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对奥地利学派通货膨胀和商业周期理论的五个误解

原标题:对奥地利学派通货膨胀和商业周期理论的五个误解

作者:C.Jay Engel

翻译:禅心云起

奥地利学派关于通货膨胀和繁荣-萧条周期的观点,需要某些澄清。不幸的是,它常遭人误解——有时是凯恩斯主义者和其他经济进步主义人士,也有时是美联储的一般批评家和那些声称代表奥派观点的人。本文选择了其中五个来加以探讨。

01

奥地利学派教导,新货币创造总导致消费物价上涨。

首先,创造出新货币,消费物价就会上涨,从历史角度看,这显然是错误的。罗斯巴德感到有必要反驳这类观点。他在《美国大萧条》一书中说明:ABCT理论Austrian Business Cycle Theory,即奥地利学派商业周期理论),可以解释20世纪20年代货币扩张期间,消费物价缘何没有上涨。罗斯巴德在书中解释,货币扩张事实上可能和生产率提高相巧合,以至于价格下跌的本来场景,最终表现出来的,是平均消费物价的平坦走势。也就是说,根据ABCT理论,推高价格的因素和压低价格的因素同时发生作用,从而让物价大致走出平线,这是可能的,也是允许的。

其次,奥地利学派对经济蒙受的损失发出了警告,而对于这个警告的完整性而言,更重要的是,奥地利学派不会(或不该)仅仅把消费物价上涨作为来临问题的“证据”。正如我在以前文章中所说的那样:

消费物价上涨,决不是货币扩张的主要弊端。在我们的货币和银行体系下,货币扩张的主要弊端,是对资本结构造成损害。人为压低利率,源于货币供应扩张,对于经济的资本存量产生了侵蚀作用。当利率低于(无货币扩张时的)原本水平时,无利可图的项目投资,似乎突然间变得可以盈利。这是ABCT理论的基础。资本白白浪费掉,因为它分配到的项目实际上没有经济的支撑。

第三,更准确地阐明,奥地利学派认为无论新资金流向何处,价格都会上涨。有时是消费品(70年代的通货膨胀),还有时是则是资本品——包括股票/债券市场(20世纪90年代末至今)。

02

奥地利学派教导,新货币创造导致商业周期。

这是常见论调,可在严格意义上,它误解了米塞斯关于商业周期的观点。在本人的业余估计中,人们之所以误解了这一点,是因为他们没有准确掌握米塞斯的货币分类法。在题为“货币、信用和商业周期”(收录于米塞斯文选《自由市场及其敌人:伪科学、社会主义和通货膨胀》)的讲座中,米塞斯写道:

如果信用媒介[没有商品货币为后盾的货币替代物]出现在信贷市场上,作为额外的信贷货币供给,[除推高价格以外],还会有另外一种效果:增加的货币供应会立即和暂时降低利率。然而,利率受信贷市场上货币数量增加的影响。信贷市场上货币数量增加,导致货币利率降低。这种重新调整是怎么发生的呢?这就是贸易周期的问题。

“贸易周期”也称为“商业周期”。它不仅仅源于货币创造,它是首先在信贷市场上出现的货币创造的产物。只有可贷资金的虚假增加,才会影响利率,正是这种篡改利率的做法,鼓励企业家和现实背道而驰,推测经济中的储蓄足以为其生产上的努力提供资金。

直接进入消费者开支的新“美元”(或别的什么货币)创造,其他条件不变,不会导致商业周期。

03

奥地利学派教导,恶性通货膨胀是必然终局。

正确理解奥地利学派货币扩张效果的理论,可以让人明白,货币供应量的收缩,是最初货币扩张之最终结果。然而,只有当中央银行任其通胀政策的效果,全部呈现出来为止,这才是正确的。也就是说,如果他们让自由市场纠正中央银行的干预。真这样做了,经济繁荣就会破灭,货币趋于升值,利率上涨。企业意识到了亏损,有时甚至是破产,银行无法收回贷款。如果经济繁荣是由压低利率引发的,以资本品行业获得的大量投资为特征,那么,经济萧条就是这一切的回退。

然而在历史上,由于错误理论、政治操纵和挽回脸面在内的种种原因,中央银行官员不会简单承认自己犯了错误,让令人痛苦的萧条发生。可暂时避免萧条的唯一办法,是创造更多通货膨胀(定义为货币扩张)。也就是说,他们试图重复那些起初引起问题的做法来解决问题。

恶性通胀并非必然结局,因为通货膨胀总是货币官僚有意为之的选择。最终,只有两件事可以阻止繁荣-萧条周期:要么选择恶性通货膨胀(货币的毁灭),要么选择令人痛苦(尽管健康)的萧条,后者有助于清算坏账,并提供重新开始的机会。

