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给改革者扣大帽子,中国金融攻坚战的民粹化风险

原标题:给改革者扣大帽子,中国金融攻坚战的民粹化风险

导读:郭主席的刮骨疗伤,被戴上“郭树清风险”这样的民粹帽子,这是万万不能接受的。更何况,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成立后,监管机构对政策出台已经过充分的风险评估;“一行三会”在重大政策出台之前的沟通已大大改善;所谓监管竞争去杠杆,搞去杠杆比赛,这便是文革式的“大字报”了。

在金融防风险的长期攻坚战中,有些利益集团,该砍杀就得砍杀,建立在政治性和专业性基础上的决断力,是当下金融体系技术官员最稀缺的品质

正文如下:

中国社交媒体热衷于制造群体意识和身份焦虑。油腻中年和A股韭菜,再加一个盛世蝼蚁,大概是近几年社交网络制造群体焦虑最成功的杰作。民粹的大本营,一是网络,二是股市,股市和社交网络交融,中国股市就成了民粹的大染缸。碰上极端行情,大染缸的狂欢会以核爆的速度轰炸每个社交账户。

2月14日沪深指数双双收红,为鸡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画上完美句号。几天前暴跌引发的股灾恐慌暂时扔给了旧历新年,朋友圈哭天喊地也迅速被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占据。站在鸡年尾巴上,翘首以盼狗年旺旺,想想对比2015/2016股灾与这轮暴跌中的社交媒体舆论众生态,还是蛮有意思。

每遇股灾,极端行情下的剧情会像韩剧一样有固定套路和情节设置:“救市”的小道消息满天飞,官方媒体的大喇叭响震天、卖方分析师的众声喧哗、《大时代》里的天台,私募大佬的纵身一跃,1亿韭菜的哭天喊地,还有舆情总会找个万夫所指的背锅侠。2015/2016的从改革牛到两次股灾,配资肆虐,杠杆闯祸,各方人物,从监管当局、到喊出党给我智慧给我胆的卖方分析师,到救市敢死队麦子店高盛,再到私募大佬泽熙徐翔落马戏剧冲突太大,倒下的大佬太多,墓志铭一支笔都写不来。

2018年没有2015/2016年那么多故事,但熟悉的套路有熟悉的配方,民粹的噪音有时能掩盖甚至中断改革者的努力。

有了2015年6-7月份的大救市做铺垫,2018年的股市大V们对套路已经相当熟悉。2月9日暴跌中午,新浪等媒体迅速推出《董少鹏但斌等8大V呼吁:请央行立即释放流动性》。其中声音最大的当属某媒体人董老师,在他当日微博中四条发言,可谓精准套路。

第一招,揪出“背锅侠”,含沙射影吊打监管部门,尤其是银监会——基层单位搞去杠杆比赛,违背中央意图。请停止乱弹琴

第二招,情势必须到十分危及时刻,将暴跌上升至危及国家主权、金融安全之高度——如果中国股市只会跟着美国涨跌,那真的没有必要存在了。国家的主权在哪里?

第三招:跪求央妈(流动性之母)放水救市—请中国人民银行立即释放流动性,保障市场流动性供给。(这是关键!)

董老师的套路在2015年那一轮国家牛市和杠杆股灾中已经很熟练了,请看——

牛市鼓吹手阶段

救市阶段

《股灾不怪刘士余 要怪就怪郭树清》,这篇2月14日当天的流量热文,则沿袭了过去每逢大跌就调侃主席的A股传统;这不过这次作者不仅把炮口对准了证监会,更将炮口对准了银监会。文章说“股灾源头是银监会清理信托配资传闻”,“这次股票的风险是因为监管的鲁莽造成的”,还起了个响亮的名头“郭树清风险”。

有领导说的好,资本市场是个信息市场,市场下跌的情况下,信息也成为各参与方博弈的重要因素。有些人高兴就会有人极端不高兴,是因为有不同的利益在里面博弈。

有的人不高兴,就把股灾的锅甩到银监会和郭主席头上对不对呢?

一,先从事实层面看,传银监会出台政策要求1:2的信托配资按期进行处置,这个是事实么?2月1日,消息出来当天,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多家媒体都予以报道澄清,银监会并没有发出类似文件或者窗口指导。市场总是受情绪所扰,一条虚假信息有时候是压倒市场的一根稻草。

二,股灾是否是银监会信托严监管引发的“处置风险的风险”?在这里要反问一句,为何1月份银监会监管政策频发和监管处罚密集公布的时候,却挡不住银行股和地产股的连续上涨?

上涨预期下,金融去杠杆都被解释称利好银行股业绩增长。而一个大跌,信仰瞬间就换了个人间。预期之中的资管新规也成了压倒股市的稻草。股市涨多了就会跌一跌,更何况叠加美股等外围股市传导效应,如领导所言,A股市场的基本面并没有改变。这不,股市一涨,救市的声音也不见了。

金融危机百年,有因政府过度救助引发的道德风险,但甚少因前瞻性监管、风险预警和风险处置引发的金融危机。如刘鹤所说,监管要长牙齿,金融监管要有前瞻性。

“前瞻性是风险管理和金融监管的生命所在。金融监管者需要对金融风险保有一颗敬畏之心,提高风险警觉性,不能只在出现问题后才采取行动,要有预判、有预案。从某种意义上说,监管必须是内生反周期性的,特别是在繁荣时期,金融监管在不受重视时最有价值。

经历了2015-2016股市、楼市和债市多重资产泡沫冲击后,金融体系和金融监管的去杠杆刮骨疗伤势在必行。用郭主席的话说,“必须让套利者无利可图,让违法违规者得到应有惩处”。无论是未来进一步规范信托配资业务(由于此前银监会和证监会分级杠杆标准不统一,证券信托业务已经形成了事实上的制度套利,资管新规已予以规范),还是重手整治的“乱搞同业、乱加杠杆、乱做表外业务”等严重干扰金融市场秩序的不规范行为,监管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郭主席的刮骨疗伤,被戴上“郭树清风险”这样的民粹帽子,这是万万不能接受的。更何况,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成立后,监管机构对政策出台已经过充分的风险评估;“一行三会”在重大政策出台之前的沟通协调已大为改善;所谓监管竞争去杠杆,搞去杠杆比赛,这便是文革式的“大字报”了。

2017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金融防风险列为三大攻坚战之首,还给出了一个3年的期限;这2018年刚到2月份,股市下跌就有人出来后放水救市,质疑去杠杆政策为乱弹琴。所谓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利益一动,民粹四起,陷改革者于进退两难之地。

农历新年前聚会,一位监管朋友说,有些利益集团,该砍杀就得砍杀,建立在政治性和专业性基础上的决断力,是当下金融体系技术官员最稀缺的品质。于是,谈起这两天热烈讨论的金融监管改革方案,分业还是混业,“一行三会”如何分合。君不知,一个金融监管改革,从2015年股灾至今已近三年,这个话题讨论了三年,政策酝酿了三年,直到楼继伟炮轰“分业必乱”,才发现扯皮了三年,改革方案至今未有定论。利益博弈下的官僚体系效率实在需要提高。

拖,有可能拖出大危机。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