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世界上最奇葩的危险夜游项目-宜珍火山硫磺蓝火

原标题:世界上最奇葩的危险夜游项目-宜珍火山硫磺蓝火

如果说起旅行经历,我经历过很多离奇危险的地方,但让人觉得最为后怕的,当属在印度尼西亚爪哇岛上,火山山顶雨雾之中,观宜珍火山硫磺蓝火的这一次。可以说,在那种恶劣天气条件下,宜珍火山虽不是熔岩喷薄的地狱,但也绝对是炼狱版的幽暗毒气修罗场。那里有多危险,值不值得去,那就要等看完这篇文章后,您自己来定夺了。

在火山口采集硫磺,是世界上最危险和艰苦的工作之一,地下喷出的气体通过火山内的喷气孔形成硫磺喷口,硫磺矿工会将火山硫磺喷液,用很粗的引流管引流下来,汇集到下面的空汽油桶中,进行冷却和凝固,之后再从桶中将硫磺块挖出,敲碎后装入篓子或编织袋里,然后用人力挑下山。每担硫磺有七八十公斤重,据说矿工们的报酬仅有每公斤八百多印尼盾,才不到人民币四毛多钱,也就是说每担硫磺只能收入人民币30~40元。伴随着印尼硫磺矿工纪录片的热播,游客的猎奇心态,将这里变为了世界上最奇葩危险的夜游旅游项目,夜里看到的景色和白天截然不同,这种危险体验将终生难忘。

先说一个化学现象,其实用打火机就可以点燃黄色的硫磺块,硫磺燃点很低,熔点为114.5~119℃,当加热至114.5℃以上时,即熔化为明亮的液体,纯硫磺自燃点为250℃,如果硫磺块存在杂质的话,则熔点会更高一些。硫磺燃烧时候会形成淡蓝色火焰,硫磺被引燃后发生“S硫磺+O2氧气燃烧=SO2二氧化硫”的化学反应,看到硫磺蓝火,也必然会闻到二氧化硫刺激的气味,蓝色火焰光亮度很微弱,只有将所有照明灯光全部关闭后才能看见,手电筒的光线照射下,是基本看不到蓝火焰的。自然环境下蓝火非常罕见,也非常难以观察和拍摄。实验室环境下摆拍蓝火,和在硫化物弥漫的毒气环境下拍摄,危险程度可想而知,你会发现带着毒气面具其实是无法好好摄影的。

在爪哇岛的东部海岸火山高耸,就算隔着吉利马努克海峡,巨大的火山在巴厘岛西海岸都可以清楚看到。以硫磺蓝火而出名的宜珍火山(Kawah Ijen火山),是一个复合火山群,从空中俯看,可以看到火山群的多个喷口遗迹,目前仍在不断喷出大量硫磺物质和气体的,是西侧的一个火山湖,因为湖水的酸度很高,所以湖的颜色呈现异类的青色。硫磺喷口位置的硫磺蓝火,虽然时刻都在燃烧,但白天是看不到的,只有在夜里才能看到。而宜珍火山禁止深夜游客进入,只有在天亮前的3小时才会开放,徒步上山需要1个半小时到2个小时,这使得游客可以看到蓝火的时间大大减少,去掉登山路上的时间,只有不到1小时,爬山速度太慢甚至会看不到,因为天亮了,蓝火就跟着消失了。

这是一个世界上非常奇葩的夜游项目,游客不仅要快速登山,抵御每时每刻可能飘来的硫化物气体,还要和崎岖危险的火山口地形斗争,当硫化物毒气熏得人鼻涕眼泪直流,眼睛红肿无法视物,那种综合在一起的痛苦感受,比任何其他环境都恐怖,非常容易引起上呼吸道过敏和吸入毒气受伤,这都是看蓝火的游客,无法回避的现实。唯一可以减轻和避免的,就是带上最好的防毒面具,任何口罩和湿毛巾在那种环境下,都是靠不住的。最好穿一身旧衣服和旧鞋山上,因为那种硫磺味道,可能几个月都不会消散,你身上的所有银质饰品都会表面发黑,而你的皮肤肤色则会变白,以上内容亲身尝试,并无虚言。

因为攀登宜珍火山凌晨才会开放,所以从东爪哇的外南梦(巴纽旺宜)Banyuwangi市区出发,需要半夜坐吉普车到登山大本营的停车场,然后通宵顶着毒气登山,如果赶上下雨天,那么这种恐怖和虐心感觉可以再放大几个倍数,你会体会到距离天堂最近的地狱感觉。上图是实际的登山GPS记录航迹,吉普车可以送游客到Paltuding营地停车场,后面的道路都是徒步,中间只有很少的休息站,途中只有一处有小卖部的休息小屋,小屋附近硫化物浓度已经很高,并合适长时间停留。在到达火山湖口后,需要走非常陡斜的之字路,到达火山湖泊底部的硫磺喷口,全程都没有路灯,鉴于道路路况复杂,有些路段需要手脚并用攀爬,所以建议提前准备头灯用来照明。