04

奥地利学派相信商业周期的“过度投资”理论。

对于这个论调的总结,很难简明扼要,但为了完整起见,也顺带一提,因为这是金融危机后学术界的主要歪曲。要想延伸阅读,可移步乔·萨勒诺在《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季刊》上发表的“金融危机视角下奥地利学派商业周期理论的重新系统论述”一文,尽管有些不易读懂。他在这篇文章中探讨了这一论调。

简而言之,奥派商业周期理论的这一误导性表述,源于奥地利的戈特弗里德·哈贝勒的作品,他把这个奥派理论,归纳成部门转移:中央银行的宽松货币政策,启动了对资本财货部门的过度投资,将投资从消费财货部门中转移出来。萨勒诺总结了这一描述:

“更多总支出流,从消费品行业转移到资本品行业,导致了相对价格的相应变化,从而将资源从前者重新分配到后者。因此,资本品生产的扩张,以消费品生产的减少为代价,从而导致消费品价格上涨,消费受到限制。”

也就是说,繁荣期间,消费受到的限制,和资本财货的过度支出相吻合。在萧条时期,发生逆转,消费支出相对增加,而资本财货投资减少。萨勒诺再次总结了哈贝勒的描述

在经济衰退期间,资本品支出相对于消费品支出下降。这代表以经济繁荣为特征的相对支出流变化发生了转折,并启动了一个调整过程,重新确立劳动力和其他资源的最佳就业模式,使之再次符合市场参与者的跨期消费偏好和自愿储蓄。”

然而,萨勒诺接着批评道,哈贝勒忽略了:

企业家、货币计算、不确定性或期望的作用。在哈贝勒的表述中,商业周期完全是由当前支出流输往不同经济部门的相对膨胀和收缩驱动的。

他接着将这种误导性的奥派理论称为“ABCT的水力学概念”。

不承认水力学理论,萨勒诺将真正的米塞斯观点,提议为一种“错误投资”而非“过度投资”理念。凭此可以证明,在繁荣期间,既有资本品的支出增加(由低利率的诱导所致),同时也有过度的消费。也就是说,和水力学观点相反,真正的奥派理论,预计出现误投资,以致于资本品的过度支出和消费品的过度支出同时发生。这只能靠货币供应增加来“负担”。

05

每当美联储收紧货币供应时,利率就会上涨(或下跌);每当美联储扩大货币供应时,利率就会上涨(或下跌)。

是的,这来自于罗斯巴德经典文章“十大经济神话”。因此,让他替我回答就好:

财金媒体学到手的经济学,如今虽足以让他们时刻关注每周货币供应数字,却不可避免地以混乱方式来解释这些数字。如果货币供应增加,这被解释为降低利率和通货膨胀;通常在同一篇文章,这又被解释为提高利率。反之亦然:如果美联储收紧货币增长,这被解释为同时提高利率和降低利率。有时看起来,无论如何矛盾,美联储的一切行动,都必然导致利率提高。以上显然十分荒谬。

这里的问题,就如同价格水平的情况:有若干因素,从不同方向影响利率。如果美联储扩大货币供应,它会通过制造更多银行准备金,从而扩大银行信贷和银行存款的供应。信贷扩张,必然意味着信贷市场的供应增加,从而降低信贷资金价格或利率。另一方面:如果美联储限制信贷供给和货币供应的增长,这意味着信贷市场的供应下降,从而必然意味着利率上升。

这正是发生在头一个十年或二十年长期通货膨胀的情况。美联储的扩张降低了利率;美联储的紧缩又提高了利率。但在这段时期之后,公众和市场逐渐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们开始意识到,因为货币供应的系统性扩张,通货膨胀是长期的。当他们意识到这一活生生的事实之时,他们也将意识到,通货膨胀有利于债务人,不利于债权人。因此,如果有人发放利率5%的一年期贷款,当年有7%的通货膨胀,债权人就处于亏损而非盈利。他损失了2%的利息,因为他得到现金偿贷时,这时的现金价值已经损失了7%的购买力。相应地,债务人通过通货膨胀而获利。随着债权人如梦初醒,他们对利率设定了债务人愿意支付的通货膨胀溢价。因此,长期来看,任何刺激通货膨胀预期的因素,都会提高利率的通货膨胀溢价;任何阻碍这些期望的因素,也都会降低这些溢价。因此,美联储的紧缩政策将趋于抑制通胀预期和降低利率;美联储的扩张,将再次激起这些预期并提高利率。这里有两个相反作用的因果链。因此,美联储的扩张或收缩可以提高利率,也可以降低利率,这取决于哪个因果链作用更强。

到底哪个有更强的作用?没办法确定知道。在通货膨胀前期,通胀溢价尚不存在;到了后期,就像我们现在所处的时期,就出现了通胀溢价。相对的强度和反应的时间都取决于公众的主观期望,这些都无法肯定地预测。这就是经济预测永远无法确定无疑的原因之一。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