节”主题剪纸作品。

你知道现行的春节其实只有104年的历史么?左派史家霍布斯鲍姆曾提出“被发明的传统”一词,意指许多人们自以为“古已有之”的传统是当代人活生生的创造,而春节无疑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1914年】开始的法定节日

与西方的宗教节日不同,春节是农耕文明下形成和发展起来的一个岁时节日。关于其起源,目前比较公认的说法是虞舜即位时带领部下祭拜天地。历史上对春节的叫法不同,秦时称上日、元日,两汉有岁旦、正旦之说,魏晋南北朝有岁朝、元首,唐宋称岁日、新元,清朝则开始称元旦、元日,近代,这一节日逐渐演化成为一个从腊八到元宵节止的全民性大节。

1912年,中华民国宣布改阳历1月1日为“新年”,但在民间推行遇阻。1914年1月,时任内务部总长朱启钤为顺从民意,提请定阴历元旦为春节,端午为夏节,中秋为秋节,冬至为冬节,凡国民均得休息,在公人员亦准给假一日。“经袁世凯批准,就此奠定了阳历年首为元旦,阴历正月初一为‘春节’的并存格局。” 民国初期,政府试图将贺年、祭祖、贴春联等活动移到阳历元旦,但是民间强烈的传统意识还是将这些习俗保留在了春节。所以现行我们过的春节,其实只有104岁。

【1949-1956】与宣传相结合的春节

“吃”历来是春节的重要元素,中国人节前积食的习惯在本就物资并不充裕的背景下让“春节物价上涨”成为了一条铁律,不过1951年的北京却似乎打破了这一惯例,度过了一个“物价稳定如常”的春节,究其原因有二:一是这一年的北京市工商局在年前就号召国营贸易公司、合作社以及有关私营商业到各地采办年货,提前做好准备;二是贸易部特别规定要求稳定春节期间的物价。可见此时政府已开始针对过节可能出现的不稳定因素做出应对。

工农联欢和军民联欢是这一时期的两种重要形式。在各地工人和农民在春节期间都会展开盛大的联欢活动。这一时期,几乎每年的春节文艺活动都有固定的主题:1953年的《婚姻法》宣传,1954年总路线的宣传。这种宣传要求虽未诉诸法律文书,但不达标者还是会受到批评,1952年,中央戏剧学院的春节演出,由于其节目没有配合现实斗争的需要,受到了批评,戏剧学院不得不做出检讨。

【1956-1966】打破常规过春节

现在人们常说“春运难”,事实上早在上世纪50年代,春运就已经难了。1954年,国家首次明确春运时间为春节前后一个月,铁道部成立春节旅客输送办公室,昼夜值班。解决春运难题在1958年同“大跃进”运动结合,成就了“打破常规过春节”的号召。“能不回家就不回家”成为普遍的共识和宣传口号,煤矿、水利工程、机关部门是贯彻得最为彻底的行业。1959年的一篇报道就这样写道,今年除夕,最热闹的要算十三陵水库工地。两万七千多名民工、官兵、干部、学生的劳动歌声响彻了大年三十的整个晚上。

60年代,铺张浪费、摇钱赌博的一些旧风气在社会上卷土重来,此时“以革命的精神过春节”的号召也相应而来,以健康、节俭的态度过节遂成风尚。

【1966-1976】革命化的春节

这十年是新中国历史上的特殊时期,1967年,国务院发出了“今年春节不放假”的通知,中国自此进入“革命化的春节”。

所谓“革命化的春节”,简单说来有三点,一是要“抓革命促生产”,春节不回家,积极参加生产劳动,变冬闲为冬忙;二是禁止春节里的一切所谓的“封建习俗”,如放鞭炮、烧香拜佛、舞龙舞狮、磕头拜年等;三是不准大吃大喝,更不准打牌。人们熟悉的春节习俗唯有贴春联一项被保留,但内容与原来辞旧迎新的祝语大相径庭,最有特色的当属“三十不停战,初一接着干”。最典型的过春节场面是:一家人围坐在毛主席像下吃年夜饭。饭前,要召开一次斗私批修的家庭会,做父母的会放下架子,和子女相互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儿女也可以向父母“开炮”。

吃依然是过年重要的一环,但在这一时期流行的不是“吃好”而是“吃差”,城里的单位食堂、农村的公社食堂会组织人们吃“忆苦思甜饭”——因地制宜,什么难吃弄什么,用野菜、树根,加上玉米糊、地瓜干之类的东西煮成粥,目的就是为了让大家牢记“万恶的旧社会”,热爱新社会。

【1979-1989】平安回家、欢乐过年

1980年,春节放假制度全面回归,随之而来的首要大难又是春运。1981年,2个月的客运就达到1.21亿人次;1982年春运,仅北京站的旅客量就达到532万人次。为何会有这么大流动量,人们常常会将此归因于一个群体——“盲流”,意指从农村常住地迁徙到城市、无稳定职业和常住居所的人们。

1984年,中央“一号文件”允许农民自理口粮进城镇做工、经商、办企业。在上世纪80年代,形成了四大迁入圈:东部沿海的京津冀地区、长三角地区、珠三角地区以及因矿产丰富和对外贸易便利、地理位置绝佳的新疆地区。据统计1988年有88万人是在火车上站着回乡的。安全过节、平安回家也在这个背景下提出。

这时,春节期间文娱活动全面展开。电视节目不仅增多,且题材丰富,不再局限于革命教育,更多贴近生活的电视剧开始登上荧屏。不过80年代最值得一提的莫过于1983年中央电视台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的举办,不论人们怀着欣赏还是吐槽的心情,这道年夜大餐也已经陪伴了我们整整31年。

经济形势的全面大好让人们置办年货不再捉襟见肘。1985年北京举办首届春节商品展销会。

不过,物资和娱乐的丰富却未让人们满足太久,1989年2月8日《人民日报》刊登了一篇名为《上海出现春节冷、圣诞热的现象》,传统的节日亟待在新时代找到新形式和新内容。

【1990至今】外出与归家

新形式的关键词是“外”:外出吃年夜饭,外出旅游。

上世纪90年代,“下馆子”吃年夜饭成为流行。1996年,北京市政府提出了“百家饭店迎家宴、百家商场挂彩灯、百家宾馆过大年”的口号。

1999年,国务院公布了新的《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将春节、五一、十一的休息时间与前后的双休日拼接,从而形成7天的“黄金周”,黄金周旅游季就此催生。

1999年的春晚一首《常回家看看》唱响了很多人的心声,2013年修订《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正式将“常回家看看”入法。但是这些年,过年的红包礼品、亲戚朋友的问候攀比越来越成为一种负担,“恐归族”一词应运而生,当“情”逐渐变成“债”,是否会减淡春节原有的味道?

作为农耕社会传承下来的节日,在传统的小农经济社会中,人们始终可以找到尽情狂欢的位置,但在新中国的不同历史时期中,春节却在快速的工业化和市场化背景下被重塑。“文革”前,春节是国家革命和生产大潮下的一场文化仪式,无论工人、农民、军人,所有人都共同参与,是一场“大春节”,虽然物资贫乏,但大家都为浓郁的过年氛围所感动。而从70年代后期至今,消费市场让年过得越来越充实的同时也在使其变味。这个时期的“小春节”强调一家人欢聚一堂、共享天伦之乐,但回家却也渐渐成为人们“又爱又恨”的尴尬话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