登山看蓝火的那天,从傍晚就开始下雨,后来电闪雷鸣,所有的闪电都出现在火山的顶部,但因为雷电被厚厚的云层遮挡,只能看到闪电引起的明亮云朵。雨天的时候,火山蓝火会弱很多,山顶的硫化物更容易积聚。但因为后半夜雨小了,以及行程紧凑安排的关系,这样恶劣的天气,最后我们还是半夜出发,坐吉普车到达山顶大本营。

沿途道路漆黑,只能看到丛林中狭窄的小路,弯路比较多,山道一侧黑黑的,让人感觉是悬崖,山上大雾弥漫,能见度不到50米,天空时常下雨,这种天气登山简直就是恐怖梦魇。不过渴望看到宜珍火山蓝火的驱使非常的强烈,着了魔地驱使我们向着险恶的火山湖攀登。

防毒面罩最好在停车场大本营就租借好,虽然后面在火山湖口也有租借,但往往第一波冲在前面的人到达火山湖时,租借防毒面具的人还没有出现,在湖边山口上等待租防毒面具,会耽误很多时间。提别提示,防毒呼吸器一定要租借,否则回去起码要排毒一个月,敏感体质还会出现各种严重过敏症状。

一次性雨衣和鞋套也最好都带上, 携带它们你绝对不会后悔,尤其是头发最好遮盖起来,头发非常容易吸硫磺的味道,如果近距离靠近硫磺喷口,下山后你会发现头发裹着一层黄色的硫磺晶体。

从汽车停车场Paltuding营地开始徒步,前半段都是上坡,速度快的人徒步90分钟能够达到火山湖,而慢的人需要2小时才能到达,如果2个半小时内到不了的话,那就赶不上在日出之前看蓝火了,那也失去这趟看蓝火夜爬的意义。

在爬山的过程中,有两个休息处,第一处是个凉亭,第二处是大木屋,木屋里有小卖部和简易旅馆,可以住人,但非常容易住宿爆满。徒步到达火山湖边缘后,需要攀爬下到火山湖底,湖底边上才是硫磺喷口,燃烧的蓝火光芒极其微弱,堪比萤火虫的光,所以必须靠近,关闭灯光才能看到。

当天的天气实在太糟糕,大雾使硫化物毒气无法消散,整个登山路上都可以闻到,越靠近山顶毒气越重,黑夜里是看不清毒气飘来的,等看到的时已来不及闪避,只能屏住呼吸,希望这一阵毒烟尽快过去。因为下雨的原因,所以外面穿着雨披,热带地区穿上雨披就像蒸桑拿一样。不少游客会穿羽绒服,在热带地区的印尼穿羽绒服,估计也只有在登火山的时候才会见到。

夜里毒气中,攀登曲折的登山道路,非常的恐怖,山上雾气浓厚,有时可见度不到1米,绝对可形容为伸手不见五指,很多地方路外就是悬崖,需要时刻保持警惕,用登山杖或三脚架来做探路杖,会增加很多安全感。

看到一块巨大的涂标语的石头和指路木牌,这里就是下火山湖底的道路入口,下去的道路很陡,山道上有不少游客,还能遇到挑硫磺的矿工,大家只能排队挨个前进,无法在这种地形下超越前人,只能慢慢排队向下挪动。道路上,到处可见硫磺碎片,硫磺块有锋利的突出薄片,如果在上面摔一跤,弄不好就会被刺破皮肉,不过被硫磺刺伤的伤口,就算伤的很深,都不会出血,硫磺有很好的止血功能,可以直接让伤口止血,伤口会有发干、灼热的感觉,硫磺伤口会比普通伤口愈合的更快,硫磺确有加快愈合的效果。

到了火山湖底下,毒气就更加恐怖了,硫化物气体是种可以看到的毒物,它比一般的烟要重,所以飘的很慢,如果毒雾面积大太,持续笼罩的时间很长,不小心吸到一口,就像直接喝醋的感觉,那酸的要命的气体,贯通你的鼻子和嘴巴,让你眼泪、鼻涕长流不停,难受万分。如果一阵毒烟连续持续几分钟不散,那绝对有让人生无可恋的感觉。按照化学公式,硫磺燃烧后的二氧化硫物质,会在空气中与水结合形成亚硫酸,在当天这么潮湿的下雨环境中,我们身边都是浓重的亚硫酸气体,这是剧毒物质,当我想明毒雾物质构成的时候,已经被这种毒物质完全包裹住了。

在高坡上,看下面的灯光最亮之处,那里就是硫磺凝结和矿工取硫磺块的地方,附近已经聚集了很多人。生平第一次看蓝火,当时不知道蓝火在哪,还在到处问人,不过身边人也都是第一次来,没有人能回答,其实烟雾的源头处就是蓝火。到达火山湖后,千万不要被黑夜中的矿工挖硫磺的景象所吸引,虽然这个景象很奇异,但完全可以等天亮以后,在日光条件下慢慢拍硫磺喷口和矿工劳作场景,天亮前只要安心寻找蓝火、拍蓝火,因为很少人,会想去这种地狱场景两个晚上的。

如果找不到蓝火的位置,可以询问当地矿工Blue Fire在哪里,他们都会指示给你,蓝火在光照之下是容易让人忽略的,关闭灯光后定睛细看才能看到,那种用蓝色头灯灯光打在浓烟上形成的蓝色烟雾,并不是硫磺燃烧时候的蓝火,只有躲开人群的灯光,才有机会见到真正的蓝火。

拍摄蓝火最佳位置是火山湖边,因为浓烟毒气一般都是向上沿着山势飘荡,火山湖边开阔平坦,且被浓烟覆盖概率相对较小,也有利于保护摄影器材。硫磺从喷液口流出的是气物状和液体,在经过简易管道凝聚和冷却后,形成固态的大块黄色硫磺,在喷口位置,在没有灯光照射的情况下,可以看到微弱的蓝火,不过因为毒气和地形关系,无法直接靠近,蓝火没有亮度也没有热温,拍摄蓝火时一般会关闭灯光,所以相机是无法准确对焦的,只能靠手工对焦,或找人打头灯做前景来对焦。

这里常年一直不断喷发硫磺气体,形成容易开采的高纯度硫磺矿,硫磺矿工在很恶劣的硫化毒气环境下工作,据说寿命都不是很长。

正是在这样危险的黑夜环境下,我拍摄了近一个小时,忘记了当地人所建议的,停留20分钟是极限的劝导,不过也拍摄了很多黑夜里矿工采集硫磺的影像,这些照片的拍摄难度比白天难度更大。

有些硫磺块比较巨大,会被矿工分成小块后运输,部分硫磺块上有较多的杂质,也会被矿工劈砍掉,小块的硫磺卖不出价格,一般都会被丢弃,只有大块的硫磺才会被运下山。

山顶的火山湖全景,只在日出后很短的时间里见到一眼,眼前是一个巨大升腾烟雾的湖泊,天空中飘着紫蓝色彩云,之后马上又被烟雾所笼罩,再也没有露出第二次真容,当天整个火山湖都被浓重云雾深深地笼罩着。

如果你带着HP颜色试纸,放入湖水中,可以得到最高酸度的颜色数值,用手放入湖水,会感受到强酸是有热温的,短时间的伸手尝试不会有事,不用担心手会被强酸所融化。

这里的硫磺矿工不分白天和昼夜的采集硫磺,因为道路险峻漫长,在火山湖旁边采集的硫磺,会在白天运送下山,矿工之间貌似有一定的分工,有些矿工将采集的硫磺担子运送到崖壁上,由其他合作的搬运工搬运下山,有些搬运工用独轮小车在山道上运送硫磺。

火山湖是一个凹地,只有翻过魔鬼天梯才能重新回到山顶,再从山顶找土路下山。据说这条路上,历史上很多负重硫磺的矿工挑夫失足滚落,惨剧不断。天亮后,终于可以看清楚这段道路,从这陡坡上一旦摔落,真的有可能一路摔倒底,这里地势陡峭,有松动和不稳固的岩体,非常容易打滑,如果是下雨天就会更加恐怖,路上可以看到很多硫磺摔落地面所砸出的碎屑。

除了搬运大块固体的硫磺外,还有些矿工向游客兜售硫磺工艺品,来挣取更高的硫磺价值。从引流管流下的硫磺液体温度非常高,不过当地的矿工会用小罐子,接取液态硫磺(非常的烫,直接接触皮肤会烫伤),然后倒入冷水水桶里,矿工在水里,对于液态硫磺进行快速手工塑性,可以在水里把硫磺作为各种形状,比如小葡萄串、佛像或小动物形状等,有些矿工还用陶范灌入液态硫磺,来制作硫磺摆件,有些摆件还会上色。白天的路边,可以看到这些硫磺工艺品在出售,价格都很便宜,10元到几十元人民币价格,这也是宜珍火山最有代表性的纪念品了。

天亮后返回的路上,看到道路外侧就是悬崖。离开了山顶乱石路后,来到下山的之字型土路,这里有一些小推车,小推车是矿工用来运送硫磺的工具,不过游客不想走路下山,矿工也可以用小车载人下山,小推车下山费每人50~60元人民币左右。

旅游小贴士:最好不要带各类金属饰品到火山口(纯黄金、铂金除外),因为银镯子、银项链等都会被硫磺熏成黑色,佩戴的人自己都会被吓一跳。暴露在硫磺环境下,皮肤毛发上都会被附着一层黄色的硫磺粉末,衣服和鞋子也会有洗不到到硫磺臭味,所以建议还是穿旧长袖衣裤去火山口,头发也要用头巾包住,有可能几个月里,衣服上都一直会有很重的硫磺味,旧衣服丢弃不心疼。皮肤长期暴露在硫磺空气中,貌似皮肤会变白,貌似让我理解了,那些电视曝光的黑心商家用硫磺熏蒸美白食用肉的原理。

文章作者:钱玮,中国国家地理认证作者、风景评价师,百度签约度旅人,飞猪达人,搜狐旅游自媒体,乐途专栏作家,同程验客,途牛大玩家,驴妈妈达人,智慧旅游咨询师,自由拟稿人,旅行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